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建議在清河基地之外,我們再建一個秘密基地。

正所謂狡兔三窟,

到時候,萬一丙博士真的把喪屍的消息說了出去,所有的人都來攻打我們,那裏就會是我們新的藏身之地,」

李元拿出地圖,中午的時候,他和大叔已經把地址都想好了。

跟很多基地一樣,這次他們把位置選在了郊區。

而且不是建在地上,而是地下。

董博士抬頭看向李元,他正想着讓李元把他送到G市去,下一刻就感到脖子一疼,被人從背後劈手砍下,人直接暈了過去。

「為了以防萬一,大叔還是把他再捆一下吧。」

李元踢了他一腳,沒有反應,但是他還是不放心,路上他們要走好幾天呢。

大叔依言用藤蔓把董博士困捆成蠶蛹,反正藤蔓有縫隙,不怕董博士被憋死。

下一刻你以為董博士要被陸靈收進空間了?不,大叔直接動動手指,把董博士放進了車子後備箱。。「作為商人,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我當年抽到的是文具,贏下來基本沒什麼懸念的。」林懷塵聽了葉清的抱怨后,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高檔香水的單價高,也是優勢之一。」

葉清托著下巴,拿起面前的奶茶吸了一口。她何嘗不知道每一種商品都有自己的優勢,但香水這東西確實不是大部分學生都能負擔得起的。

「我帶你來工地是看進度的,快乾正事。」林懷塵拿着安全帽給葉清扣上,然後給了她一份地圖,「我要去跟負責人說點事,你幫我……

《重生后她成了世界首富》第161章驅使老鼠的人是?不三的藥粉已經打開,掀開蓋子,手一抖,卻是擋了一下,把藥粉擋到了地上去。

混合了蝦油鮮味的香氣,霸道地鑽入鼻孔,鍋里雪白的米粥上點綴著偏紅的蝦肉,貝肉,蔥花翠綠翠綠的,顏色動人至極,他霎時間腹中饞蟲翻騰。

接到探子的消息,他們大半宿出發,一路上餐風露宿,何其辛苦?

《顧湘的美食系統》第一百零二章十萬兩 「墨……墨離!」

許嘉誠看向門口的女人之時,不禁喚了她一聲,只是沒有想到,此時此刻出現在病房門口的居然是墨離,是他心心念念喜歡的人。

可……!

「許嘉誠……」

墨離嘴裏吐出這三個字,臉上居然沒有任何錶情,只是平淡的笑了笑。

「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許嘉誠一問,那種慌張,那種害怕,是平常從未擁有過的。

可是在墨離的眼裏,好像是做了什麼事情一樣,眼光毒辣的看着許嘉誠,在她的眼裏,似乎覺得可笑。

一個追着她不放,從高中開始求追不舍,一個是她的對手,從相識開始便一直在爭鬥着。

她不是因為許嘉誠,而是消除不了心裏那個羞辱。

許嘉誠雖然不喜歡,但是名義上是她的男朋友,這期間絕對不會允許他人背叛。

隨着,聽見許嘉誠的反問,不禁扯出一種笑容,「呵……我怎麼會在這裏,許嘉誠,這句話應該我問你,你怎麼在這裏?」

「不是住院了嗎,不是被車撞了嗎,怎麼,在這裏跟秦桑你儂我儂,惡不噁心。」

秦桑一聽,立馬炸了起來,指桑罵槐道,「姓墨的,你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做你儂我儂,你高尚,你清高,你不喜歡他幹嘛要糾纏他,還不如放過他。」

「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是墨氏的大小姐我就不敢動你,我明確的告訴你,我討厭你,我很討厭你,還揪著許嘉誠不放,這原本我才是他的女朋友,你算個什麼東西。」

「一個眾心捧月長大的人,怎麼會理解我們這些平民的辛苦,你有錢,你偉大,我都知道,可那又如何,我們是窮比不上你墨大小姐,可是我們也幸福,這是你墨離永遠也得不到的。」

秦桑字字誅心,墨離面不改色,「原本,只是聽說你出車禍來看看你,看來如今,我是沒這個必要了吧,許少爺有佳人陪伴,自然不需要我這箇舊人。」

佳人?

許嘉誠心刺痛了一下,「墨離,你就是這麼看我的?」

墨離嗤笑一聲,卻沒有人發現眼睛早已紅了,至少對他還是有好感的,心裏的感受那麼難受,可能這就是感情吧。

她沒有談過戀愛,在豪門圈子裏長大,懂得怎樣分寸,怎樣去和別人打交道。

從未想過,在愛情這上面摔跟頭,從未理解過,如果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會怎樣。

「你想讓我怎麼看你?許嘉誠,吃着鍋里的看着碗裏的,這滋味如何?不錯吧。」

旁邊的男人嘖嘖了幾聲,「墨離,早該想到的呀,男人吶,你太不了解了。」

墨離皺了皺眉頭,看向旁邊的凌珏,「什麼意思?」

到底還是個孩子啊,不懂男人心裏怎麼想的,這是天性啊,天性!

凌珏說,「男人啊,不會是那種一心一意的,若是真的喜歡,才不會招蜂引蝶呢,除非,要麼你不愛他,要麼他不愛你,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呵……是嗎?」

墨離淡淡的說道,眼皮慢慢眯起,雙拳緊握在手裏。

「我哥說得對,我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之前還期盼和你走到底,打着試試的心態,結果還是……」

「秦桑,你喜歡他對嗎?」

說着,反問秦桑,看着站在許嘉誠旁邊的秦桑,秦桑一臉壞笑,眼神中帶着鄙視。

「是,你想怎麼樣?」

「好啊,你若喜歡,我便成全你怎麼樣。」

轟——

心裏就像砸了石頭一樣,晴天霹靂!

許嘉誠心裏就像奔潰了一樣,準備拔掉針頭起身,但是被秦桑攔住了,「許嘉誠,你還受着傷,不能亂動啊。」

「墨離,你聽我解釋!」

墨離剛想轉身走開,被許嘉誠的聲音叫住了,她抓着把手的門立馬停住了,理智的清醒,讓她明白一個道理,或許在心裏,可能並沒有過多在乎許嘉誠。

隨後打斷了許嘉誠的對話,說,「不用了,你還是好好養傷吧。」

「就這樣吧,我們也沒有算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就這樣吧,我們可能不合適,分手吧。」

「許嘉誠,你若是喜歡秦桑,好好待她,我祝你們恩愛有加。」

「砰」墨離的人影隨着門關閉的動作,徹底消失在門口,許嘉誠含淚笑着,用力推開秦桑,「你滿意了?你滿意了?」

「我知道了,這是你的計謀對不對,你早知道墨離會來,所以估計算計我給她看的一齣戲碼,是不是?」

秦桑被許嘉誠推開幾步,因為他受傷了,所以沒有多大力氣推開秦桑。

但是許嘉誠說的,的的確確是事實,於是眼神狠厲,帶着咬牙切齒,承認道,「是,是,我承認是我故意的,你能怎樣,別怪我不提醒你,就算你們不分手,墨離同樣看不上你,知道為什麼嗎?」

「你的家世註定沒有好結局,你的父母,你的爺爺奶奶,除了我,沒人會要你的,死心吧。」

死心吧!

這幾個字,直戳許嘉誠的內心,左手覆蓋在胸口處,蒼白的臉色帶着苦澀的笑容,「呵,我自然知道,你又何必來提醒我呢。」

秦桑一時嘴欠,暗暗後悔,我這是在說什麼呀,我明明是想要說安慰他的一些話,可是為什麼說出來的時候會變成這樣。

我不是想要說這些,我只是想說,許嘉誠,你是個男人,要有男人的尊嚴,不要為了家裏的事情讓自己卑微。

對啊,我是想要說這些的,可是!

心裏暗念想起,真想打自己兩個嘴巴子,你這個嘴啊,就是欠的很。

立馬感覺自己說的什麼話,直接抿了抿嘴,低着頭很內疚,「對不起。」

「沒事……不關你的事情,秦桑,等我出院后,我會去辦理簽證,前往倫敦。」

說到這個,秦桑急了,眼神焦急擔憂的看着他,「你要去倫敦,那我呢,我怎麼辦,我紐約大學的名額被搶走了,我只能留在國內,你去倫敦了,那我呢。」

「你可以去上A大,憑你在學校的成績,報考A大應當沒有問題,真的。」

許嘉誠看得出喜歡他,但是對她就是沒有感覺,於是上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你在國內一樣可以發展的,你是個優秀的女孩子,在大學里應該會有很多追求你的人,去找一個愛你的人,他會讓你很幸福的。」

秦桑默默閉上眼,心裏似乎在想些什麼,過了幾分鐘后,睜開雙眼,那瞳孔特別好看,雙眼皮,大眼睛,算是一個比較五官端正的女孩子了。

「我會等你的,不管你拒絕多少次,我一定會等你的,四年後,大學畢業后,我等你回來。」

「……」

四年啊,多麼久遠的數字啊,可能如今許嘉誠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可是到了很久很久以後,在他做了很多錯事,在最後一刻的時候,有人對他說,我等你,一直在等你。

經歷了很多世事,了解人生的價值,還是不負一切犧牲自己的時候,讓自己變得越來越不像曾經的自己的時候,可能那時候覺得,原來,自己也有被愛的一天。

當他坐在窗枱前澆花的時候,那時候的笑容,是最美的。

「桑桑……」

那是多麼久遠的事情,好像連自己都忘記了吧。

——

醫院門口,墨離將水果籃子丟進了垃圾桶,拍了拍自己的手,旁邊的凌珏都覺得這女人還真狠,「嘖嘖嘖,你還真狠,這麼好的水果籃,就這麼扔了?」

「那必須的,背叛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如今也不是我男朋友了,是前男友,還是報廢的那種,哪怕他和別的女人上.床我都覺得無所謂,隨便,我拿個錄像機錄下來,搞垮他們。」

凌珏指了指大拇指,「牛,服誰也不能不服你!」

「嘿嘿,那必須的嘛。」

「叮鈴鈴」的聲音傳來,墨離從口袋裏拿出手機,是風淺的電話,「喂喂喂,小離,你高考成績查了嗎,我查過了,超過本科線了,我可以上個好大學了。」

「……我查過了,成績低了點,我哥說可以砸錢讓我去國外上大學。」

風淺一聽,立馬攤到在沙發上,「媽耶,有錢真好啊,那我也要跟你一起上國外的大學。」

墨離看着凌珏打開車鎖,將駕駛座位的門打開,說,「別,你還是別瞎折騰了,好好獃在國外吧,你爸媽不是這幾天要搬回來了嗎,你再去國外上大學,這不是鬧嗎?」

「好嘛,可是我會想你的,有空我去找你啊,你哥哥說過要你去哪個大學嗎?」

「以前聽你說想去雪城大學是不是?」

車子裏,凌珏默默地當着司機,聽着墨離打電話,啟動車子之後,往藍城的方向走去,這次是帶着墨離去藍城遊玩,希望不要讓咱家老頭子看到。

要是真看到了,那可就糟糕了,隨後看着墨離,然後轉過腦袋,看着路中央。

專心致志的在開車,隨後說道,「嗯,是有這個打算,但是如今可能不行了,應該是常青藤大學吧,我哥是這樣說的。」

「哦,那也不錯啦。」

「嗯,不說了,在路上,晚點微信聊吧。」

「行。」

「嗯。」男人的聲音有些沙啞,卻,透著掩也掩不去的男人味。

Previous article

另外一種則是以蟒作裝飾,比如補子、當膝、貼里,這個就要次一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