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次日幕府第一軍左副將派遣了安土桃山幕府日野江藩城首領:有馬晴信、安土桃山幕府丹后守:大村喜前、安土桃山幕府左兵衛大尉:后藤純玄,一共率3700人去偷襲忠州牧城池。

其餘的幕府第一軍則負責突襲彈琴台,由幕府第一軍左副將:小西行長,率領7千人,對彈琴台的李氏朝鮮軍隊發起正面攻擊。

而安土桃山幕府對馬島國藩主:宗義智、安土桃山幕府治部大錄:松浦鎮信,分別率領3千人,沿着漢江江岸對李氏朝鮮軍隊進行夾擊。

幕府第一軍左副將的正面部隊則偃旗息鼓,其行跡被彈琴台的樹木叢林給擋住,故而李氏朝鮮軍隊難以發現。

等到李氏朝鮮軍隊發現隱藏的幕府第一軍時,已經為時已晚了,三路幕府軍隊已對李氏朝鮮本部軍營完成了大包圍。

慌亂之中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申砬,下令李氏朝鮮騎兵部隊去衝擊幕府軍陣地,導致許多幕府軍士兵陣亡。

但三路幕府軍都使用火繩槍對李氏朝鮮軍隊進行了猛烈的射擊,並使用太刀奮勇向前衝殺,使得李氏朝鮮軍隊戰心頓失,許多李氏朝鮮騎兵紛紛跳入漢江內被淹死。

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見狀,連忙帶領軍隊奮力殺出重圍,逃往忠州牧城下,但卻發現忠州牧已被幕府倭寇佔領,自感愧對郡王殿下的他,拔刀自殺身亡!

幕府第一軍左副將還順勢打敗了李氏朝鮮忠清左道防禦使:申俊賢,佔領忠清左道境內。

同時王京景福宮內的李氏朝鮮郡王,開始宣佈擁立李氏朝鮮庶二子光海大君:李琿,為「郡王世子」實際上只是想讓他當替死鬼。

4月29日,幕府第一軍繼續北上過了京畿左道進入了京畿右道麗州郡,斬殺李氏朝鮮京畿道都指揮使:金日旭,開始對京畿左、右道進行包圍。

而王京景福宮仁政殿內,李氏朝鮮郡王還繼續下令讓李氏朝鮮郡王世子邸下:李琿,匆忙舉行百官朝賀儀式。

5月初3日,李氏朝鮮全羅左道水軍節度使:李舜臣,正與李氏朝鮮全羅右道水軍節度使:李億祺、李氏朝鮮尚慶右道水軍節度使:元均,總共率領32艘戰船在李氏朝鮮王國南海岸一帶巡視。

5月初7日,不幸在尚慶右道巨濟島玉浦峪遭遇了幕府倭寇第二軍水師佐渡守:藤堂高虎,當場就予以痛擊,李氏朝鮮水軍首戰告捷,是為「玉浦峪海戰」。

其後又在忠清右道南浦郡熊川縣的合浦村、尚慶南道固城郡的赤珍浦相繼打敗了幕府倭寇分支部隊。

在這三次戰鬥中,李氏朝鮮水軍僅以一人受傷的代價,而殲滅了幕府倭寇軍隊船四十餘艘,取得了「壬辰倭亂」爆發以來李氏朝鮮王國軍隊的首次勝利。

戌時李氏朝鮮都元帥兼左領議:金命元,就帶領本部兵馬向北逃竄,導致幕府第二軍右副將:加藤清正,率領軍隊度過漢江攻佔京畿右道漢城府。

幕府第二軍則從崇禮門入城之後,開始對漢城府進行了大規模的破壞,城中宮殿、宗廟、社稷、衙署、城門、府邸,等全部都被焚毀。

5月初8日辰時,李氏朝鮮郡王匆忙帶着嬪妃們與李氏朝鮮嫡長子永昌大君:李、庶四子信城大君:李珝、庶五子定遠大君(未來的李氏朝鮮元宗敬德郡王)李琈、庶七子仁城大君:李珙、庶八子義昌大君:李珖,不顧百姓軍民們的死活與勸阻,直接從王京倉皇擺駕出逃,北上進入京畿右道開城府……。

至此王京陷沒的噩耗傳來,李氏朝鮮郡王很快就忘記了,自己對漢城府與開城府父老鄉親做出的承諾。

子時,王駕才到達了金郊驛,因事出倉促,竟然把宗廟神主木牌,全部遺忘在漢城府王京南別殿與開城府穆清殿內。

5月初9日,幕府第一軍與幕府第二軍在「臨津江會戰」共同擊敗了李氏朝鮮都元帥:金命元,隨即佔領京畿右道開城府,使得倭軍徹底攻佔了京畿右道漢城府王京與開城府,至此李氏朝鮮王國的半壁河山,不到一個多月內的時間內就淪陷了。

而李氏朝鮮郡王的車駕還在繼續北逃中,經過黃海左道平山都護府,傍晚時分停駐在寶山驛。

5月10日,下起了大暴雨,天剛蒙蒙亮,李氏朝鮮郡王就顧不上滂沱大雨,他迫不及待地離開寶山驛,行經安城,午時抵達龍泉劍水驛,一日疾行一百四十里,日落時分抵達黃海左道鳳山郡。

之後又從黃海左道鳳山郡出發,走了一天路程經過洞仙嶺,午後抵達黃海左道黃州牧。

同時倭軍方面,在攻佔李氏朝鮮王國京畿右道漢城府王京之後,幕府第一軍左副將與幕府二軍右副將就進行了激烈的軍事爭吵會議,最終兩人鬧翻開始繼續各自北進。

幕府第一軍的目標是平安東西道,而幕府第二軍的方向則對準了咸境南北道。

隨後幕府第一軍左副將:長西行長、第二軍右副將:加藤清正、第三軍安土桃山幕府福岡國藩主:黑田長政,就相繼前去追擊李氏朝鮮郡王了。

如此行色匆匆不顧軍民死活,一味地王駕北撤,終於在5月12日過了平安西道中和都護府,進入李氏朝鮮北部重鎮平安西道平壤府。

直到進駐平壤府之後,李氏朝鮮郡王才決心在此固守,以穩定日益混亂的李氏朝鮮王國民心。

。「我們正與海龍族對戰,它們毀掉冰陰島和火炎島自然成立!」

「因此,七煞殿想要嫁禍給海龍族就更加容易!」

「冰陰島和火炎島對我們最大的作用是在未來,它可以培養出更多的強者!」

「此次大戰過後,若我們輸了就沒有將來,若我們贏了,勢必與七煞殿平分海龍族的海域,屆時我們就是

《全球御獸:只有我能看到隱藏信息》215地脈赤炎任小凡並沒有在意紫麒麟那句老娘,而是覺得很委屈。

又不是自己主動的,哪裡畜牲了…

只是當感覺到心中的慾望,被小丫頭勾引的越來越重時,他連忙默念起清心咒來,「正氣不滅邪鬼不親,正氣不滅邪鬼不親…」

「嗯…小凡哥…」王若靈此刻顯然是已經進入了情動的狀態,呢喃著嬌哼,很能吸引人。

別的不說,小丫頭的確是挺會撩的….家裡書架上那麼多的言情小說果然沒有白看啊。

「靈兒!」

眼……

《都市小道長》第一百七十七章:打屁股 傍晚,齊驍占從軍營中回到將軍府,直奔占星院寢室,待他回到房中,便見林小芭已然正襟危坐,板著張臉地等在桌邊。

「秀茹,你出去,把門帶上。」

林小芭看到齊驍占回來了,便是這般冷怒地命令了秀茹一句。

「是。」

秀茹也能感覺到今日林小芭的心情很是不好,此刻見齊驍占回來了,便是也很自覺地想要退下,把空間讓給他們兩個獨處。

秀茹帶上房門離開后,察覺到一絲氣氛不對勁的齊驍占,有些忐忑地走到林小芭身邊坐下,捉起林小芭的一隻柔荑,關心道:

「怎麼了?

誰又惹你不高興了?」

聞言,林小芭就憤憤地抽回自己的手,反問道:

「怎麼了?!

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

你自己做的好事,你自己不知道嗎?!」

「……我又做了什麼讓你不滿了?」

被林小芭這麼一問,齊驍占反而更加一頭霧水了,他這才從軍營里回來,早上出門之前,他們還都好好的,很是親密,他不在府里的時候怎麼就能惹到林小芭了?

「做了什麼?

我懷孕了!

你說你做了什麼?!」

林小芭此話一出,齊驍佔先是一愣,沉默兩秒后,他有些難以置信地反問道:

「懷孕?

怎麼會?

你不是一直都有喝避子湯么?」

「避子湯?!

齊驍占!你還要裝傻嗎?!」

見齊驍佔一副好像很意外的樣子,林小芭更是生氣起來,她一拍桌子,憤然起身地指責道:

「齊驍占,你明明答應了我,在成親之前不會讓我沒名沒分地替你生孩子!

可沒想到,你居然表面一套,背後一套,背着我偷偷把避子湯換成了促孕湯!

我那麼相信你,你卻這麼辜負我的信任!

你現在還敢做不敢當了嗎?!」

林小芭以為齊驍占想要裝傻地推諉自己的責任,繼續將她像傻子一樣地蒙在鼓裏,所以更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破口大罵起來。

「齊驍占,你可真行啊!

把戰場上、官場上用的那些陰謀詭計,統統都用到我身上來了是吧?!

我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卑鄙,欺騙我的信任,利用我的感情!

齊驍占,我告訴你,你別以為這麼做就能綁住我!我要是不願意,誰都別想逼我!

這個孩子,我是絕對不會生的!」

林小芭的一句句指控,讓齊驍占覺得一陣刀子雨突然憑空襲來,扎得他渾身都痛!

「林小芭,在你心裏,我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齊驍占瞪着眼睛,目露一絲措手不及的憂傷,抬頭看着林小芭,只淡淡地回了這麼一句。

「你還有臉問我這個問題?!

你對我做了這種事,還把當傻子一樣耍得團團轉,你覺得你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

光明磊落?!

敢作敢當?!

還是用心良苦?!」

林小芭冷嘲熱諷地回答著,一字一句都讓齊驍占覺得刺耳。

「我雖算不上什麼君子,但我自問一向行事光明磊落,敢作敢當!

你說避子湯被換成促孕湯的事情,那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不知情!」

齊驍占攥緊雙拳,隱忍着心裏的憋屈,儘力保持着冷靜地解釋道。

「你不知情?!

呵呵!

齊驍占,葯是你吩咐胡叔煎的,你怎麼可能不知情?!

這整個將軍府都是你的,沒有你的命令,誰敢偷偷把葯換了?!

你說不是你做的,鬼都不相信!」

林小芭雙手抱胸,一副盛氣凌人,得理不饒人的樣子。

「林小芭!現在在你眼裏,我的話就這麼不值得相信么?!」

齊驍占也有些剋制不住地拍桌站了起來。

「你還要我怎麼相信你?!

你讓秀茹每日寸步不離地跟着我,美名其曰是照顧我,其實只是為了監視我!

你每天一回來就伺機背着我偷偷地詢問她,我一整日的行程,別以為我一點都不知道!

我原本以為,你只是太沒安全感了,我還因此覺得對你很是內疚,很是諒解,所以才沒有拆穿你,只是希望能盡自己所能地多給你一些安全感!

可是沒想到,你不僅讓人監視我,還故意要我懷孕!

你是不是以為,有了孩子,就能用孩子綁住我一輩子?!

我告訴你,齊驍占,你別做夢了!

我是不可能被一個孩子綁住的!你休想像你爹一樣,把我也關在這府里一輩子!」

林小芭見齊驍占也跟她大聲起來,一時就更是不願意輸了陣地挑揀最狠的話來說。

面對林小芭無端的指責,齊驍占本還受得住這些憋屈,可他一聽到林小芭提起他的父母,立時就變得不能忍了!

「林小芭——」

。 神官頓了頓,吁了口長氣,道:「渴死了!」

「啊!?」全神貫注的兩人啞然失聲,獃獃看着前一刻還講述悲壯歷史的青年一下子又變回懶散隨性的調皮神官。

「天,命你降下甘露,解我饑渴。」神官朝天比出食指,喊出霸道得不像話的話。沒想到老天還真回應這囂張的傢伙——幾滴稀稀落落的雨水落下,滴入神官自攜的水壺裏。楊陽和昭霆只看得目瞪口呆。

「你你你……」

「嗯?這水很乾凈的。」

兩個少女一齊搖頭。

「不不不……」

「哦?你們想喝?」還剩一層底的水壺很大方地遞過來。楊陽和昭霆異口同聲地大吼:「不是啦!!」嚇得神官差點把水壺摔飛出去。

昭霆首先開罵:「喂,神官先生,你搞什麼!剛才氣氛那麼好,我們也聽得入迷了,你居然喊卡!?再渴也得等到全部講完吧!」

「可是講了那麼久,出來連杯水也沒喝,我想休息一下。」神官語氣委屈。昭霆心想我也沒喝啊!楊陽皺眉道:「那句咒語又是怎麼回事?我雖然不懂魔法,但那麼荒唐的咒文怎麼想也是沒效的吧?」

神官燦爛一笑:「嗯,那不是魔法咒語,類似神術吧。我是至高神賀加斯的聖職者,他是僅次於「至上神」混沌之神沙凡西頓的創世神,我的力量就來源於他,所以不用像通過和瑪那精靈簽訂契約來行使魔法的法師們(注)那樣,得一字不差地念頌咒語,只要意思到了就行。像之前兩個咒語其實也不完整。」

「真的有神存在嗎!?」兩個少女十分吃驚。

「你們的世界沒有神存在嗎?」神官一愣,「這個世界是有神明的,我就是一個神官,而且說實話,我每次使用力量,就有明顯感到神的存在。」沉默了一下,銀髮青年問道:「我們說到哪裏?」

「世界快完蛋了這裏。」記性最好的昭霆回答。

院子里,葵花正開的燦爛金黃金黃的,一大片佔滿了整個視線。

Previous article

這代表着李景原對他足夠信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