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這……」陳宇哭笑不得地接過了這份資料。

「夏月,何氏集團一位副總裁,董事會成員?」陳宇瞥了一眼資料:「你說的這個夏月確實難搞,她不是支持何正業那麼簡單,她是何正業的女人。」

「對,這是你小舅媽呢,雖然不是正官,但何正業這些年對她也不錯,她有一個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何正業的。」寧若雪說:「這個你負責搞定。」

「沒問題。」陳宇點頭:「過幾天我姥姥過壽,有可能我的身份,就在那一天要揭穿了。」

「這麼突然?」寧若雪有些訝然:「不覺得有些激進嗎?」

「是有些,不過我等不了了。」陳宇搖頭道:「幕後的那些人,似乎是消失了一般,只有掌控了何氏,那些人才會著急吧,他們眼看著我長大了,眼看著我已經有些脫離他們的控制了,能不急嗎?」

「也好,不管怎麼樣,我都支持你。」寧若雪微微地點頭。

「陽光基金出事了。」第二天一早,陳宇剛醒,便接到了寧若雪的電話。

寧若雪已經出門,但是餐桌上還放著熱乎乎的早餐,但她的電話讓陳宇頓時一驚:「出什麼事情了?」

「去看早間新聞吧,那個祝凌雪搞的事情。」寧若雪說。

「我看看。」陳宇打開了電話,果然,電視上正播放著關於陽光基金的事情。

新聞是祝凌雪發的,這女人上次在陽光基金成立大會上咄咄逼人,被陳宇出手略施懲戒了一把,但是她似乎不死心,所以就發出了一篇新聞通稿,指出陽光基金詐捐,藉助網友的同情心大肆斂財。

而且上面還附著一份清單,這是陽光基金某個採購清單,上面列出的是陽光基金用於捐建孤兒院的採購清單,一噸鋼筋是市場份額的十倍,甚至建築材料中還能用到化妝品和衣物?

「我確認過了,清單是假的,但是現在微博和抖音上的一些網紅帶節奏,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在罵陽光基金,說之前的百宜集團裝可憐,賣人設。」寧若雪說。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來處理。」陳宇掛了電話,打開抖音,刷了十條,有五六條都是在說陽光基金的事情的。

陳宇清楚,有些人根本不明白真相,他們完全是在蹭流量,只要你說關於陽光基金的事情,就會有熱度。

陳宇撥通了唐心宜的電話,她的聲音有些沙啞:「陳大哥,你醒這麼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pk的時間到了,看來是我僥倖贏了……」李拂煙笑了笑說道。

「好叭,你要怎麼懲罰我呀。」雨霏霏一雙大眼睛蒲扇蒲扇的,好像很期待李樂魚會做出什麼懲罰一樣。

「呃,這第一次,咱就不懲罰了。」李拂煙說道:「有機會再一起聊。」

「嗯嗯,好噠。」雨霏霏點了點頭:「那再見啦,下次再一起連麥。」

「嗯嗯……呼……我有點緊張,哈哈,第一次連麥,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李拂煙笑了笑:「那咱們繼續唱歌吧,之前那兩首歌已經唱過了,我想想,嗯,咱們唱一首有些力量的歌曲吧《你的答案》。」

「在曾經迷茫的時候,這首歌曾經帶給我力量,讓我堅定自己的信念,最終漸漸的走到了現在,所以現在,我也想將這首歌送給直播間裡面還有些迷茫的觀眾們。」

「也許,下定決心的去做一件事情,努力的將他做好,做到極致,你就會成功。」

「在成功之前,我們總會遭遇這樣或那樣的困難,但是好在,現在有很多的舞台,有很多的地方能夠讓你展示自己,只要你有才能,又勇敢的邁出步子,你終究會得到一些東西。」

「我不敢說你一定會大富大貴,也不敢說你一定會聞達於諸侯什麼的,但是你一定會有所得,你得到的每一分積累,都是你的經驗,你的內涵。」

「所以,努力吧,少年,不要因為別人的否定和嘲諷就放棄自己的路,別人說的話都是耳邊的清風,做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做好自己願意做的事情。」

李拂煙來到旁邊的鋼琴前,輕輕的敲擊著鋼琴的琴鍵,而同時,桑中文拿起了吉他,辛楊林拿起了架子鼓的鼓槌:

「也許世界就這樣,我也還在路上……」

——

「你的答案……夢妍呀,你說李拂煙他是不是在問你的答案呀。」秦雨竹拍了拍蘇夢妍說道。

「有可能耶,你看,他說讓你不再孤單……」鄭紫欣也湊了過來:「嗯,雖然沒有去刻意的模仿原唱那種低沉,而是唱出了自己的風格,如果說原唱是一種厚積薄發,努力衝破束縛的感覺,他就是奮力拚搏,不甘墮落的感覺。」

「不再孤單么……」蘇夢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決定了。」

「啊,決定什麼了?」鄭紫欣有些小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我明天就去!」蘇夢妍嫣然一笑:「我直接加入他們工作室,那些個什麼雨霏霏,林菲菲的還能有我離得近?」

「就是,俗話說得好,近水樓台先得月,這好果子還能讓人家摘了去?」秦雨竹哈哈的笑道:「這就對了,先去觀望一下,要是覺得合適就直接拿下。」

「對,拿下!」蘇夢妍一握拳頭,兩邊的嘴角微微上揚。

「那……那今晚要收拾東西么?」鄭紫欣張了張嘴問道。

「收拾什麼東西……人家過幾天肯定要換工作室了,現在搬過去還要搬第二次,再說了,先考察幾天,沒有就直接認定了,萬一又是個人面獸心的怎麼辦。」秦雨竹擺了擺手:「要我說啊,先不近不遠的聊一段時間。」

「就是說,先拿捏一下?」鄭紫欣笑眯眯的說道。

「對對對,就是拿捏一下。」秦雨竹趕緊點頭。

「行了行了,還拿捏,你們倆趕緊回家吧。」蘇夢妍笑道。

「不回家不回家,今天不回家了,就在你家湊一晚上,哈哈鄭紫欣來吧,剛剛大亂斗讓你給我打飛了,這次我可不會讓你了!」秦雨竹把果汁放在了桌子上,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拿著另外一個NS就跳到了床上。

「來吧來吧,讓你天天什麼叫天地同壽!」鄭紫欣摩拳擦掌的打開了老任大亂斗……

蘇夢妍看著這倆人無語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回來聽李拂煙的音樂。

很乾凈的音樂啊。

聲音和情緒總不會騙人的吧。

——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明天晚上7點,我會在這裡發布新曲,是看橫掃六國的秦朝一朝崩塌有感而發的。」

時間差不多了,李拂煙就準備下播了,順便預告了一下明天要發布的新曲:

「這首歌呢,借鑒了《過秦論》和《阿房宮賦》,如果有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先去重溫一下這兩篇後人對秦朝覆滅反思的文章,無論是文采還是內容都非常不錯,令人不禁拍案叫絕。」

「好啦,時間不早了,大家早點休息吧,晚安。」

「呼……」關掉直播之後,李拂煙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還不錯,雖然是第二天直播,但是已經表現的很好了。」滕卓君遞上了一杯溫水笑道:「今天沒有那麼緊張了吧。」

「嗯……還可以,等再過一段時間就應該能適應了。」李拂煙笑道:「在以後上台唱歌之前,先在這練習練習也不錯。」

「也不知道你這心理素質為什麼要當歌手。」滕卓君笑著搖了搖頭。

「心理素質總是可以練出來的,我現在直播也已經很流暢了,這不就是進步了么。」李拂煙慢慢的喝了半杯熱水然後說道:「大家都回去了?」

「嗯,你這邊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大家就都回去了。」滕卓君點了點頭:「我一會兒收拾收拾也回去了。」

「好。」李拂煙點了點頭:「明天發新歌了,有些激動呀。」

「明天說不定蘇夢妍也能來呢。」滕卓君笑著拍了拍李拂煙的肩膀,轉身拎著包離開了。

李拂煙摸著手中還有些餘溫的玻璃杯,輕輕的出了口氣。

——

第二天上午,李拂煙正在洗臉刷牙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敲門了,你定外賣了?」李拂煙從衛生間裡面探出頭對辛楊林喊道。

「沒有啊……」辛楊林的聲音從屋裡響了起來:「我排位呢,你去開下門。」

「……」李拂煙撇了撇嘴,一大早就玩遊戲。

趕緊漱口擦嘴,李拂煙從衛生間里跑了出來。

「來啦來啦。」

打開門的一瞬間,李拂煙有些愣住了,身著的蘇夢妍俏生生的站在門外,看著愣住的李拂煙不禁笑了起來:「怎麼,不認識啦?」

「呃,不不,只是有些意外。」李拂煙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

「想明白了,就來了。」蘇夢妍拎著幾杯奶茶走了進來:「第一天來,我請你們喝奶茶,就……你自己?」

蘇夢妍往裡看了看,沒看到其他人。

「這兩天直播的晚,所以改成下午上班了。」李拂煙笑道:「我們沒有大公司或者大工作室那麼忙碌,工作重要,生活也同樣重要。」

「了解了。」蘇夢妍點了點頭,把奶茶放在了桌子上笑道:「初來乍到,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啦。」

。 人少。

陸景深很滿意。

不過看著喬音得意的樣子,他忍不住又問出句話來:「你有帶飯嗎?我餓了。」

喬音愣了愣,「你還沒吃飯?」

陸景深看著她不說話。

喬音乾笑,「沒事,我查過的,外賣也能送到這裡。你等想吃什麼,我給你點!」

她有億點點尷尬。

關鍵時候,怎麼能掉鏈子呢。

還好外賣給力。

喬音已經把食物列為了以後兩人約會時的重要組成部分。

陸景深的電話響了,他看了看號碼,揚揚手機向外走去:「不用,我點了。」

很快,陸景深就拎著兩個十分漂亮的食盒走了過來。

「這是食味鮮的打包盒?」喬音的聲音遲疑不定,食味鮮不從不外賣嗎?

等打包盒打開,喬音就更肯定了。

她的眼光來來回回在陸景深身上睃了幾遍。

聽說食味鮮的老闆是個男人,陸景深應該不是男女通吃吧?

陸景深慢條斯理地擺好食物,抬眼,「喬音,把你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扔掉!」

光看她表情,陸景深就能猜到,此時的喬音腦袋裡想的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喬音慢吞吞地:「噢——」

可當那一模一樣的香味在嘴裡爆開后,喬音還是忍不住,「你跟食味鮮的老闆是不是有一……有什麼有關係?」

如果陸景深真的跟食味鮮的老闆有一腿,她就得忍痛割愛,把陸景深送出去了。

畢竟她是很怕死的,據說男女通吃,很容易染上某種不治之症的。

不過,喬音總覺得陸景深應該不會這麼沒節操。

陸景深木著一張臉,咬牙切齒:「放心,我跟他絕對沒有你想象中的關係!」

以為她拐個彎,他就不知道她想說什麼了嗎!

喬音乾笑:「好奇,我就是好奇。那個食味鮮超級奇怪,居然沒有外賣,也不準打包,我就是奇怪你是怎麼打包出來的!真的!」

「下次你打包回來吃,跑我說!」

陸景深看出喬音眼裡仍有懷疑,向來不喜歡解釋的他多說了句:「食味鮮我有股份。」

喬音瞬間明白。

身為夜店的頭牌,肯定是陸景深以前的富婆客戶送他的。

「你以後想要什麼問我要,可不能再接受其他女人的禮物了!男人也不行!」

喬音摸著下巴,算著食味鮮的資產有多少,考慮著要不要乾脆把食味鮮給收購了。

畢竟自己老公花著別的女人的錢,她很不爽。

陸景深:「……」

他捏捏眉心,「別亂想。我幫過食味鮮老闆一個忙,股份是他送的。」

「噢。」

「他不會賣的。」

看出喬音不死心,陸景深多說了一句。

今天可以減少到七碗飯,讓自己的胃慢慢適應食量的減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