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

「不,不錯!」

大殿之中陷入了一片安靜,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那石人的眼睛又慢慢的暗淡了下去。此時葉星和白芷的修為,也是稍稍恢復了一些。但是守在外面的幾十個高等鬼物卻是沒有離開。

「你現在怎麼樣了?」葉星問道。

「還好咱們服用了生命水。」白芷嘆道:「現在好了一些,你呢?」

「我也好一些了。」葉星說着,便又向著那白瓷碗靠近,欲要在盛一些生命水。

「竟然,竟然沒有了?」葉星疑惑出聲,他記得他和白芷只是服用了幾滴,白瓷碗之中的生命水少說也有二三十滴,可是現在竟然一滴都沒有了。

「刷刷刷……」可是就在此時,那些高等鬼物,卻是向著兩人慢慢靠來,很顯然沒有了亮光震懾,高等鬼物沒有了懼怕。

。 巫馬九行瞳孔收縮,臉色凝重到極點,心中波瀾,如大浪擊天。

達到中位神境界,修鍊近五萬年的一尊殺神,居然便如此隕落?

須知,即便是上位神,想要殺一位中位神,都不是一件易事。

對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巫馬九行還是有一定判斷,怎麼可能殺得了魔瞳?

魔瞳連逃都逃不掉嗎?

巫馬九行非一般人也,心境很快沉定下來,做出判斷,道:「你是借天尊神紋的力量,殺死了他?你可知,他乃是天殺組織九大殺神之一?」

張若塵站在雲橋上,懸空而立,道:「你倒是會倒打一耙,老夫與魔瞳交情甚深,怎麼可能殺他?明明是你出手偷襲,才殺死了他。」

巫馬九行實在是不明白,對方為何要使用這種拙劣的手段,將魔瞳的死,栽贓到他身上。只要細查,根本無法掩蓋真相。

「老先生,若是藏身在暗處,再借天尊遺地的地利,我或許真的會忌憚三分。但是出了天尊遺地,身形暴露了出來,你的優勢,已是蕩然無存。」

「嘩!」

巫馬九行將青銅戰刀舉過頭頂,一道刀氣光柱,直衝天外。

強大的神力,從他腳下蔓延開去,將萬里地域的山河夷平。幸好天尊遺地周圍的大地,皆是地廣人稀,否則不知會有多少生靈慘死。

一刀揮下!

刀氣未至,張若塵的身體,已是散裂而開。

「不好,又中計了!」

縱然巫馬九行心境沉穩,此時心中也是怒火萬丈,很想將那個老傢伙的真身揪出來,亂刀砍死。

被他一刀劈中的,不是張若塵的真身,是以魔瞳神源幻化出來的一道假身。

巫馬九行這一刀,結結實實劈在神源上,頓時,大量神力爆開,化為一圈明亮的光波,向萬里之外蔓延而去。

並非是巫馬九行智計不夠,而是精神力差距太大,無法佔據先手。

實際上,他能夠全身退出天尊遺地,已經是相當了不得,是處在劣勢之下,每一次都做出了最佳的判斷。

星桓天的神靈,皆在第一時間,感知到天尊遺地方向,傳來的強大神力波動。

「是巫馬九行的氣息,而且是全力以赴出刀。」

「巫馬九行居然敢在星桓天生事,有刀尊的背景,就是不一般。」

「巫馬九行並非飛揚跋扈之輩,此人雖然年輕,但,心智深沉,能夠引他出刀,必有大事發生。走,去看看。」

第一神女城中,飛出一道道神光,直向天尊遺地飛去。

以真神之能,頃刻間,便是跨越數十萬里,來到天尊遺地之外那片刀氣縱橫的疆域。

方圓萬里,塵土飛揚,規則神紋遍布。

有神靈,欲要繼續向前靠近,但剛剛飛了數百里,便是被刀道規則神紋斬中,身形倒飛而回,心中頓時大驚,他道:「好厲害的巫馬九行,才剛達到中位神境界,力量已是如此強大。」

「巫馬九行曾俗世無敵,根基深厚,自然非同一般。」商弘道。

商弘與天堂界派系的神靈匯聚在一起,個個神采飛揚,氣息渾厚,讓所在之地,化為了一片白光瑩瑩的神土。

以半招的優勢,擊敗命運神殿神子海尚明宮之後,商弘身上威勢更勝從前,飄飄然,如要羽化飛仙。

「嘩!」

「嘩!」

……

一連四道神光,從天外而來。

她們身穿不同色彩的神衣,個個美輪美奐,顯露在神衣外的肌膚猶如冰雕玉凝,宛若四位仙姬臨塵。降落到地面上,滿天花雨將她們籠罩。

正是神女十二坊,花、葉、秋、雪四位坊主。

她們的眼眸,齊齊盯向前方混亂天地中的巫馬九行,眼中神光如柱,皆帶有怒意。

雪雨坊主柳輕城冷聲道:「星桓天乃神女十二坊主宰的大世界,早有界規,任何神靈,不得在界中生事。巫馬九行,跟我們走吧,去見城主。」

數千里之外,巫馬九行釋放出神境世界,全神貫注的戒備。

「嘩!」

一道雷電凝聚出來,如一條電河,衝出進他的神境世界。

巫馬九行爆發出疾速,瞬間避開,騰飛了起來,大喝一聲:「我發現你了!這一刀,讓你魂斷於此。」

青銅戰刀舉過頭頂,刀身上,一道道紋路浮現出來,散發出來的光芒,即便是數十萬里之外的第一神女城都能看見。

一刀斬下,天地間的能量,頃刻間沸騰了起來。

張若塵站在密林外的一棵盤根纏藤的老樹下,看著刀光斬落下來,只感覺,天地間的力量,都在向他擠壓。

這是被巫馬九行的刀意鎖定了!

「不愧是巫馬九行,這麼快就把我找了出來。」

張若塵巍然不懼,手臂微微一抬,身前的大地直接升立起來,平原化為高原,與斬來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轟隆!」

千里大地炸開,神土崩裂,破敗一片。

「巫馬小兒,此仇不共戴天,老夫與你不死不休。」

張若塵不再隱藏,現身出來,白髮長須皆是隨風飄搖,手掌舉過頭頂,天地間的神氣,化為一條條氣河,向他掌心匯聚。

掌心如同托有一輪烈日,揮手打向巫馬九行。

柳輕城看見了張若塵的身影,露出異樣的神色,道:「是他。」

「那老者是誰?」身穿蕾絲黑裙,性感迷人的冥花坊主問道。

柳輕城道:「就是我曾說過的,那位隱居雲凡星的神秘老人,他音律造詣極高,據說與神女十二坊頗有淵源。」

「他怎麼與巫馬九行鬥了起來?」秋霜坊主問道。

柳輕城道:「或許,與天尊寶紗有關。」

聽到這話,其餘三位坊主紛紛動容,又驚又喜。

「不能任由他們這麼戰下去,否則,必然對星桓天造成嚴重破壞。」

「先出手,阻止他們。」

四位坊主取出了一座百丈高的血石祭台,飛落到祭台上,合四人之力,祭台爆發出密密麻麻的紋路,血光將整個天地都映照成了血紅色。

更可怕的是,血石祭台引動了星桓天中的天尊遺力。

四位坊主駕馭血石祭台飛出去,闖入張若塵和巫馬九行的戰鬥中心,將狂暴的神力壓了下去。

秋霜坊主站在祭台邊緣,飛在半空,長裙飛舞,兩條雪白而筆直的玉/腿深處,若隱若現,充滿無窮誘惑。她冷聲道:「住手!誰再出手,便是死罪。」

巫馬九行提刀望天,道:「今日之事,皆是那個老傢伙挑起,就連魔……」

「我魔瞳老友死得好慘,巫馬九行,我們去星空中一決生死。」張若塵聲音蒼老,卻撕心裂肺,充滿悲痛。

巫馬九行深吸一口氣,怒得發抖,眼神利如刀。

張若塵將魔瞳的神源,扔給了祭台上的柳輕城,老淚縱橫,道:「是他,就是他,殺死了魔瞳,此仇不報,老夫死不瞑目。戰!不死不休。今日,老夫要以你的神血,祭奠魔瞳。」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將宇空外的一顆顆小行星拉扯了下來,如同流星雨一般,砸向巫馬九行。

張若塵深知自己壽元無多,能做的事已經不多,做一件,是一件,必須斬巫馬九行,幫阿樂和桃花徹底除去後患。更何況,千年前,巫馬九行奪他宙繁鐲,兩人結下的仇怨不小。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壽元將盡的老傢伙,竟然如此激進,根本阻止不住。

眼看群星墜落下來,四位坊主連忙駕馭祭台飛離出去,遠遠退避。

巫馬九行看出了對方的目的,意識到這個老者,與桃花和阿樂的關係肯定非同一般,不想繼續纏鬥,追著四位坊主離開的方向而去。

與一個將死之人戰鬥,是最不理智的事。

但,沒有衝出多遠,一道陣法屏障,在他身前顯現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破!」

巫馬九行揮刀一斬。

刀光,如一輪數百里長的明月,在地面顯現出來,與陣法屏障碰撞在一起。

如此霸道的一刀,卻未能破開陣法屏障。

陣法屏障如同汪洋大海,將刀光蘊含的所有毀滅性力量,全部都吞噬。

巫馬九行立即停步,難以置信的,看著前方的陣法屏障,與陣法屏障後面已經遠離而去的血石祭台。

「何方高人,為何阻我離去?」巫馬九行道。

漁謠站在數十萬里之外,神女衣城的莊園中,晶瑩紅潤的嘴唇動了動,輕聲說道:「既然是仇恨爭鬥,今日,便給你們一決生死的機會。免得你們的戰鬥,波及到星桓天更廣的地域,惹得生靈塗炭。」

明明很輕微而動聽的聲音,卻是如同浩蕩天音,從天空傳出,響徹數十萬里之外的那片地域。

沒有人知道,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出。

血石祭台上,四位坊主齊齊色變。

「是神師漁謠,只有她布置的陣法,才會如此厲害。」柳輕城道。

冥花坊主驚詫道:「她不是一貫與世無爭,怎麼參合到了這件事中?」

別的神靈,皆以為是神女十二坊的神境高手,布置出來的陣法,是為了阻止神戰餘波擴散。只有神女十二坊的神靈才知曉,神師漁謠雖然住在星桓天,卻從不插手星桓天的事物,根本不是神女十二坊中人。

這是一件很詭異的事!

「上去?你的任務是什麼?」楊磐突然問了一句。

Previous article

兩人僵持了片刻,便是同時向後爆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