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去?你的任務是什麼?」楊磐突然問了一句。

「把克里斯護送到礦區啊,嗯,你看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俊傑回答道。

「你先返回空間,我還有點事。」一邊說着楊磐站起身,朝着克里斯離去的方向追去。

「任務不都完成了嗎,還去找他們幹嗎?」俊傑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的任務是將他們送出礦區。」楊磐解釋了一句,就快速離開了。

「送出礦區,這空間任務好陰險啊。」一邊想着,俊傑選擇完成任務,返回了無限空間,他現在狀態不好,留下只會添麻煩,還是先回去比較好,而且他們也知道了彼此的空間編號,等楊磐完成任務返回空間,他們可以直接取得聯繫。

當楊磐順着梯子爬上岩壁,並坐着電梯來到礦坑上方后,並沒有克里斯和夏娃的蹤影,而周圍還散落着幾具馬基尼的屍體。

他順着路繼續向前,剛走沒幾步,就看到了一個房子,而房子周圍還有不少雜物,不過那大開的房門來看,克里斯和夏娃應該已經來過這裏了。

楊磐快速走進房中,果然裏面並沒有人,剩下的只有散落各處的材料檔案。

見此情況,楊磐也不過多的停留,直接離開了,順着道路繼續往前走,雖然這裏已經快要離開礦區了,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一邊走着,楊磐一邊將手上的應急壓縮口糧塞進嘴裏,他感覺自己的飢餓感已經快要控制不住了,甚至看着路邊的馬基尼屍體都有種撲上去咬一口的衝動。

甩了甩頭,楊磐將腦海中升起的念頭熄滅,這些怪物畢竟還是被寄生的人類的身體,他還沒有餓到沒有底線程度。

當然,若是生死攸關的話,他也不介意做一些沒有底線的事情,一邊這麼想着,那雙泛著血光的雙眼又掃過了地上倒著的屍體。

正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了槍聲和爆炸聲,看樣子應該是克里斯那邊發生了戰鬥。

楊磐聽到槍聲后,臉色一正,整個人立馬加快了速度,在強大的身體支持下,即便他的敏捷屬性並不高,速度也依舊不慢。

當他看到克里斯和夏娃的時候,他們的戰鬥還未結束,而與他們戰鬥的敵人則是一隻像是巨大化的飛蛾一樣的怪物。

這個怪物雖然面貌猙獰,但跟巨人馬基尼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相比於巨人幾乎完全無視小口徑槍械的身體,這隻大飛蛾的身體則要脆弱的多,特別是那個碩大的彷彿蠕蟲一樣腹部,每次被槍擊都會冒出噁心的黃色體液。

若不是憑藉着會飛的特點,這隻怪物估計早就被解決掉了。

眼看局勢並不危險,楊磐也送了一口氣,看來這個任務並沒如他想像的那樣在最後坑他一把。

「磐石?你怎麼過來了?」正在戰鬥的克里斯看到了朝這邊走來的楊磐,有些走神,攻擊也出現了間隔。

趁這個機會,天上飛行的大飛蛾突然調轉方向,朝着克里斯的位置猛的撲了下來。

「小心。」一直盯着目標的夏娃連忙提醒道。

而克里斯接到夏娃提醒后,本能的一個前撲躲開了化解了攻擊。

本來放緩了速度的楊磐,看到大飛蛾撲倒地面上后,雙目紅光一閃,再次加快速度沖了上去,在靠近之後雙腿猛的用力,整個人跳向了那隻準備再次起飛的飛蛾。

在半空中,楊磐的雙手快速變形,伴隨着鱗片覆蓋和利爪彈出,他的雙手進入了鋼鈎爪形態。

在落到大飛蛾身上以後,那雙鋒利的鈎爪生生的抓進了它翅膀與身體的連接處,在大飛蛾的痛苦的嘶鳴和楊磐發泄般的咆哮聲中,一隻巨大的翅膀直接被撕扯下來。

感受着後背傳來的痛處,大飛蛾猛的抖動身體,而楊磐也順勢跳下了它的後背。

見後背上的生物被甩下,大飛蛾抬起了那顆蝙蝠一樣的腦袋,張開大嘴朝着楊磐發出怒吼。

而在它面前被吼了一臉的楊磐明顯十分憤怒,本就因為不斷湧上的飢餓感而有些暴躁的難以控制情緒,此時有了爆發失控的傾向。

只見他張開嘴,發出了一聲更加巨大且狂暴的怒吼聲。

「因血統融合時受到特殊刺激,獲得技能『狂暴怒吼』。」

「技能名稱:狂暴怒吼

向目標發出攝人心魄的怒吼,使敵人陷入僵直或恐懼狀態。對依靠本能行事的低智力單位效果增幅。

註:目標的實力和抗性會影響技能效果。」

當楊磐的『狂暴怒吼』響起時,大飛蛾的聲音戛然而止,那張蝙蝠臉上十分人性化的表現出了恐懼的情緒,很明顯,沒什麼腦子的它因為楊磐的技能陷入了恐懼狀態。

眼看敵人陷入恐懼,楊磐踏步上前,雙手直接抓在了大飛蛾那顆猙獰的蝙蝠腦袋上,而右腳也直接抵在了對方的身體上。

隨着楊磐雙臂施加的力量逐漸增加,他的鋼鈎爪也深深的插入了對方的頭顱當中,而此時對方的脖頸處也傳來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聲。

感受到頭顱處傳來的劇痛,大飛蛾也從恐懼中清醒過來,它的口中不斷發出痛苦嘶鳴,而兩邊支撐身體的翼爪也開始不斷向楊磐發起攻擊。

而楊磐感受着身體各處因被攻擊而傳來的痛楚,眼中的紅光更勝。

「死!!」

隨着一聲『死』字從楊磐口中響起,它的雙臂和右腿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大飛蛾那顆蝙蝠腦袋直接被他給拔了下來。

「擊殺巨型變異飛蛾,獲得500交易點數。」

抵抗的力量忽然消失,楊磐的身體忍不住向後退去,好在被及時趕到的克里斯扶了一把。

「你的身體好熱,沒問題嗎。」夏娃在一旁有些關切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問題。」一邊說着,楊磐舉起了手中那顆帶着一根脊骨的碩大頭顱,看的身旁的兩人一臉懵逼。

「你的戰鬥方式還真是暴力。」克里斯有些尷尬地說道。

「透支的力量,總是有代價的。」一邊說着楊磐將手中的腦袋扔到腳下,然後指了指不遠處,「那輛車應該是接你們的,快走吧,我會帶胖子回去的。」

克里斯順着楊磐值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輛車正在朝這邊駛來。

過了沒一會,那輛車就來到了他們面前。

「夏娃,克里斯我們該,,,我的天這又是什麼怪物。」駕駛車輛的德爾塔小隊成員,本想招呼克里斯和夏娃上車,但看到仍處於怒喰化的楊磐后,明顯有些沒反應過來。

「別亂說,他是我們的朋友,只不過是,嗯,經過了一些特殊的手術。」夏娃在一旁解釋道。

「哦,好吧,抱歉,只是現在我們需要快點離開,跟其他人匯合。」駕駛員再次催促道。

「你們應該走了,我就不陪你們了,別耽誤了任務。」楊磐在一旁說了一句。

「好吧,有機會再見。」克里斯朝楊磐說了一句然後轉身上了車。

「保重。」夏娃也說了一句,然後轉身也上了車。

「『空間任務(2):協助護送』完成,可隨時選擇返回無限空間,獎勵將於空間內領取。」

看着車輛遠去,空間的任務提示也傳了過來,楊磐走到大飛蛾的屍體旁撿起了掉落的戰利品箱。

感受着自己有些失去控制的狀態,他抓緊時間朝屍體釋放了一個材料剝取,然後十分暴力的將大飛蛾屍體上兩隻發着白光巨大的翅膀撕下來,也不看屬性如何直接塞進了儲物空間中。

而此時他的個人屬性中已經出現了『深度飢餓』和「瘋狂」兩個負面狀態。

「返回無限空間。」

隨着楊磐沙啞的聲音響起,他的身體消失在了一陣白光當中。 房間里只剩下那幫躺在地上痛苦哀求的聲音。

阿奇看着倒落一地的傢伙,冷哼一聲,便坐回了自己原來坐的地方,不再說話。

一直觀察著阿奇變化的房中「老大」卻突然拍起了手掌。

「太精彩了,簡直太妙了。」

他的掌聲並未能引起阿奇的關注,阿奇甚至連頭都沒抬起。

那位老大朝着阿奇走近,而後在阿奇旁側坐下,主動拉着話題說道「我叫梁元,有興趣做這個房間的二當家嗎?」

阿奇微微皺眉,對梁元的邀請有些反感,隨即抬頭說道「我沒興趣,請你離開。」

「這裏邊太無聊了,偶爾玩玩遊戲還是可以解悶的。」梁元若有所指的說道。

「你是哪個幫派的?」梁元問。

阿奇默然,並不打算搭理他。

「是怕我出去后找你尋仇?」梁元不死心,半開着玩笑說道「看來你們幫派也沒什麼了不起,估計是香港最差的,你不好意思說出口也是可以理解的。」

激將法,向來都是百試百靈的,這招,在阿奇身上也是見效的。

青雲堂是阿奇成長的地方,蕭龍華是阿奇最敬佩的人,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詆毀青雲堂。

「青雲堂聽過嗎?」阿奇也不說自己是青雲堂的,直接甩給對方一個輕蔑的眼神。

「聽過。」梁元頓覺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

沒想到阿奇居然是青雲堂的人,但是他又不是很理解了,青雲堂乃香港第一大黑幫,勢力遍佈全港,如果這傢伙真是青雲堂的人,又怎麼會跟他們一起擠在這裏?不是該有個特殊待遇嗎?

「聽過就可以滾了。」阿奇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要以為有兩下子就了不起,居然敢冒充青雲堂的人,不知死活。」被打在地上的二把手突然爬起來,對着阿奇斥氣。

剛剛居然要把他二把手的地位讓給這個臭小子,這口味他怎麼吞得下?雖然他心裏很氣老大,可是他不敢發飆,如果非要找一個人泄氣的話,那這個人就只能是這個混蛋小子了。

「嫌我下手太輕了是不是?」阿奇直接出言威脅道。

「你給我等著,看我出去后不收拾你。」那個二把手慫蛋般的後退了幾步,這個傢伙看起來不好惹,不行,好漢不吃眼前虧,他要識時務者為俊傑。

阿奇懶得理他,轉過身子不再看他們。

房間外的兩個警員這才鬆了一口氣,剛剛真是被他們嚇死了,沒想到阿奇這麼能打,以一敵五還不帶喘氣的,簡直太厲害了。

第二天,吳華又去了一趟陳凱歌的公司,此刻陳凱歌正在接待廳,與接待說着事情。

「那個記者今天沒來了嗎?」陳凱歌問。

「還沒有來,不好意思陳總,我忘記問時間了。」接待員忘了問時間,頓覺自己失職。

陳凱歌罷罷手,並不打算追究,反而是安慰前台道「可能是下午才來,沒事,等等便是。」

「陳導。」吳華走了進來。

陳凱歌回頭,見是吳華,立即迎笑上前,客氣的說道「小華,你來的正好,宣傳方案怎麼樣了,有難度嗎?」

「不難,我已經寫出來了,陳導您看看。」吳華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呈給陳凱歌。

吳華其實早就心裏有底了,回去后也只是把想法寫出來而已,對於他來說,確實沒什麼難度。

陳凱歌滿意的接過策劃書,一邊翻看一邊說道「哎呀,小華,你簡直就是個天才,要是能留在香港就好了。」

陳凱歌再一次惋惜道,如果有吳華這樣的人才加入,對他來說簡直就如虎添翼,可惜人家還是學生。

「小華,畢業後來我們公司,陳叔給你安排個好職位,充分發揮你的才能。」陳凱歌頓覺這是個好主意。

吳華笑了笑,說道「嗯,有機會一定會來的。」

「好,隨時歡迎你。」陳凱歌拍了拍吳華的肩頭,而後說道「走,我們進去邊說邊聊。」

吳華在陳凱歌辦公室呆了一整天,得知陳凱歌在等香港電視台的記者,於是便藉機跟他聊起採訪時間。吳華知道《呂布與貂蟬》的首映時間是定在八月中旬,所以故意勸說陳凱歌推遲採訪時間,美其名曰開播前助力宣傳。

陳凱歌對吳華信任有加,基本上吳華提議什麼他都接受,只要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的,他都相信吳華的眼光。

陳凱歌這邊解決了,接下來就等電視台那邊的通知了,吳華不知道鍾雨柔能不能說服台長,但他仍然期望着可以推遲採訪。

今天已經是月了,歷史不出現意外的話,與鍾雨柔和何天明說的事件這幾天就會發生,到時候他們看到這事件,肯定也就會相信他的「夢」了。

「小姐,對不起。」

Previous article

「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