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看不見災民后,陸瑤帶著兩個小不點往小樹林一鑽。

到了地方,陸瑤給兩個小傢伙布置了任務,讓他們帶著狼王它們去附近撿柴火,挖點野菜什麼的。

兩個小傢伙聽了后,都點了點頭,手拉著手出發了。

見他們走後,陸瑤閃身進了空間,把自己一身污泥洗乾淨,順道把那條大魚也給收拾乾淨備用。

只見她先把鍋燒熱放入油,等油熱把魚頭魚骨魚尾都放入鍋中煎至兩面金黃,再倒入半鍋水蓋上鍋蓋大火煮五分鐘。

在煮的過程中陸瑤又去拿了幾個土豆削皮切成塊,把它放入魚湯裡面一起煮。

五分鐘過後,陸瑤把大火改為小火,再煮20分鐘即可。

不久之後,陸瑤就聞到了,一陣陣鮮美的魚香味。

看時間差不多了,陸瑤揭開鍋蓋,只見鍋中的魚頭,已經被燉的散了架了。

而且,這魚頭的湯汁就像牛奶一樣白花花的。

要是有豆腐就好了,那這鍋魚湯就更完美了,看到這白花花的魚湯,陸瑤嘴裡嘀咕道。

豆子她種了點,這豆腐在電視上看到過怎麼做,到時找到石磨試試,說不定成了了。

看時間差不多了,陸瑤閃身出了空間,用石頭簡單的圍了個火塘,在中間點上火,再把一大鍋魚湯移到了上面。

最後再放上之前洗好的青菜,這樣一鍋魚頭火鍋就好了。

當兩個小傢伙抱著一小捆柴回來時,聞到了空氣中散發出的魚香味,兩人都齊齊的咽了咽口水,加快了腳上的步伐。

跟在後面的三狼,更是不要臉的在那流著哈喇子,一路的滴落著回來。

見他們回來,陸瑤開口說道:

「快去洗手吃飯,洗不幹凈沒飯吃。」

一邊說著一邊給每人盛了一大碗,再給三狼盛了一點。

這裡的魚都是純天然無污染的,再加上靈泉水和空間里種植出來的蔬菜。

陸瑤吃了一口,簡直美味到想要吞掉舌頭,太香了。

兩個小傢伙更是不怕燙的,吃的停不下來。

三人不到一刻鐘,就唏哩呼嚕的就把整鍋魚湯,吃了個乾乾淨淨。

吃完了以後,雖然都飽了,但好像都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陸瑤吃的最多,她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吃到過魚了,好像至從末世后就再也沒有吃過。

自己雖然有空間,可是在得到空間前,全部的動物都已經被感染到了,想養也找不到種苗。

所以一直以來,在末世的那些年,她的空間里一直都沒有養過任何動物和水產。

而且,末世前吃過的那些魚,都是飼料餵養出來的,而且為了能讓它們趕快長大,還加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藥水,根本就沒有這個味,所以一不小心就吃的多了點。

一想到剛才的吃相,陸瑤就不由的紅了一張臉,不過還好那兩個小傢伙只顧著埋頭吃魚,沒太注意,不然她這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形象就毀了。

吃飽喝足后,陸瑤就想起剛剛抓的那些魚來。。

看來得趕快做一罈子酸菜來,這酸菜魚也是一到難得的美味佳肴。

就是這鹽不多了,怕淹了酸菜后,往後的鹽不夠用,這誰知道到下一個城池要多久啊。

「唉!」

陸瑤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古代什麼都好,就是這出個門太不放便了,全靠十一路公交車,太累了,也太費鞋了。

想到這裡,陸瑤不由得把目光轉向了吃飽喝足了在一旁休息的狼王三。

這些傢伙經過靈泉水的餵養,長的跟一頭小牛犢似的,應該可以當牛使的吧,反正又不是沒有被騎過,最多只能算是重操舊業罷了。

一旁閉目養神的狼王,突然睜眼看到自家主子,那對著自己似笑非笑的眼神,立馬渾身不自在起來。

這個主人又要作妖。

只見……

「小軒,小寶,起來出發了。」

陸瑤把鍋碗洗乾淨,往背簍里一放,再用一塊布一蓋,輕輕鬆鬆的背了起來。

實際上那些東西在哪,大家都懂得,不就是那個萬能的空間里嘛。

要不怎麼說,這是居家旅行的必備神器啊。

簡單放便還隱蔽。

「好的,大姐!」

兩小傢伙齊齊回道,要是小寶個子再高一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雙包胎呢。

這剛在一起不到二十四小時,也不知道兩人哪來的默契。

難道這是天定的緣份?

陸瑤甩了甩頭,把腦子裡那些污漬給甩出去,她這是想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飽思那啥……

等陸瑤回過神來,兩小傢伙已經走出去老遠了。

不得已陸瑤出聲叫住了他們:

「小軒,小寶,你們等一下。」

「大姐怎麼了?」

「這麼走太慢了,我們騎狼,這樣快一點,正好一人一匹。」

狼王一聽這話,幽怨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

它就知道。 奚淺分了靈髓,他們就離開了這裏,這裏已經沒什麼價值了,奚淺雖然不是雁過拔毛般的存在,但也不可能留下什麼好東西,一番地毯式的搜索之後,她心滿意足的離開。

九御看着她的背影,一陣無語。

這樣的性格,絕逼不是隨她,她不可能這麼摳搜!

奚淺沒在意九御的眼神,她的眼神落在前面路上躺着的人身上。

「那是誰?你怎麼一副嫌棄的樣子?」九御看到奚淺頓了一下,八卦的湊過來。

奚淺眯着眼睛,「是一個可以動手殺之而後快的人!」

「喲呵,竟然是仇人,路上遇到重傷的仇人,就應該補刀,你去不去?不去我替你去了哈!九御躍躍欲試。

奚淺正有此意,她抬手阻止了九御,「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

說完,手腕翻轉,握著神罰之劍邁步走了過去。

路上躺着的人,是千夜玄,想起他們第一次來仙界的時候,差點沒命,阿瑾重傷昏迷,奚淺眼裏凝聚著狂暴的殺意!

千夜玄現在給了她機會,她怎麼能不好好的把握住呢?

奚淺的眼底閃過興奮,在她之後,封瑾修也沉默的走了過去,兩個人的仇,自然是要一起報的。

「轟——」就在奚淺抬手想要補刀的時候,突然不遠處的地方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

「有人觸動了墓地主人殘存的意識!」九御面色微變,他們都還沒到最後一關,究竟是誰,竟然能摸到了那裏!

「不對!」奚淺和九御的眼神同時落在千夜玄的身上,卻發現他的身體霎時間變成顆粒,消散在風中!

兩人對視一眼,連忙快步走了過去!

然後,奚淺就看到封瑾修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任憑她們怎麼叫,都無動於衷!

奚淺神色一冷,就想上前查探,被九御拉住了手,「先別過去,情況不太對!」

九御的眉頭狠狠地皺起來,奚淺眼裏佈滿了擔憂,她就怕封瑾修出事!

「你忘啦,這個葬神墓不太對勁,他的輪迴劍在裏面!」九御沉聲道。

饕餮觀察了許久,開口,「他應該是突然觸動了什麼機緣,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奚淺的心落了下來,「那他這樣,是不是不能動?」

「肯定不能,不然會出大問題的!」九御眉頭繼續皺着,她看了一下遠處被觸動的機緣,沉沉的說道,「饕餮,你在這裏看着,我帶淺淺過去!」有機緣也不能便宜別人啊!

饕餮正有此意,他點頭,對奚淺保證,「丫頭放心,我一定把他完完整整的給你帶回去!」

奚淺深吸一口氣,「嗯,你也要小心,你不準出什麼事情!」

她心裏阿瑾最重要,但是九御和饕餮的分量也不低,她可不希望他們都出事。

饕餮聽到她的話心底一暖,「知道的,你就放心吧,肯定不會出事的!」

奚淺點了點頭,深深地看了封瑾修一眼,轉身和九御一起離開!

走了兩步,她突然眉頭蹙了一下,走到剛才千夜玄消散的地方,疑惑的把地上的一顆指甲蓋大小的珠子撿了起來。

珠子很小,灰撲撲的,如果不注意,實在是看不到,剛才他們就都沒發現。

而且這珠子根本就看不出來材質,也沒什麼靈力和能量。

如果不是剛才餘光看到凸起,她也肯定沒注意。

「這是什麼?」看她撿起來,九御才發現這裏有東西,能逃脫她的眼睛,這珠子肯定不簡單。

奚淺搖了搖頭,把珠子放在九御的手心,「不知道,不過肯定和千夜玄有關,九姑姑,您有還記不記得,千夜玄和這個葬神墓,似乎有某種我們都不知道的關係!」

因為千夜玄是奚淺的仇人,所以九御也特地觀察了一下,這個事情她是知道的。

她眉頭蹙著,「好像是有關係,對了,這個葬神墓的消息,似乎就是他們傳出去的,如果沒點目的,我都不信!」

兩人對視一眼,眼裏閃過深意。

饕餮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葬神墓和他有關係,又和小瑾有關係,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他是小瑾的後人?」九御隨口胡謅了一句。

奚淺:「……!!」

饕餮:「……!!」

兩人用一副,你的腦洞能不能再大點的眼神看九御,九御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是我腦洞太大了,我們走吧,所有的答案,肯定會在最後揭曉的,現在猜測也沒意思。」

奚淺點頭,和饕餮打了個招呼之後,他們就走了,這一次沒有絲毫停頓,直接離開!

而這個時候,洛雲音一行人警惕的看着完全變了個模樣的星河落九天的人,怎麼他們的實力,全部都突然暴漲了,這簡直聞所未聞!

而且,星河落九天的人全部攔在路上,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洛雲音沉聲道,「大路朝天,葬神墓不止是你們星河落九天的,你們再不讓開,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話是這麼說,但是她心裏沒什麼把握,畢竟星河落九天的人看起來很是怪異!

修為不僅暴漲,他們的靈力也變得暴戾起來!

「嗤!你不是被稱之為仙界的大魔王嗎?和我們廢什麼話?直接過來唄!」星河落九天的人有恃無恐!

洛雲音眼神微沉,伸手攔住身後想要暴起的人,淡淡的笑了,「既然你這麼說了,我不做點什麼豈不是讓你很失望?」

話落,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出現在剛才說話囂張無比的人身邊!

轟隆——

接近著,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時候,她突然出現,一腳就把剛才叫囂的人給踢飛了!

洛雲音:「……?」

其他人:「…………」不是,你剛才不是叫囂得很厲害嗎?這樣讓她們都不知道從哪裏開始笑了。

而且,有些警惕隱晦的看了洛雲音一眼,這,剛才的事情,究竟是對方太弱,還是洛雲音太強了!

對於警惕的眼神,洛雲音一概不理會,忌憚警惕她的人多了,拉到現在都還活得好好的,她詫異的,是剛才的情況!

。 陸寫意確實沒給陸紹勛看過江東平的照片,可陸紹勛貌似也沒要求過要看江東平的相片吧!

上次陸寫意把她和江東平的對戒手發給陸紹勛,那臭小子竟然只說了句,他姐終於名花有主了,然後說,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豬頭三。

然後,姐弟倆微信絕交了幾天,再聯繫就是陸紹勛在這邊出事。

「好像沒有吧!」陸紹勛道。

傅斯晟眯眼看了眼陸紹勛,玩味道:「你這臭小子一點都不關心你未來姐夫是個怎樣的人嗎?」

陸紹勛哼哼了兩聲,說:「主要是我姐也沒跟我說太多啊!就忽然有男票了,我的理解就是練手的那種唄!看不看又有什麼關係啊!」

「大人,特事特辦,之前界城之中也從未如此不太平過,都是那林天成,最近折騰的我們夠嗆,所以凡事我都需要留個心眼!」林天成淡淡的道。

Previous article

李尋歡的命保住了,可要全不祛除體內之毒,尚且還需幾天時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