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卿卿歡喜道:「好的。」

傅九玄看到兩個弟子都娶到了心怡的女孩,小徒兒黃藍也有了歸宿,他真的很高興,尤其是,聽蘇漠年說,柳珊跟那個梁秋斌也有戲,他心裡更加歡喜了。

以前,他不是不知道柳珊惦記冷言,他明裡暗裡暗示過柳珊,感情的事情強求不得,可是不管他說什麼,柳珊都聽不進去,依然那麼執著,他還擔心他們同門反目,現在好了,各自都有歸宿了,他不用擔心了。

他無兒無女,他把自己的親傳弟子,當成自己的孩子,如今,看到孩子們收穫美好的愛情,他自然是歡喜的。

心裡歡喜了,胃口自然就好了,以至於,他比平時多吃了不少菜。

……

黃藍去開車,冷言和慕雪一左一右簇擁著傅九玄從飯店出來。

黃藍還沒把車開過來,冷言等人卻碰上了同樣來這裡吃飯的黑寡婦。

黑寡婦看到冷言,眼裡閃過一絲意外,而當她看到和冷言走在一起的慕雪時,她愣住了,她大步走過來,問:「冷言,這個就是你的妻子嗎?」

慕雪轉頭看了冷言一眼,眼裡的詢問意味很是明顯。

冷言隔著傅九玄,湊近慕雪,低聲說了一句:「這個就是黑寡婦。」

「哦。」

慕雪懶懶地哦了一聲,開始打量起黑寡婦來。

只見對方看著三十歲上下,一雙藍色的眼睛,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樑下,是一雙性感的唇,而西方女性的白皮,在她臉上體現得淋淋盡職。

她身材高挑,穿著黑色的大衣,依然掩蓋不住她火辣的身材,這個女人,的確是有魅力。

慕雪在打量黑寡婦的時候,黑寡婦也在打量她,慕雪的美,是由內而外的,那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息,是黑寡婦無法比的。

而黑寡婦無法比的一點,就是年齡,慕雪才二十四歲,花一樣的年齡,年輕的臉上,滿滿的膠原蛋白,那肌膚嬌嫩得,用吹彈可破來形容都不為過。

她張清冷的臉上,五官精緻得讓人驚嘆。

她明明比黑寡婦矮半個頭,可是站在黑寡婦面前,氣場卻絲毫不弱。

黑寡婦看到慕雪的這一刻,很是震驚,她沒想到,冷言的妻子,竟然真的是這樣一個有魅力的女人,不是傻白甜,不是沒見識的花瓶,這個女人,讓人看一眼就知道,她絕對是個很睿智的女人。 張寧背後長著雙翼,皮膚還是深藍色,瞳孔是一白一籃,身材要比人形大上不少,這樣的半妖狀態,你發揮出妖族的優勢,和人族的技巧,是張寧經過研究,最強的姿態。

張寧一白一籃的瞳孔,看的鐵扇公主有的發毛,遠處的牛魔王,怒吼這,但是身前的諸位高手,讓他只能無能怒吼,不能趕去營救自己的妻子。

與張寧境界相同,與張寧單挑,那就跟送死差不多,鐵扇公主比張寧高了一個境界,天階下品。

張寧不緊沒有絲毫退縮,返而戰意高漲,右手天荒,左手素梅,迎著颶風,與鐵扇公主戰在一起。

張寧憑藉速度,妖族的體魄,與鐵扇公主糾纏,還隱隱佔據上風。

有餘張寧變成了鯤鵬,大妖鬼車又在次出現,現場的妖族,雖然不至於像剛才一樣匍匐在地,但是也都毫無戰意。

張寧看準一個機會,天荒出手,切下鐵扇公主一個胳膊,切下瞬間,斷口出重新長出胳膊,張寧天荒又是落下,在次切掉新長出的胳膊,這次,斷口撤處結上了冰,鐵扇公主面貌猙獰,但是也不能讓胳膊從小長出來。

張寧取出逐妖弓,不用雙手控制,而是用背後雙翼,雙翼跟雙手一樣,張寧控制得當,萬箭發射,現在張寧的模樣,整個一個戰爭機器,雙手是天荒和素梅,翅膀還控制這逐妖弓,一個人當三個使喚。

張寧天荒發揮鯤鵬法,大開大合,素梅使出張家槍,崩拔壓,蓋挑扎。

背上逐妖萬箭齊發,鐵扇公主疲於應對,連芭蕉扇都扇不出來,最後還是應對不當,被萬箭射中肩膀。

張寧一看,機會來了,收回天荒和素梅,把逐妖弓拿在手中,連珠箭發射,張寧開始不在接近鐵扇公主,開始憑藉速度在鐵扇公主周圍環繞。

鐵扇公主還有些疑惑,為什麼張寧本來佔據上風,現在卻突然自己放棄優勢而走開,改為遠攻,根本沒什麼威脅啊,鐵扇公主用芭蕉扇輕輕一扇,便阻擋住兩隻箭羽。

很快,張寧發出來時箭以上,鐵扇公主就不這麼認為了,這箭居然像又眼睛一樣,箭箭都奔着她來,並且越來越難以抵擋。

鐵扇公主慌了神,開始想辦法,但是無論她怎麼逃竄,都躲不開連珠箭,也甩不開張寧的下一箭,張寧擁有鯤鵬極速。

等到十六七箭的時候,鐵扇公主已經身中三四箭,全部都貫穿她的身體,並且留下一個個大洞。

張寧還在拉弓,張寧的妖族體魄,居然都已經有些吃力,張寧頭上冒着汗珠,射出第十八箭,箭羽極速,比張寧全力飛行還要快,箭羽在空中閃出光芒,鐵扇公主根本擋不住這箭,只能調整自己的身體,躲開致命的地方。

瞬間,箭羽穿過鐵扇公主的大腿,射在地上,入土極深,並且發出嗡嗡聲音。

張寧還在拉弓,準備第十九箭,十九箭射出,在次穿透鐵扇公主的另一隻大腿。

張寧咬着牙,在次拉弓,張寧敢保證,這一箭,必定會要了鐵扇公主的命。

但是張寧的氣力,也是考驗,張寧青筋爆起,怒吼一聲,拉弓如滿月,就在這時,張寧身後突然出現一人,白衣白裙,長的及其漂亮,張寧趕緊閉上眼睛,因為他知道,這肯定是狐族女子,是牛魔王的小妾。

突然出現的狐族女子一把抓住張寧拉弓那隻手的肩膀,五指入勾,嵌入張寧的肩膀。

張寧閉着眼睛,他知道,這是要卸掉他的胳膊,只要張寧敢鬆開弓弦,卸力,那就沒辦法阻止狐族女子的力量,從而被她卸掉胳膊,從而讓這一箭,打不到巔峰實力,張寧在想這要不要放棄,但是張寧閉着的雙眼前,出現那些死在牛魔王手下的人,那些為了保護他,而死的人,有他的長輩,有他根本不熟悉的人,又平時張寧去他家搗亂的叔叔,又張寧的父親。

張寧怒吼一聲,鬆開弓弦,瞬間,一聲尖叫響起,一聲怒吼響起,鐵扇公主被射穿心臟部位,並且在胸口留下一個大洞,轟然倒地。

怒吼聲是牛魔王發出,在遠處與生肖們作戰的牛魔王看到這一幕,發出無能怒吼,一瞬間現出真身,巨大黑牛現身,牛眼通紅,鼻子喘出的氣,都肉眼可見。

幾乎是同時,張寧鬆開弓弦的一瞬間,張寧的胳膊就被卸掉,從肩膀處傳來的劇烈疼痛感讓張寧額頭出現冷汗。

但是張寧沒有一聲喊叫,一聲不吭的轉身,天荒出現,一戟拍在玉面狐狸的身體上。

玉面狐狸瞬間被拍飛出去,玉面狐狸就第一滾,現出真身,七條尾巴的狐狸,張寧心中有了數,這玉面狐狸還不是天階,是一個地階上品,與樊綺琴一樣,七條尾巴。

張寧瞬間升高,然後俯衝而下,用僅剩的左手拿着天荒戟,張寧極速向下,然後用力擲出,張寧現在比較力竭,張寧就有了這個辦法,利用衝力,加大力量,天荒戟奔著玉面狐狸而去,一下扎在後背處,把玉面狐狸釘在地上。

張寧緩緩降落下去,站在玉面狐狸的巨大身體上,張寧的右肩膀處,還在不斷的流血,張寧一搖一晃的走向玉面狐狸的尾端,張寧抬起頭,看向牛魔王,身在包圍圈的牛魔王目光也看到張寧。

張寧一笑,伸出僅剩的一直手,抓起玉面狐狸的一隻尾巴,舉起來,給牛魔王看了看,然後一用力,瞬間,玉面狐狸的尖叫聲響起。

張寧把玉面狐狸的尾巴扯了下來,之後張寧每舉起一條尾巴,都給牛魔王展示一下,任何撤掉,張寧聽着玉面狐狸疼痛的叫聲,和牛魔王痛苦的吼聲。

漸漸的,玉面狐狸七尾全去,身消道死。

牛魔王從剛開始的憤怒,變成了平靜,獃獃的站在那裏,就連其他人的攻擊都不管了,自己摸摸的受傷。

張寧站在玉面狐狸狐狸的屍體上,默默的看着天空。

突然,張寧聽到許安一聲大喊:「張寧快跑!」 女帝寢宮內,望着一言不發的韓飛,女帝不由得開口又道:「小白,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對此,韓飛默默點了點頭,道:「司徒靈珊這人不簡單,咱們最好找機會先把她除掉。」

嗯。

抬眼望向小白,女帝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認真之色。

「小白,在這一點上,我的和你的觀點是相同的。」

女帝說話之時,先前玄和殿中,司徒靈珊故意找茬,與自己爆發衝突的一幕,再次出現在了女帝腦海里。

對於司徒靈珊這種級別的對手,女帝的想法和小白一樣,那就是,此人必須儘早剷除!

然而,現在局勢有變,為了確保公孫昊能夠順利迎娶司徒靈珊,收穫司徒家萬年基業,不久前,公孫家大帝級族長,聯合宗門內十幾名准帝,一起動用了特赦令,要求女帝赦免司徒靈珊先前罪責。

面對大帝級高手的施壓,南宮瑤只能暫時忍氣吞聲。

為此,女帝南宮瑤為自己的母族爭取到了原本屬於公孫世家的特赦令牌,讓南宮家有機會在以後的宗族世家爭鬥中,獲得更多機會。

代價是,她短期之內,她只能暫留司徒靈珊一命,沒有任何理由對司徒靈珊動手!

這就是整個玄天宗的現狀,南宮瑤雖然貴為玄天宗女帝,但是,女帝之上,還有不少大帝級高手,各方勢力相互碾壓,彼此制衡,誰也沒有辦法一家獨大。

望向韓飛,女帝簡單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司徒靈珊此人,自己非除不可,但是眼下司徒靈珊方面,有大帝級高手坐鎮幫忙,自己只能暫時妥協,等待後續機會。

對於玄天宗現狀,韓飛亦十分了解。

在得知了司徒靈珊這人暫時除不掉之後,韓飛也是不由得一嘆:「可惜,我現在實力還不夠,否則,面對大帝級高手,我直接一掌碾壓就是,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對手還有苟延殘喘的機會!」

對於對手的寬容,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個到底,韓飛內心還是十分清楚的,尤其是在他獲得了龍神傳承之後。

但韓飛不是莽夫,知道司徒靈珊背後站着大量高手之後,就連他,也只能暫時放下暗殺司徒靈珊的想法。

他可不想自己才剛剛化作龍形,就被玄天宗那些大帝級高手給聯手鎮壓了!

一位區區的武王境女子罷了,等到自己實力再提升一點后,有的是機會將她殺死!

夜色中,望着淡然的女帝,韓飛忍不住開口又道:「眼下,儘管那司徒靈珊有大帝級高手撐腰,咱們暫時對付不了她,但不管怎樣,此人仍是個威脅,我們決不能放鬆警惕!」

「這一次,我外出歷練,少說也得小半年時間才會回來,而我不在宗門的這段時間,女帝你的處境,當真讓人擔憂啊!」

韓飛說到這邊,身上一道玄氣爆發開來,隨後,一枚令牌出現在了女帝面前。

利用玄氣,將那令牌緩緩送到女帝手中,韓飛接着又道:「女帝,這是一枚龍神令,可以幫助你直接調動護法天神,你本身就是玄天宗掌教,我相信,玄天大陣的使用,你一定比其他人更清楚!」

「另外,這令牌中也有一道【極品龍氣訣】,女帝閑來無事,也可修鍊,只不過,修鍊這龍氣訣會有一個弊端,那就是你會化身為龍神信徒,將來會有一小部分修為,反饋在我的身上!」

啊!

南宮瑤手腕著冰冷的龍神令牌,眼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她從龍神令牌上,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強勁的龍魂氣息,握著令牌,女帝感覺小白彷彿就在身邊一樣。

抬眼,望向韓飛,女帝不由得道:「小白,你放心,你說的龍氣訣,我會認真修鍊,不就是龍神信徒么,我願意成為你的小迷妹!」

啊!

果然,玄天女帝的眼界就是不一般,這邊,韓飛說的是【龍神信徒】,而女帝直接看穿了,韓飛所說的龍神,就是他自己!

可即便如此,女帝卻仍舊一絲排斥之意都沒有。

在女帝看來,如果自己的信仰能夠幫助小白快速提升實力,她願意!

夜色下,對於女帝的心思,韓飛十分感懷。

望着這位年紀輕輕的絕色美女,韓飛又一次打開了系統空間,取出了一枚【雷音聖果】道:「這一次,咱們沒機會除掉司徒靈珊,最主要還是因為咱們的實力不足。」

「女帝你現在距離准帝級修為,還有一段距離,若是能夠有所突破,再加上玄天大陣的幫助,那麼在宗門之內,將不再有任何大帝級高手,能夠對你造成威脅!」

這雷音聖果,是韓飛之前在誅殺【邪蟒古藤】的時候,系統獎勵的。

在之前閉關的十幾天之後,韓飛連續煉化了兩顆,獲得一身狂躁的雷電氣息,而剩下的這第三枚,若再煉化,效果也只是一般。

在這種情況下,韓飛覺得此物倒不如直接拿出來幫助女帝提升!

幫助南宮瑤進階准帝,只是第一步,將來,韓飛還將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女帝推向大帝級高手!

只有當女帝足夠強大的時候,韓飛才有足夠厲害的幫手!

另外一邊,在得到了【雷音聖果】后,女帝臉上,也是不由得一驚。

「這是極品雷音聖果,上邊好精純的雷暴氣息!」

一時間,女帝俏臉之上,一對瞳孔,急劇地收縮起來。

「有了這枚聖果,大概兩周之內,我就可以進階為準帝級武者!」

女帝滿臉震驚,抬眼,望向小白,整個身子,不由得飛了起來,將那聖果一收,伸出纖纖玉手,抱住韓飛巨大的頭顱,然後,女帝便向當初初見小白一般,輕輕地在小白腦袋上吻了一下!

啊!

韓飛原本以為,在身形龐大到四十多丈后,自己對於外界一切男女情`欲刺激,早已無欲無求,可誰曾想,女帝這一親,韓飛還是忍不住血脈噴`張,一陣龍吟之聲,衝天而起!

比起還是小白蛇的時候,男女間的親密接觸之感,更加強烈!

要麼怎麼說,這龍,是世間最沒有生`殖隔離之物,和世間一切生物,皆可交`配,產下後代呢! 「嘖。」顧知鳶突然笑了:「王爺說來說去,只會這句,該不會是我太優秀了,王爺對我動心了,瞧著我與別的男人相處,吃醋了吧。」

「哼,自作多情。」宗政景曜冷笑:「你與什麼人相處本王管不了,但,本王丟不起這個人,你最好記住這一點,不然別怪本王不客氣了!」

「王爺之前不就想淹死我么?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不客氣的。」顧知鳶的心中不舒服極了。

一句話,把天聊死!

此時馬車已經停在了王府的門口了,宗政景曜沒再說話,抬手掀起了了帘子下了馬車。

顧知鳶的心中不舒服極了,氣呼呼的踩著矮凳下馬車,卻一腳踩住了自己的裙擺。

「啊!」顧知鳶尖叫了一聲,眼看著自己的臉就要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了,她的心中忍不住叫了起來,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啊!

「王妃。」出來迎接的秋容忽然秋水也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宗政景曜猛地轉頭,見顧知鳶整個人往前面撲,眼看就要摔在地上了,他想也不想,身形一閃,一把接住了顧知鳶,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沒有想象之中的疼痛傳來,顧知鳶睜大了眼睛,盯著摟著她腰的宗政景曜,四目相對,氣氛逐漸升溫了起來。

風,穿過了巷子,撩起了二人的髮絲,髮絲糾纏在了一起,周圍的一切都好像安靜下來了一樣,耳邊剩下了呼嘯的風聲。

顧知鳶的眼中也只剩下那張如同刀削一般輪廓分明的臉,她心中如同揣了一隻兔子一般,砰砰的直跳,不知道是剛剛嚇得,還是其他的別的原因。

周圍的人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一個個的眼中全是震驚不已的神色。

「王妃。」

秋容尖叫了一聲,將顧知鳶空白的思維被拉了回來。

顧知鳶一把推開了宗政景曜,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咳咳,謝謝。」

「走路都走不穩,丟人。」宗政景曜一甩袖子轉身進入王府。

「切。」

顧知鳶抱著手冷哼了一聲,沖著宗政景曜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在周圍眾人震驚不已的目光之中走入了王府。

「你們看!這是什麼?」

Previous article

林天成的目光恰巧就落在了這朵如星辰般絢爛的「睡仙」之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