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然見其去意已決,賈思道反而有些怔住,雙眸之中不由閃過些許黯然,好半天後才長嘆一口氣,也就沒有再過多的去客套,客客氣氣地抬手回了一禮。

涼風習習,裹著垂柳隨風輕舞,溫子琦眸宇間閃過一絲耐人尋味覺興奮,或許是心情舒暢的緣故,腳下的路經好似飛快的向後奔去。

望著從視線中消失的溫子琦,賈思道雙眉不由緊緊的皺在一起,剛才溫子琦最後的一句明顯另有深意,可自己人微言輕恐怕說與不說並沒有多少的變化,想至此節,眼眸之中驀然多了一些無奈。

天高雲淡,駿馬嘶鳴,時至近午,本應該行人稀少的官道上,驀然多了一人一騎,行色匆匆的奔向青州方向。

馬上的騎客乃是一名錦衣少年,他何嘗不知道坐下的良駒早已體力不濟,但他還是狠心腸地揮舞著手裡的皮鞭縱馬狂奔。

這少年名叫董玄機,乃是京都一名享有盛譽的少年殺手,月許前他曾接到組織的任務,要去刺殺一名在萬州隱姓埋名的老者。

可令他意外的是,當他到了萬州之後才得知此人早在數年前便離開了萬州,一時間線索俱斷,好不容易經過多方打聽,方才知道此人現在可能在青州,這才連夜策馬趕往此地。

董玄機心裡躊躇,坐下駿馬雖然是百里挑一的珍品,但是連著狂奔數個時至終究不是上策,更何況自己的精力也經過過一夜的奔波早已是強弩之末。

如若此時機緣巧合遇到哪位老者,恐怕自己是奔赴千里來送死,或許是因為心中正在思忖,倏忽之間眼中驀然多了一個人影。

眼看就要撞到此人之際,董玄機一個翻身跳下馬背,伸手一拽,本就體力不濟的駿馬竟然活生生被他拽倒在地。

董玄機瞟了一眼倒子地上口吐白沫的駿馬,心中登時湧起一股無名之火,上前一把拽住少年的衣領,沒好氣地說道:「走路不長眼啊,怎麼往馬蹄子下面跑?」

被他攥著衣領的少年面露驚恐之色,臉色蒼白的看著董玄機,嘴唇嚅動半天,方才從齒間緩緩地擠出幾個字:「大俠,我已經躲路邊了,可您還是…」

未待他說完,董玄機大喝一聲,怒斥道:「好你的小子,我還沒讓你陪我錢,你竟然敢血口噴人說我故意撞你?」說罷雙手一松,順勢一把將少年推開。

這一推雖然沒用什麼力道,但是少年還是後退了幾步才停了下來,戰戰兢兢地整理了下衣服,方才目光躲閃地說道:「我又沒說你故意撞我的,是你自己說的!」

董玄機好似沒有聽到此人的話一般,緩緩地蹲下身子,用手輕撫地上口吐白沫的駿馬,哭喃喃地說道:「小紅,你怎麼就這麼就走了,我們說好一起游遍大好河山的,你怎麼這麼狠心拋下我一個人!」

說著語氣一頓,用力擠了擠眼睛,方才繼續說道:「要不是眼前這個傢伙,你又怎麼會傷成這個模樣,不行!我一定讓這個人給你賠償!」

說罷驀然站起身來,惡狠狠地說道:「你也看到了,我的朋友小紅,為了不傷害你,生生將自己傷成這個模樣,你說你是不是該陪點錢。」

少年瞥了一眼倒在地上駿馬,皺了皺眉毛,略帶驚訝地說道:「這駿馬,毛色漆黑髮亮好似綢緞一般,你管它叫小紅,你確定它不生氣?」

董玄機聞言微微一怔,不著痕迹地瞟了一眼地上的駿馬,故作鎮定地辯解道:「怎麼黑馬就不能叫小紅了,我愛叫它什麼它就是什麼,小白,老黃,大紫隨我開心,你管的著嘛?」

說罷不耐煩的將手一伸,沒好氣地說道:「二百里紋銀,一個子都不能少!」

「二百兩紋銀,你怎麼不去打結呢?」少年咂了咂舌,一臉決然地搖頭道:「你看我身衣服,像是又那麼多錢的人嗎?我沒錢!」

聽他這麼一說,董玄機這才將視線移到此人身上,只見其一身粗布短打裹在身上,左胸口還綉著一個葫蘆,一看就是什麼下人之類,「你是幹什麼的?」

少年撓了撓頭,咧嘴一笑道:「我現在是藥房學徒!」

「學徒啊,」董玄機輕嘆了一口氣,神色有點無奈地說道:「窮鬼一個,算了你給你打個八折把給我一百六十兩,我們兩個就算扯平了!」

「沒有!」少年仍舊將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一臉決絕地說道:「我一個月也就幾錢的俸祿,我要是有一百六十兩,我還會跑這裡采草藥?」

「一百六十兩也沒有?」董玄機眉毛一皺,有歪著腦袋上下打量了一番此人,方才繼續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在哪家醫館做學徒!」

少年嘿嘿一笑,一臉正經地說道:「我叫溫子琦,我待得醫館可是青州最大的醫館哦!」

「最大的醫館?」董玄機眉睫一挑,好像發現了什麼寶貝一般上下打量這溫子琦,慧黠一笑道:「我剛才想了想,覺得我給你打八折這是對小紅的不尊重,所以我決定還是保持原來的賠償額度!」

「啊?」溫子琦目光一怔,有些驚訝地看著董玄機,這般明顯的在敲詐勒索,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更不用說還可以討價還價。

想至此節,登時臉色一凝,連忙辯駁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這變化的也太快了吧!」

聽聞他著語含譏嘲之語,董玄機連忙擺了擺手,不以為然的辯駁道:「這你就不懂了,之前看你穿著破爛又是學徒,所以我動了惻隱之心,才給你免掉一部分,後來呢你又說你在最大的醫館,你也不想想,這醫館能是沒錢的地方嗎?」

呃…

溫子琦微微一錯愕,怔怔地望著他,驀然良久,方才佯裝著一臉茫然地問道:「大俠,你這是什麼邏輯,為什麼最大的醫館就有錢了呢?」

「這不廢話嗎?」董玄機神情不屑地瞟了一眼溫子琦,碎碎念道:「你也不想想,醫館能開到最大,這得搜颳了多少民脂民膏,你見過哪個郎中是家財萬貫的,都是本著濟世救人的遵旨出去的,像這種大醫館一定賺了不少的昧心錢。所以我是一個字也不會少的…」

話說於此,驀然間想起什麼,便立馬將已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而是話鋒一轉,略帶驚訝地說道:「你剛說你在哪家醫館做學徒?」

溫子琦何等聰明,瞧他神色便知道此人必定和益春堂有關係,本想著若是此人實在太過分倒是不介意出手懲戒一二,可是聽完了剛才他的一番話,心中倒是生出來一絲的好感,便笑嘻嘻地說道:「益春堂啊,怎麼難道你認識?」 「我呢,無所謂啊!趁著現在,大家都還有些余錢,不如,早點把婚離了吧!」

「沒辦法承受你的一切。東一下,西一下,又是產業,又是病人,還有顧東這麼強大的敵人。你,玩不過紅日集團的。」

「人家,連中海辦公大樓、體育館這種決定,都可以否決的,而且是從燕京下來的力量否決,你還能掙扎什麼?」

「也許,離了婚,對你來說,才是有好處的。我,只不過讓你多了一個不可戰勝的對手,拖累了你。」

「就這樣吧,找個時間,我們去辦證。辦完之後,各自輕鬆,解脫,不用背負太多。」

蘇有容掛了電話。

宋三喜,坐在車裏發着愣。

愣了小會兒。

他不敢相信,這種時候,蘇有容還是要離婚。

她,不是因為項目的否決,而是不想拖累他?

喜教父的心靈,第一次被她衝擊了一下。

傻瓜,顧東就真不可戰勝嗎?

宋三喜,不信!

晚上,六點半。

他帶着楊雪,踏進了天賜大酒店的包間。

楊雪,本來聽說跟市總大人以及他的秘書吃飯,真的很害怕。

畢竟,年紀在那裏擺着。

而普通百姓,對於王文洪他們這樣的存在,是與生俱來的害怕的。

但,宋三喜一番勸慰,楊雪就有勇氣了。

此時,她還穿着海蘭國際漂亮的校服。

黑色粉領的小西服,漂亮的淡粉襯衣。

加上黑底紅絲格的短裙,白襪子,白色運動軟底靴。

清新的垂直長發,素顏朝天。

這副打扮,加上有些突出的線條,整個就是一

清純與小杏感的集合體。

身材,的確也有些出眾了。

在宋三喜面前挨着,身高到他的耳朵,這身材就真的可觀。

兩人一進去,在閑聊的王文洪和王文井,都微微驚了一跳。

愣想不到,宋三喜還有這愛好嗎?

帶着個這麼身份的女子來赴宴?

二人怪異的目光,直接把楊雪整了個滿臉通紅。

那嬌·嫩的皮膚,紅暈非常。

看上去,端的是撩心。

王文洪心頭,都不禁動蕩一番。

狗賊宋三喜,可真是好福氣啊!

這種小絕·色,都能弄的到。

不過,王文井反應的快,趕緊起身,一臉笑意。

「呵呵,宋先生來啦?來來來,先坐,我們準備走菜了。」

「對了,宋先生,這位小美女是?」

王文井的表情很江湖,很社會,也很精彩。

楊雪,紅著臉,低下頭。

真的沒法跟這些成·年人接觸和交流。

但宋三喜落落大方,拉了一下她的手,坐下來。

「楊雪,別害怕,別害羞,宋大哥在這兒呢!別看這位,是中海市總的秘書王文井,那位就是市總大人王文洪,但他們,都是人,吃五穀雜糧,不吃人。他們今天要敢吃你,我把他倆,吃的骨頭都不吐。」

王文洪堂兄弟倆,還是笑了笑。

楊雪,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大哥,真的好幽默,膽子好大呀!

王文洪一臉假笑,「宋三喜,都準備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了,就不用說這麼狠了。來吧,介紹一下這位小美女。呵呵」

他的心裏,甚至有點別的想法了 胡列娜想要勸架,但是在場的兩個男人似乎不太願意聽她的話。

她的哥哥邪月不僅不幫著妹妹,反而還在旁邊握著拳頭給兩人男人加油鼓勁:「我來做裁判!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不上不是真男人!」

身材高大,有著火色短髮的焱,很認真地看了胡列娜一眼,剛剛還滿是凶戾之氣的眼神,瞬間變得無比溫柔。

「娜娜,你放心,我不會下重手的。」

……潛台詞就是,我不會打死他的,頂多重傷。

素雲天在旁邊一看,立馬就知道這個焱,大概是真的喜歡胡列娜。

但是胡列娜貌似對他一點表示都沒有,難不成是個舔狗?

他口嗨不嫌事兒大,也對胡列娜說了一句:「小狐狸,看我幫你把這個煩人的舔狗趕走。」

小狐狸?

焱再一次雙眼冒火。

這個吉爾伽美什,竟然喊娜娜小狐狸?

焱早就在心裡把胡列娜當做自己的禁臠,此時握緊了拳頭,已是將「吉爾伽美什」視為肉中刺、眼中釘。

邪月在旁邊喊道:「開武魂了!早點打完好去吃午飯!」

焱跺了跺腳,2黃、2紫四個魂環先後亮起,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人形虛影,看似人形,卻並不是人,大概是一種猛獸。

「焱,48級強攻系戰魂宗,武魂……火焰領主!」

火焰領主這種武魂,算得上是很稀有的猛獸武魂,據說還是一種上古異獸,是火元素、土元素雙屬性。

素雲天一點都不慫,腳下4個魂環亦是先後亮起。

她上回來的時候,三嫂張氏就對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還把心裡的邪火,都一股腦的發泄到她身上了。

Previous article

楚玄辰淡定地勾了勾嘴角,「就算陰六死了,我還能找到兇手。月兒,你還記得那個易容成你的女子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