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還剩三年半的時間。」

迷迷糊糊之中,姜明似乎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若有若無忽遠忽近。

短短的一句話不斷的在姜明腦海里重複響起,似乎是想要告訴他什麼,但是後面的內容只是一片模糊,姜明根本聽不清說了什麼。

緊接著,那個聲音忽然消失,原本迷迷糊糊的姜明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猛然驚醒過來。

睜開雙眼,入眼一片漆黑,姜明用洞察之眼看去,看到自己還在洞穴裡面,這才鬆了口氣。

一直蹲守在洞口的小白聽到身後的動靜扭過頭來,看到姜明已經醒過來,往前靠了靠身子,輕輕拱了拱姜明,穩著他身上的氣味。

姜明伸手揉了揉小白的頭說道「放心吧,我沒事兒。」

接著姜明握了握拳頭,查看自己的綜合數值,看到所有的信息依舊處於灰色的封鎖狀態,看樣子只能去找賢者才能解決這個秘技使用過後的副作用。

通訊器沒有任何信號,姜明從信息卡片裡面拿出背包,裝上一些必需品還有武器,看著外面是深夜,帶著小白離開洞穴,跨上它的後背,朝著聖陽國賢者所在的地方趕去。

如今的姜明和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區別,路上一旦遇到危險要靠小白來戰鬥,好在雖然沒有飛行器,但是如今小白的速度也不比飛行器慢多少。

加上它半步紫金獸的勢力和神獸自帶的氣場威壓,足夠震懾沿途的怪物不敢靠近。

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幕之下,姜明騎著小白猶如一道閃電一般快速前行著。

路上他一直在想著昏迷時腦海里不停說的那句話,明明是迷迷糊糊中聽到的,但是記憶卻非常深刻。

仔細一算,姜明來神魔大陸也有一年半多的時間,根據那個聲音所說的還剩下三年半,加起來一共就是五年。

但是這個五年時間又代表了什麼呢?姜明百思不得其解。

神魔大陸上發生的怪異事情太多,即便他結合前世記憶今生的經歷也只能窺探到冰山一角。

姜明這邊避開人類聚居地,專挑沒人的地方趕路的時候,整個無人區卻炸了鍋。

原因無他,黑森林所發生的爆炸,就是幾百公裡外的人類駐地都能夠感覺到,所釋放出來的龐大能量和巨大威力深深震撼住了所有人。

甚至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黑森林那裡依舊像地獄一樣散發著灼熱的高溫,任何生物靠近都會被這股超高的溫度灼燒而死。

黑森林成為了一片真正的人類禁區,充斥著一片死寂的死亡之地。

而這一幕剛好被潛入無人區的三大王國的間諜探子看到,以為這是地月會在研發的什麼新式武器,立刻將這個情報以及圖片影像上傳回去。

左行那邊接到情報之後,看到那震撼人心的爆炸,以及那遮天蔽日的巨大蘑菇雲,即便只是影像都彷彿讓他親身感受到了那狂暴的毀滅力量。

看到眼前這不斷重複的一幕,左行沉思片刻,地月會掌握了這種強大的武器力量是相當恐怖致命的。

按照木橫的性格,真要同歸於盡拚命,恐怕那樣的爆炸來一下,三大王國帶來的四十五萬大軍就得全部葬身在這裡。

當即左行以及其餘四位三大王國的強者,立刻親手傳達密保返回各個王國的國都。

之前他們都認為地月會不過區區一個無人區的土著勢力,對樹大根深的三大王國而言不過揮手可以消滅,但是現在看來,他們完全低估了這個可以在短時間內一統整個無人區的第一勢力。

與此同時,震驚的不光是左行他們,還包括無人區里的金陽木靜等人,特別是當她得知爆炸發生的所在地是黑森林的時候,立刻發動了聖陽國都剩餘的力量去那裡尋找姜明。

但是四千多點綜合數值所產生的爆炸能量,連暗金級別的BOSS都直接秒殺,這些普通的士兵別說進去了,就是穿上特質的隔熱設備靠近也是個問題。

金陽木靜站在窗前,雙手緊握,一臉擔憂的看著遠方黑森林的方向,默默為姜明祈禱著。

而此時的姜明正奔赴在前往聖陽國賢者所在地的路上,他絲毫不知道,因為自己想要殺死暗金級別BOSS怪物,使用了金陽爆裂之後產生的蝴蝶效應,間接改變了整個無人區的命運。

一個星期之後,經歷過日夜兼程的長途跋涉,姜明終於來到了聖陽國賢者所在的井口。

把小白收回召喚生物空間之後,姜明徑直跳下了井底,進入了聖陽國賢者所在的空間。

一進到裡面,聖陽國賢者的虛擬投影就投射了出來,她說道「我還以為你會等到問清楚所有技能信息之後才會用。」

聖陽國賢者的掃描範圍可以覆蓋整個無人區,對於外面發生的一切她一清二楚。

姜明說道「我原本是這麼打算的,但是暗金級別的BOSS怪物已經讓我顧不上那麼多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怎麼解開我身上的封鎖了嗎?」

有關於技能的副作用,姜明已經差不多弄清楚了,但是現在關鍵是怎麼解除這個副作用。

面對姜明的問題,聖陽國賢者只回答了一個字「等。」

「等,等什麼?」

「等時間一到,你身上的封鎖自然就解開了。」

「那要等多久?」姜明皺眉問道,幫助他們建國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實力是至關重要的,如果這時候自己變成了一個普通人,不說地月會少了一大站力,就是那些仇家也會想方設法要姜明的命。

聖陽國賢者說道「金陽爆裂的最低使用水準是兩千點綜合數值,一般只需要二十天時間就能恢復全部的實力,但是你是一千五百點綜合數值,通過各項技能疊加強行提升到了四千多點綜合數值使用的,所以封鎖時間是四十天。」

「四十天!」

聽到這個時間姜明皺起了眉,四十天之後三個月的時期就到了,這段時間的空白期他就是一個普通人。

「別急,先聽我說完。」聖陽國賢者繼續說道「一般情況而言是這樣的,但是因為你的基礎數值只有一千五百多點,強行通過技能提升使用的秘技,當你的技能持續時間一到,綜合數值恢復到原來的水平,低於技能釋放所需要的最低標準,所以二十天之後,你就能恢復一半的實力。」

二十天之後大概能恢復七百多點的綜合數值,只要小心一點也足夠撐過剩下的二十天時間。

由此姜明也意識到金陽爆裂這個秘技所帶來的副作用,和使用時自身的綜合數值是成正比的。

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開掛被封號的人一樣,這個技能固然很強大,並且沒有任何的冷卻時間。

但是使用一次之後,最低也會被封鎖二十天的綜合數值,表面上說沒有冷卻時間,實際上想要再次釋放也得等二十天以後才行。

並且釋放完這個技能之後,一段時間內使用者會完全處於脫力癱瘓狀態,如果這個技能不能把敵人完全炸死,那使用以後被殺的只有使用者本身。

同時這個技能更偏向於同歸於盡的一次性毀滅技能,如果不是有小白,使用了金陽爆裂之後所產生的高溫,姜明只要在那裡多待一會兒就會被直接熱死。

意識到這個技能的危險之處,姜明暗自決定,如果不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絕對不再使用這個技能。

問清楚了事情的緣由之後,姜明用通訊器給金陽木靜傳遞信息,告訴她自己現在的所在位置。

沒多多久,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跌跌撞撞的腳步聲,緊接著金陽木靜一頭沖了進來。

看到姜明平安無事的坐在地上的時候,她瞬間紅了眼眶,走過去緩緩蹲下,一把緊緊的抱住了他。

姜明微微一愣,伸手輕鬆拍了拍金陽木靜顫抖的身體說道「我沒事。」

簡短的三個字,卻讓金陽木靜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瞬間安心下來。

她低著頭擦了擦眼睛問道「黑森林那裡發生了什麼,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 ,

[]

林梓陽接到電話的時候,也是剛洗完澡在床上躺下來。

忽然聽到這個消息,他驚得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你開玩笑吧?溫小姐帶着孩子跑了?這怎麼可能?!」

「林助理,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你趕緊去安排人找吧,機場、車站、碼頭……總之,但凡是出a市的地方,都仔細看好了,總裁現在都快瘋了!」

打電話過來的,正是那名經常跟在霍司爵身邊的陳姓保鏢,一聽到林梓陽這話后,他立刻以非常嚴肅的語氣提醒他。

林梓陽終於傻眼了。

還真的跑了啊!

我的天,那女人她到底在發什麼瘋啊?怎麼突然玩這麼大一出?

林梓陽不敢再在床上待着了,立馬跳下來就去了安排人。

然而,讓他們非常失望失望的是,這一夜,就算是霍氏集團的人全體出動,都沒有找到那母子幾人的蹤影。

他們查機場、碼頭、車站、甚至到最後,連高速路都查了,還是沒有任何蹤影。

而留在市內的人,也差不多都快要將這座城市翻過來了,一樣沒有找到人!

為什麼?

這太詭異了,難道她還能憑空消失?

在杜家等到已經有些失控的霍司爵,聽到凌晨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后,他一個箭步過來就掐住了杜華笙的喉管!

「我再給你三秒鐘,如果你再不說出他們的下落,我立刻殺了你!」

他狠狠的盯着他,那滿身殺氣,還有血紅的雙眼,毫不懷疑,如果這個時候杜華笙沒有再說出一點有用的話。

那麼,他的手指真的會將他這根脖子給擰斷。

可杜華笙還偏就是個不怕死的。

他威脅他,他竟然直接開罵:「有本事你就殺,我告訴你霍司爵,別說我現在不知道她的下落,我就算是知道了,我也不會告訴你,你這個小畜生!」

「嘎吱——」

「住手!」

還好這個時候,舅媽劉蓓也在這裏,她看到這一幕後,霎時,衝過來就死死抓住了霍司爵那雙手。

「司爵,你先冷靜點,栩栩帶孩子走這件事,我們是真的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自從那次受傷住到你那裏后,跟我們聯繫,聽起來都心情不錯,我們怎麼會知道她忽然就帶着孩子走了呢?」

「……」

霍司爵沒有說話,但是,他緊抿的薄唇,卻變得更加的森白。

劉蓓看到,便繼續說:「所以,你要不要先把你們之間的事說一下,我們來一起分析,你看好不好?」

她嘗試讓他先把事情的起因說出來,再來解決這件事。

但是,霍司爵會說嗎?

那是不可能的!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其實已經很清楚,這件事的導火索是什麼了?

就是下午那件事!

他以為,她真的沒有生氣,真的無所謂,卻原來,那都是她在演戲,麻痹他,然後到了晚上,再給他致命一擊。

她何其狠啊,簡直都到了決絕的地步!

短短几個小時,連人帶孩子徹底消失,而他,差不多將整座城都翻過來,卻找不到他們任何蹤影,這算什麼?人間蒸發嗎?

以後永遠都不再出現了嗎?

他忽然想起了五年前,頓時,腦袋空了一瞬后,這麼多年,大風大浪走過來的他,竟第一次有種不受自己掌控了的感覺。

很慌!

連一絲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司爵?」

「……」

杜海峰此時硬著頭皮走過來,擠出一絲笑容,解釋道:「大都督,屬下也是奉命行事,前來請都督夫人跟我回去協助調查,大都督您大概能夠理解吧?」

Previous article

虞幸眼中劃過瞭然,輕笑一聲:「雪兒,你沒看錯,我沒死,這些天我躲避著大師的追殺,還費盡心思調查到了事情真相。對不起,是我太蠢,才讓大師做到了這一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