未分類

無人相信他的話,這的確是令人苦惱。

「哼,不要多說了,我看你就是被騙了,走……立即跟我去你父親的小院,將那幾個騙子驅趕離開。」

「他們沒資格來我夢家,也沒資格使用你父親的小院。」

夢驚雲怒聲說道。

說完,便是直接起身。

轟隆隆!

然而,就在他起身的剎那,夢家深處傳來一聲轟鳴巨響。

所有人臉色一變。

「不好,你父親院內的聚靈陣被破壞了,該死!」

夢驚雲怒吼起來,臉上立即湧現出無窮盡的憤怒。

哪裏!

可是夢驚空當年,耗費巨大的代價,這才單獨建造的聚靈陣啊。

若是被破壞的話,光是修復就得是用掉夢家一整年的營收。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夢驚空的院內。

當他們過來之後!

每個人的臉上,否湧現出無窮盡的怒火。

大地裂開,被轟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彷彿全部倒塌,這裏已經是徹底的報廢了。

聚靈陣更是被徹底的毀掉了。

「你找死!」

夢驚雲怒吼一聲,想要動手。

「二叔,別衝動,冷靜一點……葉先生肯定不是故意的,肯定是聚靈陣自己壞掉的,這和葉先生肯定無關啊。」

夢無憂急忙是攔著夢驚雲,不讓他動手。

然而!

就在夢無憂這話落下的剎那,葉天傾卻是開口說道。

「我就是故意毀掉這聚靈陣的!」

這話一出口,夢驚雲和其餘夢家高層,簡直是都要瘋掉了。

他們看向葉天傾的目光,那就已經是恨不得要將他千刀萬剮了。

「葉先生……」

夢無憂也是傻眼了,目瞪口呆,滿臉震驚的看着葉天傾。

而葉天傾後面的話,則是讓夢家的人直接就驚呆了。

。如未來期待的那樣,張罘請他吃了烤肉。

烤肉店裏,炭火熏人。

未來夾起一片烤牛肉放進嘴裏:「原來,是這個味道啊。」

「上次鳳源來的時候你沒吃嗎。」

「那次我只是個錢包,肉都被哥哥們吃掉了。」

張罘有點不好接話,就默默喝水:「這次就把上次的補回來吧。」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三十章不敢動 風格私信:「楚兒,你瘋啦,別脫了,再往下就尺度太大了,要被禁播了。」

楚橋臉上刷的變紅,慌亂的轉頭,無人機還在空中嗡嗡作響。

光幕中自己小露香肩,臉脹紅。

「關——關——關——」

鐵粉們紛紛抗議,在官方群里召喚楚橋和風哥,要求重開直播間。

楚橋換好衣服,調整了一下心情,重生打開直播間。

所有人都沒有離開。

「哇,楚爺換上衣服,好帥。」

「我還是喜歡楚爺穿性感女裝。」

「主播剛剛該不會是故意的吧,心機婊啊。」

「上面的說什麼呢,楚爺有的是才華,對顏值不屑一顧。」

楚橋看到替自己說話的網友,嘴角揚起,清了清嗓子,開口道:「不好意思,剛剛……辣眼睛了。」

「楚爺太瘦了。」

「就是,這次任務結束了,回去多吃點。」

「好好養養。」

楚橋莞爾一笑,雖然在海上直播的這麼多天,網友幫不上實際的忙,卻在求生中給了她很多溫暖,她需要給大家來一個正式的道別。

她繼續說道:「感謝大家五天海上求生的陪伴,任務已經完美的完成,也到了和大家告別的時候了。」

「我回想這五天,大家也帶給了我力量和歡笑,和我一起度過了海上無盡的黑夜和寂寞。」

「這五天,第一天,我在沒有工具的處境下釣魚,第二天,我面對了暴風雨,第三天辨別海鳥,第四天對抗鯊魚,第五天,修補了有漏點的救生艇。」

「一路困難重重,但我還是完成了任務,希望我能把荒野求生中,不屈不撓以及樂觀的精神傳遞給大家。」

「楚爺,別呀,我們還沒看夠呢。」

「就是,直播日常也可以啊。」

「下次直播什麼時候啊?」

楚橋心裏本想着沒有下次了,可看着大家期待的話語,又不忍心說出。

「下次時間我也不確定,畢竟還要養傷,選地方,做準備工作。」

「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謝謝大家的陪伴,期待下一次,我們更好的見面吧。」

「楚爺,別走。」

「楚爺,不愛我了。」

「楚爺在播一會兒嘛。」

「果然,楚爺的肩膀不是白看的,楚爺肯定是生氣了。」

楚橋關了直播間,網友的屏幕里變成一片黑暗,大家發不出彈幕,都感到不痛快。

紛紛轉戰到群里叫喚,還在群里發起了紅包,想把楚橋炸出來。

「楚爺,營業。」

「楚爺,出來。」

「你別躲在裏面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

風哥給楚橋私信:「下次直播時間真沒定?」

楚橋認真道:「沒有,說實話,我還沒考慮下次。」

風哥:「你不是想跑路吧。」

楚橋……風哥是她肚子裏的蛔蟲嗎?楚橋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風哥:「算了,我還是先幫你穩住那群抗議的粉絲吧。」

說完,便見粉絲群里風哥大方的發起紅包,來安慰大家受傷的小心靈。

楚橋看着跳動的群消息,梳理著自己的隱隱有些不舍的心情。

半天後,她閉上眼睛,腦中系統的界面出現。

剩下的一個,就是她最期待的那個。

光幕中顯示出一個肉色大腦,閃著紅色的光芒。

全部記憶:接受/放棄(請慎重選擇,接受此禮物,會造成短時間內,記憶錯亂)

記憶錯亂?短時間?楚橋猶豫着,短時間是多久?

系統:或長或短,由於宿主體質不同,系統暫時未統計到全面的數據。

錯亂到什麼程度?

系統:或強或若,體質原因,不得而知。

楚橋翻了個白眼,一問三不知的系統。

火星上,隊長經常罵楚橋的一句話就是膽子太大,莽撞。

楚橋完全不同意,所謂藝高人膽大,她是能力強,和莽撞沒有一毛錢關係。

此刻這股勁兒顯現出來。

「接受。」一晚上時間,還怕消化不了這些記憶?

光幕中的那束紅光突然射向楚橋腦中,紅光在腦中打轉,終於在轉了三圈后,停了下來,變成一個紅色光斑,一股腦兒的撲向她的海馬結構。

楚橋的腦袋隨着海馬結構變紅而變得很重,像是腦子裏有了一塊鉛塊一樣。

光束顏色的越來越深,她的腦袋不止發脹,開始有一絲絲的疼痛。

一陣白光突然出現,疼痛不斷加劇,額頭上的汗止不住的流,她緊閉雙眼,雙手抱着頭。

越發脹痛的楚橋抓着頭髮,搖晃着,像要把腦袋搖下來一樣。

她忍不住溢出一絲悶哼。

「你怎麼了,沒事兒吧。」村長的聲音出現在西方門口

楚橋咬住換下來的衣服,全身蜷縮在一起,身體抖動着,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再發出任何聲音。

腦中原本的記憶泛著白光,和新進入的泛著紅光的記憶不斷糾纏,好像在搶奪地盤。

楚橋經歷過兩個國家搶佔地盤,兩個星球搶佔資源。

第一次,遇到兩段記憶,搶佔海馬結構。

憋脹的海馬結構處一會兒紅光,一會兒白光,沒切換一次,便是一陣更加劇烈的刺痛感。

楚橋嘴裏溢出罵人的話:「媽的,什麼破系統,共存不行嗎?以前的記憶不能丟掉,這個身體的記憶我也要定了。」

「滴——」

系統:「報警,報警。」

系統:「宿主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已處在崩潰邊緣,請宿主不要抗拒,保持放鬆,破而後立。」

楚橋忍着罵娘的衝動,深呼吸了一口氣。

她猛地睜開眼睛,疼痛依然強烈存在。

楚橋坐了起來,死馬當活馬醫吧。

只見她雙腿盤在一起,呈打坐坐姿,挺直脊樑,深呼吸放鬆全身,包括大腦。

隨着楚橋的主動放鬆,緊張的海馬結構也鬆弛了一些,紅色光束和白色光束的亮度全都隨着減弱。

原來是吃軟不吃硬。

楚橋調整呼吸,隨着精神慢慢緩和下來,腦中的脹痛感減少,她感覺到自己的腦中,有一些東西在瓦解掉,白色和紅色的光斑融合,粉色的光影,在新生。

一個晚上,楚橋都在打坐中度過。

疼痛感越來越小,她的腦子卻越來越迷糊,似乎是周公在接她了。

楚橋進入了休眠狀態,呼吸均勻。

她成功了嗎? 考慮到曹雷體內有一頭魘魔。

因此他現在最不希望的事,就是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張任眉頭一皺,呵斥道:「大膽,爾等怎敢直呼主公其名?」

Previous article

黑寡婦依然沒有入睡,依然在F市調查著蘇希和梅姑媽的下落,並且蘇沫一給她打電話她就隨叫隨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