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提醒主人!在本次帝王任務之中,請善加利用『劇情快進』模式,進行快穿!】

林宇立即操作,穿越到第二天。

……

寒風凜冽,雪花飛舞。

地面的積雪很厚,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路上,根本沒有行人,只有餓死的屍體,被雪花覆蓋。

林宇站在大樹下,擺好燒烤爐,等待朱元璋。

趙穎兒問:「雪這麼大,朱重八會來嗎?」

林宇說:「他為了填飽肚子,肯定來化緣!」

忽然,狄莉娜指向前方:「瞧!」

只見三個人影,出現在五十米之外。

等三人走近了,林宇定睛觀察。

中間的小和尚,正是朱重八!

右邊的少年,比朱重八矮半頭,面黃肌瘦,顴骨突出。

左邊的少年,比朱重八高一點,方臉濃眉,成熟幾分。

朱重八凍得哆哆嗦嗦:「阿彌陀佛……小僧又來化緣了……」

他和兩個衣衫襤褸的少年靠近燒烤爐,伸手取暖,不停地吸溜著鼻涕。

林宇問:「這兩位小哥,是什麼人?」

朱重八指著面黃肌瘦的少年,介紹說:「他叫徐達!」

少年咧開嘴,憨厚地笑了笑。

徐達,朱元璋的死黨,明朝開國元勛,被封為魏國公。

朱重八指著方臉濃眉的少年:「他叫湯和!」

湯和,朱元璋的結拜兄弟,明朝開國名將兼軍事家,被封信國公。

徐達與湯和,都是農民出身,家境貧寒,小時候跟朱元璋一起給地主放牛。

林宇問:「朱重八,你出門化緣,怎麼還帶著朋友呢?」

朱重八笑著解釋:「昨天,小僧有幸吃到極其美味的『鳳陽釀豆腐』,不敢獨自享用!所以今日,特意帶兩位朋友給施主捧場!」

捧場?說得好聽,其實為了吃白食。

大災之年,能多吃幾口飯,就能多活兩天。

林宇內心誇讚,朱元璋自幼便講義氣,難怪徐達和湯和對他忠心耿耿!

趙穎兒故意問:「你們可知道,一串『鳳陽釀豆腐』,賣多少錢?」

朱重八、徐達、湯和搖搖頭,滿臉的茫然。

趙穎兒說:「一串『鳳陽釀豆腐』,至少一兩銀子!」

「哇……」朱重八三人驚呼,下巴差點掉落。

林宇說:「鳳陽釀豆腐雖然昂貴,但友誼價更高!看在你幫助好友,有福同享的份上,我免費送你們十五串『鳳陽釀豆腐』!」

朱重八驚喜:「每人能吃五串!太好了!多謝施主!」

林宇迅速打開食物箱,取出十五串「鳳陽釀豆腐」,放在燒烤爐上,開始烤制。

徐達與湯和的肚子「咕咕」直叫,他倆盯著「鳳陽釀豆腐」,狂流哈喇子。

朱重八說:「請問施主,尊姓大名?」

林宇也不隱瞞,如實說:「我叫林宇,她倆是我的助手。」

朱重八說:「林施主慷慨相助,免費贈送美食,等於是我們的恩人!」

徐達咽下口水,大聲說:「恩公在鳳陽擺攤,誰敢欺負你,我們給你出頭!」

林宇說:「這裡鬧飢荒,賺不到錢,我明天便離開。」

朱重八一聽,面露失望之色。

顯然,明天沒有免費的午餐了。

林宇邊翻烤「鳳陽釀豆腐」,邊問:「你們甘願留在鳳陽,等著活活地餓死嗎?」

湯和忙說:「如果恩公肯收留,我們想跟隨恩公,為你效勞,不要任何報酬,只求填飽肚子。」

徐達舉起拳頭:「是啊,為恩公效勞!我自幼習武,可以保護恩公。」

林宇拿著毛刷,蘸了點色拉油,塗抹在豆腐上。

「這兩位女俠,武功高強,足以保護我!」

徐達跟湯和瞅了瞅趙穎兒、狄莉娜,他倆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狄莉娜微微而笑,伸手抓住徐達的衣領,奮力舉起,甩出十多米遠,落在雪窩裡。

朱重八與湯和,看傻了眼。

徐達年僅十三歲,體重比較輕,摔在厚厚的雪中,並沒受傷。

他慌忙爬起,返回燒烤爐的前方,笑得尷尬:「女俠果然武功高強……」

噗通!湯和雙膝下跪!

「女俠!能收我為徒嗎?」

這小子比朱重八大兩歲,腦筋轉得快。

若成為狄莉娜的徒弟,吃喝自然不愁。

朱重八和徐達,也反應過來,忙下跪拜師。

狄莉娜說:「你們起來吧,我從不收徒弟!」

湯和說:「女俠不答應,我們就不起來!」

狄莉娜無奈,看向林宇,讓他解決。

林宇說:「你們不起來,就吃不到『鳳陽釀豆腐』!」

蹭!徐達瞬間爬起,生怕繼續餓肚子。

朱重八跟湯和,也悻悻地站起。

緊接著,林宇朝十五串「鳳陽釀豆腐」上塗抹酸甜的秘汁醬料。

很快,冒著熱氣的「鳳陽釀豆腐」出爐了!

朱重八、徐達、湯和三人,狼吞虎咽,吃得極爽。

目睹他們的樣子,林宇心生同情,又拿出六根「豬大腸套大蔥」,放在燒烤爐上烤炙。

十五串「鳳陽釀豆腐」被消滅乾淨后,六根「豬大腸套大蔥」也烤得滋滋冒出熱油,散發濃郁的肉香。

朱重八、徐達、湯和盯著豬大腸,三人眼睛發光,猶如餓狼見到肥美的羔羊!

林宇說:「吃吧!每人兩根!」

朱重八、徐達、湯和欣喜若狂,拿起「豬大腸套大蔥」,張嘴猛擼!

「真香!太好吃了!」

「恩公的燒烤廚藝,天下第一!」

「能吃到這麼香的豬大腸,死也值了!」

……

不到五分鐘,六根「豬大腸套大蔥」落入三位少年的肚內。

林宇面帶笑容,對趙穎兒使了個眼色。

趙穎兒心領神會,取出三枚金葉子,遞給朱重八。

林宇說:「每人一枚金葉子,可保你們度過災荒。」

頃刻間,朱重八、徐達、湯和熱淚盈眶。

噗通!三人再次下跪,使勁地磕頭。

林宇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別隨便磕頭!快起來吧!」

朱重八站起,好奇問:「恩公離開鳳陽,去哪裡呢?」

林宇說:「燒烤派,雲遊四方,哪裡顧客多,我就會在哪裡擺攤賣燒烤!」

朱重八攥緊手中的金葉子:「我準備還俗,也離開鳳陽,出去闖蕩一番。」

此時,「紅巾軍」尚未起義,朱重八不當和尚,只能闖蕩江湖,增加人生閱歷。

林宇鼓勵說:「好男兒志在四方,必須做出一番大事!日後若有緣,咱們再見面!」

朱重八抱拳:「牢記恩公教誨!」

林宇笑呵呵地說:「再見之時,我給你烤一道美味的『流浪雞』,讓你大飽口福!」

朱重八滿懷期待,領著徐達、湯和,告辭離開。

望著風雪中三個少年的背影,林宇不由的嘆了口氣。

狄莉娜感慨地說:「餓殍遍地,民不聊生!怪不得元朝撐不到一百年,便滅亡了!」

趙穎兒問:「林宇,咱們準備去什麼地方?」

林宇略加思索,繼而說:「十三年後!大都!」

趙穎兒驚呼:「哇!你終於暴露了,一心想見趙敏!」

林宇搖搖頭:「你別誤會,我去大都,有其它的目地……」。「誒爸,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來了一個人。」徐中屹恍然大悟。

「誰?」

徐中屹摸了摸衣服的口袋,什麼也沒摸到以後他又仔細的想了想,好像之前把從程慕凡手裏接過來的名片放房間里了。

她右手猛地一抬。

Previous article

一會後,他暫時忽略了這件事,轉而把目光看向了眼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