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人僵持了片刻,便是同時向後爆退。

商子烆一直退到道場外面,才是化解那股強勁的力量,定住腳步。

張若塵則是退到九天玄女和青霄的身前,藉助儒祖聖書的力量,緩緩停了下來。在他的身前,則是一個個腳印大坑。

這一擊對碰,勢均力敵。

不過,商子烆並沒有一分為三,張若塵也沒有使用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

天堂界和崑崙界的修士,皆是目瞪口呆,沒有想到先前跨境界戰鬥都勢如破竹的商子烆,竟然在同境界,被張若塵擊退。

「子烆公子算是遇到了對手。」

「張若塵竟然如此強大,今天想要奪回須彌道場,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

驀地,鑲嵌在佛像眉心的青色蓮子,釋放出照耀天地的青芒,並且大量生命之氣湧入進佛像,通過佛像傳入進地底。

白色的湖面,長出一片片碧綠色的蓮葉。

被戰鬥打得變成焦土的島嶼,也是長出紅花綠草,變得生機勃勃。

佛像下方的泥土中,長出密密麻麻的銀色根須,向上蔓延,匯聚到頭頂的位置。隨即,根須的頂端,長出大量翡翠一般的蓮葉,顯得綠光瑩瑩。

「哧哧。」

在蓮葉的中心,一朵潔白的蓮花,緩緩的綻放而開。

蓮花,猶如一盞神燈,散發出來的光芒,將黑夜照亮成了白晝,光芒向遠處延伸,沒過多久方圓萬里的大地都被光芒照亮。

在場的修士,全部都被驚呆。

張若塵第一個反應過來,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到佛像的頭頂,一把抓住那朵蓮花。若是他沒有猜錯,這朵蓮花,應該就是須彌聖僧留下的至寶。

可是,他的手才剛剛抓住蓮花,臉色就是一變。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宮澤宸說完,卓楓隨即點頭。

「輪廓確實挺像,只是這頭髮和輪廓,都有些模糊,不太好分辨。」

沈安安繼續說着,「左邊眼窩會比右邊深邃一些,眼珠的顏色會比一般人淺,有些混血的感覺,鼻樑不算特別高,但是山根處比較高,顴骨這個位置會鼓起來……

嘴角略微再向下一些,嘴唇比這個再厚一些……

對,稍微有點兒駝背,人很瘦,特別瘦,對對,下頜骨這裏再收一點……」

沈安安一點點指揮着,這個人的樣子越來越清晰。

宮澤宸的目光也越發的幽深晦暗,卓楓則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由衷的說了一句,「你是對的,當初如果……」

話說一半,卻不知道從哪裏說起。

當初如果上面能夠聽宮澤宸的分析,勢態也許不會搞的那麼嚴重。

沈安安長呼一口氣,「我看到的就這麼多了,你們認識這個人嗎?」

畫像出來了,比大家想像的都要清晰,這答案幾乎呼之欲出了。

宮澤宸抬了抬手,「把頭髮換成黑色!」

「好!」

頭髮換成了黑色,整個人看起來年輕了很多,眉目深邃,看起來有幾分面善。

沈安安看着換了黑色頭髮的人像有些出神,再轉過頭來看向宮澤宸,倒是覺得他和宮澤宸眉眼間有幾分相似。

只是,宮澤宸的眉目冷寂內斂,而這個人眼神中卻透著陰鷙冷漠。

「四哥,這個樣子的確是和我印象里的差不多,可程家管他叫叔公,這個人應該年紀很大才對。」

「叔公不過是個稱呼,並不代表年紀,他……我不會認錯!」

沈安安眉頭微微一動,對於宮澤宸認識這個人並不意外。

這人看着同樣器宇不凡,絕對不是簡單人物,宮家是名門望族,只要是入流的人,恐怕都應該有所接觸。

「你認識他?」

宮澤宸點頭,「他是我二叔!」

「啊?」沈安安驚訝的張大嘴巴。

她確實看着這個人和宮澤宸的眉眼間有些相似,可也萬萬沒想到是這層關係。

上一世就知道程家根基深厚,沒想到這根基,居然是宮家。

這算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么?

「四哥,我也就是見過你二叔,不代表他就有什麼問題,而且我也不能確定,程家所說的叔公就是你二叔,所以……」

宮澤宸勾唇一笑,「小傻瓜,沒事的,我這個二叔啊,他離開宮家很久了。」

經過宮澤宸大概的講述,沈安安才知道這個宮盛是宮家的私生子,但因為宮家的地位,沒有人敢多嚼舌根,都心照不宣的不在公眾場合談論這件事。

宮盛十五歲的時候母親因病去世,正是叛逆期的時候,辦完了母親的後事,他便離開了宮家,一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架勢。

宮老爺子心中有愧,將宮盛的生活安排的妥妥噹噹,可這孩子一根筋的認為當初跟着母親回到宮家,只是為了圓母親的心愿,自己一直都不能稱之為宮家人,他和宮澤宸的父親年齡也快差出一代人去了,一個屋檐下生活非常的彆扭。

所以宮老爺子安排的一切,他一樣都沒要,就這麼在京城神隱了,開始宮家還各處探尋他的消息,後來一個偶然知道他去了東臨,宮老爺子也就下命令不去打擾他安靜的生活了。

這麼一拖,關係也越來越疏遠,直到宮老爺子去世,葬禮上宮盛也並未出現,再之後,宮老夫人想要幫忙照顧,卻又礙於身份尷尬,怕孩子負擔更重,便讓管家多關注著,久而久之,便也疏遠,只是隻字片語的消息。

直到,十幾年前的東夏改制,宮盛突然以東臨行政監督官的身份出現在了議會上,這個官職比東臨行政長官的權力還要大,是直對東夏皇宮直屬命令的機構,這讓宮家的人都大為驚訝與困惑。

宮盛在議會上力主反對改制,和創新派明裏暗裏做了不少鬥爭,隨之而起的還有一個神秘的組織,最後被稱之為「幽靈集團」。

終於,最終改制落下帷幕,創新派贏了,東夏國也從君主立憲制改成了二元制國家,皇族的地位還在,行政權力卻削弱了很多,只是變成了一種崇高的象徵。

宮盛再一次銷聲匿跡,幽靈集團也隨之銷聲匿跡,宮澤宸當時也分析過這件事的脈絡,甚至注意過宮盛的動向,但是種種跡象表面他都和幽靈集團沒有關係,如今幽靈集團再一次出現,宮盛也緊跟着回到了大家的視野,又趕上正是換屆選舉的關鍵時刻,上一次是巧合,這一次恐怕就不是了……

沈安安不得不感慨命運的捉弄,繞來繞去還是繞不開這些人,這些事。

如果,程家口中的叔公就是宮澤宸的二叔,那麼程家和宮家怕是也有千絲襪縷的聯繫,最終事情會演變成什麼樣,誰都說不準。

宮澤宸沉思了片刻,抬眸,「我得會京城一趟。」

卓楓點頭,「我和你一起去。」

兩人對視,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後續還有一些部署上的工作,沈安安便先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房間,拿出了行李箱,開始收拾東西。

等宮澤宸回到房間時,正看着那俏麗的小身影在忙碌著。

「小乖,在幹什麼?」

沈安安轉身,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過來,「再幫你收拾東西啊,勢態看起來這麼嚴重,你肯定得回京城一趟吧,如果沒猜錯的話,怕是馬上就得出發!」

宮澤宸莞爾一笑,卻故意逗她,「這麼着急趕我走啊!」

「哪有!」沈安安嘟嘴,直接扎到了男人懷裏,「我捨不得你走!」

最近兩個人都各自忙,聚少離多,宮澤宸已經很久沒見過沈安安小女人模樣的一面了,撒嬌的聲音讓他的心軟了又軟。

「那就不走!」宮澤宸撫着她柔軟的髮絲哄道。

沈安安挽唇一笑,「好呀,那就不走,管他什麼陰謀,什麼集團的,我們什麼都不管了,我們找一個世外桃源,住上幾個月,享受安寧的時光!」

「好!」宮澤宸眼底含笑,爽快的答應。

。 在張遼使出旋燈火的時候,張飛爆喝一聲:「突石!」

往地面一指,敵陣之中突然冒起一片尖銳的石頭,一下子刺穿了十幾個敵兵。

這一招殺敵並不多,但是卻令敵軍膽戰心驚,士氣頓時崩潰。

漢軍跟着衝殺上去,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公孫瓚等人已經被震驚得頭腦中一片空白。

在他們看來,漢軍已經不是普通的軍隊了,簡直跟傳說中天兵天將一樣威猛。

他們想不通,為何短短數年之間,朝廷的變化會這麼大。

尤其是公孫瓚,他是認得張飛的,知道他是劉備的結義兄弟。

當初的張飛雖然勇猛無比,但是也還在正常人的範疇,哪像如今這麼如鬼似神。

這會兒呂布也顧不得指揮兵馬了,腳下輕輕一磕赤兔馬的腹部,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沖入了敵軍之中。

呂布殺得興起,忽然望見遠處青羅傘蓋,知道定是袁紹出現了。

於是呂布直接衝殺了過去。

他揮動着方天畫戟,右手斜向一斬,好似隨手斬了空氣一下似地。

這一招正是從三國世界所學來的武將技半月斬。

迎面衝來的士卒驚訝地看着一道彎月般的氣勁襲來。

眨眼睛就來到了面前,連抬手招架的時間都沒有,隨即不見了蹤影。

隨即他的眼前一黑,然後……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而在旁人的眼中,那月牙形的氣勁從第一名兵卒的身上劃過之後,去勢不減的又劃過了第二人的身體。

緊接着,第三人、第四人……

直到那氣勁足足穿過了十幾人,才消散。

最後面的那個士兵因為距離較遠,終於有時間做出應對。

可當他舉起手中盾牌抵擋的時候,卻發現毫不起作用。

那道詭異的月牙形氣勁從他的身上一劃而過,沒有絲毫停頓,連人帶盾牌都被切割成了兩半。

呂布的方天畫戟不斷地揮舞,不斷地發出半月斬。

袁紹麾下的士兵彷彿割麥子似的,成片成片地倒下。

鮮血揮灑,肢體零落,掉落一地。

整個畫面分外殘酷,而又充滿了妖異的美感。

見到呂布如此兇悍,袁紹以及麾下的群臣都驚呆了。

「等?」

Previous article

她右手猛地一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