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若是有什麼意外的話,消息早已傳回。

然而就在這一日,天玄境內無聲無息間出現了大量的妖族!

這些妖族奇形怪狀,什麼類型的都有。其數量之龐大,足有數萬隻!

然而詭異的是,這數萬隻妖獸進軍天玄境,竟然沒有任何一家宗門發現!

這數萬隻妖獸進入天玄境之後,卻沒有任何的後續動作,反而是分批找地方隱藏了起來,不知有什麼打算。

這一日,玄劍宗五名金丹境弟子一同出離宗門,前往附近的沼澤之地,尋找玉葉花。

這玉葉花是煉製金丹境增進修為丹藥的主葯,是這片沼澤之地獨產,只有這裡才有。

然而,就在這五名弟子來到這片沼澤之地的時候,意外頓生。

本來這裡殘存的一些妖獸,都已經被玄劍宗的修士剿滅了。然而,今日卻進來了其他的危險!

一張血盆大口,好似可以吞天一般,直直的奔著這五名金丹境弟子咬下!

其中帶著讓人無法抵抗的吞噬之力,五名金丹境弟子還未反應過來時,就已經喪生在其口中,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吞掉了五名玄劍宗的弟子之後,這憑空出現的血盆大口,再一次詭異的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而這只是其中一點。

出離宗門的上百名金丹境弟子,都在各個「安全」的地方喪生,並且過程詭異,並無任何聲息。

後續的一日之內,所有出離宗門的弟子,全部喪生,無一人生還。

彷彿一張無形的大網,包圍住了整個玄劍宗。只要敢試圖闖出這張網的玄劍宗修士,都會被等在網外的獵人,無情的奪走性命。

終於,三日過後,留手在宗門的二長老發現了不對。

………… 無用的刀刃直接在達茲·波尼斯的腹部留下了深深的裂口,猩紅的血液從達茲·波尼斯的腹部迅速流出,染紅了他的褲子。

嘭。

右手駕馭著暗月向前稍稍一用力,卡贊直接將達茲·波尼斯彈開向後退了好幾步。

這個光頭低下頭顱看了一眼自己腹部的傷口,他不理解。

他不理解剛才卡贊的那把黑刀到底是抵在了一個什麼樣的位置,為什麼讓他無法動彈了。

還有一點,達茲·波尼斯能明顯的察覺到,剛才這個男人留手了,不然他一定可以在他陷入僵直的時候一瞬間將自己拿下。

「你還太弱了,如果你不能好好的將自己的惡魔果實利用起來的話,你這輩子都不會變得太強的。」

卡贊確實是故意放過達茲·波尼斯的,不僅如此,他還特意的小小指點了一下他。

之前在寧靜島的時候,卡贊還欠了克洛克達爾的一個救命之恩,現在算是稍微還上了一點。

卡贊沒有再看達茲·波尼斯,而是看向了甲板上的其它位置。

有資格參與這場戰鬥的人,來齊了。

達茲·波尼斯看了周圍的人一眼,猶豫了一下,最終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小船上離開前往岸邊了。

努斯特爾迪最終還是站在了卡贊的面前,無論如何他都不想放棄這一次進入地下世界的機會,如果他能將地下世界的海運事業拿下的話…

那麼家裏面的兄弟姐妹們一定會對他刮目相看的吧…

努斯特爾迪這一次的舉動完全是他自己主張的,並不是bigmom要求的。

萬國的運輸事務全部都是交由他來處理的,bigmom一般不會過問任何運輸上面的事。

這一次成了,全家都會為他驕傲;敗了,家裏人也沒有什麼損失,不會怪罪於他。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為什麼不來搏一搏呢。

「都…做好死的準備了吧?」

卡贊掃視了圍他一圈,緊張兮兮的眾人們,他並沒有從這些人裏面看到cp的那兩個人,金拉米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堂吉訶德家族的那個幹部躲在稍微遠點的船上盯着,看樣子沒打算過來。

可以說最強大的幾個人,最後只來了一個,就是夏洛特家族的努斯特爾迪。

「這…可不行吖。」

卡贊四下尋找著金拉米的身影,誰都可以跑,獨獨你百獸海賊團的人不能跑。

卡贊可是已經定下了目標了,進入新世界后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凱多。

不僅僅是因為卡贊厭惡凱多的問題,主要還與和之國有關,在卡贊對海賊王的所有記憶之中,這個地方牽扯到的東西是最多的了。

尤其是八百年前的真相,除了拉魯拉夫和瑪麗喬亞之外,就屬這裏掩埋的線索最多了。

至於bigmom的萬國,到沒有什麼特別吸引卡贊的地方,它所具有的意義比起和之國來說差遠了,等卡贊幹掉了凱多之後再去擼大媽。

砰砰砰砰砰砰。

乓乓乓乓乓乓。

一梭子凌厲的子彈襲來,直接打在了卡贊的身上。

而卡贊根本就不閃不閉,甚至連見聞色霸氣都沒有使用,僅僅是用局部鋼鐵化就無視了這些槍子。

沒意義的。

子彈這種東西,在沒有掌握強大的見聞色與可以纏繞的武裝色前,對那些強者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

雙刃拔刀·飛翔斬擊。

卡贊將兩把刀插入了刀鞘之中,身體下壓,硬是無視了所有的子彈,然後雙手一瞬抽出刀來橫向斬出,連帶着的是一紅一黑的劍氣向著周圍的人射了出去。

這種距離之下,閃是肯定閃不掉的。

轟!

嘩。

鮮血浸潤甲板,卡贊這一擊直接將半數的人攔腰截斷。

剩下的人有些勉強抗住了,但手握武器的雙手已經開始顫抖。

唯一面色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就只有了努斯特爾迪了,這傢伙單手握刀,用武裝色霸氣攔下了這一擊。

該說不愧是夏洛特家族的么,恐怕很早的就開始接受霸氣的訓練了。

經驗稍微漲了那麼一丟丟丟,剛才那些貨色竟然還能漲經驗,這讓卡贊已經稍微有一點點意外了。

不過啊,明明卡贊已經比較克制了,但是剛才的劍氣還是傷到了這艘船。

雖然只是欄桿的部分,並不重要。

現在卡贊已經不在乎金拉米的所在,如果那傢伙真的這麼沒有骨氣的跑了的話,那卡贊也沒有辦法了。

現在,先解決這個吧。

卡贊看着身前的這個矮人,不強不弱的,差不多跟貝拉米一個層次。

倒是對方身上的刀啊,槍啊,帽子啊之類的,都要表情,看起來是被bigmom塑造成了霍米茲。

三段斬。

卡贊的身影在船上晃了一圈,除了努斯特爾迪之外的人全部倒下了,在卡贊面前甚至沒有撐過一個照面,整個過程甚至不超過三秒。

這個時間比較長的了,因為卡贊的敏捷並不是那麼的強大,中間有人反應過來了直接駕刀試圖阻攔下卡贊。

可是,卡贊的力量可是達到了lv.6的,而且現在還是在各種buff的增益之下,沒有任何人可以擋得住。

「現在,就剩下你了,bigmom海賊團的。」

「我建議你還是別繼續下去了,把海流島之主的位置讓出來,我可以做主讓你成為bigmom海賊團的附屬海賊團。」

現在周圍的人死絕了,努斯特爾迪就沒有什麼顧慮了,說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個想法。

「哈?你們bigmom海賊團也配?」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么?」

努斯特爾迪面色陰沉的盯着卡贊,他們bigmom海賊團在新世界雄踞一方,乃是新世界最強大的海賊團之一,誰敢這麼囂張?

「別比比賴賴的了,你們bigmom海賊團早晚會被我踩在腳下的。」

卡贊沒心思繼續跟這傢伙廢話下去了,抬刀就直接砍了過去。

努斯特爾迪左手持槍射過去兩發,試圖影響卡贊的行動,但是在卡贊的鋼鐵化面前沒有任何效果,只好右手持刀抓緊去抵擋。

嘭!!!

卡贊的兩把刀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努斯特爾迪的刀上,下一刻努斯特爾迪腳下的甲板直接寸寸碎裂。

努斯特爾迪被打入了一個坑中。

海書網 「怎麼你跟那個靚女有故事?」

陳金輝吃了一口他面前的魚蛋,一臉戲謔的說道。

「能有什麼故事,就是義演的時候認識的朋友。

對了,你這邊吃完趕緊去公司找湯哥吧!早點把事情定下來,然後早點把MV拍了。

我29號可能要進《天神劍女》劇組,到時候可能時間不夠!」

何勁不想多說他與蔡娋芬的事情,轉移話題道。

「嗯,我這邊吃完就去,你要不要一起?」

說到去見湯正川,陳金輝的態度頓時鄭重起來,這可是他現在最看重的事情。

若是何勁的這個MV真讓他主持拍成故事MV,他就能將這個MV成品,若是再引起一定觀眾的喜愛。

那他拉投資拍電影的事情可就順利多了。

這年頭,導演雖然多,但能拍出讓觀眾喜歡的故事的導演卻是很少。

看看每年電影票房榜上的人就知道了。

翻來覆去,不就是那幾個人。

所以,要想讓投資人給你錢拍電影,你必須得拿出能說服投資人的東西。

因為見到了蔡娋芬,所以何勁今天吃起雲吞都沒什麼味道了。

草草吃了幾口,他就與同樣有些心急,想早點去見湯正川,將事情談下來的陳金輝一起離開了。

倆人一起坐車回到九龍塘,之後陳金輝去了華星公司,而何勁則是回自己的出租屋。

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忙着弄專輯的事情,今天難得有時間,他自然要好好休息一下。

「孫師弟,昨晚的話,可都當真?」

Previous article

這個她不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