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上回來的時候,三嫂張氏就對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還把心裡的邪火,都一股腦的發泄到她身上了。

「……三妹子啊,你這身邊的是?」

注意到三嫂張氏,竟然好像不大認得自己身邊的顧言璋,她感覺不可思議。

於是,她疑惑的看著她道,「怎麼了?你不認得我的男人了?」

「他是我丈夫啊!我嫁到顧家崗的那個。我跟他還生了六個孩子了呢。」

陳萱萱真沒有想到,人靠衣裝,佛靠金裝的,顧言璋一認真打扮起來,穿了幾身好衣裳之後,這些人竟然都不認得他了。

感覺這些人都有點眼瞎,陳萱萱就急吼吼的找上了老太太劉氏,把這事兒當成笑話一般,跟她說了。

老太太劉氏聽到這事兒,當時就笑的前俯後仰的。

覺得自己的幾個兒子兒媳,想的實在是太好笑了。

老太太劉氏覺得,自家閨女有個相好的,相當的正常。

不過,她再怎麼樣,此時應該不會把那個野男人帶回家。

廚除非那個男人的條件,特別的好。又或者是,她自己特別的喜歡。甚至是愛的不行。

知道這些閨女和兒媳婦當中,三閨女跟她性情最像。干出來的事,也差不多。老太太劉氏當時就把陳萱萱拉到一旁,又準備跟她說掏心掏肺的話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下一刻會發生什麼誰也說不準,有可能張子揚剛邁出酒樓的第一步就被識破了,那一定是血濺當場,毫無還手之力。

張子揚儘力維持着平常的表情,大門越來越近了,他沒有低頭,沒有掩飾,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從裏面走了出來。

莉莉絲等人以及坤和羅斯全都緊緊地蹲在窗戶邊,聽着下邊的動靜,連大氣都不敢出。

張子揚掃了一眼外邊,所幸的是第一時間居然沒有任何人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這也難怪,站在星神的角度講,他們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一個敵人會從層層包圍圈的中心突然間冒出來。

哪怕之前在南非他們可能有過一面之緣,但人也太多了,站在後面的人可能壓根沒看到張子揚長什麼樣,就算看到了,注意力大概也全在嚴飛宇的身上,張子揚從神廟之中出來到離開,不過也就停留了一分鐘,這是個天賜的機緣。

所有人都暫且鬆了一口氣,看來張子揚能多活一會兒了。

數秒鐘后,張子揚下意識地拽了一下衣角,緩步走下了台階。

「哥們兒——」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靠在門邊的人忽然喊了他一句,張子揚的動作立馬就是一停,一點點地轉過了頭。

「怎麼了?」張子揚問。

「你怎麼出來了?不在裏面看着鬼市的人?」那人問道。

張子揚眼珠一轉,就道:「裏面待得太悶了,出來抽根煙,反正他們都有繩子捆着,出不了事。」

那人點了下頭,一隻腿弔兒郎當地搭在護欄上,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的也是,不過還是得提醒你一句,別太張揚,要是讓那位大人知道你玩忽職守,估計第一時間就得要了你的腦袋。」

張子揚便笑了兩下,道:「這我知道,所以我這不是打算找個角落去抽嗎。怎麼着哥們兒——要不要一起?」

那人一聽,目光恍惚了一下,顯然是有些猶豫,不過過了一會兒他還是搖了搖頭,說:「算了,你自己去吧。」

張子揚就連忙「哎呦」了一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就抽根煙而已,幾分鐘的事兒就回來了,我沒帶火,你就當借我個火。」

那人這下又一捉摸,終於還是忍不住點了下頭,從欄桿上跳了下來,道:「那也行,走吧。」

張子揚欣然一笑,心中得意了一下,便拉着那人往遠處的一個衚衕里走,剛走進去,後面又傳來了腳步聲,另有四五個人也跟了過來。

「你們這是?」那人問道。

「你們不是說要來抽煙嗎,正好我們也一塊。」

張子揚這下心中更是高興,這還帶買一送五的,看來這批人里煙癮大的還真不少,只能說吸煙有害生命啊,老天還真給面子,其中一個人便從懷裏拿了一包煙出來,給一人分了一根。

最開始的那人便掏出了打火機,給幾個人一一點上,最後來到張子揚面前的時候,打火機剛湊過來,他卻忽然間意識到張子揚正在一臉陰森地看着他。

那人的手莫名地就是一抖,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一道寒光突然間從張子揚的手裏亮了出來,只聽「刺啦」一下,那人的喉嚨登時被開了個口子。

「唔——」一聲悶哼,那人根本沒來得及發出更大的聲音,剩下的人一瞬間都懵了,手裏的煙貌似都停滯了,張子揚二話不說一個大步向前,只一揮,五個人全部一刀封喉,不約而同地倒了下去。

張子揚呼了口氣,熟練地將屍體往更深處拖了拖,轉而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若無其事地走了回去。

星神的人的注意力依舊全在南邊和北邊,沒有人察覺到張子揚的小動作,或者說壓根就沒放在心上。張子揚再次觀察了一番,起身又朝着角落裏一個單獨的人走了過去。

穿行在人堆中間,張子揚根本表現不出任何差別,來到那人面前之後,他主動搭了句話道:「哥們兒,有空聊會兒不?向你打聽點事兒。」

那人瞟了張子揚一眼,似乎有點傲慢,頓了一下之後才說:「什麼事?」

張子揚嘿嘿一笑,道:「就是……咱們的那位大人……他是什麼來頭,你知道嗎?我有點兒好奇。」

此話一出,那人的表情瞬間一變,眼神飄忽了兩下,忽然一本正經地對張子揚道:「朋友,我跟你講,那位大人是什麼來頭,我也不清楚,大家都不清楚,但我也沒興趣去打聽。他有多恐怖你也看見了,極樂天和死神都不是對手,就連嚴飛宇都頂不住,我們這些做手下的,只管聽命令辦事就是了,能不多問就不多問,這樣活得能長久點。」

張子揚「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抿了兩下嘴,就又問:「謝謝兄弟提醒了,那——你知道他們那些人都去哪兒了嗎?」

「嘶——你這——我才剛告訴你別多問,你怎麼不長記性?他們去哪兒了我哪知道?你想知道問別人去!」

張子揚見狀連忙合掌賠罪,連聲說「不好意思」,他一邊說着,胳膊一邊自然地摟在了那人的肩膀上,話音未落,就見張子揚猛地一發力,那人表面上每什麼變化,但頸椎已經猛地直接斷了。

只見那人立馬一閉眼睛,就這麼死過去了。

張子揚回頭掃了一眼,依舊沒有人注意到這邊,於是他隨意地往地上一坐,順帶拉着那人也一同靠在了一旁的沙袋上,這時候一個人從旁邊走過,看那人閉着眼睛,就隨口問了一句:「他怎麼了?」

張子揚一臉無辜,聳了下肩:「可能是太累了吧,眯一會兒。」

新來的那人便「呵呵」一笑,搖著頭說:「他可真有閑心。」說完,他就直接走到別的地方去了。

張子揚吸了兩口氣,原地坐了兩分鐘,算是做個緩衝,兩分鐘之後,他重新站起身,又去找下一個落單的人。

「哥們兒——」

又是一句平常的搭話,然而沒過兩句之後,又一個人被擰斷了脖子,「睡著了」。

張子揚就這麼不斷地在人堆的各個角落裏穿行,睡着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很機智,沒有隻在一個地方下手,這就導致睡着的人均勻地分佈在各個角落裏,乍一看還真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最離譜的是,困這種東西是會傳染的,就像打哈欠一樣,只要身邊有一個人在打,那麼一群人都可能接連跟着打起來。

再加上南邊和北邊短時間內都沒有能攻過來的跡象,這些人也一夜沒睡了,居然真的有不少人跟着坐了下去,打起盹來,這無疑給了張子揚更多的機會,他只不過是很自然地經過那些人,幾乎看不出任何動作,手指只是在那些人的脖子上掐了一下,強大的手勁頓時撼斷了脖子,他們就真的永遠地睡著了。

四百人,這是個非常大的工作量,但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張子揚循序漸進,居然憑一己之力屠了差不多一半,「鬼行」的代號,真的是實至名歸。

要知道兩百人和四百人,那就完全是兩個概念了。

當然還有很多人堅持不肯打盹,仍舊保留一定的警覺性,看着樓外樓里的人。莉莉絲等人在上面看着張子揚的行動,心跳都快打出鼓點了,在他們的上帝視角里,張子揚簡直就是漏洞百出,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暴露的樣子。

只能說,這是真的應了那句話,觀察事物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結論也不會相同。

足足過了非常長的時間,剩下的人基本就全是聚在一起的了,張子揚便也找不到機會再下手了,這時候他只好給樓上使了個眼色,示意只能硬拼一波了。

一千個赤手空拳的人,打兩百個手裏有槍的人,不是不能打,是贏是輸,全看臨場發揮。

莉莉絲接收到了張子揚的提示,轉頭便對其他人做了一堆手勢,羅斯和坤帶着幾個人一人一邊藏到了樓梯口旁,剩下的人全都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張子揚約莫時間差不多了,便對剩下的那群人喊道:「喂——該換換班了吧?我們在裏邊守得夠久了,你們找幾個人替我們一下。」

眾人互相看了看,倒是也沒提出反對,其中一個雇傭兵隨手點了十個人,叫他們去換班,感覺他應該是比較有話語權的一個。

那十個人便伸了伸懶腰,耷拉着槍帶就慢慢悠悠地走進了酒樓里,上面的人聽見腳步聲靠近,全都警覺了起來,沒一會兒,羅斯和坤就都可以清楚地看見人影在台階上越映越高了。下一秒,幾個雇傭兵毫無防備地露出了頭,樓梯旁的幾個人二話不說,瞬間一擁而上。

「去尼媽的!」坤小聲罵了一句,手肘和膝蓋凌空照着兩個人的腦袋就狠狠地砸了下去,只聽見「咔咔」兩聲脆響,那兩個人登時頭骨碎裂,一命嗚呼,剩下的差不多有十幾號人,直接把其餘的雇傭兵全都按倒在了地上,有的人按著胳膊,有的人按著腿,還有的人按著嘴巴,強迫他們不讓出聲,那些人全都傻了,一下子就精神了,拼了命地掙扎,但莉莉絲、賀顯弼和克洛伊已經大步上前,幾刀就把他們全都解決掉了。

這一下就又多了十套裝備,現在他們算是具備拼一下的資本了,張子揚等了兩分鐘,沒有聽到聲響,知道他們肯定是已經得手了,於是便突然故作慌亂地叫道:「怎麼回事?上一班的人怎麼沒出來?!」

樓下的眾多雇傭兵一聽,心瞬間抽了一下,顯然也意識到不太對勁,其中一個人就綠這臉說道:「不會是出事了吧?!」

「那還不快點上去看看!」張子揚就又道,那些人互相一捉摸,趕緊慌亂地抄起了槍,不約而同地沖了上去。

張子揚裝模作樣地喊著「快上快上」,但自己始終躲在了最後面,等人差不多都衝進去的時候,他隨手抄起了一挺機關槍,猛然沖着那群人的後背就掃射了起來。

「噠噠噠——噠噠噠——!」

只聽得二十幾聲激烈的慘叫,一大排雇傭兵全都渾身冒血地栽了下去,剩下的人一瞬間全都懵逼了,一時間幾乎怔在了原地,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上面的人也有了動作了,莉莉絲等人抄著十幾把槍,後面的人全都徒着手,一千號人如洪水決堤一般,嘶喊著,氣勢洶湧地,一往無前地沖了下來。 轉眼間,冬去春來,萬物復甦。

眼見著學生們一副朝氣蓬勃的樣子,再加上春光明媚,周羽興緻一來,決定仿效孔夫子帶學生外出遊學一番。

不過,未成年的不帶,以免發生意外。

時間計劃半個月左右,帶一眾學生出去領略一番山水田園風情。

不少讀書人只知讀死書,羞於肩挑手抬,卻忘了《論語》有云: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為夫子?

總之,周羽的理念就是要讓自己的學生多方面發展,不僅僅是為了應試而讀書。

純粹為了應試而讀書人的,只能叫書獃子。

周羽一宣布消息,一眾學生不由歡騰不已,畢竟天天呆在學館里讀書肯定會有些悶。

經過自願報名以及篩選,最終確認了二十名學生一同隨行。

喬生得知消息后,找到周羽說也想一同出去走一走,散散心。

對此,周羽倒也沒拒絕,反正還有林興德在,照管二十來個學生輕輕鬆鬆。

決定了行程之後,周羽吩咐張大膽準備了一駕馬車,裝上一應物品隨同一路出發。

出城之際,一行人浩浩蕩蕩,引得百姓們紛紛駐腳圍觀。

此次出行畢竟要出入於荒野之間,所以周羽吩咐每個學生都佩戴了長劍。

這可不僅僅是用來做裝飾的,學館里但凡年齡稍長一點的學生,都要練習拳腳、劍術等等。

而且馬車上還備了幾把弓箭以及一些漁具,方便野外狩漁。

至於換洗的衣服、日常用具之類則由學生自帶。

出了城,一眾學生心情大好,也不知誰帶了個頭,一個個高聲說起了論語: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嬰寧也忍不住湊了個熱鬧,學著其他人搖頭晃腦吟了一句:「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哈哈哈~」

周羽頓被嬰寧給逗樂了。

嬰寧不由撅起小嘴:「先生就知道笑話人家。」

「哪有,先生是在表揚你呢。」

走到中午,一行人找了一處河邊稍事休息,吃點乾糧,喝點水。

柳無邪感覺自己修鍊的大修羅劍訣還有九陽神劍要比之前強大了數十倍。

Previous article

既然見其去意已決,賈思道反而有些怔住,雙眸之中不由閃過些許黯然,好半天後才長嘆一口氣,也就沒有再過多的去客套,客客氣氣地抬手回了一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