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這封信旁人看了也沒什麼,但為了避免在之後的事情被人聯想到自己的身上,謝清源穩妥起見還是打算自己走一趟。

順道的也能夠再刷一波聲望值。

*****

滄玄宗早課結束。

穿著藍色內門弟子服飾的人三兩成群的從勤學殿里走出。

從純色罩沙上的暗紋刺繡,滄玄宗的眾人可以輕易的分辨出個人修習的方向。

這些人或劍修或丹修……但此時卻都暫且的放下了每日早課之後回各自住處的打算。

畢竟今天之後他們就會迎來新的師弟師妹了,更能夠看一看今年宗門是否能夠尋到幾個天資出眾的弟子。

以現在滄玄宗的情況來看,只要他們好好修鍊,或許誰就有可能成為那個繼任宗門的人。

因為眾所周知,滄玄宗掌門謝邈之子是無法修鍊的「廢人」。

幾名丹修正一邊說著今年他們曲陽峰能夠來幾個後輩的時候,其中一個年輕人便被同伴用手肘輕輕推了推手臂。

「怎麼了?難道你不想要多幾個師妹喊你師兄嗎?」

「才不是……」年輕人的同伴壓低了聲音,給他使著眼色,「那邊、那邊……謝清源。」

年輕人順著同伴的眼神看去,果然看見了一個在眾多滄玄宗內門弟子中格格不入的人。

和內門弟子的衣裳不同,謝清源穿著做工精細、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布料昂貴的藏藍色衣袍。在陽光之下,那綢緞泛著淡淡的光澤,行走之間擺動著流暢的弧度,讓謝清源顯得格外的貴氣逼人。

偏偏在這樣奪人眼球的衣衫下,謝清源也不減半點姿色。

有人稍稍被謝清源那張看上去極具欺騙性的臉給弄得晃了神,回過神來便連忙說道:「長得好看又怎麼樣……還不是沒有靈根。」

更有人說:「穿成這個樣子,要是遇上了危險,跑都跑不了……」

謝清源的衣著多是好看的、貴的,衣袍的下擺、袖口都做得寬大,輕盈。風一吹,他的衣衫飄起來的弧度就更是好看了。配著他那張飄逸出塵,猶如芝蘭玉樹一般的面容,讓不知曉起內情的人看了,便會實實在在的誇上一句「仙人之姿」。

但旁人的擔心也是多餘,以謝清源的身家,各種符咒扔出去,就算是渡劫期的老祖,他也能夠拖上一會兒,等來救援。

「他是還嫌謝掌門不夠丟臉嗎?打算也讓新弟子認識認識?」

「誰知道他怎麼想的,若是一般人,怕是早就已經從滄玄宗離開了,偏偏就他賴在這裡不走。」

像是故意一般,他們都提高了聲音,用沒有修為的人也能夠聽到的聲音說著話。

這副作態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們也沒有絲毫的迴避和害怕。

就算是被長老或者是師兄師姐看到,最多也只不過是罰禁閉而已。

因為他們都是真正踏入修仙一道的修真者,而謝清源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而在期間,謝清源依舊是那麼冷冷清清的模樣走出了他們的視線,彷彿周邊的聲音並不存在一般。

聚集在一起的人互相看了看,最後也沒什麼意思的撇了撇嘴,趕著去看篩選弟子的試煉去了。

鴻雁堂。

謝清源給看門的弟子交付了一枚下品靈石,然後進去挑了一隻靈鴿帶走。

他把書信放進了靈鴿腳邊的信筒里,把送達的地址告知了負責今天收發書信的弟子,看著人將靈鴿放了出去,這才從鴻雁堂離開。

那放了靈鴿的弟子好奇了一秒謝清源怎麼會往中崇大陸送信,接著便甩開了這無關緊要的念頭,轉而思考起了自己還要做幾天的工作才能夠買上一枚上品的築基丹……

*****

謝清源習慣性的徒步上下山,也算是聊勝於無的鍛煉一下身體。

只是今天偏不巧的撞上了殷肅。

穿著著內門弟子服飾的殷肅身邊還站著一個陌生的男人。

而殷肅在看見謝清源的那一瞬間,便收斂了面容上的笑容,注視著謝清源的眼神透著再明顯不過的厭惡。

※※※※※※※※※※※※※※※※※※※※

第二更~

目前是日更,所以跳坑吧,求不養肥……再不濟看看我的完結文也可以QAQ

——2021.07.02感謝在2021-07-0120:00:04~2021-07-0222:59:3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天一色、摩羯座的小黑喵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伍佰10瓶;言沉墨5瓶;元若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傅家大宅。

顏知許坐在書房的沙發上。

她的旁邊是一張書桌,傅時墨坐在上好紫檀木打造的書桌前,桌上擺放著一台超薄的筆記本電腦。

他的手指放在鍵盤上,手指落下,敲打著鍵盤,鍵盤質地上好,沒發出任何嘈雜的聲響。

「……」

顏知許倚靠著沙發,手裡拿著手機翻看微博上的熱搜,還有評論區里網友的的評論。

看到程天闕帶領著飯局上的人一齊發布澄清聲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她的嗓音清脆,「唔,是一群很有義氣的孩子呢。」

她說著把這張圖片和文案遞到傅時墨的面前,「可不可以採訪一下,師父現在的心情如何。」

傅時墨瞥了一眼這條熱搜,那雙狹長的丹鳳眼裡沒露出任何異樣的神色,波瀾不驚。

他抬起手推了推鏡框,「假的,程家不可能做出這麼沒腦子的事。」

阿許替程家解決了城東工程紅白雙煞的事情,程家不會讓程天闕真的對阿許生出心思破壞這段感情,畢竟越是有錢的人越不願意去得罪一個玄門中人。

程天闕本人雖然是紈絝,但也不是不分輕重的蠢貨。

顏知許挑了挑眉梢,「哎,師父還真是過分理智的清醒。」

她說著剛準備走回沙發上坐下,腳還沒踏出一步,手腕被扣住,隨後落入一個充滿了男性荷爾蒙氣息的懷抱。

傅時墨的手禁錮著她的腰肢,「因為為師知道徒兒是不可能看上其他人的。」

「那確實,畢竟師父的這一張臉還是很有吸引力的,比娛樂圈裡的那些男明星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顏知許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伸出雙手撫摸著面前這張出色的臉,一雙杏眸里泛起漣漪。

「徒兒,阿許……」

傅時墨性感的喉結蠕動。

他抬起手扣住她的後腦勺,而後低下頭對著那張烈焰紅唇親下去。

「唔……」

溫軟的嘴唇被含住。

男人的攻勢勇猛,不可阻擋,不斷的攻城略地,宣誓著主權,似是要將面前的人揉進骨子裡。

「徒兒……」

「師父……」

顏知許低聲的回應著。

殊不知,這回應更加的刺激到了男人大腦里的神經,名為理智的琴弦持續斷掉。

書房裡的氣溫逐漸升高,滿屋裡帶著曖昧溫馨的氣息,讓人感到甜膩膩,就像是在品嘗棉花糖一樣。

「咔嚓——」

倏然。

書房的門被推開。

傅夫人站在門口,「時墨,你看到阿許沒有……」

看到屋裡的畫面,嗓音逐漸虛弱,然後快速的雙手捂住眼睛,掩耳盜鈴似的說道,「咳咳咳,那啥,我什麼也沒有看到你們繼續啊,繼續。」

說完貼心的把書房門關上,然後轉身一路小跑下樓,去廚房裡倒了一杯涼白開一口喝完冷靜冷靜。

傅夫人拍了拍胸口,眼裡帶著滿滿的懊悔,「哎,怎麼我沒一次進去的時機都不對呢……」

怎麼就打斷了他們的好事?

不然的話發生了點什麼,孫子孫女豈不是就快要有了?

一想到孫子孫女因為自己的不小心打斷而飛走了,傅夫人的心情就格外的複雜。

懊悔的腸子都青了,不斷的在廚房裡來回走動,唉聲嘆氣。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來到學4樓,李哲就看到小喬、周子瑜她倆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說起來挺現實的,以前他只有小喬時,他等小喬,現在他左擁右抱,反而變成小喬等他了。

進入到6份入夏以後,天氣越來越熱了。

小喬、周子瑜她倆都穿的比較清涼。

小喬穿了一件淺藍色t恤,一條白色短褲,周子瑜穿了一件寬鬆的淺藍色襯衫,一條淺藍色雪紡半身長裙。

「老公!」看到李哲來了,小喬臉上露出喜悅之色,快走兩步來到他身邊。

李哲對她笑笑,然後輕摟了一下她。

「老公!」周子瑜臉上掛着淺淺的笑意,也不疾不徐的走到李哲身邊。

李哲也對她笑笑。

差不多有一個來月沒見,他真的很想她倆了。

李哲這一段時間忙昏頭了,每天就是招聘,開會,審核大綱,寫稿子,忙到連和她們視頻的時間都不多。

他想想覺得挺悲催的,明明有兩個特漂亮的女朋友,還有一個特漂亮的長腿准女朋友,卻要每天獨守空房,這算什麼事兒?

「走,我們去吃飯。」

畢竟是在校園裏,總要顧忌點影響,李哲沒和小喬、周子瑜表現的太親密。

但就算這樣,三人並肩走在一起,也是人人側目。

來到星星餐廳,上了二樓,李哲要了一個小包廂。

點了五六道菜,啤酒和飲料,等服務員離開后,李哲很自然的就一左一后摟住了小喬和周子瑜。

小喬和周子瑜兩人對看了一眼,同時伸出了手。

「嘶!」李哲疼的深吸了一口涼氣,他感覺左右兩側的腰間軟肉都被人狠狠捏住了。

周子瑜這麼懂事、聽話,怎麼也學會動手了。

看李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小喬、周子瑜兩人都忍不住笑了。

等了十幾分鐘,菜上來了。

小喬和周子瑜兩人又對看了一眼。

然後小喬笑着夾了一塊鍋包肉放到了李哲身前的碗裏,「老公,你吃塊肉。」

接着周子瑜也笑着剝了一個蝦,「老公,你吃個蝦。」

看着笑容燦爛的小喬和周子瑜,李哲在心裏輕嘆了一口氣,「又來了!」

她倆真是整他整上癮了。

吃過了一頓享受又難受的晚飯後,李哲又面臨了一個難題,他今晚該陪誰?

他冷落周子瑜的時間更長,按道理應該先陪她。

可小喬是正牌女友,一回來不先陪女朋友,先陪情人,又有點說不過去。

「要不你倆猜個拳?」

不過,這句話李哲只是在心裏想想。

要是敢說出來,今晚他又要獨守空房了。

李哲看着她倆,試探說:「要不我們一起去市裏開個房間?」

見李哲又想美事兒,小喬、周子瑜她倆又都很掐了他一下。

「老公,你還是先陪姐姐!」還是周子瑜先做出了讓步。

四周一片燈紅酒綠,炫目的霓虹燈照亮了整個街區。

Previous article

他嘭的一下將手裏頭的碗放下了,冷著聲音道:「她要記恨就記恨,我巴不得跟她老死不相往來呢!有她在,我命都要短几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