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他們一起進來,趙雪蘭翻了個白眼。

陸懷安沒看她,盛完飯就遞給沈如芸。

沈如芸接過去的瞬間,他看了眼那泡得發白的手,在心裡嘆了口氣。

是了。

這還不是那個敢沖他媽發脾氣,說不伺候就不伺候的沈如芸。

十年媳婦熬成婆,真要像從前那樣,她還有的熬。

明年帶她出去,避開這些事吧。

一頓飯吃的沉悶異常,沈如芸第一個吃完,陸懷安徑直又給添了一碗飯。

「我……」

陸懷安面色平靜:「你累了一下午,吃。」

確實是餓了,沈如芸猶豫幾秒,還是接過碗吃。

趙雪蘭重重哼了一聲,放下碗起身了。

嚇得沈如芸心一跳,下意識看了眼陸懷安。

「沒事,她吃的快,你吃你的。」

第二天一大早,他直接帶著她出了門,去鎮上問車費。

趙雪蘭起來的時候,家裡都沒人了,氣得她直罵娘。

因為憋著氣,等回門的時候,她又病了。

他爸不在,他媽躺床上不起來。

陸懷安特地去看了一下,確認她是裝的,也沒提別的,只說了句他們走了。

床上悄無聲息。

跟著爬了一座山,沈如芸才隱約感覺哪裡不對。

他們這,兩手空空的……

她努力回想,上次表姐回門,好像提了一袋米的……

陸懷安沒察覺到她的心思,累得直喘氣:「等會到了街上,我們休息會再爬那座山。」

說是街,其實就是條爛泥巴路,零星的有兩個店子。

「好。」沈如芸揪著衣角,心裡琢磨著。

實在不行……

等到了街上,沒等她說話,陸懷安拐個彎進了糧油店。

哎?

陸懷安出門前就想好了,速度很快的買了東西就走,出來的時候沈如芸都沒回過神來。

等爬到半山腰休息的時候,她才問道:「你,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啊?」陸懷安扭過頭看她,很快就明白過來:「你說這些?」

沈如芸嗯了一聲:「我以為……」

「以為啥都不拿就上門?」陸懷安笑了,搖著頭嘆了口氣:「我可不敢。」

畢竟她記仇得很。

想起她念叨的那些事兒,再看看眼前傻不拉嘰的小姑娘,被山風一吹,他忽然沒了從前的燥熱。

從前不覺得,這幾天相處下來,她年輕的時候確實吃足了苦頭。

這還是他招呼著呢,那時候他年紀輕輕,滿腦子都是玩,心性也不定,她肯定比現在更苦。

想到這,陸懷安摸了摸她的頭,聲音也柔和了些:「你放心,我會讓你過好日子的。」 蘇珊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廳,有些坐立不安,她安排的人剛找到洛奇,就被另外兩名男子把洛奇帶走了,要是洛奇把她供出來,凌禹辰會怎麼對付她?

一男子走向她,「那個項目談的怎麼樣?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怎麼一點進展都沒有?」

蘇珊嚇了一跳,「你怎麼跑這來了?」

這男子叫傑森,是她的另外一名M國籍男友,蘇珊半年前認識他的,當時她還跟她的男朋友處的火熱,傑森很會討女孩子喜歡,用了很多手段去接近她,蘇珊被他感動開始背著男友和他約會,幾個月前乾脆跟她男朋友提出了分手。

和男友分手后她才發現自己被傑森控制了,而傑森也並不是什麼富二代、更不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不過是一個當過兵、還有黑道背景的青年,發現自己被騙她想離開,但被傑森控制的死死的。

這回,他終於鬆了口,說是只要蘇珊幫他拿下位於M國都城的一塊地,就放過她,而那塊地在凌禹辰手中,蘇珊以開發新項目為理由跟凌禹辰提過想要那塊地,但被凌禹辰拒絕了,那塊地是他買來另有用途的,不會輕易讓出去。

傑森並沒什麼錢,他們的計劃是,讓蘇珊和凌禹辰在一起,騙到那塊地,只要拿到那塊地,他給她自由。

「怕什麼,又沒人知道我是誰,就說我的你的客戶不就可以了?」

眼神另有深意,他在床上的時候,表現的特別好,似乎有那種能把女人吃透的本事,蘇珊之前還對他著迷過,不過這會,他的眼神讓她有些排斥。

「你不是我的客戶,我說過,我會幫你,但你不許再來騷擾我。」

「你捨得嗎?今晚我在房間等你。」傑森拿出一包煙,「上次給你的應該抽完了吧?今晚要是表現的好,就把這盒給你。」

蘇珊想去拿那盒煙,被傑森一把搶走了,「想要就去房間等我,還有,那塊地的事抓緊了,上頭催的緊,我要是不按時完成,他們會找我麻煩。」

「你怎麼不去死!」蘇珊目光狠厲,悔恨交加。

傑森笑了笑,「別這麼看我,別忘了,你的所有照片都在我手中,要是被外界知道蘇家大小姐抽這種東西,還……你說,大家會怎麼看你,蘇家一定會因為你而名譽受損,到時候你也會身敗名裂。」

蘇珊氣的渾身發抖,將杯里的水往他臉上潑去,身上有點癢,心裡特別慌,她明白,這是需要抽煙的癥狀,「快給我一支煙。」

「這麼迫不及待?好吧,那就到房間去等我!」傑森在她臉頰上掐了一把,戴上墨鏡離開酒店。

楚瀾在前台看著,這男人長的很健碩,留著一點鬍子看起來特別姓感,舉止投足間都透著英俊瀟洒,不過,這男人找蘇珊做什麼?蘇珊也戴上墨鏡出門,傑森說的房間不是這裡,在郊區度假村的一棟別墅,傑森臨時租的。

為了拿到煙,蘇珊只能硬著頭皮前往,她有這的密碼,剛進放就被傑森抱住了,「我就知道你會來。」將她抱到了床上。

結束后,傑森很滿意的給了她一支煙,「明天再來。」

蘇珊怒視著他,抽完煙舒服了不少,「幫我去解決一個女人。」

「誰?」

「楚瀾,御景酒店的大小姐。」

傑森眉心一蹙,「你先幫我把事辦好,辦好了我再去解決她,你想怎麼解決都可以。」

蘇珊眼底透著兇狠,「我要讓她像我一樣!」

傑森一臉壞笑,「她可沒你這麼秀色可餐,不過只要你幫我拿到那塊地,這些都是小事,我一定讓她變成你現在這樣。」

蘇珊往他臉上吐出幾圈煙霧,「沒錯,就是要這樣,然後,讓她成為你的獵物,一輩子聽你的,你這麼有魅力,又這麼會哄女人,今晚就可以去找她。」

傑森見過楚瀾,下午在酒店前台,「急什麼,我有辦法,放心吧。」

「我得走了。」蘇珊順手拿走那包煙回了御景酒店。

天已經黑了,楚瀾和喬安夏在二樓中餐廳吃晚飯,喬安夏心裡有些堵,但喬建豪挪用公款的事她不能和楚瀾說,龍夜擎晚上沒空,她只能找楚瀾出來說說話。

楚瀾斜睨著斜對面的那名男子,「那人下午來找過蘇珊,兩人不知道是什麼關係。」

喬安夏瞥了眼,也是名金髮碧眼的男子,長的有點像電影明星,「他也住這兒?」

楚瀾搖頭,「不是,不知道他住哪。」

傑森對女人沒什麼免疫力,楚瀾也算得上大美女,還是御景酒店的公主,他自然會很有興趣,不過,他對同一個女人的興趣不會太久,比如蘇珊,興趣一過就開始利用,仗著自己的長相沒少禍害女人。

傑森沖著楚瀾微微一笑,用一口M國語言打招呼,「你好。」

楚瀾笑了笑,有些彆扭,又不認識,幹嘛這麼熱情。

傑森拿著菜單過來問了句,「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你們點的這幾道菜叫什麼?我不太懂,但看起來很好吃。」

楚瀾禮貌的和他介紹了一下。

「哦,好,那我也點這幾樣。」跟服務員說了聲,「加一瓶紅酒。」點的是高檔紅酒,看起來很有錢的那種。

還端著酒杯隔桌跟楚瀾表示了一下,笑容迷人,動作瀟洒,好在楚瀾心有所屬,不然怕是要低擋不住。

傑森有很強的征服欲,連蘇珊都能拋棄自己的男朋友投入他的懷抱,可見他追女孩子的功力非同一般,時不時跟楚瀾微微一笑。

楚瀾沒當回事,拋開別的不說,這男人跟蘇珊那麼熟,她就不應該去對他熱情。

傑森又看向喬安夏,這女孩更漂亮,不過他清楚,這是龍夜擎的太太,不是他能染指的,為了不多事,他必須收起自己的慾望,只針對楚瀾。 沒一會兒,會所里突然傳來火警的聲音。

聽到火警鳴叫聲,還沒反應過來的人紛紛往外跑,邊跑嘴裏邊喊著:「着火了!」

蔣衡霖一聽到火警鳴叫,原本得意而期待的俊臉一下子黑了。

他想到的也是這個辦法,沒想到他什麼都沒說,她就已經猜到了!

走廊上的人一下子走得乾淨,江承煥沖雲曦點了點頭,轉身去接應摁火警鐘的趙羽墨去了,留下這兩家子人在這裏互相干瞪眼。

「爸,舅舅,有話進去說吧,在這裏實在太丟人了!而且這裏接待的客人非富即貴,甚至還有可能是你的競爭對手,要是被抓到把柄,你也會被拉下來的!」

對雲元峰來說,天大地大沒有他的前途大,考慮所有事情的前提都是先保住他的官位!

房門一關上,梁衛民看着房間里的凌亂,腦子裏想着的是陳麗雪的背叛和羞辱,一股子噁心涌了上來。

梁秀芹這會兒早沒了理智,捉姦在床的噁心和怒火,實在忍無可忍!

「雲元峰,你怎麼會跟這個賤人搞到一起去了!」

「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雲元峰心虛的目光閃爍,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還記得,可是身體里燒着的那股火,讓他一度失控。

他不是沒有克制的人,可是昨天晚上他卻覺得自己極度想要發泄,那種空虛的感覺連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尤其是陳麗雪突然出現在她面前,身上穿着的浴袍半敞開着,他一看到她裸露的胸口,整個人就不對勁了!

不可否認,陳麗雪的身材比梁秀芹保養得好,即便是在鄉下,也沒有變得粗糙落魄,甚至更誘人!

他當年如果不是睡了梁秀芹要負責,肯定會選她!

可是,讓人在這種地方捉姦在床,他還是覺得分外難堪!

尤其,梁衛民突然出現,更是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你不知道怎麼回事?!你睡了別的女人你竟然跟我說你不知道怎麼回事!」

梁秀芹本以為他會解釋一下,可他那眼神閃爍的樣子,明擺着就是心虛!

這麼多年夫妻,她還能看不出來他在撒謊嗎?

一個撒謊就讓她無限恐慌,懷疑因子瞬間生根發芽,腦子不受控制的開始胡思亂想。

那道陰森冷冽的魂力,必然是屬於比比東的,但她的魂力在自己體內走了一圈是為啥呀?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