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道陰森冷冽的魂力,必然是屬於比比東的,但她的魂力在自己體內走了一圈是為啥呀?

師姐胡列娜也在旁邊盯着這對師徒,滿腦子問號。

老師為什麼要拉吉爾得手?

還一拉就是半分多鐘?

是不是因為吉爾長得太帥啦?

比比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揮去心頭的不快,重新看着素雲天的時候,一雙美目稍稍吊了起來:「吉爾,牽着為師的手,感覺如何啊?」

素雲天下意識地答道:「感覺好極了!」

就在這時,從兩人手掌相交的位置,比比東那陰森冷冽的魂力再次襲來。

但是,她的魂力這次並未進入素雲天的體內,而是猛地將素雲天的手掌拍開,魂力的運轉帶動空氣的渦流,竟然發出「啪」地一聲脆響。

「滾吧,本座今天不想再看到你。」

比比東轉身拂袖而去。 張雅是和丁曉曼一起到的。

丁曉曼認識她,她卻不知道人家是誰,還以為是哪位不出名的女演員,直到對方自我介紹后才知道原來是瑞影的製作總監。

不用說,也是來搶角色的。

一股危機感突然從心底升起。

把誰先晾在一邊都不好,而且既然來的目的都一樣,楚陽乾脆讓她們當面pk了。

丁曉曼心裡也有點不得勁。

說起來當初楚陽拍《精武英雄》的時候她還是最早知道消息的人之一,結果因為看走眼了,和這戲失之交臂,這陣子不知道多後悔,這次可是抱著勢在必得的決心來的。

連楚陽都沒想到這一層,有點弄不懂她為什麼積極。

他到現在為止自己主導的電影只有兩部而已,一部不僅票房血撲,現在都還在花瓣評分的最低端趴著,《精武英雄》雖然讓他揚眉吐氣,但電影圈浮浮沉沉的很正常,這一部火了,誰也不敢保證下一部還能火。

但丁曉曼連劇本都沒看過,就已經一副這戲不火天理不容的樣子,讓楚陽都不得不感慨一聲挺敢賭的。

「給我們一個女一、一個女二,我們給你最優等的宣發,」說完還套了個近乎,「放心,姐肯定不會坑你,絕對是業界最高的宣傳,最優惠的發行佔比。」

宣傳也是成本的一部分,有時候甚至會超過製作成本,而發行費是跟凈票房收入按比例分賬,每個百分點都是實打實的利益。

張雅的經紀人急了,不停向她使眼色,但張雅道行深的很,依舊自顧自地喝茶,靜靜地看丁曉曼表演。

楚陽道:「想推什麼人您直接發給我吧,我看看再說。」

「好,你提提要求。」

「最大的要求就是能放開了演,不能有偶像包袱,年齡上沒什麼固定的要求,但起碼上妝之後演起十幾歲的小姑娘不能太違和,女二必須得漂亮,校花臉那種,身材霸道點,女一顏值上可以比女二差一些,但演技得過關,特別是喜劇感要強……」

張雅本來就是沖著女二來的,楚陽每說一條,她的經紀人就高興一分。

這說的不就是我們張雅嗎?

丁曉曼也狐疑地看了楚陽一眼,懷疑他是故意的,不過還是一一記下,道:「要求還挺高,我這就回去整理一下發給你。」

「好。」

楚陽起身送了一下,回來對張雅道:「雅姐怎麼一直不說話?」

張雅比他早出道一年,早些年拍偶像劇的時候兩人還合作過,為了宣傳甚至炒過cp,熟得不能再熟了。

張雅盈盈一笑,「你說我能演,我這就拿劇本回去研究,你說不能,那我就等你下部戲再來。」

楚陽也笑道:「我這部撲了你下部還來?」

「你這麼問的話,我當然得回答來啊。」

同樣是從電視劇投身電影,彗星那邊的凌飛出演的《劍歌》一舉拿下五一檔冠軍,他本人也水漲船高,成功躋身一線頂流,而張雅主演的卻慘敗而歸,她這段時間承受的壓力也很大的。

楚陽示意葉蘭給一份劇本給她,道:「昨天剛看完《重返十八》,感覺你進步挺大的,演我這女二綽綽有餘,但有一點,這戲里有些比較暴露的鏡頭……放心,就是穿穿比基尼,展示一下s而已……而且女二設定上並不是正面角色,跟你一直以來的定位不符合,能接受嗎?」

張雅只有剛出道的時候給人做過配,但也都是正面形象,成名之後就一直演女主,反面角色從來沒演過。

張雅接過劇本,道:「我得先好好看一下劇本才行,明天答覆你如何?」

「應該的。」

張雅告辭離開,葉蘭好奇心又上來了,「陽哥,如果她答應,確定讓她演秋雅了嗎?」

「應該就是她了,」楚陽道,「一張初戀臉,身段又那樣,挺符合的。」

「你不是說她在《重返十八》里演的有點放不開嗎?」

「是有點端著,畢竟第一次演喜劇,放不開也正常,但秋雅這角色在電影里也是這樣的設定,不需要那種開放式的喜劇表演,她的演法正好對得上。」

葉蘭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

「這個月還有什麼事?」

葉蘭早把公司最近的重要工作和楚陽的行程安排記得滾瓜爛熟,道:「《西遊記》動畫下月初同步在企鵝視頻和央視少兒頻道播出,明天就要開始宣傳;25日《夢想之聲》決賽,段鵬和李心雨會登場爭冠;艾麗薩的巡迴演唱會已經開始了,三天後會抵達魔都,你30日左右要去舉行一次綵排……大概就那麼多。」

「那你定兩張機票,明天跟我去一趟京城。」

去京城一是要見見翟斌,看能不能把人勾搭過來,二是跟鍾雲秋商量一下,說服她客串一下原版《夏洛特煩惱》中那姐的那個角色。

葉蘭剛應下,楚陽手機就響了起來。

張明遠的。

就是《蒙面歌王》的總導演。

「張導,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我現在是該稱呼你楚總還是楚導啊?」

「您就別埋汰我了,以前怎麼樣現在還怎麼樣。」

「哈哈哈,我就說老弟你不是那樣的人。」

「老哥那麼開心,看來有好事?」

「嗐,好不好的還不知道呢,得看你。」

「有事就直說,自己人不用那麼客氣。」

《蒙面歌王》對他來說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他的重生與其說是從《吐槽大會》開始的,不如說是從《蒙面歌王》,所以他對這個節目和張明遠是心懷感激的。

「是這樣,我們新一季的《蒙面歌王》就要開始了,我想請你來當個評委,你看能抽出時間嗎?」

楚陽有點為難地道:「具體什麼時間?」

「本月22號,兩周之後。」

「那就不巧了,」楚陽苦笑道,「下個月有部戲要拍,還真的抽不出空來。」

張明遠遺憾道:「沒事沒事,本職工作要緊,對了,最近一直在忙節目的事,都忘了恭喜你《精武英雄》大賣了,慶功宴可別忘了我。」

「本來的票房目標是十五億,既然沒達到,慶功宴就取消了,」楚陽想了想,「這樣,要是您不嫌棄,我去當個開場嘉賓怎麼樣?正好最近歌迷們催的挺緊的,都快殺上門來了,我到你們那兒唱首新歌吧。」

張明遠道:「那可太好了!求之不得啊!」

「好,那就到時候見。」

他說著準備掛電話了,張明遠又不好意思地道:「你別怪老哥貪心啊,你看能不能把姜萱也帶來?老實說,你上一季太猛了,這一季我心裡實在沒底啊。」

「得先看看她那段時間有其他安排了沒有,沒有就一起去。」

在張明遠的千恩萬謝中掛斷電話,葉蘭先告訴他票訂好了,然後才道:「您終於想發新歌了,再不發歌迷們都要瘋了。」

「《萬里長城永不倒》不是剛發嗎?才四個月而已,也沒多久啊。」

「對別人來說是沒多久,但對你來說,四個月簡直就跟別人的四年一樣好吧?你看看粉絲們怎麼說的?」

「怎麼說的?」

「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歇!」

「月底之前沒有新歌出來就帶領十萬大軍去把花果山滅了!」

「這個月沒有新歌,以後堅決抵制楚陽的所有電影!」

「……」

7017k 李雲話音剛落花纖雨就被鎮住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李雲居然會提出這樣一個條件!

但很快花纖雨就回過神來了,因為最近在紅蓮教之中,也確實興起了一股起事的言論。

當初朱雀軍剛剛起兵的時候,紅蓮教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與帝國中的大多數勢力一樣,他們也認為朱雀軍不過是一群草寇而已,帝國朝廷覆手可滅。

可是隨著朱雀軍一天天的壯大,接連擊敗朝廷官軍,最後更是打的虎煞軍幾乎全軍覆沒。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攻佔了蒼南行省大部與廣粵行省一部。

這樣的戰績,在證明朱雀軍強大戰鬥力的同時,也讓其他勢力感覺到,帝國似乎已經不像原來那麼強大了。也正是因為如此,在紅蓮教少壯派中才興起了即刻舉事的言論。

那些少壯派認為,連朱雀軍這樣一個新興勢力,都能縱橫天下攻城掠地,那麼他們紅蓮教定能推翻乾元朝廷問鼎天下!

雖然這樣的言論,在朱雀軍那一場又一場勝利的刺激之下,逐漸得到了教中少壯派和激進派的支持,可是教主心中仍存有一絲疑慮。

但無論怎麼樣,起兵策應這件事,也不是花纖雨她一個小小的聖女,就可以做主答應的。

而在花纖雨算計李雲的同時,李雲也在算計紅蓮教。

實際上朱雀軍目前並不缺少經費,一系列的勝利讓朱雀軍斬獲頗豐。現下李雲最缺的乃是一個,可以幫他分擔朝廷壓力的盟友。所以對外出售軍火,李雲並不在意收入多少,他更在意的是對方是否有利用價值。

因此只要紅蓮教願意起兵策應他,李雲甚至可以免費贈送他們一批軍火。即便是教他們火器的製造之法,也並非不可以考慮。

反正李雲也從來沒有打算真的教,只要能糊弄紅蓮教起兵幫他分擔壓力,給朱雀軍爭取到足夠安穩發展的時間。那麼紅蓮教的任何要求,李雲都可以考慮。

至於紅蓮教發現上當后,會不會找朱雀軍麻煩,李雲壓根不在意。

因為有乾元朝廷這個大敵在,紅蓮教也沒精力來找朱雀軍的麻煩。即便紅蓮教真的咽不下這口氣,可只要朱雀軍足夠強大,那麼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不過紅蓮教可不是好糊弄的,李雲還必須拿出足夠的籌碼才行。

於是李雲表情認真的說道:「聖女殿下,其實帝國遠非你們想象的那麼強大,它現在不過是一頭紙老虎罷了,強大的外表之下,實則已經虛弱不堪。要知道它已經存在了八百年,八百年的時光足以讓一頭最強壯的猛虎也變的老態龍鍾,並將它的尖牙利齒消磨殆盡!現在連我們根基淺薄的朱雀軍,都能打敗虎煞軍,更別提高手如雲教眾遍布天下的紅蓮教了!」

雖然李雲的話很有煽動性,可是花纖雨似乎並不為所動,她輕輕一笑說:「李將軍,這件事我做不了主,所以還容請以後再談。現在我只想知道,將軍對於我方才所說的有何想法?」

李雲當然知道,一個小小的聖女根本做不了主。

但是這也並不代表她,沒有被利用的價值,所以李雲點點頭道:「我沒有什麼意見,一萬萬兩銀子已經表明的紅蓮教的誠意,所以我同意這次交易!」

「如此,妾身謝過李將軍了!不知李將軍何時可以將這火器的製造之法,交於妾身呢!」

「哈哈……哈哈……」

聽聞花纖雨之言,李雲不禁放聲大笑起來。

聽到這句話,丁隊長不由得冷哼一聲,帶著諷刺冷笑。

Previous article

看到他們一起進來,趙雪蘭翻了個白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