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看!這是什麼?」

兩個人衝到江小小面前,卻看到江小小所站的這個地方。

是一圈花崗岩當中的一片土壤,認真的說周圍的花崗岩並不規則。

說是一圈兒,那只是他們現在這樣認為,江小小腳下的泥土在洛陽鏟戳下去之後。

應該戳出了一個洞,而隨着這個洞正慢慢的往外滲透水。

對!

有水從這裏慢慢的滲透出來,雖然速度一點都不快。

只是那一點一滴,可是看的讓人心裏忽然火熱起來。

「這是……」

「我力氣小。戳下去的位置並不深,你們來試一試,我感覺這裏應該有水源。」

劉斌一聽這話,甩開了身上的背包,直接拎着洛陽鏟,挽起了袖子沖了過來。

「我來!我力氣大。」

這一件事的意義忽然變得重大起來。

他沖了上來,江小小往旁邊讓開。

劉冰用力揮起洛陽鏟,重重的戳下去,那一下的力量是沿着江小小剛才戳下去的那個位置,直接再往下用力戳。

因為前面有了江小小那一次的洛陽鏟的位置。

他這一鏟進去的時候並沒有多麼艱難,幾乎沒用什麼力氣直接感覺到了鬆軟的泥土。

緊接着碰到了堅硬的阻礙。

一鏟子下去。

終於感覺到不一樣。

整個鏟子下去,提上來。

就在他提上來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對,有什麼力量在頂着他的鏟子。

鏟子抽上來的那一瞬間,一股清澈的水流衝天而起。

因為躲閃不及,水流直接濺在了他的身上,臉上,頭上!

尤其這種壓力之下,水流幾乎比一個人還高,水花四濺,他們被這一團水霧籠罩其中。

朦朧的水霧之中,似乎透過陽光看到了七色的彩虹。

三個人驚訝的抹了把臉上的水,不由驚喜的擁抱在一起。

「我們終於找到水源了。」

這一刻心裏的激動,真的是讓人難以抑制。

江小小推開還在歡欣鼓舞的兩個人。

「別廢話了,趕緊下去找生產隊長。這個水源必須開出來,你也看到了,水源這麼淺,不光要把水源開出來,還得想法子趕緊把這些水源引到地里去。

這不光是要隊長一個人,還得要咱們生產隊所有的人過來開水渠,把水引到底下的田裏河裏。」

王順看了一眼周圍,留着江小小一個人在這裏容易遇到危險,誰知道會不會有野獸出來。

有水源渴急了的野獸也會跑出來。

「我下去,我去通知生產隊長,你們兩個在這裏守着。」

劉斌點點頭,「行,你趕緊下去。」

王順急急忙忙,拿着東西往下跑。

因為過於着急,跑的速度太快,一個不小心,差點兒被腳下的石頭給絆倒。

尷尬的用手裏的東西撐了一下,回頭望了一眼,還站在遠處的江小小和劉斌。

兩個人沖着他揮了揮手。

王順的眼眶濕潤了。

那是一種難以訴說的情懷。

那種馬上要瀕臨絕境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希望的感覺,讓人的心潮澎湃。

突然之間,他就覺得自己心裏湧起了一股豪氣,豪情萬丈。

任何困難他們都可以改變,都可以面對,和天斗和地斗,和天災斗。

他們這一代的知識青年可以改變這一切。

他們真的用自己的所學改變了這一切。

吳大奎現在蹲在田邊兒,眼看着麥田裏的麥子已經一點兒一點兒的開始打蔫兒。

他知道這只是開始,用不了三五天,麥子就會徹底枯黃。

這不是成熟了,這種枯黃是死了。

在他的周圍,村裏所有的社員都站在地壟上,大家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可是每一個人都毫無辦法,河早就已經斷了,水井裏的水,連人吃都不夠了。

這兩天水井裏打水基本上要排隊,而且限制每個人只允許打兩桶,多了不允許。

家家戶戶現在連吃飯的水都不夠,更不要說連臉都不洗了。

就這樣人們巴不得把自己洗碗的水都一盆盆端到田地里,澆到田裏。

連這一點點水都捨不得,可是那只是杯水車薪。

澆到地里又有什麼用?

「隊長就不能想想法子嗎?其他農場去借點兒水。」

「借水?我已經去了其他農場周邊所有的農場,現在河早就幹了。水井裏的水跟咱們一模一樣,連吃都不夠,別說澆地。」

「這是老天爺要絕我們?」

「真是的,老天爺就不能下點兒下點兒雨嘛?哪怕下上兩場雨,這場乾旱就能緩過去,地里的秧苗也能得到解決。」

「不然照這個樣子下去,咱們今年一粒糧食也別想分到,靠縣裏給救濟糧,恐怕家家戶戶都得……。」

「那現在能怎麼辦?」

「不是有三個知青出去找水了嗎?他們能不能找到?」

「哼,你就別想了。咱們每年多少地質專家跑到咱們這裏來找,見誰找到過。」

「就挖的那幾口井都不夠咱們吃水用,怎麼夠澆田?」

「人家專家都不行,他們三個小年輕就行了。以為他們有點兒文化就了不得了。」

「哎,這些小年輕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還是喜歡逞能。這地方常年乾旱,咱搬到這個地方來,十年裏有九年都是旱災。」

「行了,行了,小年輕的不是不懂,咱們也有熱血的時候,當初咱搬過來的時候,不也是找的村裏往年打井老手到處去踅摸,看能不能找到打井的地方。

可是這些年下來打的那幾口井都是有數的。」

「是啊,誰沒有犯錯的時候?」

「再怎麼說,這知青們也是好心。」

「好心有什麼用啊?」

「隊長,隊長!」

就在這個時候,遠遠的人們看到有一條身影,跌跌撞撞的從山上跑了下來,對,那條路是山路。

他們這座生產隊其實就是靠着山,本來就是半山腰,就是窯洞。

不過看那人跑十幾步,就不由得摔倒,爬起來還跑,一邊跑一邊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這個女人為了得到一個男人不擇手段。

選擇離開的時候,也是心狠手辣。

她突然有些心疼陸昭。

不過這個結果還算好的,將皇室給的全都拿回去,陸昭就算沒有皇室幫助,單靠洛家在費蘭城的威望,也不是一般地位。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不能活着出產房了。」

突然,凱瑟琳話鋒一轉,幽幽的說道。

「你這是要感謝我?」

「想得美,我這一切難道不是你造成的嗎?」凱瑟琳顛倒黑白的說道。

可能她也知道自己理虧,乾咳了幾聲,遮掩過去。

「我給封晏安排了費蘭城最好的醫生,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讓他在這兒養傷吧。這樣,我們就兩清了。下次我看到你,我還是會找你麻煩。我看你就不順眼,長得一點都不討喜。出去出去,看到你我就心煩。」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陸昭在哪兒?」

「他少不了一頓皮肉之苦,過兩天應該就會回去了。」

她不含一絲感情的說道,這一次是徹底對這個男人斷了念想。

不愛也不恨。

她愛來的快消失得也快,如果一直得不到,她也沒了興趣,就像是個玩具,膩了也該丟掉了。

唐柒柒聽言,明白只要再等兩天就好了。

她出來,封晏見她臉色不好,立刻上前緊握住她的手:「怎麼了?」

「陸昭還有兩天就能回來了,我們再等等吧。凱瑟琳也覺得要和他離婚,她一點都不難過孩子的死,甚至還慶幸自己丟掉了麻煩……你說,這些不該做父母的人,上天都報應到孩子身上。我明明什麼壞事都沒有做,為什麼我的孩子也沒了。」

「封晏,我想不通,我甚至都沒來得及看他一眼……都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她哽咽的哭了起來。

封晏緊緊的抱着她,大手溫柔的撫摸着她的秀髮。

「我真的很想殺了時清靈,可是殺了她又如何,我的孩子回不來了!封晏,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柒柒,我們以後會屬於自己的孩子的。」

唐柒柒聽言哭得更厲害了。

這個孩子本來就是屬於他們的啊。

可是他從不知情。

她本來打算等時清靈的事情結束就告訴他的。

可……告訴他又如何?

孩子回不來了啊。

難道要封晏跟自己一樣承受這麼大的痛苦嗎?

告訴他,我們有過孩子,只可惜早早夭折。

他不是兇手,卻也間接導致了孩子的死亡。

他肯定會自責的!

她到嗓子眼的話,猶豫了。

「哈哈哈……異火乃天地靈物,丹塔囚禁封印異火,怎麼可能讓異火臣服,還是將異火交給魂殿吧!」

Previous article

蕭卿卿歡喜道:「好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