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著兩道光閃過,幽冥玄虎和炎龍同時出現在了戰天殤的面前。

「你小子也是運氣好,本源魂獸正好是龍和虎。你且看好,吾和小黑虎是怎麼前進的。」

說完,炎龍便扭轉身軀,飛到了戰天殤的頭頂。而幽冥玄虎向前奔跑了起來。

且說炎龍在空中,身軀不停的蜿蜒,每次龍爪落到空中都是輕點一下,便立刻離開。

再觀幽冥玄虎,幽冥玄虎奔跑起來,雖然速度很慢,但每一步的動靜都是氣勢十足。猶如虎皇巡視臣子一樣,每一步都是威嚴十足。

就這樣戰天殤需要把在雲中的靈動輕快和在風中奔跑的穩健威嚴融合到一起。而炎龍傳給戰天殤,說到雲風衍的只有一句話,形在終歸陰陽,內在方衍大道。

這句話也很好理解,就是比身法不注重外形,外形最終還是會逝去,只有學會龍虎的精氣神才能衍化龍虎衍。

現在的戰天殤只好分開學習炎龍和幽冥玄虎的走路樣子,但人類走路是靠兩條腿,而炎龍和幽冥玄虎都是用四條腿走路的,尤其炎龍其實不像走路,每一步的距離都很大,更像是在飄。

炎龍和幽冥玄虎在行走了一個小時后,炎龍罵罵咧咧的留下一句從沒見過這麼笨的和幽冥玄虎玄虎回去了,只留下戰天殤一個人用著拉胯母雞般的走法,一邊走一邊自己體會。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戰天殤感覺自己好像真的拉了胯后,才被炎龍叫停了。直說它實在看不下去。

一邊搗鼓著午飯,一邊還是思考怎麼學會雲風衍。

「主人,你也不要太糾結,我也聽見小長蟲說的話了。雲風衍注重的是內在氣勢,不是在外的行進步伐。千古龍皇和虎皇在上古就是最巔峰的存在,最後也是成了神的存在。它們的每一步都是蘊含著天地法則。

主人,小長蟲因為已經是本源魂獸了,不能給你看原版的書籍。這個身法只能你自己用心體會。我和小長蟲生前也是這天地間巔峰的魂獸,雖不如上古龍皇虎皇,但也有幾分神姿。主人,你記住望其形,留其神。每一步都應蘊含天地法則。」

腦海中炎龍的聲音突然打斷了幽冥玄虎,「小黑虎,你是閑的了?讓這個小子笨死算了,別管了。反正該教的吾都教了。下次再和人對戰被人殺了也和吾沒關係了。」

戰天殤心裡又有幾句芬芳話語飄過……

算了,把血魔放出來吃點東西,小可愛和冥月也早已經放了出去,它們能自己解決肚子。

「去其形,留其神。每一步都蘊含天地法則?可是龍和虎的步法更本不同,龍族的縹緲,虎族的威懾。融合到一起,難道要用縹緲的步法,使出威懾的感覺?根本不可能,龍族步法注重行駛中縹緲靈動,講究行動輕,動作快,變化多。而虎族步法卻講究步法穩,落地重,步伐落地的一刻,便是氣勢全部爆發的時刻。可以說這兩族的步伐幾乎相反。」

一頓飯吃完后,還是想不明白,戰天殤只好收拾收拾,繼續用那種奇怪的前進方法繼續前進。

沒有明確的目標,炎龍只是讓沿著瀑布隨便的哪一邊走都行。現在天又黑了,可即使戰天殤掉了很多頭髮后也想不明白怎麼讓兩種不同要求的步法融合到一起。

又抓了一隻六角兔后,看著被烤熟的六角兔,戰天殤陣陣出神。想了半天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麼多天了,怎麼一隻食肉魂獸都沒出現。這很不科學啊?沒有食肉的魂獸,這裡的六角兔早就泛濫成災了。被李老爺子暗中收拾了?也不可能啊,短短几天不可能影響到這裡的生態平衡啊?」

「幽冥玄虎,這幾天附近有沒有發現食肉魂獸?」

幽冥玄虎疑惑的說到:「自從來到這片草原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附近除了六角兔其他魂獸竟然一隻都沒有。」

炎龍飽含深意地笑了笑說到:「不用找了。它們都不在這。水心木角獸負傷躲過來的,而水心木角獸的身體各處都對魂獸有吸引力。所以這裡的魂獸都去找水心木角獸了。」

戰天殤聽完一拍腦袋,喊到:「我知道怎麼找到水心木角獸了。」

說著便聯繫上小可愛和冥月,讓它們多注意魂獸聚集的地方,尤其是犬類魂獸聚集的地方。

腦海中炎龍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你小子倒挺聰明。」

戰天殤對此只能翻翻白眼。果然,兩個小時后,小可愛和冥月同時傳來了它們發現了一個地方,有很多地方都是狼,正圍著一個水塘不停的在聞東西。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

「哈哈哈,果然讓我找了,目標已明確,出發。」

隨即戰天殤便踏著他那拉胯的步伐,向那片地方奔了過去。躲在伊甸山腰的洞窟里,尤文圖斯蜷縮在石頭後面,瑟瑟發抖。

在聽到第一聲淘汰音響起的那一刻,尤文圖斯就乾淨利落的,躲進了這座天然的洞窟。

緊接着,連續幾個小時的間斷淘汰音,讓尤文圖斯徹底打消了出去的念頭。

「在這裏躲著,安靜等小陸贏就好了。」尤文圖斯是這麼想的。

後來,尤文圖斯聽到了邱冬綾淘汰的聲音。

那一剎那,尤文圖斯是有想過衝出去,給邱冬綾報仇的。

但還沒剛走到洞口,尤文圖斯就正確認識到了自己的實力。

老老實……

《時間停止后》第六十六章一段視頻 三人輪流使用封魔壇速度急快的收服著黃家村的這些孤魂野鬼,不一會就收服到了一半以上。

「救命呀、救命呀,小明、發毛,來救我,」抽水機旁的小明和發毛只覺得眼睛一花,就見到河裡面CLOOY正在一邊溺水掙扎一邊求救。

「為什麼會這樣,」著急的小明立刻想要下去救人。

發毛一把拉住小明說道:「不要去,CLOOY不可能無緣無故去河裡的,這是幻覺。」

「你當然不急了,是我姐姐,不是你姐姐,」說完雙眼發白的小明一把推開發毛直接跳到了河裡面。

因為時間過了太久了,鄭立一些東西已經忘記了,那就是小明喝過水潭的水,這一瞬間他受到了楚人美的控制,所以才會迫不及待地跳到進水裡面。

岸上的發毛只見小明跳下河裡以後,河面上CLOOY就消失不見了,而河裡在隱隱約約金色的八卦閃過以後,小明就被出現漩渦吸了入了水下。

「糟糕了,」發毛剛剛說完糟糕,就看見河中間出現了一身藍袍的楚人美浮現,同時戲曲聲也隱隱約約的傳了出來:「郎在歡心處,妾在腸斷時,委屈心情有月知……。」

聽到戲曲聲的發毛,感覺身體像是不受控制一樣全身無力,緊接著是圍著抽水機和他的咸圈開始發黑,然後是三台抽水機上面的符開始開始髮捲燃燒,燃燒掉的符化為了淡淡的金色八卦,在金色八卦里發毛這才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

趁著這個機會發毛把身上符全部拿在了手上,然後立刻向著黃山村跑去,跑著跑著突然一陣寒意降臨,發毛立刻向後丟出幾張符,趁著寒意被黃符驅散,發毛又跑了一段路程,就這樣跑跑停停,十分鐘后靠著手中的黃符,發毛終於來到了黃山村的門口。

「鄭師傅救命,鄭師傅救命。」

就剩幾個孤魂野鬼還沒解決的鄭力聽到發毛的聲音,大叫一聲不好,接著拿起懷裡的八卦鏡,來不及細想直接激射出一道金光朝著黃山村的村口飛去。

村口摔倒在地的發毛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覺到死亡的接近,就在他以為自己死定的時候,突然村裡面射出來一道金光打在了他的頭頂,緊接著一直糾纏他的戲曲聲,和身上的寒意就立刻消失不見了。

過了一會兒滿臉蒼白的鄭立帶著同樣滿臉蒼白的阿強和林中發就跑到了村口,見倒在地上的發毛,鄭立問道:「怎麼了!小明去哪了。」

「剛剛女鬼變成了CLOOY的模樣,把小明吸引到水裡去了,你設置的咸灰和符也都被鬼破壞了。」

聽完喘著粗氣的毛髮說完,阿強立刻氣道:「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河裡出現的都是幻覺,為什麼還會被吸引。」

「好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明以前肯定是喝過了水潭裡的水所以被控制了。」

說完鄭立嘆了一口氣:「沒想到一時大意功虧一簣,現在它吸收了小明的精血,傷勢肯定回復大半了,我們先回去在說吧。」

鄭立明白自己剛剛因為失血過多有些頭暈,情急之下使出了一道八卦金光,現在不能使用三合一的八卦金光,已經不可能消滅楚人美了,只能另外在想辦法了。

「鄭師傅,剛剛它被你擊中了,難道我們現在不能去把水抽幹嗎?」捧著鎮魔瓶的林中發問道。

「先不說水塘旁是它的主場,就算不是它的主場,憑我們三個現在失血過多的狀態,也不會是它的對手,還是快點把剩下的鬼魂抓起來回去吧,今天沒有太陽,黃山村這裡有陰氣瀰漫,我怕楚人美隨時會再回來。」

收服剩下的幾個小鬼以後,鄭力撿起了地上一個空礦泉水瓶,接了一杯聯通美水潭的自來水,「我們走吧。」

「鄭師傅,我們在怎麼辦?」阿強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鄭立看著手中的礦泉水瓶裡面充滿雜質的水,腦子瘋狂的轉動了起來,十分鐘以後開口道:「現在看來只有兵行險招了,今晚我們回陰陽路小區讓他們鬼打鬼。」

「鬼打鬼?」阿強好奇的問道:「鄭師傅難道它們鬼也和人一樣會爭地盤?」

「大家集合以後我在告訴你們。」

回到住處以後,鄭立把裝著黃山村所有鬼魂的鎮魔瓶放到靜室,接上了哭的淅瀝哇啦的CLOOY和一臉難受的麗麗。

等到CLOOY的心情好了一點,鄭立先把吃喝嫖賭四大鬼樓的情況說了一下,然後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

鄭立的計劃很簡單把楚人美吸引到陰陽路小區最強的吃樓去。

事情說起來是很簡單,就好像別人問大象怎麼樣放到冰箱,你告訴他打開冰箱放入大象。

而真的要做起來,就會有很大的困難,而這些困難就是這件事中的信息,具體的流程,做一些事的代價工具等等。

而把楚人美吸引到鬼樓里需要的這些東西鄭立都有把握解決,所以現在的他有八成的把握。

原來回去以後鄭立一直在為解決吃喝嫖賭四大鬼樓的黃金任務做準備,已經和賭鬼搞好關係的他,前天從賭鬼那裡了解到,所有鬼魂除了樓長都不能離開小區,而樓長到達了怨鬼巔峰馬上就要成為惡鬼的時候就會神秘的消失不見,而賭鬼還懷疑吃之樓的吃鬼,可能已經達到了惡鬼境,只是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壓制住了自己的實力。

如果是這樣,那隻要把楚人美吸引到吃鬼哪裡,那就有很大的機會把楚人美給解決掉了,因為楚人美如果不是吃鬼的對手,哪怕它們沒有打起來,楚人美也不能離開吃樓。

就算楚人美可以解決吃鬼,也會因為鬼樓的特殊而消失掉,這個計劃危險之處,是吸引的楚人美的人會非常的危險,他要在楚人美來之前頂住吃鬼,還要在楚人美來之後安全的離開。

而還有兩次八卦金光攻擊的鄭立覺得自己還是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來到陰陽小區已經是傍晚六點了,下車以後鄭立直接帶著眾人朝著賭鬼樓走去。

發毛他們一抬頭,就見到整個樓的所有的鬼都在圍觀他們,年長的、年輕的、沒頭的、沒有上半身的、沒手的。

「怎麼害怕?害怕就把眼睛上的牛眼淚給擦掉呀,說了讓你們別點別點,牛眼淚本來就不多了,」看著幾人害怕的樣子阿強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王八蛋,太得寸進尺了,居然帶著一群人過來露營,你覺得很好玩嗎?」看著鄭立帶來一群人,賭鬼怒吼道。

「別廢話,這次燒兩個洋妞給你,」因為貧血有點頭暈的鄭立沒好氣的說道。

「你說的,上次那你燒的兩個妹妹被隔壁樓的色鬼搶去了。」

接著一行人朝著賭鬼的404室而去,發毛、CLOoY、麗麗只覺得大開眼界。

等到眾人都進去404休息以後,賭鬼點上一支香,深深吸了一口煙霧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狼狽,要不要我幫忙?」

賭鬼被林中發的改變打擊到了,它覺得這樣的爛賭鬼都能改,自己憑什麼改不了,所以它現在也在努力的改變自己。

而鄭立見它是真心想改,就和它說好每個月都燒一些香燭元寶給它,讓它每七天的痛苦可以減少一點,所以他們就成為了朋友,這也是為什麼鄭立能想到這個計劃的原因。

「不用,都計劃好了,這次過來就是想要探一探鬼樓的底的。」 小明在辦公室中思考如何開源節流,駱援朝那邊帶過來一個人,他給安排在了一樓接待室里。

這人身高1.6m左右,灰白的頭髮4/6分,臉色黝黑,額頭上已爬滿了皺紋,身穿一件灰色平擺短袖襯衫,手提一個黑皮包。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小城縣的養豬大佬劉飛。

劉飛今年已經55歲了,依然精神抖擻。

駱援朝帶他坐下后,給他倒了杯茶,笑著問道:「劉總大駕光臨,莫非是給我們送豬肉來了?」

劉飛像拍蒼蠅一樣,揚了揚左手,右手上的包往腳邊隨意一放,傲慢地說道:「我豬場的豬肉,可早就被預定一空了。駱總這是想預定?初步估計得明年了吧!」

駱援朝只是羨慕地笑了笑,這讓他怎麼接話?

這是來華盛公司秀優越感了?

劉飛將駱援朝的神色盡收眼底,他象徵性地喝了口茶,正色道:「閑話不多說,我事情多得很!」

駱援朝重新審視了一番眼前的大佬,他來公司能有什麼正事?莫非是又要擴建豬場了?

「駱總,你們公司接不接建養豬場的活?」

果然如此,駱援朝一聽有工程主動找上門來,心中不由高興道:「那還用說,規劃、設計、施工、現在造價都能做了!」

劉飛聽他這麼說,心中暗道,這業務還是蠻全的,縣裡都在傳他們的工程做得不錯,就是不知道是花拳繡腿還是真有料。

他手上正好有個豬場要建,就沖著他們在小城縣的口碑來碰碰運氣。

「我準備在西常壩那邊再建一個養豬場,除了設備外的所有基建工程都可以由你們公司來完成。怎麼樣,給我報個實誠價?」

真實的價格有肯定是有,駱援朝不可能沒有準備,但是任何時候都要留一手,這是他的做事風格。

「到底準備建多大啊?你看這樣好吧,我讓設計人員先進場去規劃設計,圖紙出來后再給你報價。」

劉飛輕笑了一聲,指了指駱援朝盡收眼底笑罵道:「少給我扯淡,那是正常程序,我這個豬場要得很急,你們可以一邊施工一邊設計。圈舍按輕鋼結構來做就可以了,共25棟,分兩期建設。另外,辦公樓兼宿舍兼食堂和文化活動中心要有一棟,報價吧!」

這次主動邀請一品軒,擺明著醉翁之意不在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不是玩空間的嗎?你直接攪亂戰局,時不時偷襲就行啊,沒必要把我們的家底一次性透露出來。」

Previous article

「好,好啊!你們都長大了,懂事了!看着你們能在社會上立足,我就滿足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