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另外一種則是以蟒作裝飾,比如補子、當膝、貼里,這個就要次一些。

而到了大明晚期,蟒袍的賜予也開始泛濫,甚至有人私用蟒袍。

關於明代蟒袍還有一則趣事。

嘉靖十六年,兵部尚書張瓚朝見天子,世宗見他好像穿了「蟒袍」,故怒而責備「尚書二品,何自服蟒」。

這是很嚴重的指責,嚇得張瓚趕緊回道「瓚所服,乃欽賜飛魚服(飛魚服是賜服一種,用以示恩賞,並不是俗間訛傳的錦衣衛工作服),鮮明類蟒耳」。

可見皇帝也未必分得清這些等級森嚴的賜服。

而蘇超得這件蟒袍就是通體紋蟒的,是大紅的坐蟒,這樣的蟒蟒袍就是徐階也沒有得到過。

因此當皇帝說賞賜蘇超蟒袍的時候,永壽殿中的眾臣都有些眼紅了,就是徐階也不例外。

接下來徐階等人就開始給蘇超道賀了,這倒不是在恭喜蘇超,而是做給皇帝看的,讓皇帝覺得這個蟒袍賞賜得着實是極大的榮耀,這樣很能讓皇帝有很好的滿足感。

徐階這些大臣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自然知道如何讓嘉靖皇帝高興。

不過這樣的蟒袍也不是宮中常備的,還要臨時定製,光是這個蟒袍綉出來,最少也要三個月的時間。

皇宮裏養了一批專業的綉娘,專門為皇帝和妃子們綉制衣服的,因此這蟒袍也不用到外面定製,只要白老虎過去吩咐一聲,自然就會綉制出來。

徐階等人在嘉靖皇帝這裏坐了有半個時辰,然後便齊齊的退出去了。

今天是嘉靖三十九年第一天上值,按照規矩,是應該開大朝會的,但是遇到了嘉靖皇帝這個懶玩意兒,大家聚到皇帝這裏坐坐,聊聊天,這就算是開了朝會了。

別人都走了,蘇超卻沒有走,因為他是真的有事情要與嘉靖皇帝商議。

嘉靖皇帝見蘇超沒有走,也知道蘇超這是有事兒要稟報,便笑道:「蘇超,你是不是還有事情要說?」

蘇超抱拳笑道:「陛下睿智,臣的小心思都逃不過您的眼睛,臣的確是有事情要跟陛下奏報。」

他說着,從懷中取出奏摺,雙手托在空中。

白老虎忙上前從蘇超手中接過奏摺,轉身遞給嘉靖皇帝。

嘉靖皇帝卻沒有接奏摺,而是一抬下巴,指了一下案台,說道:「白伴兒先放在那裏吧,回頭你再念給朕聽。

今日朕不想這些煩心的事兒,朕還在年裏沒出來呢,等兩天在說吧?」

跟着他又對蘇超問道:「蘇超,你這事兒不急吧?你要是着急的話就這麼先跟朕說說。」

蘇超忙說道:「皇上,這也不是什麼急事兒,就是臣寫出來的清剿白蓮教的計劃而已。

這事兒也不急於一時,臣那裏也是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的,皇上過幾天再看也不遲。」

嘉靖皇帝笑道:「不急就好,白伴兒,你幫朕記着這事兒,過幾天拿出來念給朕聽啊。」

白老虎忙應了一聲,然後將蘇超的那份奏摺拿起來,又寫了一張紙條,夾在奏摺中,放在自己身邊的一個枱子上面。

嘉靖皇帝接着說道:「朕聽白伴兒說,你昨晚邀請他去了你府中,在玻璃暖房中賞月,極為舒爽。

朕想在西苑中尋一處高地,也建那麼一個玻璃暖棚,用來賞月,你回頭叫你岳父進宮來給朕建一座吧。」

蘇超忙施禮說道:「是,皇上,臣明日便叫家岳進宮建一個玻璃暖房給你陛下。」

他說到這裏,腦海里突然靈機一動,想起了後世見過的金字塔。

他可是記得金字塔有很多的奇特作用,據說在金字塔形的房間里打坐鍊氣的話,效果會非常好,比一般的靜室修鍊效果要好上幾倍。

於是他便說道:「皇上,臣突然想起來,在福建的時候聽一位道長講,說在一種金字塔中打坐修行的話,效果比靜室修行要好很多。

要不臣將那個玻璃暖房就建成金字塔形狀的吧,這樣陛下在裏面修行的時候,精進得會更快一些。」

「噢?還有這樣的塔嗎?」嘉靖皇帝驚訝的問道:「這金字塔是用黃金打造嗎?」

蘇超說道:「回陛下,這金字塔是說這個塔像是一個金銀的金子而已,並不是用黃金打造,用玻璃建造就可以了。

只是這金字塔都是有標準尺寸的,回頭臣將尺寸交給臣的岳父,讓他按照尺寸做就是了。

這玻璃做成的金字塔,最有利於陛下修行了,在玻璃金字塔中,能更好的吸收日月精華,臣覺得陛下應該用用得上。

這樣,臣將那金字塔畫出來給陛下看看先,陛下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

嘉靖皇帝一聽在金字塔中修行可以精進得更快,還能吸收日月精華,便忙說道:「那愛卿趕緊畫出來給朕看看,要是好的話,朕明日就叫人選地方。」

。 可是不待王遷等人暗中釐清頭緒,卻但見他們遽然集體一愣神。

而面上神情霎時甚至竟也有須臾的空白,連眼珠子都僵了一息。

他們自己直覺鼻端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微風拂過,轉瞬而逝,柔若桃夭,似有清甜,但芳蹤難覓。

繼而,轉息間他們又都恢復正常,連王進變了性子似的,亦放棄大喊大叫,不再多言。

「你們都出去吧!」衛如信揚了下手。

他們竟也真如言往外走去。

衛如信見趙重幻已經徹底清醒,眉底一松,便澹然地回身叫住魏行道:「她初醒,麻煩魏都頭讓人給她送些熱茶清水進來!」

深牢大獄中,連生水都是定量按時的,想要點熱茶,顯然非得背景或銀兩強大。

趙重幻身上的血跡斑斑確實觸目,魏行雖是心裡有幾分模糊的疑竇,卻還是恭敬地頷首,便準備出去囑咐獄卒。

「等一下!」

衛如信喚住他,似又想起什麼般,蹲下身姿語態溫和地問趙重幻:「你可想吃點什麼?」

趙重幻搖搖頭。

衛如信這才遣走魏行。

趙重幻終於緩和了氣喘,失神地梭巡了眼前一番情形與人物,然後有些吃力地想坐起身來。

看來王進被衛如信一巴掌打出去后,似有醒悟了,居然不來騷擾她了。

她若有所思地睇了眼衛如信。

衛如信見她起身,馬上伸手阻止她。

「你且莫亂動,你的內傷很重!我只是暫時幫你壓制一下而已,你需要好好歇息!我也讓大夫給你開了葯,派人去煎藥了!」

趙重幻確然真有幾分茫然地盯著衛如信的眉眼探究,心中不禁疑惑叢生。

此刻暗淡的光影中,衛三哥的那雙眼與她這兩日所見的樣子似並無太大不同。

但是,她卻本能又覺得應該有些不同。

對方原本溫潤謙和之色的背後似氤氳起見不到底的深邃與杳渺,比空山幽谷還要難測。

她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卻被一個聲音打斷。

「趙重幻,你前夜無緣無故戲耍了我,你總該跟我道個歉吧!」走出去的王進忽然停在木柵旁,目光灼灼。

趙重幻微微坐起望過去,有些奇怪王進如何會在這種時刻出現在皇城寺的大牢中。

但是剛才他的咄咄逼人卻也是頗為符合他一貫恃強凌弱、陰險乖張的秉性。

只是,他又會如此順從地直接離開也委實奇異。

不過,她也不願繼續激化彼此的情緒,只啞著嗓子淡淡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進公子好自為之!」

王進目光一閃,眼角掃到衛如信冷冷盯著他的神色,莫名便不由從心底生出一股壓抑之感。

他一時竟也駁不了趙重幻的話,畢竟前夜之事,籌謀在他,雖然最後如何出了岔子,他也絞盡腦汁想不起來了。

他不再多言,便跟著王遷離開了。

趙重幻也沒想到對方如此便打發了,眸光晃了晃。

這衛三哥的一巴掌竟這般有功效?

她不自禁又望向衛如信,眸中飽含意味深長的疑問。

衛如信也正凝著她,視線交接,他微微一笑:「還是躺下歇息吧!你這內傷甚時蹊蹺!可以說說如何傷的嗎?」

趙重幻的思緒瞬間被帶走。

她一時也不知如何解釋自己傷的奇特來歷,她只記得在那萬劫不復般的痛苦擊倒她之前,她又聽見了那一支悠渺詭譎的《落珈曲》。

再一次笛曲引起那瘋狂而可怕的鼓動在她身體里騰挪不息,殺她於無形。

是誰在皇城司附近吹那曲子?《薄夫人總是攜子出逃》第155章不想和別人分享你 不得不說孫悟空筋斗雲速度奇快,這黑風洞相隔二十里路,還帶着蘇炎一起,居然眨眼間便至。

然而他們來的時機不太對,因為是大晚上,沒有月光照亮,顯得這風景略有些陰森。

不過還好他倆都能夜視,看的十分清楚。

只見這黑風山,山草發,野花開,懸崖峭嶂,薛蘿生,佳木麗,峻岭平崗。

翠色滿山,遍野彩妝,端的是風景好處,靈氣雖然比不上福地洞天,但也算充裕。

怪不得會引來這黑熊精落腳。

蘇炎見此以後,再結合原著黑熊精那偷衣舉動,對他多留了幾分心思,不由得說道:

「這黑熊精尋得洞府位置確實不錯,看來應該不是什麼莽夫角色,猴哥咱們想擒他,還是要多點心思!」

孫悟空正四下張望那黑風洞所在,一聽蘇炎這話他也跟着點點頭。

但在他火眼金睛內,黑風山內法力波動不強,只管揮手斷言,顯然也沒把這放在心上。

蘇炎對此也沒辦法,畢竟孫悟空實力還是在那,只說繼續與他尋那黑風洞。

忽然又聽到孫悟空疑聲道:

「這黑風山內居然有三股入道波動,一股強兩股弱,先生你可要跟緊老孫,不要落隊!」

「好!」

說着孫悟空在這前頭帶路,蘇炎緊緊跟在他身後,

不多時走到一高聳草坡前。

孫悟空便緩步停下,並伸手攔住還要往前走的蘇炎悄聲問道:

「先生莫要往前走了,那坡下三人,應該正有那黑熊精,不知先生有何安排,是由我去把他捉來,還是?」

聽到孫悟空問話,蘇炎趕緊先趴下,遠遠望了望那三個身影,他又問道:

「安排是有,就是不知這三人實力如何?」

蘇炎雖然也運轉起天眼通觀望,但這些妖怪實力如何,卻看不真切,不由得還是要問一下專業人員。

孫悟空聞言,倒是滿不在乎的答道:

「這三妖在我面前不過是插標賣首爾,不過先生你還是要小心,不要被戰鬥餘波波及到,他們中兩個玄仙,一個太乙玄仙初期,還不錯,夠老孫我活動活動筋骨了!」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建議在清河基地之外,我們再建一個秘密基地。

Previous article

武軍的話才說完,只見葉秋瞬間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然後直接是一巴掌將武軍給扇了出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