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外面。

『五行者』漂浮在虛空,看着下方被結界包圍的鳳帝學園。

此時,王末的身影迎面而來。

莫名的,五人同時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明明王末只是面帶微笑,就能帶來如此大的壓力。

或許是看出了其他人的心情,木芑試圖打消他們的壓力,說道:「他覺醒到現在不過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你們害怕什麼,等下按計劃行事,把他的腦袋給砍下來!」

為了奪取魔王的力量,這個計劃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做了那麼多的準備。

要是到頭來卻被對方嚇一嚇就失敗了,那他們也就不需要在人界混了。

「誰怕了,我要第一個把他殺了!」火純的火爆脾氣出現了。

看來有點效果,木芑再次把目光放回到眼前的王末身上。

「你們就是『五行者』?這名字弱爆了。」

沒想到魔王一出現說的不是別的,而是吐槽自己組織的名字。

「一個將死之人,還有空擔心別人,如此熱心的魔王,真是少見。」

「說的好像你以前就見過魔王一樣,不廢話了,又是想奪取我力量的貨色吧,有什麼手段趕緊用出來。

記住,我這是在給你機會,要珍惜喲。」

王末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彷彿他是一個旁觀者一般。

「老大,我去收拾他可以吧。」火純已經按耐不住戰鬥的本能了。

但是,木芑不想讓任何人單獨行動,計劃必須保持萬無一失。

「不行,按照原來的計劃行動!」

木芑看向王末:「魔王,很遺憾,想你死的人不僅僅是我們。動手!」

只見除木芑之外,另外四人的身影逐漸虛化,隨後王末便感覺到他們的氣息出現在了學校的的四個方向。

「想做什麼呢?」王末莫名有些期待。

看到魔王沒有絲毫的懼意,木芑冷哼一聲,接下來他就知道怎麼死了!

呼呼呼~

風突然颳了起來,一股颶風出現,瞬間包圍了王末。

他抬頭一看,天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靈陣,其中的符文在不斷的轉動。

這時,王末拿出了那張黑符,黑符此時散發着一道微弱的白光。

「原來是一張定位符。」怪不得颶風會鎖定自己的位置,都是這張黑符的作用。

「那張符,好用吧。」木芑自以為拿捏住了王末。

「還行吧,不過你們到底哪來的信心,都沒有做過事前調查嗎?」

木芑不知道他什麼意思,認為他現在只是拖延時間。

「死到臨頭了,就別想着有活着的希望!」木芑開始結印,青色的靈力從她體內湧出。

面前的颶風愈演愈烈,並且開始漸漸的縮小空間,似乎要把王末絞殺在裏面。

木芑最後看到颶風裏面的王末的時候,發現他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己,一股不詳的預感從心底出現。

不會的,我的計劃萬無一失,還有天界那些傢伙給予的神具。

強制按下內心的不安,她感受着面前狂風帶來的撕裂感,這次魔王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三分鐘過去了,颶風的大小已經變成了細線,很快便逐漸消失。

但是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就算魔王被絞殺,但是為什麼會一點殘留的物質都沒有!?

她現在感覺不到王末的魔力,應該說,王末一開始就屏蔽了魔力,完全就沒有感知到過。

另外四人也趕了過來,他們看到了木芑皺眉的模樣。

突然,她抬起頭說道:「糟了,剛才那個不是他的真身!」

「什麼意思,我們不是殺了他嗎?」金薩的內心也急促的跳了起來。

「類似於替身之類的術式吧。」水雲知道木芑擔心。

「哈哈哈,猜對了喲。」

王末的聲音突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只見他跟宋舞雩一起出現了。

「你剛才不是…!」火純欲言又止。

「一具分身罷了,不過話說回來,你們來找我麻煩,居然真的不做調查的呀?」

「這話是什麼意思,所有的信息我都搜集完整了。」水雲最不喜歡別人侮辱他的情報能力。

「是嗎?」王末冷笑一下,「『四大家族』中的三位當家死了,知道是誰幹的嗎?」

「那是當然,自然是…是、是你!?!」

這下子水雲的表情愣住了,他之前的確調查過也知道四大家族的事情,但是因為那邊封鎖消息的緣故。

他沒能以最快的時間知道兇手是誰,如今王末說他是兇手……

「真的不行呀你們,四大家族居然會收拾不了你們。」

「你在騙人!沒錯,你一定是想嚇唬我們,哼,你以為這樣就能從我們手下逃走嗎!」水雲如是說。

「哦吼,開始自欺欺人了嗎,罷了,騙不騙的有什麼重要,打一場不就知道了,來吧,一起上快一點。」

王末如此激進,宋舞雩有些擔心。

(未完待續……)「去哪裡?我不去,要我拜你為師?做夢!嗚嗚……我師父徐小天比你厲害多了,名頭嚇死你!」

「徐小天?徐小天是誰?他算哪根蔥哪根蒜?」

這話要被徐小天聽到了,馬上大幹一架,恨不得將對方挫骨揚灰。何況這人還想拐走自己的弟子。

可是這金面人也著實神通廣大,要真幹起來勝負還難

《我的弟子都是氣運之子》第一百三十七章:雙霸體(求月票、訂閱)黑夜降臨,天空中的圓月呈現暗紅之色,猶如無數鮮血一層覆蓋一層后凝構出來的色澤,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一股股的暗紅月光從天空傾灑而下,照耀著這殘破的都市,一道道低沉的吼聲,此起彼伏的在遠處響起,讓人心生畏懼。

這城市範圍之大,以前可以說是非常大的現代都市了,而現在許多人也是各自抱團,分散在各個角落裡。

雖然城市的邊緣有著屏障的掩護,但是並不足以完美的遮掩人類的氣息,那些噬靈屍以及異靈獸可不會被這簡單的……

《靈世之末》第一百六十七章凌葉的想法 「秦老師,這兒又不是心內科,我記得筆筒里有不少筆可以用的……」

胡東升說著便看了眼辦公桌角落裡那個空蕩蕩的塑料筆筒,稍稍愣了愣。細想想,急診醫生輪崗前會通知王廷,大家都是過來人,遇上這麼一位嗜筆如命的副高,筆筒里的筆說不定早就被藏起了來。

「這筆筒就像擺設一樣,從來就沒見插過筆。」秦雪峰視線漸漸下移,滑向了胡東升口袋裡的那支筆,「借來用用,一會兒就還你。」

胡東升沒什麼介意,抽出那支水筆,恭恭敬敬地送到了他的手裡。

一手交筆一手換記錄冊,兩人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就當高健以為胡東升的筆再回不到他的手裡的時候,忽然發現秦雪峰順手要插進自己口袋的那支筆沒有筆帽。

原來起關鍵作用的筆帽一直攥在了胡東升自己的手裡。

這不是彈簧筆,寫字靠筆桿,可平時保存都得靠筆帽才行。秦雪峰再愛筆,也不可能讓水筆就這麼光禿禿地在自己口袋裡撞來撞去。在這場藍黑筆博弈中,真就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胡東升成功保住了自己的筆。

就在高健還在回味這個教科室級別的保筆操作的時候,紀清的聲音從走廊傳了進來:「高健!人呢?」

「啊,來了來了!」高健心頭一緊,馬上補齊接下來的幾個字,抄起ct單一溜煙跑了出去。

胡東升看了他兩眼:「秦老師,他就是高健?」

「嗯,怎麼,你們不認識?」秦雪峰還想抬手去拿剛才沒辦法收下的那支筆,沒想到早就被胡東升防了一手,筆桿早一步插進了自己的口袋。

「你什麼意思?怎麼防我就像防賊似的?」

「你可是我老師,怎麼會是賊呢。」胡東升笑了笑,帶上自己的記錄本:「秦老師,再見~」

……

此時307手術室里,裴紅鷹已經躺在了手術台,上完了全麻。

一台十二指腸小膿腫可比不上上一次的腹腔巨大佔位,主刀也不是辛程,再加上時間正巧在中午,壓根沒人來圍觀,甚至連個過問的都沒有。崔玉宏看著手邊一位研究生一位本科實習生,只能低頭嘆了口氣:「人比人氣死人啊。」

「辛主任待你可不薄,你還想和他老人家比?」

祁鏡笑著看了眼他的頭頂,一頂紫紅色充斥著五顏六色泡泡的手術帽格外引人注目:「縱覽外科那麼多位主治醫生,有幾個能戴私人定做手術帽的?話說你這挑的顏色也太難看了。」

崔玉宏手邊兩位助手很清楚自家主刀的脾氣,進了手術室就是個皇帝,而且他還很在意自己的品味,容不得別人說他半句。

可這傢伙怎麼開口就吐槽,這可是崔主治剛閉關結束后精心為自己挑選的手術帽啊。

然而該來的怒火沒來,反而換來了一陣大笑:「你也就現在敢這麼說我,賭局無大小,一切等肚子開出來再說。要是我贏了,你可得請我吃飯!」

「沒問題。」

事情源於辛程下來看了病人之後,大家都很在意是什麼引起了膿腫。

有說蛔蟲幼蟲和蟲卵的,也有說息肉破潰壞死的,還有說十二指腸瘺、憩室、ca,眾說紛紜。辛程和崔玉宏堅持認為是蛔蟲造成的損傷引起的,但祁鏡卻堅持說是外來物,可能是吃東西不當。

崔玉宏還記得剛才祁鏡堅信不疑的樣子,現在想想雖然有這種可能性,但他給的理由也是夠奇葩,竟然一句「東南亞人喜歡吃魚」就把人打發了。

「魚刺可不是這種樣子啊……」

「有什麼根據嗎?」就算非常信任祁鏡的辛程也對這個結論有些異義,「喜歡吃魚可不是個好理由,我也喜歡吃魚,難道肚子出了問題就是魚刺惹得禍?」

「根據說不上,懵的比例很高,只能開出來再說。」

為了讓平淡的手術變得刺激一些,崔玉宏便拿了晚飯當賭注,私下和祁鏡玩起了一些小花樣。他一口咬定是蛔蟲造成的,而祁鏡選的就是魚刺。

「我還以為你會選ca的。」

「ca豈不是太無聊了。」祁鏡笑了笑,「崔老師也是這麼想的吧。」

「那必須的。」崔玉宏選了最普通的正中切口,電刀帶起一陣陣焦味,「要是ca,那主刀就得讓回給辛主任,我就成了一助。你沒當過主刀,不懂裡面的心理落差有多大。」

裴紅鷹身材瘦小,脂肪層很薄,崔玉宏的手法也夠嫻熟,三兩下就進了腹腔:「胃的下面,十二指腸……十二指腸這個小乖乖在哪兒呢……」

他的手指在肚子里摸索著,不一會兒找到了手術目標。

整個手術其實不難,就是進入腹腔,找到十二指腸,進而找到膿灶,然後分離周圍系膜。等切開腸管后看看膿腫程度,如果淺表就選擇抽走膿液,清洗膿腫灶。如果範圍很大,腸壁稀薄可以直接選擇切除。

崔玉宏的手指指腹非常敏感,順著腸管節節摸索后突然感覺到了手感上的變化:「就是這兒!嘿嘿,這軟綿綿的手感大概率不是ca了,拿腸鉗。」

兩側固定,避開血管和神經走形,他在腫塊旁幾公分的地方選了個切口。翻開腸管后暴露出了一個白色的膿腫灶:「出來了……體積倒確實不大,你小子看ct的水平我還是服氣的。」

祁鏡正面披著手術服走上前看了一眼,「腸壁怎麼樣?」

「沒事兒。」崔玉宏反覆用手指確認了厚度,「放心吧,上次閉關可不是白練得。拿針筒來,看看膿液下面是個什麼東西……」

抽出膿液,切開膿腫灶稀薄的表層,能很清楚地看到一片白色骨質碎片卡在了十二指腸腸壁上,周圍早已被細菌侵蝕得變了模樣。

崔玉宏見了這心裡已經有了判斷,這場賭局估計輸了,所以氣勢上頓時萎了下來:「鑷子。」

隨著一聲沉悶的響聲,長形骨質碎片被他丟進了組織托盤裡,賤起幾滴鮮血,隨後便是飛快的穿針引線:「你贏了,晚飯想吃什麼?最多肯德基,再貴我可不答應。要不就去小食堂吧,炸雞吃多了……」

「崔老師,你先別急。」祁鏡看著托盤想的絕不是自己贏了之後的事情,「這骨頭斷了。」

「我知道斷了,怎麼了?」

「這可是大魚腹部上的長肋骨。」祁鏡用一旁廢棄掉的手術刀戳了戳,「這硬度可沒那麼容易咬斷啊。」

他的言外之意很明顯,既然不是裴紅鷹咬斷的,那就應該是在胃腸道里被食物殘渣攪和在一起,經過蠕動扭斷的。既然一端可以戳中粘膜引起膿腫,那另一端也可以。

「可這是十二指腸啊……」崔玉宏看著敞開的腹部和手裡粉紅色的腸道,「難道要我查遍整個大小腸?」

。 突然出現的蛇王銅像讓三個人都很是震驚,這蛇王不就是個養蛇的嗎?怎麼還有銅像在蛇王廟?按理來說,以他的地位,不可能出現在廟裏,一個養蛇的再厲害,也不可能有人跪拜供奉他。

「這廝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身份吧?」獨眼龍皺起了眉頭,可五大野仙中,就蛇是保馬家一族的,那蛇王如果跟蛇仙有什麼聯繫,他為什麼要殺馬苗苗?

除了蛇王,還有其他四個銅像,都是人身蛇尾,不過另外四個獨眼龍他們不認識。

「這銅像怎麼越看越不對勁,總有一種另外的感覺。」斷臂的女人沒再搜其他地方,而是一直盯着銅像看。

「啥感覺?」其他兩人同時問道。

斷臂的女人沒有立刻說,而是拍了拍銅像身上的灰,然後才說道:「感覺,他們並不像蛇。」

「不像蛇?哈哈,三妹,別逗了,這人身蛇尾,不妥妥的蛇精嗎?不說別的,葫蘆娃你總看過吧?」瘸子呵呵笑道,他們盜墓確實沒有見過蛇精,也就「粽子」多一點,可這三妹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

斷臂的女人瞪了瘸子一眼,然後幽怨的說道:「你是不是忘了,還有一種生物也是人身蛇尾?」

瘸子嘖了一聲:「三妹,你就別跟我杠了,你自己都說了,蛇尾,蛇尾,那不是蛇是什麼?還能是豬不成?」

他嘭的一下將手裏頭的碗放下了,冷著聲音道:「她要記恨就記恨,我巴不得跟她老死不相往來呢!有她在,我命都要短几年!」

Previous article

「你這……」陳宇哭笑不得地接過了這份資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