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哈……異火乃天地靈物,丹塔囚禁封印異火,怎麼可能讓異火臣服,還是將異火交給魂殿吧!」

就在此時,慕骨一改之前頹廢之色,突然大笑出聲,笑聲張揚而跋扈。

眾人立即警惕起來,丘陵更是勃然變色,渾身鬥氣爆發,卻是不敢立即動手,生怕驚擾三千焱炎火,威脅怒罵道:

「慕骨,你想幹什麼,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外面全是我丹塔強者,你逃不掉的,莫要自誤!」

慕骨手掌一翻,掏出一個黑色捲軸,其上泛著濃郁的空間波動,冷聲道:

「你丹塔有強者,我魂殿就沒有強者,你以為現在聖丹城還能安然無恙,別做夢了。」

說話間,慕骨猛的將捲軸捏碎,頓時無窮的空間之力迅速擴散,化為一道數丈龐大的空間漩渦。

一道嘶啞的聲音當先從空間漩渦之中傳出。

「慕骨,怎麼動作這麼慢?我們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你的召喚。」

靜接著,一道接著一道氣勢磅礴的身影,從空間漩渦之中走出,直到第三道身影走出,空間漩渦才是緩緩消散。

「情況有變,對面多了幾位斗尊級戰力,你們先攔住他們,我去破壞封印。」

說話間,慕骨已經朝著三千焱炎火暴掠而去。

就在三位魂殿斗尊出現之時,丘陵就暗道一聲不好,這片星域本就無法承受太多斗尊強者,現在來了這麼多斗尊,只有兩種可能。

一,星域直接破碎,三千焱炎火的封印崩碎,整個聖丹城都將毀於一旦。

二,玄空子等三位巨頭強行穩定星域,可這樣一來,三位巨頭就被拖住了。

曹穎等人立即取出信號珠,就要將之捏碎,而後兩名煉藥師瞬間出手,將要搶奪信號珠。

不待他們得逞,柳席就已經捏碎信號珠,同時一揮衣袖,一股空間之力浮現,帶著柳席強悍的力量,狠狠撞向二人。

咔嚓!

噗嗤!

二人身上傳來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臉色蒼白如紙,噴出一口鮮血,神情駭然,氣息奄奄。

與柳席相比,二人就是弟弟。

小小斗宗,也敢向斗尊動手,真就賭鬥尊強者,發現不了他們的小動作。

曹穎,丹晨,宋清,蕭炎也得以捏碎信號珠,可惜外界已經大亂,暫時顧不上星域了。

面對三位斗尊,丘陵也是感到一陣無力,前有三位斗尊攔路,後有慕骨破壞封印。

柳席的出手,瞬間驚醒了丘陵,自己身邊可不光是斗宗的後輩,還有柳席這樣的年輕斗尊,以及青華這樣的老牌斗尊。

「其餘人立即後退。」

丘陵急聲道,而後看向柳席、青華,聲音帶著幾分期盼。

「柳席先生,青華先生,現在魂殿逞凶,可願隨我一起出手。」

「來不及解釋了,再不動手,慕骨就真的要破壞封印了。」

柳席身形一晃,直接閃掠而出,同時揮了揮手,兩具通體金燦燦,散發著強悍氣息的天妖傀,憑空出現在柳席身旁,而後化為金色流光,跟隨柳席一同殺出。

見柳席直接動手,丘陵再無猶疑,且兩具天妖傀的出現,讓丘陵恢復了底氣,腳掌猛地一踏虛空,身形化作一道殘影掠出。

青華苦笑一聲,丹塔大長老的面子還是要給的,雖說不太想面對魂殿,不過煉藥師天然與魂殿不對付。

「小傢伙們,你們退後一些,這裡不是你們可以插手的了。」

話落,青華踏步向前。

曹穎,丹晨,宋清,蕭炎皆是臉色難看,前三者乃是丹塔嫡系傳人,見魂殿意圖破壞封印,起了同仇敵愾之心。

后一者,本就是與魂殿有深仇大恨,家族之仇,父親之仇,老師之仇,讓蕭炎與魂殿沒有調和餘地。

不過蕭炎苦澀的發現,魂殿動輒出動四位斗尊,實在是太過強大,根本不可力敵。

『不行,我要變得更強,才能無懼魂殿,那個條件可以嘗試……』

另外一邊,魂殿三位斗尊已經與柳席等人交上手,發現自己這方竟是落入下風。

一位魂殿斗尊纏住丘陵,另一位魂殿斗尊纏住柳席,以及一具天妖傀,最後一位斗尊纏住另一具天妖傀,以及青華。

一時之間,三位魂殿斗尊,全部落入下風,為了替慕骨拖延時間,強行一對一,一對二,簡直鬱悶的吐血。

前方險之又險的避過天妖傀揮來的重拳,後方就被柳席凝聚的火蒼龍,一爪狠狠轟擊在後背。

黑袍破碎,顯出其中的黑色甲衣,可還是被火勁入體,這位魂殿斗尊臉色一白,吐出一口鮮血。

立即閃身躲開,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眼神陰狠,猶如森林之中的魔獸,怒喝一聲:

「慕骨,你他娘的給老子快點,再不破壞封印,老子就要被人打死了。」

「好了,好了,別催……」

慕骨嘶啞的聲音傳來。

接著就聽見一聲巨響,頓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只見三千焱炎火化為的巨龍。

蜿蜒無盡的龍軀之上,一道道靈魂力量組成的線條浮現,而後被紫黑色火焰焚燒殆盡。

一股恐怖,炙熱,暴虐的氣息,頓時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肆無忌憚的向天地宣告自己的存在。

7017k 姜安調了一個跟着自己很多年的保鏢給吉祥。

姜安交代保鏢,一旦跟了吉祥,吉祥就是他保護的第一人,一定要像保護他一樣保護吉祥。

保鏢有了,吉祥人卻不見了。

不在酒店房間,不在草莓台,電話關機,何俏俏也消失了。

找不到人,姜安開始不安起來。怎麼就吃個午飯回去休息這麼一會兒,人就沒了呢。

姜安更是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吉祥收下保鏢。

吉祥並不知道姜安在漫天漫地找她,她去錄音室了。

她為《愛情的樣子》準備了一首歌,女生獨唱。

「如果沒有遇見你

我將會是在哪裏

日子過得怎麼樣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許認識某一人

……」

錄歌對於吉祥來說自然是沒有什麼難度的,一次過是最正常不過的。

「吉祥老師,錄完歌,我們去拍攝場地吧。」何俏俏見吉祥從錄音室出來,她就開始收拾東西。

時間趕得很緊,今天必須拍攝完《愛情的樣子》第七期,然後吉祥明天要去豐城錄製《我是蒙面歌手》。

吉祥沒有說話,也沒有按照原計劃和何俏俏離開錄音房去拍攝片場。

她只是靜靜地走到休息室的沙發處,沉思著坐了進去。

這表明吉祥在思考,何俏俏很懂事得沒有去打擾,再去提醒。她站在沙發的一邊靜靜地等著吉祥。

大約過了兩分鐘,吉祥終於從沉思中抬起頭,邊站起來邊對何俏俏說:「給姜安打電話,讓他現在就來錄音室。」

說着,她就走向旁邊的音樂創作室。

歌曲都錄完了,而且還是女聲獨唱,叫姜安過來做什麼?何俏俏很疑惑,但助理的工作就是老闆指那兒打那兒。

姜安手機鈴聲響起時,他正在趕往錄音室的路上,都找遍了,還沒有找到。

他突然想起,吉祥也許是在錄音室。

這一期,吉祥一直沒說創作了歌曲,他猜也許她已經創作了歌曲,之所以沒有和他說,那是不需要他唱。

明天他們就要分別,各自去到別處工作,吉祥現在突然消失,很可能去錄歌了。

不管怎麼樣,先找到人,安撫自己不安的心。

電話一接通,聽筒里就傳出何俏俏的聲音,「姜安老師,吉祥老師在錄音室,她希望你現在能趕過來。」

聽到了吉祥的確切消息,姜安淡定地回答:「好的,我離錄音室不遠,現在就趕過來。」

五分鐘左右,姜安就趕到了錄音室,卻發現只有何俏俏一人在。

何俏俏指著創作室用口型不發聲地告訴姜安,吉祥在裏面。

姜安點點頭問道:「在做什麼?創作?」

何俏俏搖頭小聲回答:「不清楚,吉祥老師已經錄完第七期的歌曲了,但是錄完沒走,她說讓你過來,然後就進了創作室。」

鬆了松領帶,姜安坐進休息室的沙發,一聲不吭地開始等待起來。

拍攝場地一片繁榮,劉啟剛的感冒還沒有完全好,上午沒在片場,聽說了楊來的事情。

他覺得他有些責任,奈何都是咖位不算小的嘉賓,他還真沒有辦法阻攔。

但是他可以拿出姿態,那就是他還是很重吉祥和姜安這一組的。病了還是堅持來到片場指揮,更能說明重視程度。

然而,左等右等的,吉祥和姜安到了通知的時間還是沒有到。這就稀奇了,吉祥和姜安一直都是最讓他省心,也最給他出彩的一組。

守時、敬業都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場場如此。

這最後一場,突然消失,很不合情理。

有工作人員開始有微詞了「咖位大了,人紅了,架子就端起來了,也不想想是誰捧紅他們的。」

另外一個工作人員悄悄反駁道:「我覺得吉祥老師和姜安老師還沒到,應該是有原因的,這麼久以來,他們一直非常守時的,甚至提前到場地。」

「以前是以前,人都會變的,尤其是突然爆紅的人,有幾個不飄的?」

兩個人的閑話傳進了劉啟剛的耳中,他也有些煩躁,他也相信吉祥和姜安沒能及時趕到一定是有原因的。

但什麼原因,沒人知道,而且群眾演員,演吉小祥和姜小安兒女的演員也全部到位了。

大家都在等吉祥和姜安,這兩個人卻不見蹤影。

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必須打電話問一問原因了。

電話打到吉祥處,吉祥關機。

電話打到姜安處,姜安掛掉。

對着被掛掉的手機,劉啟剛有些鬱悶,怎麼回事,是好是壞,說句話啊!

不都趕時間嗎?怎麼只有我們急?

突然,手中的手機振動起來,正對着手機生氣的劉啟剛被嚇了一跳。再一看是姜安,是姜安打了過來。

趕緊按下接通鍵,放到耳邊,劉啟剛急急地客氣問道:「姜老師,和吉祥老師在一起嗎?什麼時候能過來拍攝啊?」

「吉祥在創作歌曲,一會兒就錄音?好,好,好,那我們等你們。行,行,行,不急,不急,錄好了給我打個電話,我根據時間再調整下場景。」

「好,好,好,那你們繼續,哎,再見,再見。」

片場的工作人員不知道導演在和誰說話,遠遠地就見導演先是着急后是喜笑顏開,拿着電話點頭哈腰的,彷彿對面就站着和他通話的人一樣。

劉啟剛放下電話,開心得像個孩子,第七期也有新歌了,這就有點電視劇結局大圓滿的感覺了。

而且第七期如果吉祥不寫新歌,他都沒著了,儘管上次著也沒用上。

總之,開心就行了。

不,在開心前先處理下小問題,劉啟剛指著剛剛在他不遠處說是非的那個懷疑吉祥和姜安飄了的工作人員道:「你,對,就是你,你被開除了,現在就走人。」

無端懷疑工作認真負責,態度守時敬業的當紅藝人,罪該當開除,永不錄用,哼!

下打完開除的命令,劉啟剛坐回導演椅眯起眼睛,哼著小曲,暢想起最後一期的收視率上天的可能性。

莫名其妙被開除的工作人員原地懵了一會兒,抬腳上前要找劉啟剛理論,開除人總要有個理由吧。

副導演見狀走了過去,把被開除工作人員拉到一邊,給了理由,「以後管好自己的嘴,不要論人是非。」宮中的風波,一點兒都沒有影響到宋賢妃。

她對外稱病閉門不出,對內剪剪花喝喝茶,過得極為逍遙自在。

承順帝也過得無比愜意。

雖然沒有把丫鬟盈兒納為妃嬪,但日日看她在身邊轉悠,倒也與嬪妾相差無二了。

最重要的是,十六歲的盈兒,滿足……

《鳳臨朝》第483章殿試林千雪嘴上這麼說著,輕輕掙扎了一下,卻不捨得離開李曉凡的懷抱,這是她第一次被這個自己喜歡的男生主動擁抱,而且是在自己清醒的情形之下。

現在看來貌似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Previous article

「你們看!這是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