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今天可以減少到七碗飯,讓自己的胃慢慢適應食量的減少。

但陸子遠不相信陸安安吃飯了,一定是安安沒有錢,所以現在過得比較窘迫,吃完上頓沒下頓。

「你在這裏等著。」

陸子遠二話不說,直接跑進了超市裏面。

留着陸安安一人在外面等待。

沒過多久,只見陸子遠拿了一大袋的零食從超市裏面出來。

「拿去吃,不夠在找哥哥要。」

陸子遠將袋子遞給陸安安,知道陸安安喜歡吃零食。

但他還是不忘叮囑,道:「一次不要吃太多,等七哥去外面給你多帶點健康的食物。」。 「還有親子關係也要搞一搞,不然父子之間會有隔閡的,沒事就帶孩子去遊樂園,去學校做活動,這樣也利於孩子的成長。」

「我知道你很忙,集團上下都離不開你,可是工作是永遠都做不完的,你還是要多關心自己的身體,別把身體拉垮了。要勞逸結合,沒事就出去散散步旅旅遊,說不定還會有奇妙的邂逅呢。」

「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嘛,對不對……」

她一邊喝著美味的雞湯,一邊喋喋不休。

她希望自己過得好,也希望封晏能過得好。

看他每天那麼辛苦,白天在集團晚上在書房,其實心裡也是難受的,會偶爾心疼,覺得封晏太拼了一點。

封家這麼大的重擔完全壓在他一個人身上,他從未抱怨過,也沒喊過累,但不代表這些負面情緒沒有。

他也是個人,一個正常的人,會累會難受會承受不住。

所有人都覺得他本該如此,可唐柒柒卻覺得,只有身體是最重要的,還有就是開心。

只有開心,才會覺得日子有趣,不然日復一日有什麼意思?

封晏一聲不吭,彷彿在認真聽她說話。

很快一碗湯見底了,封晏抽出濕紙巾幫她擦拭唇瓣。

「我自己來吧。」

她意識到這個動作很親密,有些抗拒,正準備伸手卻被封晏阻止。

他不顧一切,幫她擦嘴,力道有些重,弄得她嘴巴很痛都紅了一圈、

「封晏……你……」

她有些生氣,而他下一秒捏住了她的下巴。

「這是,你臨走前的告別嗎?」

「你,你說什麼?」

「你就如此信任陸昭,覺得他能夠把你從我手裡救出去?」

「你……你都知道了?」

「你那點心思不難猜,還指望譚晚晚為你出謀劃策嗎?你們兩個玩什麼把戲我不知道?」

唐柒柒心臟咯噔一下,有些不安。

「我本來就是陸昭的未婚妻,他來找我怎麼了?他已經有方法對付你了,我勸你早點把我放了,不然到時候鬧得不好看。」

「看來你的陸老師還挺有能耐的,這麼快就想好了對策。」

封晏陰沉沉的說道。

她聽到這話心臟微顫,背脊都涼嗖嗖的,覺得有些害怕。

就在這時封晏突然欺身而來,菲薄性感的唇瓣直接把她的嘴巴堵得死死的。

「唔……」

她嚇壞了,不斷掙扎,可她現在還在生病,身體根本沒有復原,渾身都沒有力氣,怎麼可能撼動得了這個銅牆鐵壁。

她慌了,意識到這次封晏來勢洶洶,和以前的假把式不一樣。

唇瓣輾轉來到了耳後、脖頸、鎖骨……

「你幹什麼,封晏你放開我,我跟你拼了,你放開我……」

她拚命掙扎,渾身冒汗,身子虛的要命。

最後,一切歸於平靜。

她狼狽至極的蜷縮在床上,紅著眼睛憤恨的看著他。

他只是親吻了自己的身體,並沒有越雷池最後一步。

她的身子還是清白的。

她一點都不感謝他最後的良心發現,只是更加討厭他。

。 她明明很怕死,卻做出如此大無畏的舉動。

他不是什麼好人,平日里犯渾的事情也不少,也沒想過什麼改邪歸正,就喜歡做壞事惹起別人關注,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可以。

可那一次,唐柒柒刷新了他多年來的認知。

人之初性本惡,人生來自私。

世態炎涼,竟然還有唐柒柒這樣的傻子?不顧一切的傻子。

他被封晏抓了,被折磨的心跳沒了,路遙走後,他竟然從死人堆里活了過來。

他被警方帶了回去,按道理又要關幾年。

可這一次蘇綽改過自新,在獄中服役,表現良好來彌補自己的過錯,並且戴罪嵌入犯罪團伙中,繳獲了好幾個走私團隊。

也因為出任務太多,他的臉被人認熟了,所以退居前線,轉而管理帝都分局。

他曾經也去找過唐柒柒,一直想要個答案,但得到的消息是她死了。

當時他非常惋惜,甚至痛苦了很長的時間。

他之所以積極配合警方,戴罪立功,九死一生,就是為了活著出來,堂堂正正的站在她的面前,問一個結果。

結果她死了……

他緩和了很久,才接受了這個事實,整個人都懈怠了許多,現在……似乎又變得有意思了!

「你覺得我是好人,那我就是好人。我叫蘇綽,記住我的名字。」

「我會的,警官。」

能記住人民警察的名字,她樂意之至。

「老大,歸隊了。」

後面有人喊道。

蘇綽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他看著唐柒柒,眼底深處藏著炙熱的光輝。

他從口袋裡拿出筆,寫了一串號碼給她。

「我要走了,有什麼需要給我電話,隨時出警!」

最後四個字,說的鏗鏘有力。

說完,蘇綽這才歸隊,帶人離去。

唐柒柒默默地存下號碼,畢竟沒有壞處,萬一以後真的需要他幫忙呢。

警察走了,人群漸漸散去。

她看到了封晏。

封晏看到她,三步並作兩步,快速而來。

看到她完好無缺的時候,提起的心臟總算回到了肚子里。

「沒事就好。」

他情難自禁的把她攬入懷中,大手撫摸著她的腦袋。

她一下子貼上了他的胸口,聽到了砰砰亂跳的心跳聲,知曉他是快步跑來的,氣息都不穩了。

他……這麼緊張自己?

一時間,想要推開他的手忍不住。

「我能有什麼事?」

「這邊有人販子,我怕你……」

當年的記憶實在是太印象深刻了,如果他沒有出現,那後面的狼群會不會包圍唐柒柒,把她吞噬殆盡?

「我已經是個大人了,你說唐幸被拐走,我還信,我可精明著呢。而且剛剛還認識了一個警察,人挺好的,以後有困難就找警察同志。」

封晏聽言並未多想。

「不管怎樣,你沒事是最好的。」

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既然來了,索性三個人一起吃飯。

卻不想,這一幕被人看到了。

楊權坐在角落的桌子旁,遠遠就看到了唐柒柒她們。

看到封晏,他恨得牙痒痒,就因為他,自己被父親毒打了一頓,打到最後骨折進了醫院,躺到了現在才徹底好全了。

這個梁子算是結下了,但是他不敢找封晏麻煩啊。

。 羅青山很好奇這一隊九位強者,究竟是什麼人,又與白羽少帝有什麼關係?

深淵的進攻,他們是提前知曉,還是趁虛而入?

卡著這個點,進入玄黃本土。

難怪真宗聯盟會作戰指揮部要將自己調回本土作戰。

九位頂尖的煉法師,若是調其他真宗強者回防,至少需要九位仙山之主。

少了九位仙山之主,就少了九位牽制深淵大君主的戰力。

「先是被詛咒攻擊,再是深淵來襲,里世界又被遭遇其他時空位面的強者入侵。」

「這些都發生在白羽少帝離開后。」

「巧合?我從來不相信巧合。」

里世界。

陰司法度隱匿,陳舊的廢墟,寂靜無人聲,除了充斥天地的濃郁陰氣外,唯有狂呼的颶風在卷席大地。

「陸翎,這件就是你費盡心思,縱橫聯合,找麻煩的鍊氣士文明?」

這次跟隨陸翎進入玄黃本土的法境巔峰強者,都是妖族頂尖的時空者。

剛才說話滿面鬍鬚的男人,是來自鯤鵬族的頂尖法境強者,甚至實力比金烏還要強大。

「不錯,這次任務后,算我陸翎欠你們的一次人情,昆吾,破壞封印后,若是巨魔出世,我會幫助你對付這些巨魔,助你吞噬這些巨魔的魔性,修鍊成你的不滅魔神身。」

陸翎沉聲說道。

他並沒有透露他真實的目的,甚至更沒有對他們說,羅青山是極道者。

這些妖族的血統都是最頂尖的,很多人的天賦並不比他差,甚至比他還強。

但是背景沒有他強大。

昆吾的出現在陸翎的意料之外,只是碰巧,在某世界之中遇上,這傢伙死皮賴臉就跟上了。

他的目的很簡單,趁火打劫。

在陸翎挑撥深淵諸神后,深淵與玄黃位面之戰,他可以潛入玄黃本土掠奪資源與機緣。

但是這世界的天道限制太變態了,直接將他們的實力壓製成凡人般,嚇得這傢伙不敢做多停留,又跟隨進入了里世界。

「現在我的條件變了,不止是吞噬這些巨魔,我要在此突破道境,掠奪這位面的天地本源。」

昆吾雙眼綻放紅色妖光,這世界的本源之力太過濃郁了,若是掠奪一部分足夠他快速成長為道境巔峰。

到時候,就算被這世界的鍊氣士發現,他也不懼。

「你這……」陳宇哭笑不得地接過了這份資料。

Previous article

「諸位姐妹,又到了我們誰與爭鋒的時候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