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院子里,葵花正開的燦爛金黃金黃的,一大片佔滿了整個視線。

陸知衍在葵花前停下,明明是線被葵花遮住了,但他還是抬起頭,也不知道是在看葵花還是在看遠方。

喻言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並沒有看到什麼特殊的東西。

她走過去想叫他的名字,卻又想起剛才的事,閉了嘴。

陸知衍什麼都不說,她就陪著他在那裡站著。

「其實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陸知衍突然開了口。

「嗯。」喻言怔了一下,點點頭。

「可我沒有忘記對你的感覺,我知道你是比我生命還要重要的人。」陸知衍緩緩開口,說出的這句話讓喻言十分感動。

喻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他,便伸手從身後抱住了她。

「我叫陸知衍是嗎?」陸知衍低聲吐出這個名字。

但凡他有一點想觸摸過去的想法,頭就會疼的很厲害。

才剛剛聽到這個名字,他便又覺得有些無法控制自己了,他抬起手,示意喻言什麼都不要說。

喻言知道他現在需要時間,所以就在一旁安靜的等著。

在剛才出來的時候,她把鎮定劑揣在了兜里,察覺到陸知衍的不對勁,她立馬將手放進兜里,握住了鎮定劑。

過了一會兒,陸知衍安靜了下來,她才鬆了一口氣把手拿出來。

「我好像不能回憶過去,你以後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任何跟過去有關的事情,否則我會控制不住自己。」

陸知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對喻言道。

「好。」喻言點點頭。

以陸知衍現在的狀態,估計什麼都沒辦法想,看來以後只能靠她來想辦法了。

不遠處,一家酒吧里。

陸知辰摟著一個金髮女郎,端著一杯檳榔酒,手握著杯腳,輕輕的搖晃。

大概是喝的多了,他有些微醺。

現在別墅里應該很熱鬧吧?

也不知道他這多年未見的未婚妻是否喜歡他這個禮物。

哦不對,她早已不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呵呵……」

陸知辰笑了笑,真希望能到現場去看一看,不可一世的陸知衍會狼狽成什麼樣子?

「來,再喝一杯。」金髮女郎見她杯中的酒喝完了,便又拿了酒瓶來給他倒上。

「好,小寶貝,你可真香。」陸知辰貪婪的在她身上呼吸了一口,手不安分的亂動起來。

金髮女郎欲拒還迎,兩個人玩得非常盡興。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酒吧里。

謝多恩從沒到這種地方來過,也並不適應這裡的氛圍,如果是換了以前他是絕對不會到這裡來的。

但今時不同往日,謝家面臨著滅頂之災,他不再是以前那個人上人。

為了保住謝佳,他必須像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卑躬屈膝。

罷了,忍忍就過去了。

謝多恩這樣安慰著自己,然後抬起頭四下環視起來,沒有找到想找的人,他拿出手機給對方發去了消息。

陸知辰的手機隨手丟在了沙發上,收到消息的震動聲,被酒吧里嘈雜的音樂聲和人聲徹底淹沒。

他喝的越來越醉,根本就沒有注意過手機。

「要不要喝一杯啊?」一個陪酒的女人注意到了謝多恩,端著酒走了過來。

「不了。」謝多恩強忍著心頭的厭惡,謝絕了女人。

他又往人群中看了一眼,終是沒忍住,被對方打去了電話。

這個時候,陸知辰已經摟著女人來到檯子上跳舞了,更不會注意手機的情況。

電話沒打通,謝多恩最後發了一個消息過去,然後十分生氣的離開了。

那個人難道是在耍他嗎?

可是他之前將計劃說的那麼詳細,每一步都好像是經過精心計算過的,不像是鬧著玩。

他還是再耐心等等吧。

這樣想著謝多恩回了家。

吳萍正在聽傭人們彙報謝思洋院子那邊的情況。

「一點異常都沒有嗎?他們就沒有一點想出來的意思?」吳萍很是想不通。

她去查過那個小姑娘的底細了,沒什麼特殊的父母都是在職員工,也沒有什麼背景,只是之前去國外住了些日子,認識了喻言。

這個年紀的小姑娘又沒什麼見識,為什麼被關起來一點都不害怕呢?

「他們還經常在院子里打鬧,我在外面聽的很真切,他們一點都不像是被困在裡面,倒像是專門來這裡度假的。」傭人也覺得納悶。

吳萍還想問什麼?這個時候謝多恩走了進來。

如今家裡發生了巨變,謝多恩肯定是出去為謝家謀生路去了,看他的樣子好像進行的不是很順利。

吳萍趕緊將凳子讓了出來,端了茶放在他的手邊。

謝多恩坐了下來,沒有理會吳萍,端起茶正打算喝,突然想到了什麼,看向了旁邊的傭人。

「那丫頭還在院子里嗎?」

「在,一直在。」傭人連忙回道。

謝多恩眯了眯眼睛,似是拿定了什麼主意,將茶杯放下起身走了出去。

翁久久正跟著謝風在院子里學種菜。

在房間里摸了那麼久的電腦,已經很久都沒有下地種過糧食了,沒想到在婆婆家體會到了一把農家樂的感覺。

「種的這麼密可以嗎?他們不會擠嗎?」

翁久久想起之前跟孩子們種花的時候,每一株之間都有很大的空隙,見謝峰直接將種子撒在地里,不免疑獲的道。

「擠?」謝風被這話給逗笑了。

「好好說話,有什麼好笑的?你認為的常識,難道我就一定要知道嗎?實在不行我們來分析分析計算機裡面的常識。」翁久久我取小拳頭對著他的胸口,捶了一拳。

「別別娘娘饒命,我錯了我錯了。」謝風笑著求饒。今晚秦林喝的一樣興緻,酒就如水一般一個勁的吹,彷彿就好像回到了當年跟啊強喝酒一般爽快。

這一放鬆,秦林今晚便喝多了,早上起來頭暈腦脹的。

起床洗漱后,在餐桌上發現了程憐情準備好的早餐,吃過後,秦林便出門了,到一家藥店買了一副銀針。

趕往趙輝他爸的醫院去,病房……

《戰神歸來》第六十九章天價醫藥費 翁蓋起落間渺渺白霧躥出,殿中香爐虛煙渺渺。

桓儇靜靜坐在位上,手端茶盞啜飲,「你找本宮來所謂何事?」

「皇姐不打算給我個解釋么?」桓嶠上前一步看向桓儇,語氣微冷。

茶盞落在案上。桓儇揚首輕笑,「你想聽本宮解釋什麼?」

二人皆在詢問對方,可是誰也沒問出個結果來。內殿的哭喊聲尤在耳畔,桓儇偏首望了眼不遠處為簾幔遮擋的內殿,眼中浮起深色。

「您為何要告訴母親長平的事?」桓嶠垂在身側的手握緊,一字一頓,「您答應過會讓我們離開。」

摩挲著茶盞,桓儇挑唇並不答話。殿中燭火搖曳著,落下一片斑駁光影。

「郭太妃早晚都是要知道的。不過本宮可沒有告知他此事。」桓儇眼中一片死寂,面無表情地看着桓嶠。

冰冷的嗓音落在耳際,桓嶠陷入了沉默。

「換做本宮,決計不會在這浪費時間。朝中希望本宮死的,大有人在。而你和郭太妃已經是此中棋子。想要脫身……」手掌拂過案上雀藍纏枝綢布,桓儇眼中幽光流轉,輕笑,「為何不自己想法子?若不脫身,則為他人手中棋子。」

郭太妃作為成帝朝的妃子,從先帝到陛下這一直是以太妃的身份安居於宮中。平日裏皆是深居簡出,甚少出席宴會。再加上嘉壽殿地處偏僻,更無人來此打擾。

可後宮似海,手段高超者大有人在。一個深居簡出的太妃,身旁又無人倚靠。自然是容易遭人利用,成為他人手中棋子。更何況桓嶠因上次替戶部討債一事,已經得罪不少人。那些人又怎麼會輕易放他離開。

「我……」

桓嶠尚有猶豫。知曉桓儇並非輕易食言之人,今天的事多半是有人故意陷害桓儇,藉此離間他和桓儇。如此一來他們正好坐收漁利。

見他如此,桓儇慢慢揚起唇梢,「天家手足,爾虞我詐。入局容易,出局最難,唯死可解。」

話音才落下,殿內忽然傳來穆姑姑急切地呼喊聲。二人臉色一變,雙雙疾步掀簾奔了進去。

看着榻上一臉悲疼的郭太妃,桓儇嘆了口氣,止步負手站在簾前。她知道眼下這個時候

郭太妃並不想看見她。

「母妃,您怎麼了?還不快宣太醫。」桓嶠聲音急切地吼道。

一盞茶的功夫,當值的胡太醫風風火火地趕到了嘉壽殿。瞧見站在門口的桓儇,不由一愣。

「不必行禮。去看看郭太妃怎麼樣。」說完桓儇拂袖往外走去。

離開了內殿的桓儇沒有留在殿內,反倒是走到廊前,負手眺月。

內殿氣氛極靜。胡太醫皺着眉,時不時斂眸嘆息一聲。眼角餘光打量眼身旁臉露肅色的桓嶠,眸中不由暗露惋惜。

穆姑姑雙手疊在一塊,不停地揉搓著。時不時看看胡太醫,似乎是寄望能從胡太醫口中聽見什麼好消息一樣。

「紀王殿下。」胡太醫起身朝桓嶠作揖,語氣凝重,「太妃她積怨在心多年,已經傷及五臟。恐怕是回天乏術。」

剩下的話胡太醫沒敢繼續往下說。低着頭亦不敢去看桓嶠。

「怎麼會?母妃她身體素來不錯。胡太醫需要什麼葯,你儘管說。本王自當尋遍天下為母妃治病。」桓嶠眼露希翼拽著胡太醫袖子。

看看床旁的穆姑姑,胡太醫搖搖頭,「紀王殿下,請恕臣無能為力。」

「當真沒有法子了么?」聽聞動靜的桓儇掀簾而入,凝眸望向幾人。

「大殿下恕罪,太妃已經是病入膏肓。」

聲音落下,桓嶠腳下一軟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眼含淚水看向床榻上的郭太妃,面上寫滿哀痛。

見此桓儇對着胡太醫擺手,示意他先去外面侯著。

「阿嶠,你來。」郭太妃睜開眼,聲音虛弱地道:「讓母親好好看看你。」

桓嶠聞言膝行到郭太妃面前,含淚握住她的手。不停地呼喚著母妃。郭太妃目光柔和地看着他,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好孩子,母妃怕是不能繼續陪你。以後成了親要常來看母妃。」似乎是想起什麼,郭太妃搖搖頭,「還是不要來了。你們走得越遠越好,再也別回來。」

旁邊的穆姑姑聞言已經是泣不成聲。

抹去眼角沁出的淚珠,桓嶠聲音哽咽地道:「母親,您放心。就算尋遍天下,兒子也一定要治好您的病。」

「人終有一死,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好孩子,不必為我擔憂。我如今去了,也是命數如此,怨不得他人。」郭太妃拍著桓嶠的手,柔聲勸慰道。

「母親。」

桓嶠伸手擁住了郭太妃,伏在背上嚎嚎痛哭起來。

「她們都來了呢。長平……羲禾姐姐還有陛下。」

郭太妃突然眼露笑意,朝遠處的桓儇伸出手。彷彿是要握住什麼一樣,臉色笑意越發濃烈。不停地喃喃自語着他們都來了。

在喃喃低語中,郭太妃眼中光彩漸散。最終伸出的手落在了桓嶠身上。而華光也至她眼中消散,唯余嘴角一抹溫和笑容。

聽得郭太妃剛剛喚得那一聲羲禾姐姐。桓儇怔忡地站着原地,最終斂眸嘆息一聲。

穆姑姑和桓嶠皆跪在床旁呼喊著郭太妃的名字。已然忘記了桓儇還站在他們身後。

「本宮已經遣人去調查。桓嶠若你想報仇隨時可以,若你想走本宮亦不會阻攔。」說着桓儇看向穆姑姑,「本宮會通知太常寺和宗正寺來處理郭太妃的身後事。這的事就交給穆姑姑管理。」

踏出內殿,桓儇瞧了眼胡太醫。皺眉沉聲道:「當真回天乏術?」

「病已入心,臣的確無能為力。」

「下去吧。」桓儇闔眸示意胡太醫退下。

守在門口的徐姑姑瞧見桓儇神色疏漠地走出來,連忙上前為她披上披風。

扶著徐姑姑的手,還未走上幾步。桓儇忽覺得一陣眩暈,扶住殿前的石燈才勉強站穩身形。

傅焱笑的不行,這次去昆崙山,雖說沒動龍脈,但充沛的龍脈氣息,讓小黑吸收了不少。所以長大了是應該的。

Previous article

次日幕府第一軍左副將派遣了安土桃山幕府日野江藩城首領:有馬晴信、安土桃山幕府丹后守:大村喜前、安土桃山幕府左兵衛大尉:后藤純玄,一共率3700人去偷襲忠州牧城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