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情不好,是因爲知道了翼揚是我的弟弟嗎?”雷御風沉聲問。

其實當他知道弟弟嘴裏的那個愛笑天使就是慕一一的時候,同樣是震驚的。

只是他最看重結果。

而他們的結果就是,他得到了慕一一。

“一半一半吧!”她沒有否認,只是用手背抹了下臉頰上的淚滴,“我在你眼裏就是一個傻瓜吧?”

她的嘴角咧出一抹笑來,那笑,讓人看了就覺得心酸。

“一一……”他啞聲低喚。


“我的確很傻,愛我的人,我不要!卻偏偏要爲了一個不愛我的人,一個不需要我的家而活着!我算什麼?我算什麼呢?”

雷御風看着她沒有說話,愛她的人是雷翼揚,她愛的人是韓振宇!

全都與他無關!

其實,他才想問問,自己算什麼?

他從未對一個女人如此上心,他到底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呢?

想着,他心煩了!

“漠南!”雷御風衝着大廳的方向喊了一聲。

漠南匆匆的走了過來:“雷先生!”

“去準備車子,送慕小姐回家!”他向來不喜歡受誰牽制,難不成離了這個女人,他還不能活了?

聖武時代 漠南看了看慕一一,點了點頭:“是,雷先生!我這就去!你……要一起嗎?”

雷御風沒有回答他的話,轉過頭,對着慕一一說,“晚上,我不回來了!”

本來想一句話都不跟她說的,可還是忍不住說了,心情,仍舊是鬱悶的。

慕一一看着那漸漸消失在視線裏的高大、冷漠的背影,脣瓣翕動着,像是要說些什麼。

可是直到車道上響起了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她都沒有講出一個字來。

“慕小姐,車子已經準備好了!”一個穿着深色西服的男子走到她身邊小心的說。

“等我一下,我上去拿包!”她說了聲,匆匆轉身上了樓。

……

回到家裏,客廳裏李文清正在看電視新聞。

見慕一一出現在面前,有些訝異,瞪着一雙美眸問:“一一,你怎麼回來了?”

丈夫午飯前還打了電話回來說,雷御風的律師已經把關於轉讓深海集團的文件拿給他看了,就等着最後的簽名了。

這麼好的事情,可千萬不要因爲什麼意外給攪和了。

“媽媽,我回來拿點東西!”看着李文清的表情,慕一一也猜出了她的心思。

“哦!那你拿了趕緊回那邊去,別惹雷先生生氣了!”

慕一一聽了皺了皺眉頭,快步上了樓。

進了房間,雷御風的話在她耳邊響起:

“你家裏人打電話,說想你了嗎?你想回家看看,有誰想看你嗎?” 因爲在驅車來這裏的路上雲凱風叮囑艾曉寧不要插手他們二人的事情,要記住他們兩個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

所以當蘇一心安靜下來的時候艾曉寧笑着說到:“一心,據我所知方律師確實不是那種人,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的。”

頓了頓又接着說到:“一心,別鬧去警察局,我建議你和方律師好好談談。”

蘇一心聽了艾曉寧的話也是明白了不少,承諾着點了點頭。

見蘇一心當下不鬧了,方牧塵心裏爲蘇一心對艾曉寧的聽話程度暗自吃着驚,順便也有點吃醋。

畢竟剛剛自己千百句都聽不進去……

見兩人也沒有什麼大事了,雲凱風便拉着艾曉寧向二人揮手告了別。

雲凱風想着:向霆均還在車上坐着呢,不對,應該是雲霆均。對了,雲霆均!他剛剛求婚還沒求完!

然後就被方牧塵一個電話打斷了……

剛纔急急過來的時候沒有多想,現下驚覺這個臭不要臉的方牧塵害了自己準備好久的求婚儀式就這麼草草收場了。

下次見到他一定要用憤怒帶刀的眼神颼颼的殺死他。

雲凱風心裏還在和自己好兄弟方牧塵打着架,艾曉寧一個眼神看過來立馬是熄了戰火。

艾曉寧好奇寶寶的說道:“凱風,方律師那麼一個誰也惹不起的性子,倒是被一心牢牢的抓在掌心裏,你說奇不奇怪?”

雲凱風笑着撫摸着艾曉寧軟軟直直的頭髮回答到:“大家都隱約知道方牧塵有個三年前的前女友,但是不明白什麼原因兩個人就分手了。”

“在那之後方牧塵就一直放不下過去,這三年追求方牧塵的女生不在少數,但是都被方牧塵一一回絕了,不過現在看來,三年前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蘇一心。”

艾曉寧聽了雲凱風這番話覺得很是感動,於是說到:“看來方律師還真是一個用情至深的人。”

之後又感嘆到緣分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三年來一直在等的女人終究是等到了,而且因爲這個案子有了那麼多的相處機會,想必當初有什麼誤會也是能解釋了。

雲凱風聽了斟酌一下回答到:“所以說呢,做人還是要把握當下的好。”

上了車雲凱風認認真真的開着,副駕駛上的艾曉寧卻是倒帶一樣回憶着往事。

她想着自從認識了雲凱風之後,雲凱風就大大小小爲她做了不少事情,倘若沒有雲凱風的幫助,艾曉寧還真是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樣子,真不知道向霆均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她由衷的感覺雲凱風實在是爲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再想着這次雲凱風精心準備的求婚就這樣出了幺蛾子,艾曉寧心下更是五味雜陳,一路上想了不少事情。

她突然覺得自己確確實實應該爲雲凱風做些什麼。既然如此,那麼乾脆她來一次反向求婚就好了,對,就是這樣!

艾曉寧想:她完全可以準備一次自己主動的求婚呀,她也想要給雲凱風驚喜呢,好好感動感動他。艾曉寧心裏

已經計劃上了。

而此時駕駛座上的雲凱風,並不知道副駕駛上艾曉寧心裏的小九九,想着之前準備好的浪漫的求婚儀式被打斷,這畢竟也算得上是女人一生中少有的重要時刻了。

那便再過幾日再求一次好了,只要是艾曉寧喜歡艾曉寧中意,他雲凱風求多少次婚,都自然是甘願的。

艾曉寧早已有了打算。

另一邊的蘇一心還在和方牧塵僵持着。

方牧塵首先打破了沉寂解釋道:“心兒,事情是這樣的,你和大家一起去酒吧慶祝,被圖謀不軌的人在酒裏下了藥,我趕到的時候見你正和他喝着酒。”

“我當時氣壞了,你已經是半醉的模樣,我無奈之下只能帶你回我家,可是到了我家之後你就藥效發作了,那藥效來的急,你……”

“好了,別接着說下去了。”艾曉寧急急打斷他,她現在酒已經完全醒了,之前的事情也依稀記了起來,況且,方牧塵不可能騙她。

她擡頭看着方牧塵冷峻疏離的眉眼,望向她時卻散着熱熱的光。蘇一心清清楚楚的明白,當時的方牧塵,確確實實剋制不了。

蘇一心彎了腰去穿自己樣式繁瑣的高跟鞋,穿好後朝着方牧塵揮了揮手:“我知道了,我回去了。”說完後便直直的朝着門外走去。

方牧塵急急忙忙追了上去說到:“天太晚了,你一個人回家不安全。”

蘇一心內心活動:又是和之前一樣的撩妹套路……

方牧塵知道蘇一心現下想的是什麼,忙解釋到:“心兒,現在真的是太晚了,馬上要十一點了,你一個女孩兒家,確實不安全。”

蘇一心輕輕看了方牧塵一眼之後說到:“走吧,去開車。”

她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但是她明白的很,她又在以光速淪陷着,果真還是這樣,不管是以前的方一辰也好,如今的方牧塵也罷。

不管她變成什麼刀槍不入的樣子,他總是有辦法,輕而易舉的俘獲她的心。她再怎麼刻意疏離,心裏也是在主動靠近着。

方牧塵見蘇一心同意了也是開心的很。

車上,見蘇一心安安靜靜的樣子,方牧塵知道這又是一次不可多得的表白機會。

輕輕開了口:“心兒,我愛你,不管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後。”

蘇一心眼睛淡淡看着路,沒有回答,也沒有阻止方牧塵說下去。

方牧塵見蘇一心沒什麼情緒變化,於是接着說到:“心兒,你知道剛剛那樣的你在我面前軟聲細語的叫着一辰,那樣的你讓我完全沒有抵抗能力。”

“我清楚這三年你過得有多麼不舒服不開心,可是你要知道,我方牧塵,更是如此。”

“我剛脫離方家得時候,只是憑藉着一腔孤勇和對你對孩子的愛,摸爬滾打着生存下去。”

“這三年日日夜夜的壓着過去,我總是失眠,睡不着的時候看你的照片和以前我們兩個互相發的消息,轉眼間天就亮了。”

“我每天都過得很累,很累。可是一想到未來的某一天我要見到你

,娶了你,我就不得不日日奮鬥着白手起家向上爬去,也只有這樣,和我在一起的日子裏你才不會像之前受那種委屈。”

“我幾乎是時時刻刻想要聯繫你,想要你坐在我面前,陪在我身邊。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只能不停的努力努力再努力,我只能努力變強大,變成可以保護你的樣子。”

“心兒,三年前的我懦弱無知,沒有保護好你沒有保護好我們的孩子,這三年沒有一天我不在懺悔中度過,我總是想着我們的孩子倘若出生的話,一定有和你一樣漂亮的眉眼。”

蘇一心聽到這裏的時候終究是忍不住了,紅了眼眶,怕被方牧塵發現又急忙低下頭去。

方牧塵接着說道:“心兒,如今三年已過,我總算是成長成我想要的樣子,強大到可以保護你的樣子。”

“心兒,三年時光,說長不長,我們都蛻變成了自己可以想象的最好的樣子。然後冥冥之中,又一次相遇。”

這句話說完的時候,車子已經是到了蘇一心家門口。

方牧塵拉了手剎,一字一頓的說到:“我現如今清楚的知道,我的小心兒,已經是時候應該回到我身邊了。”

蘇一心險些整理不好情緒,她十分需要冷靜。急急的去拉車把手,忙跌跌撞撞的下車的當頭,身後方牧塵的聲音不疾不徐的傳過來:

“蘇一心,只能是方牧塵的。”

蘇一心逃也似的奔進了家。

方牧塵這一段話委實情真意切,蘇一心門剛關上的同時眼淚就撲撲簌簌的掉下來,止也止不住。

乾脆放開了聲音哭着,漂亮的臉蛋上滿滿的都是淚痕。

她承認剛纔方牧塵所說的,也一直是她希望聽到的,這三年四季春秋,一天挨着一天過下去,沒有方一辰的時候,她總是在想着還有什麼過頭。

她清楚的知道蘇一心一直愛着方牧塵,方牧塵也同樣一直愛着蘇一心。

唯一不足的是他們相愛的太早,竟是生生錯過了三年時光。也正是這三年,堆砌着二人,緩緩成長。

蘇一心覺得,自己的心豁開了一道口子,心甘情願的邀請着方牧塵入住。

她知道她守不住了,再硬ting的鎧甲也守不住了,或者也可以這樣說,方牧塵一直在她心裏住着,從來就沒有離開過。

蘇一心已是隱隱有了結果。

這樣便不再想了。蘇一心草草洗漱完就昏睡到了牀上。

早晨起牀的時候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蘇一心還有些起牀性子,眯着眼睛也沒有看是誰,接了電話語氣不善:“誰啊?”

對面是艾曉寧清風般的聲音入耳。

蘇一心立馬軟了下來:“怎麼啦,曉寧?”

那邊的艾曉寧都可以想象到蘇一心瞬間變臉的可愛樣子,輕輕的說到:“一心,今天有事情嗎?我有一個計劃。”

聽到這裏蘇一心立馬好奇起來,“怎麼了怎麼了?什麼計劃什麼計劃?我沒事我沒事。”

艾曉寧聽着蘇一心復讀機一樣,笑着娓娓道來。

(本章完) 重生之世族嫡女

“皇上,駙馬根本就不曾飛書傳信於武林,各幫各派進京,駙馬一點也不知情,這完全是誤會,是陷害。”儀長公主繼續爭辯着,心裏對於寒天運的手段早就寒了心。一段情,他就要生生逼散她的家庭,逼死她的丈夫嗎?在她心裏,他一直都是弟弟呀。他以爲逼死了南宮浩,她就會成爲他的了?

爬在地上的儀長公主,眼裏閃過了一抹堅定,如果皇上真的逼死了南宮浩,滅了南宮家,那她也不會再苟活人世,皇上到頭來得到的不過是她的屍體,還有便是滿天下的罵名。

不管她是不是皇室血脈,她和皇上頂着姐弟之情四十幾載了,天下人皆知。瞬間鉅變,皇上手段殘忍,天下人自然恥笑皇上,更會指責皇上爲昏君,皇上登基二十幾年的政績便會因此而被抹黑。

“各幫各派一向以你們南宮家馬首是瞻,如果不是駙馬飛書傳信,各幫各派怎麼可能同時進京?而且他們都說是收到了駙馬的飛書傳信才會進京的。”寒天運站了起來,繞出了案臺,在儀長公主面前蹲了下去,挑起儀長公主的下巴,鎖着儀長公主的臉,淡冷地說着:“當然朕也不會只聽片面之詞,朕絕對不會污衊駙馬的,皇姐,不如,朕此刻就隨你回府,親自搜查一下你們南宮府是否藏着什麼東西。”

輕輕地揮開了寒天運的手,儀長公主冷然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看着寒天運,她給人的感覺一向溫和端莊而高貴,不曾用如此冰冷的眼神看過任何人,寒天運接收到她這種眼神時,心裏忽然刺痛了一下。

被自己心愛的女人用如此冰冷的眼神刺着是什麼樣的滋味?

僅是一眼,寒天運便有點心虛地別開了視線,淡淡地朝外面說着:“來人,傳太子,雅王,右相大人以及御林軍統領帶上三千御林軍於南宮府前待命。”

“是。”

候在外面的福公公趕緊去傳旨了。

“有心栽贓嫁禍,查與不查都會如皇上所願。”儀長公主冷冷地拋下一句話,狠狠地瞪了寒天運一眼,轉身便走,連規矩都不顧了。

走了幾步,她又停下腳步,沒有轉身只傳回她的話:“臣姐嫁入南宮府,生是南宮府的人,死是南宮府的鬼,就算浩郎命赴黃泉,臣姐也會追隨。”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哀過了,沒用,求過了,也沒用,既然如此,那她就向皇上表明心跡,如果皇上能及時醒悟,那麼大家的臉面還在,如果皇上執意如此,那麼四十幾年的姐弟之情便從此斷。

看着儀長公主冷然離去的樣子,寒天運重重地握緊了拳頭。

他這般設陰謀,布陷阱,不僅僅是爲了奪得儀長公主,他真正想要的是奪取南宮家在武林中的威望。他除掉南宮府後,可以大施恩惠放過那些幫派樹立自己的君威,達到朝堂武林一手抓。

可是看到儀長公主冷冷離去,以及離去前擲下的那一席話,他的心再次陣陣刺痛起來。

回到案臺前坐下,寒天運陷入了深思。

細想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南宮府干涉的都是武林中的事情,不曾干涉過朝堂,哪怕南宮浩成了當朝長公主的駙馬,成了皇親國戚,依舊不粘朝政半分,那般潔身自好,那般小心翼翼,自己這般陷害,難道真能得到整個武林的認可嗎?如果……給他策劃陰謀的人是聞要初,如果有一天聞人初把這些事情的真相泄露出去,他得的不是威望而是失去民心。

自古以來,朝堂以及武林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他真的要把兩者攪在一起嗎?

寒曜兄弟倆,以及聞人初等人帶着三千的御林軍把整個南宮府包圍得水泄不通,靜等着皇上的命令到來。

儀長公主從宮裏出來,回到自己家裏,看到自己的家被御林軍圍得水泄不通,她的心墜入了谷底。

“姑姑,你怎麼……姑姑,你快走吧。”寒曜和寒煜一看到儀長公主回來,立即閃到她的面前,阻止她進府,小聲地勸阻着。

儀長公主甩開他們的手,冷冷地朝裏面走去。

“姑姑。”寒煜低叫着,難道姑姑不知道嗎,瓏兒早就作好了應戰的準備,只要姑姑安全了,那麼瓏兒一定能帶着其他人殺出重圍的,再有他的暗中相助,瓏兒是不會有事的。唯一的後患便是姑姑呀,姑姑明知道此刻的南宮府會有浩劫,就不會先避開嗎?就算不避開,以父皇的深情來看,斷定是不會傷害姑姑性命的,姑姑就不會留在宮裏頭嗎?至少瓏兒不用擔心姑姑受傷。此刻姑姑回來了,無疑是替瓏兒增添了壓力。

寒煜又不能和儀長公主明說一切,只能在心裏暗自着急。

儀長公主停了停腳步,扭頭定定地看着寒曜和寒煜,想說什麼,最終什麼也不說,轉身便往府裏而入。

“姑姑……”

原本她還以爲顧子淵不在的話,這個女人會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呢,因爲平時顧子淵摟着林曼兒在她面前的時候,她也能感覺得到那個女人對她這個所謂的傭人還是有些懷疑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