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轟咔!

從紅色裂口中,伸出九個火焰龍頭,扭頭咬向裂口後面的Stalk,重重咬住了Stalk的四肢和軀幹。

「唔!危險等級4.5,還不夠啊!」Stalk咬著牙,大喊出聲,反手掏出煙霧步槍,砍斷了九個火焰龍頭。

Stalk啪的掉落在地上,電火花不斷冒出,Stalk卻毫不在意,反而十分開心地笑道:「有點力道了,再來啊!」

霸主W冷道:「如你所願!」

菲利普此時是清醒的,但他感覺翔太郎有些不對勁,似乎和平常不一樣了,此時在翔太郎身上有著一種霸道的氣勢。

霸主W邁著闊步,走到Stalk面前,抓住Stalk的領子,把Stalk拉了起來。

「哦哦哦,好可怕啊!」Stalk此時還在嬉笑。

「嬉皮笑臉,真是對我不尊!」霸主W冷道,一把推開Stalk,然後握住霸主劍一個上挑,擊飛了Stalk。

啪啪啪!

Stalk飛出去后,撞飛了倉庫內的雜物,然後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地面的灰塵把Stalk裝甲染的灰撲撲的。

「咳咳,危險等級4.6,4.7,還在持續飆升!!不愧是霸主王牌,越戰越狂,越狂越強。」Stalk說到後面,帶著些懷念的味道。

咔!

霸主劍被霸主W插入地面,然後霸主W就擺動著臂膀,沖向Stalk,銀色的披風被迎面而來的空氣阻力,吹的獵獵作響。

「這一拳!」霸主W眨眼間就抓住了Stalk,一拳砸在了Stalk的胸口。

「是為了亞樹子的!」

轟咔!

衝擊力直接穿透Stalk的身體,將後面的牆壁轟成了殘渣。

Stalk因為被霸主W牢牢抓住,所以沒有被衝擊力擊飛,但衝擊力的破壞太強了,Stalk雙腿一軟,直接就跪在地上了。

若非霸主W抓著他,恐怕都直接趴在地上,動都不想動了。

「咳咳,危險等級……4.9……快了。」假面下,Stalk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染綠了面罩,遮蔽了視野。

「這一拳!是為了菲利普!」

砰!轟咔!

「這一拳!是為了肖龍!」

砰!轟咔!

「這一拳!是我內心無盡的憤怒啊!!!」霸主W這次雙拳蓄力,Stalk就算沒被抓住,也沒力氣逃了。

雙拳轟出,Stalk直接倒飛而出,滑行到煙霧槍旁邊,還順手撿起來煙霧槍。

在倒飛出去數十米后,衝擊力已經把這一整段路都給磨平了,所以Stalk很平穩地就躺在了地上。「咳咳……」

趙煦輕輕咳嗽了一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與北狄人打仗期間,天香樓一直被監守。

這是擺明了他對天香樓的不信任。

而他遇刺死亡的消息散出去后,徐娥便來了王府,據說哭的很凄涼。

但當時的情況,鳳兒只得把她擋了回去。

再後來燕城恢復了寧靜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一百四十一章旨意 將心裏的鬱氣吐出,魏晨彬說:「我一個嬌弱的男孩,為什麼會遇到末世這種事?哎……

以後該怎麼辦?我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美男子……」

魏晨彬自顧自說了半天,不見林悅林回答,看向她問道:「我孤家寡人也就罷了,你一個小姑娘,家人呢?看你的樣子也不像差錢的,他們不擔心你?你不擔心他們?」

林悅林手下一頓:「不在了。」

魏晨彬直起身子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怪不得你一個人在外面逛,哎,你在幹什麼?」

魏晨彬驚訝的發現,這個小姑娘竟然隨身帶着一塊磨刀石,此時嗤嗤的磨刀,看動作很像那麼回事。

林悅林手下頻率不變,也不做解釋。待刀磨好後起身,將床頭的槍別在腰間,拿着大刀背着包出去。

魏晨彬攔住她:「你這是?這是殺喪屍去?你別去,就算你跟着那個……那個男子學了一招半式,可是你一個女孩子,人小力輕能幹什麼?看着小胳膊細腿,去了還不夠喪屍塞牙縫的,那些喪屍自然會有人收拾,你作為嬌嬌軟軟的小姑娘就在男人身後就可以。」

林悅林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魏晨彬臉上一熱,尷尬的笑兩聲:「哈哈,不是我身後。那個,我也需要保護。這不是重點,你,有必要這麼拼嗎?」

林悅林知道他是好意,解釋道:「我不想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他人。昨天一天,我發現喪屍越來越厲害,如果不儘快適應,提高自己,很難走出這座酒店。這裏的喪屍還算少,外面成群結隊,這點喪屍都害怕,那麼一輩子不用出去了。」

魏晨彬讓林悅林說的臉色更紅,想想說:「不是有軍隊嗎?國家不會放棄我們的,只要軍隊來了,他們會保護我們。」

魏晨彬說的沒錯,前世,她就是在軍隊的保護下闖出大學城,獲得一時安靜。那只是一時,末世前人們的戾氣就很重,末世后更重,在末世前還有法律保護,末世后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道理。只要不太過分,不招惹軍隊,哪怕折磨,□□幾個人,軍隊的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在軍隊保護下,她過的也是戰戰兢兢。

末世道德,法律統統失效,就算人們口頭上討伐幾句也無關痛癢,誰有在乎,想要活下去,過的好,物質是一方面,能力更是重中之重。

林悅林看着魏晨彬,魏晨彬的相貌也很出眾,在前世,如果不是靠着閆將軍保護,他也會像自己一樣被吃的渣都不剩。

林悅林冷笑幾聲,那聲音太過凄厲,竟讓魏晨彬不知不覺鬆開拉着她的手。

一連三天,魏晨彬哆哆嗦嗦的跟着林悅林身後撿漏。魏晨彬也見識了什麼叫人不可貌相,什麼叫霹靂嬌娃!這女孩簡直太兇殘了!

說是撿漏,奈何林悅林武力值太過強大,他也就負責殺幾個弱的不能再弱的喪屍,將林悅林殺的喪屍拖到一邊,不要礙事,應付那些不長眼,想找麻煩,或者佔便宜的其他人。

末世第四天晚上,魏晨彬在回房間時,林悅林說:「明天一早我們離開這裏。」

魏晨彬納悶,之前不是打算等軍隊營救嗎?

林悅林說:「喪屍越來越厲害,以後就算有軍隊來營救,也不可能保證所有人全身而退,我們必須在這些喪屍強大起來之前離開市中心。之後我們再與軍隊匯合。」

確實如此,那些喪屍的皮肉已經超過正常人的硬度,指甲也變得堅硬。魏晨彬點點頭轉身離開。

等魏晨彬離開后,林悅林將自己清洗一遍。

早在兩天前,這裏的電已經停了,林悅林只能用空間里的電燒好熱水,拿出來洗澡。為了以後方便,林悅林還燒了十幾個大木桶的熱水放在倉庫里。

因為停電這事,林悅林斷定,這座城市已經被軍隊放棄了。如果這裏被選為安全城,政府和軍隊會想方設法的將這裏的電力恢復,至少能供應晚上的照明。

四天後去,電力沒有恢復,就算軍隊的人來營救被困的居民,也是在收集物資的同時順便帶着人們撤離這裏。這座城市不是一線城市,附近也沒有軍隊,被放棄也正常。先不說是否有人來營救,就算營救,與其冒險在這裏還不如自己主動去找軍隊,如果合適,先確保魏晨彬的安全,之後她就能安心離開去找蔣倩倩。

這一世末世來的太早,還沒到預定位置,她必須在特定的時間裏,趕到那裏,等著蔣倩倩。

留出明天要用的東西,林悅林將其他東西放進空間里,將雙胞胎豆沙豆包從空間里挪出來。

兩個孩子一歲3個月,早早的就會走,林悅林帶着他們玩一會,待他們累了后再次放進空間里,檢查四個機械人運行都正常,這才舒口氣。

末世裏帶着嬰兒孩童行走有多困難和危險,想想就知道。為了保證自己和弟妹的安全,不得已讓他們長期生活在空間里,如果有條件,她還是希望多陪陪他們,他們正值粘人,需要陪伴的時候,那些機械人只是程序,再人性化也不能代替人類。跟着軍隊走,豆沙和豆包就不能隨便初入空間,暴露在別人面前。

跟着軍隊,人群,暴露空間,雙胞胎的危險都會增加,什麼時候自己可以足夠強大,強大到保護他們,強大到殺了那些人!

林悅林和魏晨彬想平靜的離開這裏,偏偏有人不願意。

王燁站在二樓陰惻惻的笑着,對他們說:「林大小姐,我不是沒給你機會,前天我也找過你,是你自己給臉不要臉,既然如此,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說完,王燁快速離開。

王燁扔下的刀,砍中的門此刻發出厚重的撞擊聲,隨着撞擊聲,木門發出不堪重負的碎裂聲。

林悅林不知道這門後面是什麼,既然王燁陰他們,就不可能放幾個喪屍那麼簡單。

「快跑!」林悅林大喊一聲,快速往外跑去。

「來……來不及了……」魏晨彬顫抖的指著林悅林身後,眼睛因為恐懼瞪的很大。

林悅林轉身便看到超過兩米高的巨型喪屍扒開大門,從裏面鑽出來。

這個門后竟然是一個餐廳!末世發生時那裏正在舉辦婚禮,這個巨型喪屍吃了太多的人,已經發生變異!

待巨型喪屍完全從門裏出來時,魏晨彬臉色煞白,胃裏翻湧,歪頭吐出來。

這個喪屍身着西裝,因為體型太大,早已撐破,只有殘存的幾塊布,顫顫巍巍的掛在身上,喪屍的前胸鎖骨的位置裸露著灰色的骨頭,胃的位置高高的鼓著,從裏面漏出一個人頭,只有半張臉保存完好,另外一半早就啃食殆盡,就算如此,這張臉依舊「活着」,看着他們陰森森的笑着,口裏沒有舌頭,張著嘴巴,一邊笑一邊上下咬合……不止如此,這個巨型喪屍的後背佈滿不同的肢體,有頭顱,有胳膊,有腿……凹凸不平的填充著喪屍的內部。

令魏晨彬恐懼的不只是這個屍塊組成的喪屍,還有門內,依稀看到的景象。

在裏面,桌椅早已歪道凌亂,有不少已經散架。不要以為現在的傢具很容易散架,在電影里一個人倒在上面很容易將桌椅撞散架,那是電影特效,正常的傢具,人撞過去,只能撞疼自己,如果位置特殊,還可能造成終身的殘疾。就這樣,裏面完整的餐桌椅也不多,由此可見裏面的人們經歷了多麼殘酷的戰鬥。

地上散落着發霉腐壞的食物,還有如同被野獸撕咬剩下的肉,那是人殘留的,因為有很多手指,頭髮等人性特性明顯的物體……裏面豪華的裝修變得黑紅,是噴濺的血液……

林悅林臉色也不好看,冷汗從密密的頭髮里留下來,這才第五天,怎麼會有變異喪屍,還是混合型的……

這種喪屍由多個喪屍組成,由力量最強大的暫時指揮,共同行動,最麻煩的是,哪怕殺死這種喪屍,它體內很快會有其他喪屍代替指揮,可以說殺一個混合型喪屍代表着要殺好多個不同能力的喪屍,直到這種混合型喪屍全部成為一灘碎肉才算完成。

巨型喪屍體型巨大,必須爬上去砍掉他的頭顱,然後混合型喪屍的身子哪裏是好爬的,一不小心就會被喪屍身上的一隻手抓到或者一張嘴咬到。

林悅林將兩把槍扔給魏晨彬,直接問:「會不會?」

魏晨彬手忙腳亂接過兩把槍:「不會啊!大姐!」

林悅林舉起手裏的槍:「不會也要會,否則就是死!」

「妹妹啊,你怎麼那麼多槍,你家到底是幹什麼的?!」魏晨彬雙手抓着槍想哭,事實上,他已經哭了,最近發生的一幕幕無時無刻不刺激着他的神經,以為喪屍就是極限?不,後面還有噁心的喪屍,這就暈了,不,以後還會有會噴火,會放水,還有會放箭的喪屍……我的天!

恩師你喝酒喝糊塗了吧!

讓我叫他師叔?

他歲數,可比我還要小吶!

驚異地注視着蘇羽,劉傑文臉上滿是抗拒。

再怎麼說,他也是南醫大的院長,這臉面還是要要的。

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啦!

讀懂了劉傑文的意思,陳可行頓時怒上

《捐了集團,打造國產神話!》第88章陳可行恨鐵不成鋼! 從清晨出發,快到傍晚時,浩浩湯湯的隊伍才來到梨河鎮。

邵雲剛和常山早就帶上了村裡所有的車輛前來迎接了,不過這一路卻是不太順利。

他們要不斷與喪屍廝殺。

雖然寧初之前已經在電話中給他們打了『預防針』,眾人已經有了一定的心裡準備。

但此刻看到那浩浩湯湯的野獸大軍時,還是被嚇到了。

更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如此恐怖的野獸大軍,竟然就出自煙雨村後山,而且……

他們竟然都聽寧初的。

邵雲剛忍不住咂舌,表情有些奇妙。

神代凌牙微微欠身,轉身去房車小廚房準備午飯去了。

Previous article

「沒什麼,就是我有個朋友在那場爆炸中不見了,想找找他。」她說著,本來風情萬種的精緻臉蛋,忽然就多了一絲傷感和落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