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看來貌似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防守張亮的自由球跟兩者之間誰的腳法好沒有多大關係,陳連山還是保留着之前的意見。

…………

訓練場上

張亮開始助跑,他的速度非常快,受到自身慣性的影響,皮球的飛行速度也快到了一定極限。

唯一對宇恆比較友好的就是這一腳的射門角度,過度追求速度的前提下,張亮並沒有打出想要的角度。

「經系統判斷,本球正常情況下的進球率為26%,零失誤特技自動激活!」

系統的提示聲音並不大,宇恆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了這句話,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現實中的身體先移動。

從原地騰空而起!

宇恆下意識的就撲向了皮球!

如此一個又快旋轉力度又強的射門,即便是水平較高的門將也不敢硬撲,可宇恆就這麼硬生生地上了。

…………

場邊的陳靜妍捂著腦袋嘆了口氣,在她看來宇恆這一球就是因為經驗問題沒有選擇最妥當的處理方式。

教練是這麼想的,其他隊員也是這麼想的,就連陳連山也覺得宇恆太莽撞了。

這一球最合適的處理方式就是握拳將其擊出球門範圍,當然,這只是理論上最合適的方法。

然而,下一刻宇恆精彩的撲救就讓眾人徹底說不出話來。

…………

只見飛在半空中的宇恆張開雙臂的過程中開始二次發力。

他整個身體像彈簧一般,又朝着門柱方向移動了十幾厘米。

十幾厘米的距離並不長,但足以讓宇恆觸碰到皮球。

將兩隻手疊在一塊,宇恆無情地將皮球拒絕在門外。

一直到身體落地,宇恆都沒有再鬆手,按到身下的皮球更是被他牢牢的抓在懷裏。

陳連山有些愕然,這一球的撲救雖然不難,但對於基本功還是有很多要求的。

這樣的前提下,宇恆還能牢牢把球抱在懷裏,不是運氣好蒙的,那就是天賦太強!。 「校尉,已經止血了,近期不可多動,否則傷口崩裂,我也束手無策了。」。

「無妨。」。

隨軍郎中用軍營中能用的都用上了,將齊校尉包紮后就退下了。

齊校尉抬起蒼白的臉,看著下面的錢菜等人,笑著說道:「方什長,這是第二次了。」。

方守規上前抱拳道:「校尉有何指教。」。

「我讓蔣昭統計過了,你斬敵足足二十二人!我已讓吏官記錄,按功,當封你為伙長!」。

「謝校尉!」。

「不忙謝我,反正目前也只是個空話而已。」。

「啊?為啥!」。

「這除去什長,伙長及以上的,都需由軍部下發文書方可生效。待這次鐵木退兵后,我立馬著人去軍部給你下文書。眼下要緊的,是對涯的鐵木軍。」。

齊校尉輕咳兩聲,問道:「錢菜,軍營糧草還有多少?」。

「稟校尉,剛剛統計后,糧倉未被燒毀的糧草,只夠全軍五天的量了……」。

「蔣昭。」。

「在。」。

「傷亡如何?」。

「稟校尉,目前已知,一隊二隊陣亡一百二十七人。伙長付喜陣亡。三隊陣亡一十二人,四隊陣亡四人。伙夫營……陣亡三十五人。」。

齊校尉難擋痛苦的臉色,「一百七十八人!足足一百七十八條性命啊!咳咳咳!」。

「校尉!不可動氣啊!您有傷在身,要是您有何閃失,我等可如何是好!」。

齊校尉擺了擺手,問道:「軍師可有何計策?」。

一旁的小軍師上前抱拳道:「稟校尉,眼下我軍與鐵木軍兵力相差甚大。不可硬敵。依我看,我們只能以退為進。」。

「如何個以退為進?」。

「我軍先撤出軍營,讓鐵木人以為我們撤退了。這樣,我們才有主動出擊的機會。否則我們只能疲於防禦。」。

「這……」,齊校尉猶豫了。

「校尉,我覺得軍師所言甚是!固守軍營只能被動挨打。我們兵力不像鐵木,少一個就是真的少了一個。」。蔣昭立即站了出來說到。

「好!就依軍師所言,傳令下去,所有人帶好兵器,還有有用的東西,由各伙長或隊正帶領,校場集合。蔣昭,你同錢菜一塊,將剩下的糧草帶好。」。

「諾!」。

眾人紛紛下去了,齊校尉閉眼靠在太師椅上,重重的嘆了口氣。

軍中大部分收拾的很快,除了必要的兵器護甲,打火石,弩箭等等。就是個人得財產了。

相比之下,錢菜這裡,顯得忙碌了許多。落雨多少有些不便。蔣昭拉著他隊下得人一同過來運糧。

「哎,守規,你的槍法很厲害啊?能教我兩招不?」。

方守規看了一眼蔣昭,不屑的說道:「月刀年棍一輩子的槍,寶劍隨身藏。你以為槍法想學就學的會?」。

蔣昭撇了撇嘴,「也是,誰像你,才十三就槍法大成。」。

方守規雙手叉腰,頭都揚到天上去了:「那可不!我師傅都說我是奇才!當年我還去過虎躍澗,同那校尉打過呢!」。

「又來了。你才多大?虎躍澗十年前失守的。你三歲?槍都拿不起來。」。

方守規一聽,好像是這麼回事,但是又搖了搖頭,「不對,我分明去過!」。

「好好好,我的方大什長,趕緊收拾東西,去校場集合吧。」。

眾人忙活了半個時辰,將所剩的糧草帶好。拉著板車去了校場。

縱然死傷多數,加至夜雨。但青鹿涯的將仕依舊有序的站在校場。

齊校尉穩坐高台,環視一周眾將仕,朗聲道:「弟兄們!今夜,鐵木賊夜襲我營。我營死傷一百七十餘人,如今鐵木大軍壓境,我等勢單力薄,因此,我決定!全軍撤出軍營!」。

聽完這話,底下不少騷動,齊校尉壓了壓手掌,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不太了解。一撤去軍營,營地就丟了不是嗎?但!我們要做的是以退為進!全軍在山上埋伏!待鐵木軍進入軍營后,咱們也來個夜襲!為死去的弟兄們報仇!」。

「報仇!」。

「報仇!」。

「各隊正領頭,出發!」。

齊校尉大手一揮,青鹿涯剩餘的將仕,在各自隊正的帶領下,慢慢的出了軍營,往山上走去。

先前齊校尉同各隊正看過青鹿涯的地勢圖,發現在五裡外有個天然的溶洞,於是便落定去那落腳。

大雨瓢潑,遮蓋住了行軍的聲音。

——

「報!小王爺!青鹿涯守備軍已撤出軍營!小王爺當真聰慧過人!不到一日便取下青鹿涯。賀喜小王爺啊!」。

小王爺盤坐在氈房內,腿上蓋著一張白虎呢子,面前有個銅鍋,銅鍋一側擺放著一盤盤的羊肉,一旁的小泥爐上燙著酒。

小王爺拿過一個杯子,倒了半杯酒。看著那來通報的漢子。笑著說道:「木舒,來,天涼,暖暖身子。」。

木舒上前,雙手接過酒杯:「木舒惶恐!」。

「喝吧。」。

木舒將杯中溫酒一飲而盡。

「青鹿涯校尉齊燕的人頭呢?」。

木舒猶豫了一下:「齊燕已同青鹿涯剩餘的人一同撤了。」。

「我軍損失多少?」。

「……三百二十一人。」。

小王爺自顧自的倒了一杯酒,「盛唐人有個習慣,犯了死罪之人,在行刑前,有頓非常好的吃食,雞鴨魚肉,還有酒。盛唐人稱之為送行飯,意思是,死了也不當餓死鬼。是啊,餓死才是最慘的死法。」。

一口飲盡杯中酒,看著木舒說道:「我帶了足足一萬兵馬,買通青鹿涯的將仕當細作。又是下藥又是人數壓制。你就告訴我,青鹿涯撤了?木舒,我給你兩個時辰,一千五百的兵馬,明日一早我醒來,諾看不到齊燕和青鹿涯剩下將仕的人頭,放置在氈房外的話,我也學學盛唐人,給你整頓送行飯。」。

「小王爺!我……」。

「裘倪兒。」。

黑暗中,一隻如蒲扇大小般的手掌,一把抓住木舒的領子,將他丟了出去。

「你還有兩個時辰。」。小王爺的聲音飄飄然的從氈房內傳出。

「木舒領命!」。 「提醒:鑒於宿主參加的賽事為國際足聯A級賽事,所以才氣值獎勵翻倍!

成功表演絕技氮氣加速,獎勵才氣值400點;

成功表演絕技`內馬爾翻滾`,引起現場球迷熱烈反應,博得裁判同情,獎勵才氣值1000點;

成功表演絕技`貓哭耗子`,獎勵才氣值500點!

系統現有才氣值3520點!」

聽著系統的聲音,楊白起一陣嘚瑟。

才氣值又臨近4000,沒有白費自己一番辛苦地表演。

說實話,他忍韓國隊和這個「斷腿裁判」很久了!

偉大領袖說得好: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溫暖,對待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般冷酷無情!

既然人家一再挑戰咱老楊的底線,那咱老楊就不客氣了!

對於剛才的「內馬爾翻滾」,楊白起頗為滿意。

這個在兩年後的世界盃才大放異彩的動作,現在提前出現在了世人面前。

來自後世的楊白起還記得,當內馬爾使出這個絕招時,恐怕他本人也不會想到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2018年北京時間7月7日,隨著巴西1比2不敵比利時,內馬爾也無法阻止「回家的誘惑」。

雖然輸了比賽,但他的「內馬爾翻滾」贏了,徹底成為社交網路上的一次狂歡。

為什麼內馬爾的翻滾成了熱點呢,其實主要還是他翻得最誇張,翻的角度最多。

而現在,楊白起的表演可以說是演出了這一絕招的精髓。

以後的世界足壇,恐怕不會再有「內馬爾翻滾」,取而代之的是「楊白起翻滾」!

「楊白起是目前中國隊最有資格成為巨星的球員,因為個人能力強,盤帶和過人都是絕活,所以自然就被各個球隊看作是重點看防的對象,從剛才韓國榮和吳宰碩的動作來看,對楊白起是無所不用其極,可以說是毫無職業道德。」

李鐵忍不住對韓國隊吐槽。

「屢屢被侵犯自然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們能夠看到楊白起屢屢在賽場上演著各種翻滾。」

于根偉試著為楊白起的動作開脫。

「當我看見韓國榮用一招`奪命剪刀腳`鏟向楊白起時,我心裡是十分憤怒的,幸好楊白起心理素質和身體素質都很過硬,成功躲過這一劫!」

「很不幸,裁判為楊白起承受了這一腳,從結果來看,韓國榮簡直不是在踢球,而是在犯罪!」

「接下來,吳宰碩粗暴撞上楊白起的時候我很想哭,是的,那真的像條瘋狗!但我在看見楊白起這樣在地上打滾,我又很想笑。」

「我知道肯定有人對他說過這些話了,楊白起就是這樣的球員,他能讓大家又想哭又想笑。」

黃健翔倒是個性情中人。

當然,楊白起這一番精彩「表演」自然是立刻就惹得「火眼金睛」的網友們一陣調侃。

「多爾袞弟弟楊白起袞!」

「楊大炮沒踢球之前是炸油條的?」

「你敢真犯規,我就敢真演!」

「雖然略顯浮誇,但是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顯得特別聰明!」

「楊大炮:我一拿球他們就打我!」

「棒子是真臟!這個裁判終於做了件好事,這兩張紅牌給得沒問題!」

除了正常的吃喝拉撒睡之外,就是打開電視看新聞。

Previous article

「哈哈哈……異火乃天地靈物,丹塔囚禁封印異火,怎麼可能讓異火臣服,還是將異火交給魂殿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