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諸位姐妹,又到了我們誰與爭鋒的時候了!」

「男人之間才是真愛,女人靠邊站!」

「去吧去吧,你們都去吧!我對冰冰女神的愛始終如一!」

「樓上的小心了,冰冰女神已經淪陷了!」

……

周陽可管不了這麼多呢,反正頂着的也不是自己的臉,可以可了勁狂歡!

「讓我們的青春和激情釋放吧!」

周陽雙手一甩一攤,六十多串燒烤整整齊齊拍在燒烤架的鐵絲網上,瀟灑地一提一捏一拉,左右手拿刷子將甜醬和辣醬各刷了三十串。

而後各種佐料瀟灑地撒上,甚至拿着佐料的罐子,耍了套調酒師的標準調酒動作。

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哇哦!不會調酒的燒烤師不是好的燒烤師!」

「不不不,不會燒烤的調酒師不是好的燒烤師!」

「哈哈哈,一個字,絕!」

「帥哥,求聯繫!」

「我要這帥哥的聯繫,誰給我,我可以主動暖床!」

「我給你,聯繫方式:……」

「這樣的帥哥才應該是我們聯盟的帥哥啊!你瞧瞧現在娛樂圈都是些什麼歪瓜裂棗!」

「帥哥,我粉你了!」

……

燒烤恰到好處,周陽兩手一摞,抓着兩把燒烤開始給周圍的人分。

「來來來,陽陽雜貨鋪支持,今天免費,大家都有!」

周陽拿着燒烤向著人群分發,此時歌曲正好換了一首,他一蹦一跳,一邊分享一邊唱: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溫暖了我/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

周陽蹦蹦跳跳來到柳冰冰面前,將三串燒烤遞給對方,同時放着電眼唱道:

「我雖然歡喜/卻沒對你說/我也知道你/是真心喜歡我~」

唱完微笑着眨眨眼走開,向著其他人發放燒烤。這儼然成了演唱會,周圍所有人都隨着周陽的歌聲搖擺!

「大家一起來!」

「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閃爍/彷彿天上星/(那)最亮的一顆……」

全場舞動!

直播間沸騰!

「啊啊啊!我的冰冰女神被當眾調戲了!」

「天吶,冰冰女神,你可千萬別淪陷啊!」

「冰冰女神,我愛你!」

「今年情人節送什麼好?」

「送燒烤!」

「你送上燒烤被女神接納的樣子,讓我想起了當年我送上鮮花被女神拒絕的模樣!」

「樓上舔狗!」

「燒烤萬歲!」

……

柳冰冰拿着三串燒烤,對着鏡頭笑了,她也被周圍嗨皮的氛圍影響到了。

「大家好,我是柳冰冰,我現在手裏的三串燒烤就是風城燒烤小王子送上的,大家想吃嗎?」

說着,柳冰冰將燒烤湊到鏡頭前,來了一個特寫。

「唔,這是兩串羊肉,一串魷魚,看着色澤發亮,好有食慾!我已經忍不住想要嘗一嘗了!」

柳冰冰將燒烤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唔~好香啊!」

柳冰冰眼睛一亮,讚歎道,「這三串燒烤的香味完全是原滋原味的!我從來沒有聞到過如此香濃原味的燒烤!」

「啊啊啊!冰冰,你別說了,我已經餓了!」

「冰冰,我饞的不是燒烤,是你啊!」

「冰冰,你聞燒烤的模樣好迷人!」

……

「我們先來嘗嘗魷魚的燒烤。」柳冰冰咬了一塊魷魚,「唔~嗯嗯嗯嗯!」

一邊嚼著,她一邊使勁點頭,腦海里的讚美噴薄而出:「鮮嫩爽滑又Q彈,山野微辣的滋味繾綣著海洋的味道,天吶,這樣的燒烤,一輩子也吃不厭!」

職業素養讓她吃了一半,停下繼續吃下去的念頭,「我們再來嘗嘗烤羊肉,唔,一串是甜的,一串是辣的。」

「我先來嘗嘗辣的。」

說着,柳冰冰用牙齒咬住一塊辣的烤羊肉,小心抽出竹籤。

「這!」柳冰冰驚喜莫名,眉眼已經樂開了花,「這輩子能吃到這麼美味的烤羊肉串,真的值了!」

「油而不膩,外焦里嫩,金黃酥脆,香氣四溢,口感十足,羊肉的膻味和辣味不濃不重不淡不淺,恰到好處!簡直神了!」

柳冰冰終於忍不住,三下五除二把這串羊肉吃完了,順帶着把前面的剩下的半串魷魚也一同吃了。

「嗚嗚嗚,冰冰你咬住肉肉的模樣好可愛,愛了愛了!」

「同情攝影師和我,只能看着不能吃。」

「啊啊啊!我餓了,我要擼串!」

「冰冰,你還是我們認識的冰冰么?竟然轉行做美食主播了!」

……

「一時沒忍住!」柳冰冰一個微笑瞬間化解了尷尬,「現在還有最後一串甜的烤羊肉,這真是特別啊!」

柳冰冰抿抿嘴,「我等不及了,開吃了哈!」

「嘶~」

柳冰冰吃得眼睛都眯了起來,臉上帶着幸福滿足的微笑,

「酸酸甜甜的番茄汁,淋著金黃酥脆,香氣四溢的羊肉,沒有一點油膩,充滿了生活質樸無華的氣息,美妙極了!」

「啊啊啊啊!我忍不住了!」

「小家碧玉的冰冰女神原來也可以如此誘人啊!」

「冰冰女神,你舔嘴角番茄汁的模樣我會記一輩子的!」

「燒烤我來了!」

「女神我來了!」

「我好想吃,燒烤!我現在就訂機票去風城!」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冰冰女神,我愛你!」

……

「真的是美味絕倫!」柳冰冰吃完燒烤,做最後的總結,「吃過這家的燒烤,別處的我再也不想吃了!」

「果然,這裏不僅有好聽的歌,好吃的燒烤,甚至還有帥氣的燒烤小王子!」

說話間,鏡頭又轉向了周陽。

觀眾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周陽身上。

能唱歌能跳舞還能做吃的,長得又帥……天吶!這樣的男人哪裏找?

此時,周陽只知道有記者在拍他,不知道這是直播,不過他也不在乎。

丟臉是彭子晏的事,管我周陽什麼事?

周陽將燒烤鋪在燒烤架上,拿出放在邊上的麥克風,跟着音樂一起唱:

「……海闊天空,在勇敢以後/要拿執著,命運的鎖打破/冷漠的人/謝謝你們曾經看輕我/讓我不低頭,更精彩的活……海闊天空,狂風暴雨以後/轉過頭,對舊心酸一笑而過/最懂我的人/謝謝一路默默的陪我……」

聲音沙啞低沉卻又空靈激昂,極其矛盾,被周陽吼了出來。就像火山口滾滾的岩漿,時刻準備噴發。

這一刻,直播平台里的所有人包括周圍的觀眾都靜下心來聽這首歌,一直到周陽放下話筒,重新燒烤。

「這……我剛才聽到了什麼?」終於有人小心翼翼在闃靜的直播間發問。

「我感覺熱血沸騰,感覺自己要瘋狂了!」

「打雞血了啊!」

「一代音樂天王誕生了!」

「哦,帥哥,求聯繫!」

…… 秦舒想到什麼,下意識地往放在巷子口的廣告牌後面躲了躲。

站在褚雲希面前的是個中年女人,跟褚雲希在聊天,似乎有些生氣和不滿,沒聊多久,她冷著臉遞了個東西給褚雲希。

而褚雲希接過來,立即緊張地放進了自己的包里,然後匆匆告別中年女人。

秦舒看著兩人各自離去,不禁皺了皺眉。

那個人是誰?

她給了褚雲希什麼東西?

秦舒心裡猜想著,準備從廣告牌後面走出來。

這時候,一隻手卻驟然拽住了她的手,猛地將她拉了過去。

秦舒猝不及防地撞進一個冷硬微涼的懷抱里。

對方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禁錮著她,讓她無法掙扎。

因為對方是從背後抱住她的,她沒法看清他的臉,只知道他很高,大概……和褚臨沉的身高差不多!

一秒記住https://m.net

秦舒因為自己下意識冒出的這個對比愣了下。

等她回過神來,男人的大掌已經很不老實地沿著她纖細的腰往上摸索。

秦舒渾身不禁僵住,臉頓時黑了一半。

自己這是……遇到色狼了?

她一隻手用力阻攔男人的手掌,另一隻手下意識地往口袋裡的銀針摸去。

與此同時,嘴上不忘警告:「你馬上住手!這是在大馬路上,只要我大喊一聲,你就會被人抓住!」

頭頂上方,傳來一聲帶著笑意的低嗤聲。

在秦舒拿到銀針,準備動手的時候,身後男人似乎洞穿她的意圖,精準地捏住了她的手腕。

低沉的嗓音響起:「這樣的把戲,對我沒用了。」

秦舒驟然僵住,這聲音……

她想要轉頭確認,可是男人把她抱得死死的,無法動彈。

他那熟悉的嗓音挑釁著她:「不是說要喊人么?怎麼不喊……嗯?」

秦舒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管是不是他,這男人的做法都是在挑戰她的底線。

當然,男人也沒想到她會真的喊,畢竟,只是想試試她的膽子。

秦舒吸足了氣,趁男人不備,突然大聲喊道:「救命——唔唔!」

一喊出聲,訝異的男人第一時間捂住了她的嘴。

今天可以減少到七碗飯,讓自己的胃慢慢適應食量的減少。

Previous article

除了正常的吃喝拉撒睡之外,就是打開電視看新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