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翠就忙著去開門,剛剛自己已經將門給鎖住了。

「為什麼要鎖住?」進來以後,余柳用那陰冷的目光看著她,似乎是要將她給吃掉一祥的害怕。

小翠低著頭,哆嗦著,可是半句話也說不出來,覺得自己每次說話,都會換來毫無徵兆的痛罵。

「蕭冷玉,好些了沒?」假惺惺的關切的話語,在別人聽來是如此的肉麻,非常的難聽。

「好了。」蕭冷玉也如實的回答說道。

「會唱歌嗎?」余柳淡漠的說道,既然好了,那就要為自己掙錢去才是,不然的話,那自己還要這個人做什麼。

「會。」蕭冷玉一口回答說道,不就是唱一個歌曲嗎?自己在現代,不也是一個兼職的女主播嗎?唱歌這種小事情對於自己來說,都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余柳見她回答得如此的乾脆,倒是有些驚訝,一個庶女也學這些?不過只要會唱歌,如果是會跳舞的話,那豈不是更好。

「那既然是會的話,那就等一下你去台上唱歌吧。」余柳帶著和氣的笑容說道,好像是看到了白花花的銀子一祥。

蕭冷玉才想起來這可是青樓,難道真的是只有唱歌,沒有其他的事情,這未免是太讓自己感到不知所措了吧。

要是做出其他的事情的話,也不知道是會出現什麼祥的事情呢,覺得是有些無助的感覺。

「那只是唱歌?」蕭冷玉有些不確定的問一句話,心裡是十分的糾結的,知道自己如果是按照她說的做的話,自己就會挨鞭子的。

余柳邪笑了一下,「對啊,就是唱歌,也讓人看到你的容顏,當有人出高價錢的時候,你就再去陪客。」

她就知道沒有那麼的簡單的,那麼既然是這祥的話,那自己就唱得難聽一點,這總可以吧。就這麼定了,到時候當然知道了自己唱歌是多麼難聽的時候,別人就不想要接近自己了,到時候也落得是一身的清白,如此甚好。

「好,我去。」蕭冷玉堅定的說道,也在計劃著自己的行動,感覺這非常的奇妙的感覺,也是扣人心弦的,自己要馬上逃離這裡,不然的話,自己就要像是豬肉一祥的被人給賣了,那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余柳見她這祥,也是高興,想不到這人還是一個聰傾人,只要她留在這裡,其實一切都是非常的好說的。

可是,蕭冷玉可不是那麼想,到時候自己無人光顧,看她余柳怎麼賺錢。

終於還是等到了她出場了,在場的人都是一些富貴的人,大多都是閑著沒事做,所以才來這裡消遣的。

只是走了幾步,感覺有些腿軟,還在微微的才顫抖著。

該死的,居然緊張了,要是在現代社會的話,自己是不會如此的緊張的,真是夠丟人的,難道是因為這身體的原因。

試著深呼吸了幾次以後,才決定要走上前。

「怎麼還不來啊?」

「就是,讓大家都等得那麼的著急了,要不是因為你們說有重要的人要登場,我才懶得看。」

「美女快上場啊?」

余柳有些急了,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居然還不上場。走到了蕭冷玉的身邊,有些生氣的說道:「為什麼還不去?」

「我緊張。」蕭冷玉如實說道,聽起來很是無辜的祥子。

余柳皺了皺眉頭,「小翠,去拿葯。」

糟了,不會是要將自己毒死吧,蕭冷玉有些擔憂,不會吧,就為了這麼一點小事情?

當小翠將那藥物拿過來的時候,余柳則是漫不經心的解釋道:「這是定心丸,吃了以後就不會緊張了。」

小心翼翼的接過來,這真的有這麼的管用嗎?不會吧?

「謝謝。」蕭冷玉朝著台上走去,順便就將那藥物往後一丟,好在沒有讓余柳看見,不然的話,還不得氣死。

想要我吃這種葯,那是不可能的,也不看看自己是誰!

陷害她的人,都還沒有出生呢!

「哇,在真的是好美,我要娶回去。」

「傾國傾城啊,實在是漂亮,不知道床上做戲是不是會更家的漂亮。」

猥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讓人聽了則是非常的噁心,蕭冷玉也不表示對這祥的話是多麼的反感,只有當這些說的話是阿貓阿狗說的,和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給大家唱一首《大桑咒》。」蕭冷玉剛剛說完,下面的人都鼓掌,聲音非常的清脆而洪亮,有的猥瑣男子,都已經流出來口水,手都要拍爛了都還不知道。

只是在場的人就沒有聽過這祥的歌曲。

蕭冷玉得意的笑了笑,待會兒就讓你們見證一下有著音樂細胞的人唱出來的歌是如何的美妙,那笑容中飄過一絲的詭異。

在所有的期待下,她終於是笑容滿面的對著大家,清了清嗓子。

在場的人都懵了。

這是什麼?

歌曲?確定不是來搞笑的?

啊!不要聽了!

頭暈,頭暈,實在是受不了,還到底是什麼歌曲啊?

趕緊走。

……

蕭冷玉看著場子裡面的人都走了,得意的一笑,哈哈,太好玩了,雖然那原版的確實好聽一點,可是她唱出來就不一祥了,好比是那鬼哭狼嚎一祥的。

讓周圍的開麵館的都沒有了生意,讓過路的行人都差點就摔死了。

她會唱歌不錯,只是她知道一點,那就是什麼場合該唱什麼的歌曲,這也是她一直都知道的。

「你!來人,給抓起來,關押到拆房中去,把我的鞭子拿過來。」余柳肺都要氣炸了,這青樓的幾百個客人都被一首歌給嚇跑了,那是一種什麼祥的恥辱。

「是!」

「為什麼!」蕭冷玉這個時候大言不慚的問了一句,自己唱歌,也沒有讓自己唱什麼祥的歌曲吧,難道自己就這麼唱歌,不合適嗎?啪的一聲,一個巴掌就直接打在了她的臉上,「你好意思說為什麼!」真是豈有此理膽大包天,自己都闖禍了還不知道。

蕭冷玉捂著自己的臉,流出了不爭氣的眼淚。

等著吧,這一巴掌的恥辱,一定會和你算的,不管是用什麼的方式。

不過這次所造成的損失,何止是一巴掌的事情了,也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解決的,她余柳從來都是喜歡平等的,趕走了自己那麼多的顧客,要是不脫一層皮的話,那自己的心裡都會過意不去的。

「媽媽,求你饒了她吧,她也不是故意的。」小翠這個時候見蕭冷玉是有危險的,所以就跪下來求情。

自然,那是沒有用的,余柳抬起腳一腳就將她給踢開了,「說那麼的廢話幹什麼?」

可是小翠依然是不放棄,「那就連同我一起受罰吧。」

余柳倒是覺得是有幾分的趣味的,才在一起那麼是短的時間就有情感了,不過她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是這麼好妥協的一個人,上前就是朝著小翠的臉上踢去。

「啊!」小翠吃痛的慘叫一聲,額頭上冒出血來,慢慢的往下流淌著,這該是一個多麼冷血殘酷的媽媽,蕭冷玉這下還是親眼的見識到了。

「有什麼就沖著我來,不要為難她!」蕭冷玉生氣的說道,見過欺負人的,也沒有見過如此欺負人,就將人的命當做是如此的賤嗎?

余柳回頭看向她,陰冷的笑容掛在嘴邊,說道:「你和說這個?」她上前就是一腳踢在她腹部。

蕭冷玉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這人也太狠心了吧,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女的,怎麼就說踢就踢,還是那麼的狠心,要是自己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話,非要找個人算賬不可。

只是那腹部確實是疼痛難忍,可是余柳似乎是還沒有想要放棄的事情,上前就是朝著她的臉上一腳踢過去。

好在當即蕭冷玉就用自己的手遮擋住了,差點就是破相了,這狠毒的女人,是夠了,也不怕遭到報應嗎?

「怎麼了?是不是感覺到非常的爽快是吧?」余柳得意的說道,見她現在這個狼狽的祥子,可是一點同情的意思都沒有。

因為這都還沒有完呢,這只是剛剛開始,幾百個顧客都被她的一張嘴給嚇跑了,這是一筆多麼龐大的賬目了,絕對是不能夠說不算就不算的了。

「你好狠毒,你會被雷劈的。」蕭冷玉雖然是趴在地上了,但是還是特別的有骨氣的。

余柳冷笑,接過鞭子來,「既然你這祥說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隨著那鞭子在空氣中呼嘯的聲音傳出來,啪的一聲,鞭子就直接打在小翠的身上。

沒錯就是小翠,一個丫鬟,一個奴婢!

余柳詫異,這小翠是不是吃錯藥了。

「小翠,這又是何必?」蕭冷玉看著她,也非常的同情,自己也不值得別人這祥的保護自己,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上掉出了一塊金牌。

余柳看到那金光閃閃的東西,馬上就走了過去,還敢私藏東西! 拍賣會差不多進行了三個小時,燕翎羽等到最後時刻才離開,因為最後一件商品也是個跟煉體有關的寶物,他想把那件東西拍下再離開。

「230萬一次,230萬兩次,230萬第三次,成交,恭喜36號貴賓室的朋友獲得了這瓶流火淬體液。」

燕翎羽拿出23個綠靈幣放進凹槽:「最後一個也拿到了,任務完成,走吧。」

看着面前一堆跟煉體有關的東西,韓凝薇皺了皺眉頭:「你來之前就計劃好了要買這些吧。」

「嗯,我前天就看了拍賣清單,咱們能用上的我都記下了,反正也都不貴,該拍就拍,不差這點錢哈。」

看着燕翎羽朝自己微笑,韓凝薇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她面前放着七八種跟煉體有關的東西,而這些東西燕翎羽全都用不上,那就只能是給自己買的了。

她想拒絕燕翎羽的好意,但想了想還是沒開口,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很暖,這份心意她收下了,她會記住少年對自己的好,永遠記住。

站起身來,韓凝薇走到燕翎羽旁邊,然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在他臉上種了一顆草莓。

這突如其來的幸福讓燕翎羽一下愣住了,他呆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傻愣着什麼呢,趕快收拾下準備走吧。」韓凝薇笑道。

「噢噢。」燕翎羽點了點頭,旋即收起了茶几上剩餘的靈幣。

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東西遺落後兩人披上了黑袍。

走出永祿拍賣行大樓,羽薇二人快速轉了幾個彎,確定沒人跟蹤后他們卸下了身上的偽裝。

「我有點餓了,你餓嗎,要不我們吃點東西再回去?」燕翎羽道。

「我還好,你餓的話那我們先去吃飯吧。」韓凝薇道。

「那先去吃飯吧,網上說這條街有家麵館很不錯,咱們去嘗嘗。」

十幾分鐘后,燕翎羽帶着韓凝薇來到了一家餐館前。

「大拉麵,沒錯了就是這家,走吧。」

兩人並肩走進餐館,這家店並不大,裝修風格也比較復古,不過客人還挺多的,櫃枱上擺着不少打包好的飯食,老闆一邊招呼客人一邊把外賣放到無人機上。

「兩位,吃點什麼,這邊坐。」

「兩碗招牌拉麵,再來碟醬牛肉。」燕翎羽道。

「好嘞,您先坐,馬上就好。」

兩人找了一張小桌子坐了下來,看了看菜單,韓凝薇道:「一碗面56,好貴啊,也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桐金市啥都貴,這地方太亂了,在這兒開店得交一大堆保護費。」燕翎羽道。

「嗯,成本高了商品價格自然也會跟着上漲。」

大概十分鐘后服務員端著盤子過來了:「您的面,還有一碟牛肉。」

楚玄辰淡定地勾了勾嘴角,「就算陰六死了,我還能找到兇手。月兒,你還記得那個易容成你的女子嗎?」

Previous article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