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傅焱笑的不行,這次去昆崙山,雖說沒動龍脈,但充沛的龍脈氣息,讓小黑吸收了不少。所以長大了是應該的。

白墨宸覺得小黑重了,這還是小黑自己控制了自己的體型。重量卻無法改變的。

白墨宸扛著小黑,去看自己種的糧食了。自從他能進空間,傅焱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他該干點啥?

所以他就給自己找到了一個活兒,在空間里種地。凡是能想到的糧食,都被他種上了,倆月之前,他種了土豆。這會兒成熟了已經。

傅焱照舊去翻閱書籍,這兩年她都沒把空間里書全部看完,還有很多沒有看完的。

空間里的書,全都是孤本,她也留意了市面上的能找到的古籍,包括各地的文玩市場,她都去找過,沒有找到過一本重樣的。

所以之後她更加重視這些書了,也從中體會了很多,這些書涵蓋了方方面面,幾乎能跟玄門沾邊的,都能找到。

唯一沒有找到的,就是關於龍的詳細記載。

傅焱曾經想過,當年始皇為什麼要焚書坑儒?是為了掩蓋什麼?若是那時候會有關於龍的記載,為什麼要這樣的燒掉?

看來還是有不能被大家知道的關竅,若是關於龍脈,也是可以說的通的。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空間里沒有那時候記載的書籍。

但她還是不死心,自己一定要找到,哪怕是隻言片語的,能夠印證自己內心的想法,也可以。

這個想法在自己內心,盤旋了好幾年了。只不過一直不能考證,導致想法不能實施,這件事若是成功,不光是功成千秋的事兒。

看了很久的書,她覺得時間不早了,也該出去睡覺了。就去尋找白墨宸。

這個時候,白墨宸已經幹了半畝地了,自從他能進來,都是親力親為。土豆不是很難挖,加上空間土地十分的鬆軟。

「土豆這麼好!」傅焱看到一個個的,挖出來的都不沾土,泥土自然的又回歸了空間。所以一個一個黃澄澄的,看著就跟洗過一樣的。

「是啊,這麼多土豆,明天給大家分分吧。看來我又要去川子那裡借一回車了。」白墨宸目測,這些土豆得有好幾千斤。

空間的東西自然是口感很好,只能是先放空間,隨吃隨拿。分也不能太過分,一家子一袋子就夠了。

「好,我去拿袋子。咱倆趕緊裝好。」傅焱在空間常備著一些編織袋子,回家帶東西的時候,方便一點。

倆人快速的把這些裝了起來,正好明天白軍也來,讓他帶點回去吃,剩下的幾家一分,也不剩下啥了。

裝好了,還挺累。倆人就躺在空間的地上,望著天空。也不怕沾上泥土。小黑也學著倆人的樣子,肚皮朝上,望著天空。

白墨宸看到它這樣,就跟個小孩子一樣。

「小火,你想要閨女還是兒子?」他突然的發問,傅焱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

「都好,咱們倆也不至於養不起,兒子女兒都無所謂,不管性別如何,只要是我的孩子,我都要他們活的恣意一點兒。」

半晌,傅焱才說出來這番話。

白墨宸一臉笑意,確實是這樣。

「你說的好,就是這樣。我們的孩子,一定是想做什麼做什麼的!」聆敬陽繼續說道「若潼關失守,清軍以山西西低東高地勢,可橫掃陝西大順軍,大順軍在江北無立足之地,只有向湖廣撤退,他們走後,整個江北也就剩下我們這點兵馬,在堅守太原府。」

這是聆敬陽第一次和朱由檢彙報軍情,朱由檢聽完以後,雙手一揮:「朕又不知兵,和朕說這些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臣想請求陛下去勸降高傑。」

這可是掉腦袋的活,高傑為人非常凶暴,去勸降高傑,成功還好,要是不成功,高傑一刀剁……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五十二章:刺客疑雲(二) 君北齊看了南初月一眼,面上的神色變得很是古怪:「你怎麼知道這是秘辛?」「難道不是嗎?」南初月眨了眨眼睛,一副不解的模樣,「在普通人眼中家族就是神話一般的存在,劍門縱然知道,也是當做很隱秘的事情傳給後人吧?」

「家族千百年來之所以能夠繁衍下來,你不會認為他們整個家族生活在一個遠離人煙的地方,就可以了吧?」

「……」

同姓不婚,隨著世代繁衍,好似就那麼幾個姓氏,最後很可能沒有繁衍的可能了。

她乾笑了一聲:「那和劍門?」

「具體的情況不知道,但是如果誰還能找到,應該只有九稚一人了。」君北齊說道。

南初月一點等待的意思都沒有,站起身到窗邊打了個呼哨。

不多時,九稚就已經翻窗跳了進來:「小姐,王爺。」

南初月並沒有在意他行禮,而是開門見山的問道:「你知道家族嗎?他們在哪裡,你也清楚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九稚愣了一下。

他先是看了眼南初月,又看了眼君北齊,才將視線再度落在了南初月身上。

這個反應很是明白,他不明白南初月為什麼這麼問,但是她問了他自然是要回答的。只是要不要當著君北齊的面說出這個秘密,內心還在思索。

南初月內心的想法就簡單很多了。

若是能找到龍血鱗自然是皆大歡喜的事情,若是找不到,她這條小命玩完是遲早的時候。到時候,九稚等人自然是要託付給君北齊的。

所以這類事情,也沒有對君北齊隱瞞的必要。

她微微一笑:「沒關係的,但凡我能知道的事情,就是王爺可以知道的。」

既然她這麼說了,九稚自然是不會藏私的。

只是他們說的很是認真,並沒有注意到旁邊君北齊看向南初月的眼神,似乎摻雜了很多複雜的情緒。想要看透南初月,又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小姐,」九稚眉頭輕蹙,「劍門與世代交好,只是低調,素來不問世事。所以在旁人眼中,已經成了傳說一般的存在。但是我幼年時,父母曾多次帶我去拜訪。」

南初月的眼睛都亮了:「那你可以帶我們過去嗎?」

九稚遲疑了一下,才開口說道:「可以是可以,只是小姐可以告訴九稚,為什麼要去嗎?」

似乎是擔心南初月誤會什麼,他繼續解釋了下去:「家族一旦出世,定然會得到各家爭搶,很可能最後釀成劍門一樣的悲劇。」

關於劍門被滅的事情,南初月很少和九稚談論。

可是將心比心,她明白九稚心裡的痛楚。

她抬手安撫幼弟一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就是不希望家族的清凈被人擾了。現在君耀寒正在大肆搜尋家族的下落,一旦被他搶先,事情定然是不堪設想。」

「那我現在立即去通知他們。」

「也不用這麼急,家族若是這麼容易就找到,那麼也不會掩藏百年之久。等我們商量一下,你帶我們一起去好嗎?」

思索良久,九稚重重的點了頭。

等他離開之後,南初月回頭一臉笑容的看向了君北齊:「好了,準備一下,我們就一起去找家族!」

說完之後,她才發現君北齊正直盯盯的看著自己。

她可不會自戀的認為,因為對自己動心了,他才會這樣盯著自己。

乾笑了一聲,她突然覺得背後有一陣涼意襲來:「王爺,你怎麼這麼看著我?怪嚇人的。」

「本王突然想到,你怎麼這麼熱情的找到家族,還要本王一起去。該不是你們想到時候做什麼,給本王一個措手不及吧?」

南初月:「……」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他會這麼想,但是認真想一想,他這麼想也是無可厚非的。

最初嫁給他的時候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完全看不起他的意思,外面還有她和君耀寒無數的風言風語。突然之間,她就轉了性,對君耀寒恨之入骨,反而是對他體貼入微。

但凡有些警覺性的人,都不會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

倒是她一直在忽略這裡面的細節,想通過自己數次救他於危難讓他相信她,但是想想之前的事情,信任真的是挺難的。

眉頭皺起,想了半天之後她說道:「不如這樣,讓九稚帶我去,王爺就別去了。」

「所以,你們是想前面帶路,讓君耀寒找到家族。」

「……」

這怎麼讓不讓他去,都成了謀害他呢?

她帶著些許不滿的說道:「那王爺說說看,到底怎樣安排才最合適?」

「這幾天你哪裡都不許去,就老老實實的待在王府里。等本王安排好了,再讓九稚帶路,你可答應?」

擺明了是想軟禁她,防止她有任何給君耀寒通風報信的機會。

關於早日找到家族,防止那把絕世神兵落在君耀寒的手裡,南初月沒有異議的答應了。

只是最後,她追加了一句:「王爺之前稱病,不如顯示的病更重一些,所以要消失一段時間?」

她當然不是單純想讓他裝病,而是想讓君耀寒切實的認為,君北齊已經身中噬心蠱,並且處於毒發的狀態。那麼對於她之後行事,就有了很多的方便。

君北齊瞥了她一眼,對於這個問題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嗯,本王會處理。」

接下來的幾天,南初月很是自覺的待在王府里,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乖巧的讓橘秋都驚訝了。

「小姐,你最近這幾天是不是太安靜了?不僅自己不出門,都不吩咐奴婢出去了。」

南初月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嗓子才回答:「我現在出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既然如此,何必亂跑呢?再說了,好久沒有過過這麼消閑的日子,休息一下也好呢。」

「小姐已經是寧王妃了,只要你想,天天都是這樣的日子!」

怎麼可能?

南初月帶著幾分悵惘的看著窗外:「若是天天這樣,我真的會死不瞑目的。」

。 「你好好休息,我要回市區一趟。」

宋晚舟掛斷電話,直接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風衣,連鞋子都來不及換就往外走。

「怎麼了?」

「菀菀出事了。」宋晚舟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看得出來她非常着急。

「我送你。」

「不用了,你現在還發着燒呢。」

「你這樣子出去我怎麼能放心。」他看着她,眉目溫柔。

宋晚舟像是被燙了一下,收回目光,不敢與陸諶對視。

「可是你……」

「我不要緊,早就已經習慣了,你不用擔心我。」

「……」

她哪裏擔心他了,算了,懶得跟他計較,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趕回市區。

夜很深。

城市的霓虹燈已經漸漸熄滅,只有幾盞昏黃的路燈在灰白的地面投下一圈圈朦朧的光暈。

宋晚舟的手不安的攥著,臉色灰白。

剛才傅司昂在手機裏面跟宋晚舟說了一下事情發生的經過,短短的一天的時間這件事情已經在網絡上發酵開來。

她和那個女孩的視頻經過有心人士的剪輯過後在網絡上肆意傳播。

網絡上到處都是聲討裴菀菀的帖子。

#裴家大小姐自甘墮落當小三#

#名媛千金欺負殘疾人士,勾引不遂便當街羞辱原配#

#……#

等等各種關鍵詞不斷的輪番推上熱搜,底下的評論全都是對裴菀菀的各種謾罵,詛咒。

——什麼名媛千金啊,跟個出來賣的表子有什麼區別。

——當然有區別了,一個收錢,一個倒貼錢。人家出來賣的也是迫於生計才幹這個行當的,裴菀菀單純是因為自己犯賤吧。

——我真是嘔了,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人家小兩口挺好的,就算女孩兒殘疾癱瘓在床,男方也沒有放棄過她。這麼感天動地的感情,有些人居然還想橫插一腳,是有多賤哦。

——裴菀菀是沒見過男人嗎?這麼下賤難怪媽死得早,估計被這不要臉的姑娘給氣死的吧。

還有人涌到裴菀菀的微博底下攻佔了她的評論區和私信區。

——平時光鮮亮麗的,原來就是條惡臭的蛆。

——裴菀菀怎麼不去死啊,別活着浪費資源浪費空氣了。

這件事情的熱度一直從下午持續到晚上,大家的關注度好不容易降了一點點之後,裴菀菀的后媽出來發佈了一個道歉視頻。

「對不起各位,也對不起那位女孩兒。是我沒教好菀菀,讓她走上了這條歧途。我代表她向大家道歉,也希望那個女孩兒能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真的非常抱歉,我以後一定會好好教導菀菀,不會再讓她做出這種有悖於道德倫理的事情。也希望大家能原諒她,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本來已經淡下去的熱度,被這樣一份道歉聲明再次頂上了熱搜。

這明面上是一份道歉聲明,實際上卻是將裴菀菀當小三的事情徹底錘死了。

那些網友再次興奮。

林天成的目光恰巧就落在了這朵如星辰般絢爛的「睡仙」之上。

Previous article

院子里,葵花正開的燦爛金黃金黃的,一大片佔滿了整個視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