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人,特事特辦,之前界城之中也從未如此不太平過,都是那林天成,最近折騰的我們夠嗆,所以凡事我都需要留個心眼!」林天成淡淡的道。

魔龍聽完話后頓時起身,咬牙切齒的道,「林天成……都是他……」

若不是林天成搗鬼,現在他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方城主,現在不僅僅成了光桿司令,還差點要丟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林天成所賜。

所以,當他聽見這個人名的時候,忍不住就失控了!

「行了,我不和你廢話,你說怎麼交易就怎麼交易,你去取來,直接丟進來即可!」魔龍揮了揮手不耐煩的說道。

「多謝大人體諒!」林天成說完轉身就走,他已經踩過點了,魔龍的狀況的確不容樂觀,下一步,就該實施如何秒殺他了。出了城主府的林天成,大體上判斷了一下,魔龍死氣纏繞的程度。

以他的經驗斷定,只要自己再多整出一些上古死靈出來,他估計就要壓制不住體內的死氣了。

只是……自己又要如何殺他呢?

將仙石放進儲物戒,然後直接炸掉仙石?

只是……仙石的能量本就極為穩定難以引爆,而且數量少了對魔龍沒有致命的威脅,多了自己也不划算……

林天成不禁有些頭痛,這個魔龍是個難纏的角色,有道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他現在再怎麼重傷,想殺他,還是難!

「最好的辦法就是兵不血刃的引爆他體內的死靈之氣,只有這樣,才能從內部擊垮他!」林天成心中想道。

「不如……把死氣裝進儲物戒指,然後近距離釋放,失去了屏障的隔離,大量的死氣爆發也能引爆一下他體內的死氣!」

想到這裡,林天成的內心躍躍欲試,覺得可以試試看!林天成出了城主府後就迅速的衝進了一個房間之內,然後開始嘗試注入死氣進入儲物戒指之中,只是在城中捕捉遊離的死氣確實是有些慢了。

於是乎,林天成就想著能不能直接將死靈囚禁裝進儲物戒指之中。

不過這個計劃也很快失敗了,儲物戒指不能裝載活物,很顯然,死靈……竟然也算是活物!

「既然你進不去,那就只有借你的死靈精血一用了!」林天成話落,當場捏死了那隻死靈,將它爆出的死靈精血握在手中,而後重重的捏爆,一團濃郁的死氣散發出來,很快就被林天成收集起來丟進了儲物戒指之中。

「這辦法有用!」林天成興奮了起來,看向門外朝著自己這飛來的死靈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界城之中,缺什麼都不缺死靈,自己剛剛擊殺死靈已經引起了一些死靈的注意。

「來吧,多來一點,我正愁沒有死靈精血呢,不要急,慢慢來……」林天成優先選擇了那些實力弱小的死靈捕殺,不為別的,就是擔心擊殺太強的死靈容易招惹出上古死靈,到時候容易引起魔龍的察覺。

殺了一陣子,林天成很快就收集到了足夠多的死氣,細算下來,至少有上千頭死靈死在了他的手中,被他提煉死靈精血轉換成了死氣。

…… 高峰、高崎、高橋父子三人的撤伙,成全了一個月拿三百塊錢的陳長河。

經歷了搬家,大半個月過去,李鳳蘭的氣也就消了。

那是高峰的親姐姐,相當於她親姐姐。

一起住了這麼多年,她能不盼著高秀寧和高陽好嗎?

刀子嘴豆腐心講的就是李鳳蘭。

鬧也是她,關心也是她。

知道高秀寧胳膊不方便,想着過來幫忙把菜園子種上。

進了門吭嘰吭嘰幹活,無論高秀寧怎麼示好她就是拉着臉。

一口氣干到中午,高秀寧做好了午飯招待她,李鳳蘭這臉色才勉強有點笑模樣。

「那個陳長河,你也別覺得他是個什麼好玩意,一個月三百他也敢要。這要是和李世東說了,保准他沒有好果子吃。」李鳳蘭低聲道。

開春了,她和高峰都忙種地,也顧不上賺這種錢。

她不賺她也不眼氣。

就是怕高陽人小,被人騙了。

「外面人都說他就是李世東身邊的一條狗,可不是東西了。」

用不上的人,他就連半隻眼都懶得瞧你。

高秀寧說:「丫頭不讓我管這些,叫她折騰去吧。」

管多了,高陽又不願意。

現在也搬出來了,生活起來雖然也有不方便但大體上還說得過去。

想像中這個欺負她,那個欺負她,似乎也沒發生。

想起來女兒,高秀寧只能嘆氣。

高陽要和她舅把界限劃清楚,搬出來以後這水缸每天都是孩子早上出去之前給加好,用水多的時候晚上回來再挑一回。

家裏家外都給你安頓的挺好,也有錢賺,高秀寧也就懶得說孩子什麼了。

再逼,她怕逼死高陽啊。

李鳳蘭一聽就急:「什麼就不管啊?工人一個月才賺幾個錢啊?你給他的部分超出別人一個月的工資,他能不願意幹嗎?他就是吃定高陽年紀小沒有主意,這事兒你聽我的,就到李世東面前一捅,保證陳長河立馬倒霉。」

親戚之間,這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也不是求別的。

高秀寧嘆氣道:「算了算了,扒房子的人都是陳長河找的……」

陳長河這只是給一份錢,其餘的都他去解決了。

李鳳蘭輕哼一聲。

「哼,現在翅膀長硬了,覺得舅舅舅媽用不上了。」

「沒,怎麼用不上呢?高陽總說舅舅舅媽對她的好,她得記一輩子……」

李鳳蘭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

「高陽今年二十了,差不多得說對象了……」

按理說同村之間找個也不算費事,可難就難在高陽離家出走過。

你身上到底出過什麼事兒,沒人知道。

「後山老楊家那孩子挺老實能幹的。」

那孩子無父無母。

家裏破房一間。

但李鳳蘭看上對方的就是這個啥都沒有,農村人講究也多,高陽這事就是啥都沒發生那落到婆婆手裏就是個污點,她不能叫人拿捏高陽母女倆,所以得找上面沒人能欺負高陽的。

農村條件再有能有什麼?現在結婚無非就是要幾大件,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她覺得大姑姐娘倆需要的是一個男性依靠。

家裏有了男人,什麼事情都好辦了。

啥都不怕,剩下還有舅舅舅媽壓着,有矛盾我們家男人多,給你撐腰那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

高秀寧一聽,心頭不快。

什麼破條件啊。

她女兒是考上過大專的,就是……沒去念而已。

「這文化水平上有點差異,也談不到一塊兒去啊。」

李鳳蘭嗤笑了聲:「姐啊,我勸你心思別搞那麼高,門當戶對咱們家什麼樣兒?高陽是考上了她不是沒去念嗎,現在念書回來的就不可能找她。」

這是大實話。

大專念完回來就能分配工作的。

可以進銀行可以進各種好地方,人家幹嗎要你個農村只有高中文憑的啊?

高中是比初中的好,可差啥啊?

高中不是大學啊。

想要高攀,那不現實。

找來找去,最好的選擇其實就是街道上當工人的。

但工人人家還挑戶口呢。

誰好好的城市戶口願意找個農村的?

「反正現在還小,由着她去吧,還說要去上海呢。」

「你可別讓!這孩子的心現在越來越野。」李鳳蘭壓低聲音:「你看這年頭什麼好人往外跑啊?我都是聽說那當小姐的才往外去……」

老實本分的守家帶地就是了。

不行就努力賺錢轉個戶口考工人。

哪有動不動就要去外地折騰的。

外地也沒有個親人,投奔誰去?

她怕高陽在外面學壞了,你要是做生意折騰什麼的都還勉強,如果賺那種難堪錢,那真的是把老高家祖宗的臉都丟盡了。

高秀寧心裏有些埋怨李鳳蘭。

覺得弟妹怎麼一開口,她心情就不好了呢?

不會講話,你就少說兩句。

一盆一盆的潑冷水不說,什麼叫不是好人才往外跑啊?

往外跑怎麼了,我這孩子也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誰規定她生出來就只能待在這個城市裏等死啊。

還有,這什麼舅媽啊?

介紹對象就介紹那種一棍子屁都打不出來的。

高峰是她弟弟,那自然就是千般萬般好,可如果找女婿,高秀寧不願意找這樣的。

男人,必須得能撐起來家。

再說……

啥啥都不如她女兒,她圖對方什麼?

圖對方一無所有?

老楊家那孩子她見過,也不是太乾淨的人,她都沒瞧上,高陽怎麼可能瞧得上呢。

高秀寧沉默了會兒才說:「她就是想出去見見世面,工人她也不能考。」

農村戶口有諸多的限制。

工人是給城市戶口考的,農村的人再優秀也沒資格去報考。

現在想把農村戶口轉成城市戶口都得一萬好幾兩萬多吧,她哪裏拿得出來。

。 在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經過了齊心協力的作戰,終於非常以強硬的態勢殺死掉,而這些神風熊在現如今雖然說擁有極大程度的傷亡,但是這種傷亡哦,其實也並沒有傷筋動骨,在他們整個家族當中依然有很多的高手在為非作歹。

尤其是他們經常在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裏面對那些人類武者們發起致命的攻擊,那麼這樣一來這些人類武者從今往後只要在萬葯山脈邊緣路過的話,地產也會同樣會遭受到這些神風熊的攻擊,這樣一來人來武者便會有一定程度的死亡。

不過這些蘇家武者們,此時此刻對這些其實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怕,因為這些人類物質我們心中都十分的清楚,只要他們這些人只要客戶努力的修鍊的話,接下來他們必然能夠讓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再次提升到一個新的台階,而反之,如果他們這些人在修鍊的過程當中不加努力的話,即便是他們死在萬陽山脈,也沒有人真正的對他們同心,這樣一來,對他們所做的一切可以說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蘇家現在就開始真正的來進行歷練,而在歷練的過程當中,在萬妖山脈邊緣地帶和妖獸之間進行作戰是一種非常好的辦法,畢竟在今時今刻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完全能夠利用自己極為超強的實力和他們的敵人之間來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要知道蘇家武者們整體作戰實力還是特別厲害的。

一旦他們這些所有蘇家雇這麼齊心協力的對付這些妖獸的話,恐怕這些妖獸我還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最起碼像神風熊這樣的妖獸,可以說真的不是這些人類武者的對手,而反之這些人類武者們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一位首相的實力,直接就把這些神風熊殺死掉。

蘇家武者們,現如今在這片山洞裏面,每一個人都在進行着刻苦的歷練,要知道只要他們在歷練的當中真正的下功夫了,那我們接下來他們早晚都會在作戰當中取得相應的勝利,如果他們平時在修鍊的時候並沒有齊心協力的用力的話,那麼接下來無論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有多麼的強大,可以說都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蘇家現在就開始真正的來進行歷練,要知道在這片山洞裏面,每一個人其實都進行相應的修鍊,而且在修鍊的過程當中完全都是一種爭分奪秒的狀態,如果他們儘是荊軻,沒有在修鍊的時候真正下苦功夫的話,那麼接下來很可能就會在作戰的過程當中直接識別,根本就打不過他們的敵人恐怕到了那時候對他們整個家族而言都是一件特別得不償失的事情,恐怕到那時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會被其他人殺死掉。

武者們從現在就開始真正的來進行修鍊,而他們每次進行修鍊的過程當中,都可以說這自己自身的實力擁有極大程度的歷練,而只要他心心相印歷練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這些在場所有的蘇家武者們,都可以說通過自己相應的力量,真正把他們的敵人充分地打敗,從而真正的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現如今的這些武者們就完全具備這樣的實力。如果說以前這些蘇家武者或許不敢如此的狂妄自大,因為當時他們這些書架的武者嗎?自己自身的組織力還是特別有限的,根本就不可能發揮出他們自己志強的實力出來,但現在和那時候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這時候再沈建現如今的不遺餘力的幫助之下,他們在場幾乎所有的鎖在屋者們都可以在作戰的時候擁有極大程度的實力。這樣一來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超強的實力站上他們自己相應的敵人,而他們的敵人如果想要真正的殺死他們,其實也並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蘇家武者現在就開始利用自己超強的力量,真正把他的敵人打得大敗而歸,從而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原來武者現如今的情況來看,可以說完全是具備這樣強橫的實力的。

要知道在薊州城三大家族裏面,現如今的蘇家可以說是最弱小的,因為評價蘇家現如今的實力,可以說根本就不可能有相應的實力和那些大家族相互作戰,另外這兩大家族,馮家和歐陽家族也一直都在對他們付家的武者們虎視眈眈,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都會對他們獨家武者們發起正面的攻擊。

因此這樣一來,這些蘇家武者們每一個人幾乎都是整個待旦那麼一個狀態,因為他們這些人每個人的心中都是十分清晰的知道,只有他們在修鍊的過程當中,真正的發揮出自己相應的實力,才能夠真正的保護他們家族當中的安全,這樣一來他們的家人也根本就不可能再次遭受到傷害。

但是這些蘇家武者們現如今所面臨的路還非常的長,畢竟他們這些人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還沒有強大到一定的地步,一旦他們這些人在修鍊的過程當中,真正的將自己實力施展出來的話,或許他們真正能夠發揮出極為重要的地位,到了那時候,恐怕他們整個整個家族的水都會水漲船高,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被其他家族所欺負。

然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還不敢想那麼遠,因為畢竟現如今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整體作戰實力還是擁有極大程度地欠缺的。,即便他們真正的擁有和敵人作戰的勢力也不敢和對方硬碰硬,畢竟他們的對手真的是太厲害了,這種厲害的程度甚至說早已經遠遠超出他們這些人的想像

而蘇家武者們現在就開始利用他們自己的這一特點,真正的和他們敵人之間來進行生死搏殺,要知道他們這些蘇家路者們,雖然說在現如今這些年裏面,或許實力方面遭受到一定程度的虛弱,然而他們的整體戰鬥力卻並沒有下降多少,尤其是在蘇家那幾名氣府境界的老家,我們支撐之下,他們家族當中的整體戰鬥力依然是十分強悍的。

這也是為什麼馮家和歐陽家族這兩大強橫的家族沒有敢直接對蘇家發現總決戰的原因,而蘇家蠱者們現在由於自己自身實力方面比以前越來越強大,而他們再也不用在乎被他吸加直接滅殺掉,反而能夠利用這些極為超強的實力,把他們的敵人打得大敗而歸。

蘇家現在雖然說自己實力可以說特別的厲害,但是他們不敢保證自己以後的修店依然如此順風順水,他們修鍊當中每一名武者的修鍊過程當中,都會遇到這個男孩樣的,或者比如說有些武者們少年成名天賦秉異,但是在後來卻遇到了心魔實力無法推進,這樣一來或許早晚都會泯然眾人矣而現,如今的情況之下,他們就完全沒有必要擔心這樣強悍的事情。

畢竟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在現如今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的相應的實力,真正的把他們的敵人充分發酵,而不留任何的痕迹,所以說此時此刻這些蘇家武者罵不禁作戰,實力還是特別厲害的。首先他們這些蘇家互致本,就完全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和神風熊家族,直接進行生死搏殺而戰有不敗之地。

蘇家現在便開始又一次對他們的敵人發起全面的進攻,所以說經過前三次的征戰,已經極大程度地提升了他們這些從家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信心,因此這樣一來,他們這些速俠武者們的整體戰鬥力也必然會比以前強大許多倍,要知道這些蘇家武者們的整體作戰實力還是特別厲害的,而且他們整體實力厲害的程度,甚至說遠遠的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

瑕栫窔鍓嶆柟銆?

Previous article

等看不見災民后,陸瑤帶著兩個小不點往小樹林一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