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一就是找出路

第二就是聽聽精瘦爺爺是怎麼做生意的。

男子漢嘛!不能衝動,辦法是人想的,天無絕人之路嘛!

自己又不是什麼大富人家的公子,別人能吃的苦,自己也能吃。

牛亮瞬間理清目前的情勢。

「臭小子!……你在想什麼啊!看你臉色有點正常了,是不是想通了!」精瘦老頭盯著牛亮仔細的觀察。

「想是想不通的,可是現實我得面對啊!不如爺爺!你說說怎麼做生意才會賺錢啊!把你賺錢的絕招教給我,萬一我出去后,用你的辦法賺錢了呢?我發達了,就等於你發達啊!」牛亮試探著道。

「哈哈!……臭小子,想要學本事啊!想要賺錢不是你們容易的,才市場賣菜就賺錢啊!只要你天天去,天天都能賺一點哦,」精瘦老頭聽了也試著回答牛亮的話。

「切!我才不幹那種沒有出息的事,我想干點大事,有出息的事!爺爺!什麼才叫有出息的事呢?」牛亮想起老家爺爺的話,順口問道。

精瘦爺爺聽了嘿嘿笑道「有出息的事嘛,在古代你只要讀書靠起狀元,那就算你有出息,有出息,就是有前途的意思,而現實社會嘛!現在年代變了,你只要想出辦法闖出自己的事業,比如說你把餐廳開得全天下聞名,就算你有出息了,或者是你研究出什麼東西啊!或者……太多了,不好說,總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切!等於沒有事,還是算了!你說哪裡有個蛇洞,爺爺!你帶我去看看吧!」牛亮心想有洞,為什麼不想辦法呢?

蛇要吃東西的,而這裡除了蛇,應該還有別的鳥蟲之類的動物啊!

精瘦爺爺聽了牛亮的話道「臭小子!……算了吧!就算我帶你去,你也要有那個本事,你覺得你能過去嗎?你也見我從那些光溜溜的石峰是滑過去的,你敢嗎?」。

。 天使星系南域的一顆衛星上,一艘龐大的天使科研船靜靜地停在這裡。

銀色鑲金的飛船最外層是夙銀外殼,內部還有四層隔熱裝甲,以及一個目前天使所擁有的最高效率的恆星能量轉化器。

飛船上安裝了十分靈敏的能量探測器,它能夠清楚的捕捉到十光年內任何一艘戰艦的存在;當然,它真正的的作用是監察恆星的能量運動。

自三王時代以來,到現在已經是兩千年了,天使的科技在這兩千年內不斷的進步,各種領域的科學探索不斷加深,那些科學儀器也進行了一代又一代的更新;而在這一切的背後,那支持天使文明不斷發展前進的根本,還是對能源的掌控。

由天基王所提出的恆星能量矩陣,就是天使掌控能源的最新手段。

選擇距離恆星最近的一顆衛星,將能量新型能量矩陣建立在此處,然後由一名懂得恆星驅動的天使為能量矩陣與恆星之間構建一條能量傳輸鏈,然後再由天使之城內的能源負責人來分配這顆恆星的能量使用。

「其實說白了就是在大海與一些小的湖泊之間挖一條連通的水道,不過恆星能量過於危險需要經過轉化才能使用…以至於構建的能量矩陣都是從外圍到內圍、從大功率到小功率,雖說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浪費,但是像這種越接近中心卻越小功率划的構建方式使得很大一部分的恆星都不能被拿來使用。」

在科研船的內部,一名金髮金眼的女天使看著大屏幕上蜘蛛網狀的能量矩陣群惋惜道。

越是在恆星驅動這條科技道路上往前走,就越是了解恆星能量的偉大。

「在沒有掌握反物質這種利用率更高的能量獲取手段之前,核聚變會陪著我們很長一段時間…不過恆星在宇宙中的數量是無法想象的,利用率低一點也沒什麼,量變引起質變,我們天使就算是再過十億年都無法將自己星系內的恆星能量使用完畢。」

「這也就是為什麼凱莎女王又將恆星能量稱之為無限能源。」

金色的長發自然的披散在腦後,只有一搓手指粗細的劉海還垂在右眉弓的外側;藍色的眼睛里流溢著獨屬於年輕天使的傲氣。

「另外,凱爾,一號小隊已經將能量矩陣搭建完畢,是否現在就構建能量傳輸鏈?」

聽到身旁女天使直呼自己的名字,凱爾十分熟練的伸出了手,在女天使的頭上揉了揉說:「沒大沒小的,叫姐姐。」

後者卻是後退半步,掙脫開了凱爾的手心微怒道:「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們兩之間只相差十歲不到。而現在,我都2010歲了。」

「時間只是時間,姐妹還是姐妹,」凱爾淡淡道:「一晃就兩千年過去了,除了像你這樣親密的人之外,其他那些遇到的人、經歷的事,我只有靠著資料庫的才能回憶的起…」

流月有些不明白:「現在不好嗎,當初的那個蠻荒時代也終於事結束了不是嗎?為什麼還要去回憶過去。

我們要活在當下——凱爾,這是你親口跟我說過的。」

「小流月也開始會教訓人了啊~」

「我這不是教訓…」

「好、好、」凱爾笑著拍了拍手,終止了與流月得閑聊:「她們回來了,我要開始工作了。」

後者看著顯示器上恆星能量的波動,提醒道:「這顆恆星比之前那顆要活躍的多,你千萬小心。」

「放心吧,恆星這個東西我都研究了快兩千年了。」

天使的科技是多樣的,其主要原因還是天使高層各自對於科技的研究方向的不同而導致的;涼冰致力於空間科技,凱莎在探究三代基因的秘密,鶴熙則是多個方面全面發展。

凱爾將現有科技上下翻了個遍,最終還是選擇了恆星驅動技術;不過天使的恆星驅動在凱爾之前從未有人去嘗試過,以至於這兩千年來,她都是自己獨自摸索——沒人來告訴凱爾什麼是正確的發展方向,她只能說是朝著一個不算錯的方向不斷前進著。

好在由她主持研發的能量矩陣一直到了現在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收起了不必要的雜念,凱爾在飛船的門口的走廊上與剛剛完成任務的天使小隊打了個招呼,緊接著便下到了荒蕪一物的衛星表面。

站在一個巨大的隕石坑中,凱爾的身後是天使科研船,左右能望到宇宙間其他的星球,不過大多都是遙遠星系內的恆星。

「呼~」舒了口氣,凱爾將目光放到了正前方遙遠卻奪目的紅色大型恆星上。

恆星表面溫度較低,光亮卻要高於一般恆星,再加上它紅色的恆星光芒都表明了這是一顆紅巨星。

「不過一旦到了紅巨星這個階段,就說明你已經老了…讓我來看看你這個老傢伙能有多少能量。」

話音落下,凱爾的眼睛便亮起了金色的光芒,右手向前一伸,掌心對準了眼中的紅巨星——在肉眼無法察覺的情況下,凱爾的掌心發出了一道不可視的波,幾乎是同時,紅巨星感受到了凱爾發出的波,並且做出了回應。

「鏈接上了,那就讓我來看看……」原本還自言自語的凱爾在看到紅巨星體內的能量后默默的閉上了嘴,甚至是終止了與紅巨星的鏈接。

一直在飛船內通過顯示屏觀察的流月在發現凱爾這好像失敗了一樣的情況,連忙問道:「凱爾,是能波動幅度過大導致的失敗嗎?」

凱爾沒有立即回答流月,她就那樣靜靜的戰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彷彿睡著了一般。

「凱爾?」流月試著再次呼喚凱爾,可是後者仍舊沒有回答。

——不會是發什麼了什麼意外吧!

想到這裡,流月再也站不住了,擔心凱爾安危的她張開了白色的雙翼就朝著科研船大門飛去——過程中,流月想過了各種各樣結果,其中不乏有凱爾量子糾纏使用失敗導致自身能量外泄的情況,可是當她真正到了凱爾的身邊時,卻發現後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事。

身體沒有受傷,四周也沒有外泄的恆星能量,暗能空間也沒有問題,那…問題出在了哪裡呢?

「凱爾?」用暗通訊喊了凱爾一身,流月從空中落到了凱爾的身旁問道:「出什麼問題了?」

凱爾還是沒有回答,直到流月拍了一下凱爾的肩膀后,她才一副剛從夢中醒來的樣子看了一眼流月。

那是什麼樣的一種眼神——疑惑、迷茫、害怕、不知所措……但是那種眼神只持續了一秒不到——流月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凱爾先前的那種眼神就被潛藏了起來,兩人再對視的時候,流月就只能看見那一如既往的自信與成熟。

「我沒事,不過計劃要擱置一段時間…還有就是去聯繫一下最近的空間站,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蟲橋回到天城。

不要問我為什麼,也不要再說其他的什麼,現在立刻回到飛船上去。」

雖然凱爾已經這樣說了,但是流月還是忍不住問:「那你呢?你不跟我們一起離開嗎?」

再次看了一眼遠處的紅巨星,凱爾搖了搖頭:「不用管我,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要離開這裡回到天城。」

——又來了…你又是這樣,什麼都不跟我商量……

流月還記得兩百年前,自己剛成為二代天使的時候:

「天使流月,恭喜你通過了考驗,現在授予你天使尖兵的稱號。另外,你的烈焰之劍也將獲得更高級的攻擊許可權。」

穿著厚重鎧甲的流月在聽到了長官的宣告后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不過此刻的她還在軍營之中,所以仍舊保持著克制。

右手握拳橫在胸前,流月朝著長官行了一個禮,然後在後者允許后離開軍營,準備回到家裡與凱爾、鶴熙分享自己的喜悅。

不過當她回到家后,空蕩蕩的宅子里只有鶴熙坐在茶几前一邊喝茶一邊看著各種科技的最新研究報告。

「流月回來了。」

「鶴熙姐,凱爾姐她人呢?」

流月邊問還邊在其他房間里找凱爾的身影,但是將房門開了個遍都沒有見到凱爾的影子。

一旁的鶴熙扭頭看了一眼流月,發現她還穿著一身鎧甲,連頭盔都沒摘,就知道一定是發生了對於流月來說很重要的事;而且聽剛才說話的語氣,應該是一件急於與她人分享喜悅的好事。

不過很可惜的是:「你最近沒回來不知道,你的凱爾姐已經三天沒有回家了,現在都還在能量研究所進行她的恆星驅動實驗。」

「能量研究所嗎?我知道了。」

流月在資料庫里查了一下能量研究所的位置,急忙就要出門去。

「欸欸,你這就準備去找你凱爾姐了?也不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高興的事情?」

連忙叫住了一隻腳踏出門的流月,鶴熙有些無奈。

「每次都是凱爾姐、凱兒姐的,有什麼事就不能跟你鶴熙姐說說嗎?!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姐姐嗎?」

聽到這陌生而又熟悉的說辭,流月的表情就變得微妙了起來。

「鶴熙姐,還記得上個月嗎?」

「上個月?」鶴熙仔細的想了想,然後轉過身來,雙手抱在椅背上反坐著問:「你是指找人教你劍術?」

「嗯哼~」

流月剛一點頭,就見鶴熙又轉回身去了,拿起清茶抿了一口后淡淡道:「找你凱爾姐去吧,她在教人劍術這方面比我有經驗多了。」

就知道是這個回答的流月笑得身上盔甲都碰碰響,然後在出門之前向鶴熙開心的說:「騙你的,鶴熙姐,我成為天使尖兵了~」 映入羅易眼前的那個辦公室堆滿了雜物,屋子很久都沒有人打開了,裏面充斥着一種霉味。

走在前面的栗娜直接都楞了,久久不能回神,也沒啥安慰的話,實在是太破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

羅易看到這個辦公室就想到了,這個辦公室是羅檳被發配,應用的那個辦公室,不過那個時候,辦公室破雖破,垃圾啥的也算是被人收拾了一下,現在這個雜貨間,很久都沒有人光顧了。

「他們說咱們辦公室緊張,只剩下這麼一間獨立辦公室了。」栗娜有點無語,但還是負責解釋這間辦公室的來歷。

這算是一個下馬威吧,不過這對於羅易來說,正好是一個請假的好機會,帶薪休假,然後領着系統獎勵的工資,正好趁著這段時間稍微的休整一下,算是對自己辦完一個案子的獎勵,也是非常不錯的。

獨立的辦公室,羅易摸魚就更方便了,如果能招聘一個助理就更加完美了。現在,知道羅易被分配這樣的一個辦公室,封印估計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和自己解釋呢,辦公室其實和其他的初級合伙人的沒啥區別,CBD大樓的底子,最差能差到哪裏去。

現在比較破的原因,就是堆滿了雜物,牆面被雜物染的有點臟,長時間不通風,導致室內積累了許多霉氣,還有就是雜物間,沒有設置辦公的電腦、網線,辦公設備不齊全,辦公電話啥的沒有安裝,空調也沒有,羅易在自己的心裏列了一個裝修的清單。

打掃環境,簡單裝修一下,購入一些辦公設備等等,相信這些事情,都能在羅易休假的期間,完美的辦好,然後通風換氣,等回來,絕對是一個嶄新的辦公室,計算好之後,羅易朝着封印的辦公室走去,趁著封印現在心裏還有一點虧欠的心理。

「封主任,我去看了,我的辦公室,它是在是….」羅易上來先把話說一半,留一半現在封印的心理樹立一個心錨。

「你的辦公室,我知道」

封印剛想解釋,羅易直接就開口,「我的辦公室挺好的,就是缺一些辦公設備,還有就是牆面上有點臟,屋子裏面還有一些不知道是誰的東西。」高高舉起,然後輕輕放下,利用封印虧欠的心理,給自己爭取一些有利的幫助,當然也要在他的承受範圍內。

羅易這樣做,可能會提高一點點封印的印象分,雖然羅易把封印只當做一個工具人,但是還是要尊重一下律所的主任。

「我的知道,你的辦公室有點破,你聽我解釋….嗯?你是說你辦公室還可以,可以就好。缺少啥東西,你直接列一個單子,交給我,還有要求啥的也交給我。這樣吧,屋子的整理、設備的添加啥的,都需要一些時間,這樣吧,我直接給你放一個假,這段時間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封印也是直接,羅易倒也省的請假了。

羅易打算先回去助理律師的辦公區,寫好一個單子,要求啥的也沒啥,就是照着別人的初級合伙人的辦公室樣貌,複製一個過來就可以了。

本來,羅檳辦公室的裝修風格,羅易就挺喜歡的,但是沒辦法,辦公室面積有限,至少他的那個同樣的沙發就放不下,就是簡單擺一個文案櫃,辦公桌,電腦、電話、辦公座椅,衣架,再簡單的放置一個客戶的座椅,也就沒空間了。

羅易走到封印辦公室門口,還沒邁出去,封印就叫住羅易,「小易,我會讓我的助理律師,把初級合伙人的合同啥的拿給你,記得簽完在休假,你寫的單子,同樣也可以讓他一塊帶過來。」

單子沒啥好寫的,羅易做到座位上,兩分鐘就寫完了。然後,大概過了10分鐘左右,封印的助理律師,帶着兩份合同來了,因為羅檳已經提前知道了合同的內容,也就沒有太仔細看,直接翻到最後的一張,直接在乙方的位置,簽上了自己的大名,合同一式兩份,自己一份,然後律所一份,合同上面公司的那一欄,律所已經提前蓋好了公章,上面還有封印的簽字,羅易簽好之後,自己保留一份,並且讓他帶回了自己寫好的清單。

目光送走客人之後,羅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仔細收好,然後放到自己的包裏面,伴隨着周圍羨慕的目光,羅易走出了辦公區,走出了全璟律所,走出了中金大廈。

【恭喜宿主成功晉陞為初級合伙人】

【現調整月薪暴擊獎勵,調整后月薪暴擊獎勵總額為10w/月,發放方式為日薪,3333元/日,簽到領取,另:案子的初級合伙人提成,按照暴擊倍率5倍,一次性發放。】

李七旭提起喝酒就恐懼,下意識的看了一眼SUNNY,真、女中豪傑是也,不管什麼都大!

Previous article

「不行,你們不可以帶走小舞!她是我的妹妹,不是什麼十萬年魂獸。」唐三雖然也很震驚,但是絕不允許他們帶走小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