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什麼,就是我有個朋友在那場爆炸中不見了,想找找他。」她說著,本來風情萬種的精緻臉蛋,忽然就多了一絲傷感和落寞。

霍家的大小姐,本來也是十分漂亮的。

只是她平時總喜歡用那種哥特式的風格來偽裝自己,讓人覺得她就是一個刁蠻任性無惡不作的大小姐,遠而敬之。

卻不知,她那濃妝艷抹下,其實藏著的也是一副千嬌百媚的容顏。

那男人一見,果然就心疼了。

「原來是這樣,那就很難咯,那起事故,死了很多人啊,不過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可以給一張你朋友的照片,我幫你問問。」

霍司星:「……」

想了想,她最後還是把陳輕的照片給了他。

陳輕在霍家的身份是隱藏的,除了霍家人,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誰,所以,給他也沒關係。

霍司星從酒吧出來了,本來是想打電話給神鈺的,可轉念一想,他和自己保持的距離,她又識趣的把手機收起來了。

算了,還是等他通知她吧。

她準備回酒店。

卻不料,就在她即將到酒店的時候,忽然,一輛車從她的旁邊經過,她都還沒反應過來呢,那車已經停了下來,隨後從裡面衝出兩人就抓住了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次沈翌是真的下了血本,把自己腦子裡那點存貨,全部掏乾淨了,不留餘地吹捧洋湖,就差在臉上刻上,不來就抱憾終身云云…

不少粉絲在直播間表示,有生之年,啊不,是有時間,一定會到茜藏,到洋湖看看。

至於說,到底有幾個人說話算話。

摁,這個不好說,沈翌也不敢保證。

反正只要有話題就行!

當然了,吹歸吹,沈翌並沒有忘記給大家普及安全小知識,尤其是對那些準備自駕來茜藏旅遊的人,要是沒有準備充分,就一頭撞進來…搞不好會出事。

他可不想成為背鍋俠,這玩意他背不起。

這一介紹,就說了大半個小時,發現一個小時直播馬上就要結束了。

沈翌這才及時剎住車!

還好他不是在推銷商品,不然直播間的觀眾老爺們怕是都要跑乾淨了。

」大家今天有沒有想聽的歌?」

「霧裡那幾首歌,今天就不唱了,我之前在直播間每首唱了不下三四遍,你們自己數數,我一共才直播了幾場,大家應該也都聽膩了。」

「新歌,新歌過兩天就會上線。」

「剛才誰說唱錯錯錯的,給我站出來!」

「管理員,給他上一份我們直播間大餐。」

「來我直播間搗亂,不想混了。」

說著,沈翌轉頭對也在看直播的趙偌堯,開口道:「趙姐,幫我把吉他拿過來一下!」

「給你唱首我個人比較喜歡的一首歌。」

「認真的雪,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

「都沒聽過嗎?」沈翌看到大多數人的回復,並沒有意外,因為老薛要明年才會再度爆紅,而認真的雪,是他零五年發行的。

時間距離現在差不多都快十年了!

這麼長的時間,被人遺忘了很正常。

「沒品味,連這麼好聽的歌都沒聽過。」

既然知道明年老薛會攜帶新歌再度問鼎巔峰,沈翌自然不會放過結交段子手的機會。

認真的雪,在接下來幾年可是爆款歌曲。

基本上年輕人都會哼唱幾句!

雪下得那麼深下得那麼認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傷痕

這兩句歌詞,太經典了。

現在大家都沒有想到,未來短視頻,筷手跟斗音的出現,會讓無數經典重新回到大眾視野。

要是認真的雪,因為他再度火起來。

那麼老薛肯定會被大家關注,這樣對方明年發歌的時候,才不會那麼冷清。

到時候,對方想不領他的人情都不行。

錦上添花跟雪中送炭是兩回事!

像老薛那種償盡人間冷暖的人,肯定不會忘記誰在他落魄的時候拉了他一把。

夜深人靜那是愛情

偷偷的控制著我的心

提醒我愛你要隨時待命

……

愛得那麼認真愛得那麼認真

可還是聽見了你說不可能

已經十幾年沒下雪的上海突然飄雪

就在你說了分手的瞬間

雪下得那麼深下得那麼認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傷痕

我並不在乎自己究竟多傷痕纍纍

可我在乎今後你有誰陪

……

很難想象,一個段子手能寫出這樣的歌。

如果是薛之歉沉寂十年後,寫出這樣的歌,他並不覺得奇怪,畢竟演員,醜八怪已經證明薛之歉有這個實力,但是十年前就…

老實講,這天賦一般人比不了。

可惜,這傢伙碰到了一個不靠譜的老闆。

被人耽誤了快十年時間,也是夠悲劇的。

薛之歉的星途起點,也是從選秀開始,跟春哥和周筆暢她們哪一屆超級女聲同一年出道。

沈翌記得網上有一個傳聞,說是薛之歉在選秀節目上,因外形出眾,且擅長創作,被當時節目舉辦方的娛樂公司看上。

05年,那時候能夠被一家娛樂公司簽約,可是很多歌手夢寐以求的事情。

畢竟,那時候歌手想要出專輯,必須得有公司幫忙才行,不然個人根本出不了專輯。

所以,當薛之歉再度紅了之後,爆料自己簽約,連合同都沒看就簽了,這屬於正常行為,大環境就是那樣,沒什麼好奇怪的。

那怕是現在也一樣,沒有到一定地位,一定知名度,合同裡面的內容,壓根就不重要。

看與不看,最後都要簽!

至於說看完之後覺得不合適,要求改合同,開什麼國際玩笑?

哪家娛樂公司會給新人改合同的權利?

壓根不可能,這點想都不要想。

對於新人,任何娛樂公司都只會是一種態度,那就是你愛簽不簽,不簽拉倒。

所以,別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那在圈子裡,屬於正常操作。

當然了,薛之歉最倒霉的是,碰到了不靠譜的老闆,雖然第一張專輯,讓他火了一把。

也就是這首認真的雪,讓他有了一定的名氣,按道理來說,一般情況公司會趁熱打鐵,繼續在他身上投入資源,可是萬萬沒想到…

老闆不知道什麼原因跑路了!

這就跟江南皮革廠老闆,帶著小姨子跑路是一樣的,只留下一堆員工在廠里乾瞪眼。

至於薛之歉為什麼沒有跳槽!

不管對方是出於情義,還是沒錢解約。

反正,換做是正常人,有實力的歌手,都不應該,也不可能繼續待在一家沒前途的公司。

更何況,薛之歉自己都說過,他想紅!

一個想紅的人,跟公司講情義。

這是把娛樂圈當成混嘿社會嗎?

後者講義氣,沈翌相信。

但是前者,大家相信嗎?

所以,沈翌覺得十有八九,是因為公司想要從薛之歉身上撈一筆,老薛自己沒錢,或者說不願意被公司剝削,所以雙方一直耗著。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為什麼薛之歉在合約期滿后才離開,而他離開之後,其所在的公司也隨之倒閉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明年對方是肯定,也一定會火,這一點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

這時候雪中送炭,絕對沒錯!

」大家覺得這首歌好聽嗎?」

「如果覺得好聽的話,可以去聽一下原唱,這首歌的歌名叫『認真的雪』,歌手叫薛之歉,原唱比我唱的要好聽,不騙大家。」

「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原唱,這樣歌手也許會看在你們的面子上,允許我以後免費唱他的歌,不收錢…」

————《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181章:露餡了嗎? 「快點,快點,這些物資必須全部帶走一點也不能留下,大家在加把勁兒!等安全了以後在休息!」李雲不停的催促著眾人趕快行動,在這裡多待一分便會多一分的危險。

而就在李雲催促眾人的時候,青狼三人朝他走了過來,李雲立刻迎上去問到:「三位考慮了如何了,不管是去是留我都不會勉強三位的。」

只見司徒青雲拱拱手說:「承蒙李兄熱情相邀,我們三人打算留下來等風聲過去后在做打算。」

「哇,絲巾還能當腰帶用。」胡荷蘋對於易柔靜的裝扮只覺得眼前一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