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任眉頭一皺,呵斥道:「大膽,爾等怎敢直呼主公其名?」

泠苞等人紛紛感到無語:「張任將軍,那劉璋既然已經投降袁術,咱們還有必要稱他為主么?」

「有必要,當然有必要!」張任義正嚴詞道,「一日是主公,終生是主公,汝等若是再敢出言不遜的話,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泠苞等人無奈了,只有改口問道:「那行吧,張任將軍,主公怎麼說?到底要我們怎麼辦?」

張任這才默然道:「他要我……投降劍閣關外的呂蒙軍!」

泠苞等人又一次被氣得身體發抖。

這麼多天以來,呂蒙時不時派人在關前叫罵挑戰,泠苞他們早就想要出關跟其決一死戰。

結果現在要他們投降呂蒙,武將血性,當然感覺十分憋屈,一個個氣得拔出劍來劈地。

看着地板一塊塊被劈砍砸爛,張任也是感到心疼無比,不耐煩道:「好了,汝等拿地板撒氣又有何用?有這點兒時間,還不如做點兒有意義事情!」

泠苞等人聽到張任這話,就知道張任也不甘心投降呂蒙。

他們紛紛收起寶劍,問張任道:「那將軍,您有什麼主意?我們全聽您的。」

張任眯起眼睛道:「本將軍受先主劉焉恩情,致死不敢對主公不忠,但先主公留下的這點兒基業,也不能讓主公就這樣送給袁術。」

「據我所知,鎮守江州的嚴顏老將軍也不會投降袁術的,可當下梓潼丟失,咱們也無法跟江州的嚴顏老將軍取得聯繫。」

「因此本將軍決定,先假意投降呂蒙,之後趁著那傢伙麻痹大意時趁機突襲,一舉擊潰關口的仲氏大軍。」

「等擊潰呂蒙軍后,咱們就南下領軍奪回梓潼,跟江州的嚴顏老將軍匯合,一起圍攻成都解救主公。」

對張任後面解救劉璋的計劃,泠苞等人並不感興趣。

但是對於目下先假意投降呂蒙、再教訓對方一頓的想法,他們還是很感興趣的。

於是乎,泠苞等人紛紛表示贊同,抱拳道;「諾,我等願意聽從老將軍的調遣行事。」

如此,張任便寫了封信,派人送給劍閣關外的呂蒙,言說自己投降之事。

劍閣關外,仲氏軍營。

主帳內,呂蒙笑着將張任投降信件遞給太史慈、趙雲、張琪瑛、張綉等人觀看。

趙雲看完信后,欣喜如狂道;「張任師兄要投降?這是好事啊,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呂蒙滿臉疑惑表情看着趙雲。

張綉無奈嘆氣道:「哎,子龍師弟,汝好好想想,以張任師兄對劉璋的愚忠,他怎會投降我軍呢?他怕是投降是假,想要找機會偷襲我軍是真啊!」

聽完張繡的這話,趙雲失望傷心低下頭,張琪瑛體貼抓住他的手……

驃騎將軍太史慈道:「既如此,那大將軍打算該當如何是好?」

呂蒙樂道:「呵呵,很簡單啊,那張任不是打算跟咱們玩詐降之計么?好哇,那咱們就給他來一個將計就計便是!」

……

劍閣關內,張任收到呂蒙的回信,甚是大喜:

「哈哈,那呂蒙相信咱們投降了,約咱們明天正午向他們打開關口。」

「這樣的話,他們今晚定然沒有防備,諸位將軍都去準備準備,咱們今晚就出關突襲,定能夠殺仲氏大軍一個措手不及!」

聞言,泠苞等人紛紛抱拳道;「諾。」

當天晚上,張任、泠苞、劉貴、鄧賢四人帶着鎮守劍閣的十萬川軍出關,襲擊仲氏軍營。

然而,等他們帶着川軍進入到仲氏軍營后,赫然發現,整座軍營皆是一片空蕩蕩的,根本沒人。

見到如此景象,張任眉頭緊皺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劉賢大驚失色叫喊道;「將軍,您快看天上。」

張任抬頭看去,瞬間也大驚失色了,原因很簡單,那天空之上,數萬支帶火箭支發射而來。

眨眼間功夫,整個仲氏軍營都變成一片火海,大半川軍將士都因此被燒傷,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泠苞大吼道:「張任將軍,快走!」

緊接着,在泠苞等人護衛下,張任好不容易才逃回如同火海的仲氏軍營。

再看身後的川軍,幾乎被燒傷了大半,剩下的也全都灰頭土臉,狼狽至極。

張任氣得咬牙切齒道:「該死的呂蒙,該死的呂蒙啊!」

「哈哈,能被張任將軍如此挂念,本將軍真是深感榮幸也。」

一道爽朗笑聲響起,正是呂蒙帶着埋伏好的仲氏大軍包圍上來。

十萬獨立團、十萬仲氏騎兵、十萬黑山軍,加起來總共三十萬大軍圍攻只剩下不到五萬的川軍,真打起來孰強孰弱,怕是傻子都知道。

看到呂蒙,張任憤恨依舊叫道:「呂子明,汝當真是好狠毒啊!」

呂蒙樂道:「張任將軍,汝這是哪裏話,明明是汝先打算算計我的,怎麼到頭來汝倒是委屈上了?怎麼着,難道汝還打算哭一個給本將軍看看嘛?別鬧了好不好,大家真都挺忙的!」

好傢夥,呂蒙這話,當真說得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

「我殺了你!」

張任惱羞成怒,手持長槍向著呂蒙衝殺上去。

衝殺到一半,便被趙雲給攔住去路。

趙雲勸說道;「張任師兄,投降吧,劉璋昏庸無能,您又何必追隨於他?」

張任持槍怒吼道:「閉嘴,我忠於我家主公,終將至死不渝!」

說罷,張任拿出了六親不認的架勢,揮動手中長槍向趙雲狠狠刺去。

張任與趙雲大戰上百回合,師兄弟間暫時沒能分出什麼勝負來的。

泠苞見狀,拔出刀來想要上前去援助張任,卻是被張琪瑛給攔住了去路。

「怎麼?想要以多欺少圍攻我家夫君?那汝得先過我這一關才行。」

張琪瑛冷哼說着,便與泠苞大戰在了一塊兒。

與此同時,太史慈和張綉也分別攔住劉貴和鄧賢。

呂蒙真不愧是統帥之才,見此機會,他直接就指揮着仲氏大軍把剩餘川軍士兵給淹沒了……

川軍士兵們的慘叫,一聲又一聲傳進張任耳朵里,張任回過頭看去,發現自己麾下的川軍士兵,在不知不覺間都被呂蒙所指揮給屠殺乾淨。

「呂子明,汝混賬啊……」

張任氣得鬍子發抖,一個不小心被趙雲銀槍給刺穿腹部。

哇嗚~

嘴裏噴吐出口鮮血,張任一頭栽倒在地上。

趙雲面色複雜看着栽倒在地上的張任,無奈嘆氣道:「張任師兄,真的抱歉了啊!」

「趙子龍,汝少在這兒跟我假惺惺的。」張任歇斯底里咆哮道,「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汝把我殺了吧。」

趙雲面色複雜,好歹同門一場,他還是不忍心把張任給殺死的。

唰!

卻見一道寒光閃過,張任腦袋就被柄長劍給削掉了,持劍之人正是呂蒙。

趙雲看着張任那無頭屍體,又震驚看向呂蒙:「大將軍,您……」

「我怎麼了?」呂蒙冷冰冰反問道,「子龍將軍,有些話,吾原本是不想要說,但還是有必要提醒汝一下,汝跟張任是同門師兄弟不假,但汝效忠的,乃是我仲氏皇帝陛下袁術。」

「有道是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什麼意思,我想子龍將軍應該清楚才對吧?」

趙雲默然低下頭:「是,大將軍,末將知道了。」

也就在倆人說話時候,張琪瑛、張綉、太史慈分別將泠苞、劉貴、鄧賢三人斬殺。

西川四傑,就這樣全部覆滅了。

斬殺張任及其部將之後,呂蒙領軍輕而易舉佔領劍閣,派人去成都向袁術彙報消息。

成都,太守府內,袁術收到呂蒙拿下劍閣的消息,也是非常滿意。

「很好,子明果然沒有讓朕失望,那麼接下來就該談談,如何去攻佔江州之事了,嚴顏那個老匹夫,可是也不願意歸順於朕呢……」

此話一出,關羽和張飛為了立功給他們大哥劉玄德改善伙食,均是要請命去攻打江州。

然而,神射將軍黃忠開口道;「陛下,那嚴顏是個老將不假,末將亦是個老將,不如就讓末將去會他一會吧。」

袁術當即拍板道;「好,就由老將軍領兵去攻打江州吧。」

可想而知,被黃忠搶去攻打江州的機會,關羽和張飛均是不服,尤其是關羽,更是出言冷哼道;「老將軍,汝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能夠上陣殺敵嘛?」 荀澤可不知道央媽打算給他安排一次專訪,他在回國后就直接窩在家裡休息了,順便也給郁昭雅跟劉以德放了幾天假,讓他們也好好調整一下時差。

十二月十八號,星期一。

一覺醒來,荀澤看著窗外蔚藍的天空,整個人還有點迷糊,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拿到了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

直到他視線一轉,看到被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的獎盃,這才緩緩清醒過來。

【叮!恭喜宿主斬獲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獲得成就『百鍊成鋼』,獎勵宿主史詩級道具——遊戲科技加速火種!】

【遊戲科技加速火種——當宿主身邊出現可加速發展的遊戲科技時,宿主將會獲得相應的提示,在宿主進行選擇並確定后,該遊戲科技在一段時間內會出現跨時代的發展,研發時長視該遊戲科技的技術儲備而定(科技的飛躍,有時就像人類第一次運用火種,需要一點運氣)!】

之前荀澤獲得的最好的道具,是傳說級道具「加速空間」,現在蹦出來一個史詩級道具,讓荀澤是眼前一亮。

加速空間雖然如同神器一般,可以影響到時間流速,但只有荀澤一人可以感受到。

而遊戲科技加速火種如果使用成功的話,受影響的可不僅僅荀澤一個人,而是整個遊戲圈,甚至是整顆水藍星。

這麼大的影響範圍,作為史詩級道具絕對是實至名歸。

「我要怎麼知道什麼遊戲科技能夠符合要求?」

【宿主,當您接觸某一樣遊戲科技時,如果符合要求,本系統會通知您的。】

荀澤下床來到電腦前,拿起電腦桌上的手柄問:「這玩意可以加速嗎?」

【檢測中……未達到可加速的條件。】

荀澤放下手柄后,又拿起滑鼠跟鍵盤問:「這兩樣東西呢?」

【檢測中……未達到可加速的條件。】

「那得什麼東西才符合加速條件啊?」荀澤有些疑惑問道。

【需要有許多人已經對某一項遊戲科技進行了長時間的研究,有了足夠的技術儲備,但是缺乏能夠使其飛躍的靈光一閃,或者說那麼一點點運氣。】

「這麼抽象的嘛?」

荀澤無奈地吐槽了一句后,就把遊戲科技加速火種給暫時放到一邊了。

目前他沒有一點頭緒,不過好在他現在也不急需某種高科技產物,來提升他遊戲的銷量跟口碑,反正獲取的道具又不會消失,以後再慢慢研究好了。

一番收拾洗漱,又吃了早餐后,荀澤就拿著自己的獎盃來到公司,剛走進公司,小夥伴們就拉響了手中的禮花筒。

伴隨著一陣熱鬧的響聲,荀澤周圍飛舞著五顏六色的紙片,看起是特別的喜慶。

「荀哥恭喜你啊!」

「荀哥牛哇!你這紀錄其他人可就不好打破了啊!」

「聽說好多同行氣得是整宿睡不著呢!」

「他們是嫉妒!活該睡不著!祝他們這輩子都睡不著!」

「荀哥,你有把獎盃帶來嗎?我可以摸一摸嗎?」

小夥伴們圍上來后,語氣略微有些激動地七嘴八舌著。

他們在《守望先鋒》中也出了不少力,因此看到遊戲拿到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他們也感到很興奮跟驕傲。

「拿來了。」荀澤從背包中拿出獎盃並遞給墨丹青說:「找個顯眼的地方把獎盃擺上,這是大家一起獲得的榮譽。」

「好的!荀哥!」哪怕是一向穩重的墨丹青,在拿著獎盃時,雙手也微微有些顫抖。

其他的小夥伴也都很好奇地看著獎盃,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水藍星遊戲圈中,代表最高榮譽的獎盃呢!

「大家也不要太激動,好好努力,能夠拿到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的,絕對不止一款《守望先鋒》。」荀澤笑著說。

「喔!我們會加油的!」除了墨丹青還小心翼翼地拿著獎盃外,其他的小夥伴都是振臂高呼,一副被打了雞血的樣子。

又跟小夥伴們聊了幾句,跟進了一下只狼的製作進度后,荀澤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他剛剛在老闆椅上坐下,郁昭雅就來了,雖然荀澤的辦公室門沒關,但郁昭雅還是站在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

「進來坐。」荀澤笑著說。

這代表着李景原對他足夠信任。

Previous article

無人相信他的話,這的確是令人苦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