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會後,他暫時忽略了這件事,轉而把目光看向了眼前。

目光中所有的事物,全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山峰變平地,森林變荒漠……

滄海桑田,轉瞬即逝!

原本經過大洪水后,已經變得稀少的史前人類,重新遍布在了大地上。

「哦,不對,現在應該稱古人了。」

剛這麼想完,耳邊就響起了提示音。

【隨著時間流逝,時間來到了公元前405年!】

「公元前?」

蘇起沉吟了起來。

「公曆即陽曆,也就是說是現實世界的兩千四百多年前?」

「嗯,這個時間段……」

沒多久,他立馬就想到了現在是什麼時期。

「戰國時期?春秋之後的戰國時期?」

想到戰國時期,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戰國七雄。

「七雄,齊國、楚國、燕國、韓國、趙國、魏國、秦國。」

在戰國時期存在大大小小的很多國家,但其中最強大的就是這七個。

想到七雄,他瞬間聯想到了什麼。

「秦王掃六合?」

蘇起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對於那個滅掉其餘六國,統一了華夏,最後想要求仙問道,尋求仙丹長生不死的秦始皇,他還是有些好奇的。

「我記得秦始皇好像在泰山封過禪、祭告天地過?嗯,到時候倒是可以去看看圍觀一下。」

「不過現在距離那個時候還是太早了,還有一百多年……」

不過,一百多年而已,對他來說轉瞬即逝,也要不了多久。

剛想到這,他發現眼前的畫面變了變。

他眼中出現了一座大宅子,而在宅子里的一個房間內,此時有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正坐在桌子前雕刻著什麼。

他面前的桌子上擺放著一些古樸的龜甲、獸骨,這些東西上刻滿了甲骨文。

而他正手持竹簡和毛筆,一邊看著龜甲、獸骨上的甲骨文,一邊抄寫翻譯著什麼。

蘇起定睛一看,上面的字清晰的被他看見,然後又瞬間明白了意思。

提示音也跟著響起。

【異獸讙:翼望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讙,其音如奪百聲,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癉。】

蘇起瞬間明了了意思。

「翼望山,山中有一種野獸,形狀像一般的野貓,它長著一隻眼睛還有三條尾巴。」

「它的名稱是讙,發出的聲音好像能賽過一百種動物的鳴叫,飼養它可以辟凶邪之氣,人吃了它的肉就能治好黃疸病。」

除了這一個,還有其他古怪的動物。

【異獸顒: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鳴自號也,見則天下大旱。】

「令丘山,沒有花草樹木,到處是野火,山的南邊有一峽谷,叫做中谷,東北風就是從這裡吹出來的。」

「山中有一種禽鳥,形狀像貓頭鷹,卻長著一副人臉和四隻眼睛而且有耳朵,名稱是顒,它發出的叫聲就是自身名稱的讀音,一出現而天下就會大旱。」

「這些動物……」

蘇起看著看著,眉頭漸漸皺眉。

「史前那些古怪的動物?到了現在還有人記得?山海經?」

剎那間,他就認出了這個老者寫的是什麼。

山海經!

一本描述了各種異獸,地理、山川、地理、民族、物產、藥物、祭祀、巫醫的書。

此刻老者正在書寫新的東西,蘇起本來並不在意,但看了后卻有些詫異。

提示聲響起。

【……下有湯谷,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這描述……

生命樹! 四周的街坊鄰居,紛紛駐足觀看,雖然說都住在城裡,但在這個時期,無論是城市的道路建設,還是人均收入的原因,整個城市的車,也沒有幾輛。

「你好,是舒總吧!」司機看著向自己走來的舒逸,面色和藹的詢問著。

「是我,秦總讓你來的?」舒逸撐了撐衣服,隨口說著。

司機趕忙打開了後車門,做足了服務,讓舒逸進了車子道:「舒總,秦總已經出發了,我們也快趕過去吧。」

坐在後排,舒逸面色平靜,翹著二郎腿道:「你看著辦吧,安全最重要!」

「是,是,舒總說的對!」

司機動作嫻熟,車子啟動,很快就出了社區。

車子剛剛離開,關嬸一臉凝重得看著車牌號,狐疑道:「什麼時候,舒逸那混小子,還認識了有車子的大人物了?」

「這車子可老值錢了。」

「那可不么,二十萬得車子,那可是非常值錢了。」

「你們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用這樣的車子,還雇了個司機,來接一個賭徒?」

「說不好是接他去賭博的也不一定呢。」

一時間,街坊鄰居們,嗑著瓜子,忍不住的嚼舌根子。

似乎在他們眼裡,舒逸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賭徒。

只要舒逸還活著,似乎永遠也脫不掉他賭徒的性質。

……

車子行駛的很是平穩,這個時期,公路上也沒有多少車輛,遠不比後世,家家戶戶都有車子的時候。

只是十多分鐘,司機將車子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門口。

這裡是整個臨城,最大,最豪華的酒店,博霖大酒店。

進出此地的,也多是一些社會名流,成功人士。

車子剛剛停下,舒逸並沒有和司機有什麼溝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站在酒店的門口,舒逸抿了抿唇道:「這酒店是應該快要上市了吧,我記得,當年好像還掀起一震風波呢。」

如果不是秦書易邀請舒逸來博霖大酒店吃飯,舒逸恐怕很短的時間內,都不會想起,臨城還有這麼大的一家酒店。

而且,是一個即將上市,並且在上市之後,股價迅速飆升,從四塊錢,一路漲停板,不過三十餘個工作日,飆升到了一百一十多。

足足翻了近三十倍。

「回去好好看看,這家酒店什麼時候能上市。」舒逸心中挂念著賺錢,他還要給女兒和老婆更好的生活環境,更優越的生存條件。

剛剛進了酒店,門童雖然不認識舒逸這個人,但對於秦書易的座駕,他倒是記得清楚,上前鞠躬道:「你好先生,是秦總的客人嗎?」

「她在什麼地方?」舒逸隨口問了一句,只見門童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舒逸跟上。

在門童的帶領下,舒逸很快便來到了秦書易的包廂內。

「秦總!」

舒逸面帶笑容,開口問候著。

說到底,是秦書易幫自己還了賭債,並且還拿出十萬塊錢來幫自己付了女兒的醫療費,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丟的。

「舒總,別客氣了,快坐吧。」秦書易伸手示意。

訕訕笑著,舒逸道:「秦總就不要編排我了,我哪裡算是什麼總啊,頂多就是個打工的,秦總約我來這麼好的地方吃飯,還只有我們兩個人。」 林森被獨孤的留在餐廳,而楊曉芸則被米萊和春曉拉到了另一房間。

作為當事人之一,林森覺得自己有旁聽的資格,關鍵時侯,也在關鍵時侯提供證據。

可惜兩位法官好像不準備聽他的。

尤其是米萊,看他的眼神也沒了之前的崇拜。

身為作者剛剛面基粉絲不久,就被粉絲嫌棄,我該怎麼破?

更讓林森擔憂的是,春曉會不會因為看楊曉芸爽,而中斷讓他入「股」的計劃。

惆悵啊!

這楊曉芸,怎麼這麼不靠譜。

就不能再等等,到時侯大家找個合適的機會,找個合適的地點,一起深入淺出的交流。

現在就暴露,實在是有些太倉促了。

「什麼,你是說向南不行了?」米萊和春曉有些震驚的看着楊曉芸。

驚天大料被爆出,整的二人有些措手不及。

「那不行了,還有大夫呀,沒去看看?」米萊開口問道。

「也不是不行,只能說不太行,他覺得他行,我覺得他不行!」

「懂了沒?」楊曉芸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米萊:「不太懂!」

春曉:「懂了,也就是說,你騷!」

「滾,你才騷呢!」楊曉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春曉。

「不及你,不及你。」春曉做出一副甘拜下風的姿態。

「啊呀,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米萊急得直擺手。

「不是嗎?」春曉反問道。

【提醒主人!在本次帝王任務之中,請善加利用『劇情快進』模式,進行快穿!】

Previous article

人族和太古一族講道理的時候,太古一族要講拳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