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一言難盡地看着陸懷安,簡直要無語了:「你膽子真的忒肥了!」

陸懷安只是笑:「過了明路就好了。」

能出多少衣服不是最緊要的,重要的是把郭鳴綁到了他一條船上。

邊聊邊走,到郭鳴家樓下的時候,郭鳴已經答應每年分紅利了。

看着陸懷安離去,郭鳴嘆了口氣。

反正都這樣了,扭扭捏捏還教人看不起,該他的就拿唄,風險同擔,總不能陸懷安吃米他吃糠不是?

忙活這一通,到家的時候剛好吃飯。

陸懷安聞着香氣進去,精神一震:「紅燒肉?」

「嗯吶。」沈如芸笑眯眯的探出頭來,柔聲道:「隔壁小紅家做了紅燒肉,果果說聞着太香了,我就琢磨著做一頓。」

他們自己就隨便做點什麼都行,但再苦不能苦孩子嘛。

陸懷安抱起果果,哈哈一笑:「看來我是沾了果果的光啊!」

果果咯咯地笑。

看着天真的果果,沈如芸神色有些怔忡:「就是不知道,錢叔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路上太亂了,尤其關石又是樹哥的地盤,錢叔不僅帶了衣服過去,還得帶人出來,真不知道能不能行。

「快了。」

他跟吳綜信約了月初送第一批貨,算算日子,錢叔應該能趕到。

日子一天天過去,最近外邊亂,陸懷安也沒出去晃。

龔蘭帶着孩子,反正果果好招呼,就一併照顧了。

家裏這些事,沈如芸放了學就會接過去,但挑水這活就只能陸懷安來了。

看着他忙進忙出的,不少鄰居還會湊過來問:「你們上次做生意,賺錢了嗎?」

「不過混口飯吃。」

看着他和和氣氣的,他們膽子也大了些:「你媳婦不生娃,還跑去讀書,你家裏人不說她的呀?」

「就是,也就是你好說話,要擱我家裏頭,早打的她下不來床了,看她還讀不讀。」

一群人立馬轉移了注意力,紛紛揶揄地笑那人:「你媳婦來了我就告訴她!」

等陸懷安打好水,挑着往回走的時候,那人還攔住他:「兄弟,不是我說,你這媳婦啊,心太野了,還是得收拾收拾。」

「是我讓她去讀的。」陸懷安神色平靜,讓他讓開:「讀書是好事。」

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那些人沉默了一會,炸了。

把這些紛擾拋在了後邊,陸懷安沒事人一樣回去了。

倒是沈如芸聽說了些什麼,晚上忍不住問他:「你真的那樣說的啊?」

「嗯。」陸懷安不覺得這有什麼的,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做題了?」

「做吶。」沈如芸用手支著下巴,認真地看着他:「他們說,我給你下迷魂藥了。」

陸懷安無語:「神經。」

看看時間,他皺起眉頭:「你要做就快點做,不然別怪我打你。」

一語雙關的,沈如芸怔了一秒,俏臉飛紅,嗔他:「煩人你!」

左右沒別的事,陸懷安趁著有時間,好好地打了她幾頓。

他們這柔情蜜意的,回來拿衣裳的沈茂實瞧著了,忍不住偷偷拉住她:「小芸,你最近沒哪不舒服吧?」

沈如芸被他問的一臉懵:「沒有啊,我挺好的。」

「那葯,你還在吃沒?」

想起她的癲癇,沈如芸神色一黯:「在吃呢。」

沈茂實想起來就一臉的惱火,憤恨地道:「都怪那臭小子!當年要不是磕那一下,你也不會得這病!」

「……那都多久了。」沈如芸搖搖頭,笑了:「我後來還摔過,不一樣磕過頭,醫生都說了,這不一定的。」

當時她擔心這病影響生育,特地去醫院查過。

醫生說她這病,可能是小時候磕到了腦袋,沈茂實就想到了當初她跟人搶蘑菇,在山上被人推了一跤的事。

幸好,她這個不是先天性的,也不會遺傳,只是如果懷孕了,就不能吃藥,可能病情會有反覆。

「就是他!當時你還暈了一天呢!」

沈如芸不想跟他爭執,擺擺手:「算了,都過去了,這誰也說不好是吧,走一步看一步吧。」

懷了就生,沒懷就先吃藥。

「你啊,就是心大。」沈茂實嘆了口氣,又有些發愁:「我得趕緊回去了,你要是哪裏不舒服一定叫人來喊我啊!」

要擱他說,現在不懷也是好事,她這還讀書,懷了兩頭都顧不上。

「好。」

送他到門口,沈如芸垂眸,神情有些複雜。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這裏現在還很平。

她和懷安的孩子嗎?

會是怎樣的呢?

沒等她想出個答案來,果果抱住了她的腿,仰著頭一臉天真:「深深,你要有寶寶了嗎?」

「還沒有呢。」沈如芸笑死了,沒想到她竟然給聽着了:「果果餓不餓?渴不渴?啊,沒喝水啊,來,嬸嬸給你倒水去。」

喝完水,果果竟然還惦記着先前那事,一臉好奇地看着她:「有寶寶,深深是不是媽媽?」

呃,沈如芸看着她懵懂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是的。」

果果想了想,啃着手指頭瞅着她:「媽媽?」

沈如芸嚇一跳,連忙搖頭:「果果不能叫我媽媽的,要叫嬸嬸,果果有……」

說到這,她忽然想起了陸懷安說過的事,話到嘴邊又拐了彎:「來,嬸嬸帶你出去玩。」

原以為這事過去了,結果傍晚錢叔回來以後,果果撲到他懷裏,沒等錢叔高興完,她小小聲地說:「爸爸,我有媽媽了!」

自以為的小聲,實際上全都聽到了。

不僅錢叔嚇一跳,沈如芸也嚇了一大跳。

這話可不能亂說的!

沒等她反應過來,果果指著龔蘭,開心地笑了:「媽媽!」 「喝成女的更好,真的喝成了女的,我們就不需要兩張床了!更方便!」田沖一臉壞笑,好像這湯真能把男生喝成女生的樣子!我小心的喝了兩瓢羹說:「那如果喝的不男不女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田沖整個人笑的前仰後合,好看的月牙又掛在了臉上,「咳咳……咳咳……」她笑嗆了!緩了緩說:「你混蛋,喝湯的時候逗我笑。」然後她又看了看我,馬上又開始笑的前仰後合!我被她感染的也開始陪著她乾笑……哎,笑點好低!

田沖大姐大想象力豐富且笑點低!只要給她一個思維的支點,她就能自己把支點發展成大樹!我除了用這樣的方式逗她開心,還會因勢利導,幫她掌握空間幾何和物理實驗的思維建設!田沖本來記憶力就厲害的嚇人,如今想通了理科的理后,成績隱隱有了要追趕我的我趨勢!成績直線飛升后,她在田叔叔那裡也就更囂張!不過田沖從來不對外人囂張跋扈,她覺得誰親近才會對誰下手,這一點我認可她,同時也挺享受她的囂張跋扈!

四月底,一個陽光明媚的周六下午,我自己在寢室做練習題打發時間,來了一位威猛的大帥哥。

「小光,我妹妹呢?」表哥不知道什麼時候混進了五樓!新學期寢室有規定,五樓以下的學生不允許隨便進入五樓活動!這一層,總共也就只有二十幾人!這也是田沖敢大膽住在我房間的原因之一!

「表哥,找大姐大?她今天練游泳去了,她報了運動會的200米自由泳!」我笑著回答他。

「你怎麼不跟著?」表哥追問。

「表哥,我只是大姐大的閨蜜,我又不是全天下所有女人的閨蜜!游泳隊里將近二十個女的!」我無語的解釋了一下,我們學校女子游泳訓練期間要男生迴避的!想看田沖游泳,除非只有我倆!或者體育游泳課!

「嗨,我以為你無所不能呢!哈哈……」表哥打著哈哈,頓了頓湊到我旁邊坐下問我「我聽說田沖期中考試全校第十?真的假的?自己考的么?」

「真的!我沒給她押題。」我認真的點頭。」

「這麼厲害?和表哥說說唄!學渣怎麼變的學霸?都是你的手段對不對?你表哥我現在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可是我成績還差點,能幫幫忙不?咱這關係……對不對?」表哥的語言邏輯就是厲害,轉折的也好自然。

「差點是差多少分?」我說!表哥沒說話,只是伸出一隻手掌,放在我眼前!

「五分?」我有點開心,心想我還真能幫到你!可是表哥隨後說出的分數就讓我很絕望。

「五十!」

看著他的表情,我確定聽到的五十不是玩笑。「文科理科?」我又問。

「文科!文科!我考體育大學,我體育專項已經通過了,只要文化課400就夠了!」表哥隨後又給我報了他目前各科的成績,然後加一起350!

我咬著筆認真想了一會,忽然靈機一動,說:「表哥,你和杜秋葉現在相處的怎麼樣?」表哥一臉奇怪的眼神看我,不自然的說:「還行啊!挺好的,你小子還挺八卦的,快點幫我想辦法解決,我可是偷偷溜進來的!」看著他的樣子我已經感覺到了他對成績的渴望和急迫,

我說:「表哥,這樣,如果聽我的,你回去寫兩篇作文,第一篇寫論女子地位!第二篇,論男子在家庭中的責任感!兩篇論文寫完分別拿給杜秋葉看,別一起拿給她!她讀文章時你留意她的表情,什麼時候杜秋葉兩眼放光,對你說話滔滔不絕!我就可以教你得到50分的方法!」

「什麼鬼?這是什麼鬼條件?杜秋葉也是你閨蜜?」表哥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看著我,對我甚是無語,頓了頓又緩了下語氣對我說:「我對杜秋葉很好,真的,我對她很認真!你放心吧!小光,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這個時候練習寫情書?」

「表哥,既然你來找我,說明你相信我,先把我說的做了,我就給你辦法。我只要5分鐘就能把你教會!」我認真而篤定的說。

「真的?這麼神?」表哥懷疑的盯著我,好像非要看出點什麼似的!

「表哥,神仙可是你封的!一個月的時間,你讓一個高一的學生給高三的補課,而且一個月要漲五十分!」我說完,表哥軟了下去:「小光,我錯了,我不該為難你!」那語氣應該是要放棄了!

可是我說這些不是為了讓他放棄的,他可是在我被打時替我擋住棍棒的表哥!我自然是想破腦袋也要幫他的!

「表哥,我可以真的當一回神仙,不過我的條件你必須完成,你完成我的條件,我讓你看神仙施法!如有違約,甘願受罰!」說完我學著田沖的樣子右手舉起三根手指,作發誓狀!

「一言為定?」表哥將信將疑的問!

「一言為定!」我篤定的回答!

我確實有辦法讓他進步50分,成功的概率至少超過百分之六十以上,我做文理規劃的時候嘗試過高考的理科試卷和文科試卷,算是了解裡面的題目類型,也做了詳細的試卷分析。

一周前,期中考試結束后,田衝進入了高強度體能訓練階段,晚上九點,田沖跑完五千米回來了,迅速沖完熱水澡后就穿著浴袍一直在房間慢慢踱步散熱!看我在做仰卧起坐,打上了我的主意:「小光,我要累癱了,過來幫我揉揉小腿唄!」 第870章

彼時。

一處極其偏遠的山區里。

這裏荒無人煙,被人稱為鬼村。

前些年,這裏還有一些老人居住。

但自從那些老人死後,這裏就徹底沒有活人了。

此刻,一道身影,穿梭在死寂的村莊里,來到一座庭院前。

當他從庭院裏面轉悠了一圈出來后,整個人都有些毛骨悚然。

「媽,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既然你好了,我們就趕快出院吧!我看着這裏就難受!」

Previous article

信里的內容很簡單:「第一次刺繡,不太好看,不要嫌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