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錯,楚相不可能冤枉她,再者,為什麼不冤枉別人,偏偏要陷害她?那肯定是她做出過這種事來!」

「之前好幾次被她逃過了,這一次安胎藥也是事實!必須將她繩之以法!」

「再者,當時在容華太子府外,所有人都看到她和那夜無痕糾纏不清,這一次,若是不給個交代,我們誓不罷休!」

楚辭冷眼看着這群憤怒之人,面色冷淡,唇角勾著冷笑。

太妃的神色也是一緊。

尤其是看到楚辭想要繼續上前,她慌忙拉住了她。

明明她此刻臉色蒼白,手也抖的厲害,卻硬生生的想要將楚辭拉到她的身後。

楚辭心頭一暖,其實能嫁入瑾王府,當真是她的運氣。

偏偏前世的她,卻對此嗤之以鼻,不知珍惜。

「楚辭,你快離開,我來擋住這些人。」

太妃咬了咬牙:「你帶着小墨走,不用管這些。」

楚辭搖了搖頭,淺笑一聲:「太妃不用擔心,這些人,傷不到我。」

只要她不想走,誰也帶不走她。

就在此時——

一道笑聲從門外傳來,帶着阿諛。

「這瑾王府還真是熱鬧,本皇子聽聞楚辭和夜無痕糾纏不清?嘖,一個連真容都不敢見人的男人,必然是醜陋不堪,楚辭怎會喜歡他?」

楚辭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抬起眸子,目光落在了夜紫晟的身上。

太妃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縱然她不喜歡那夜無痕,但是聽到夜紫晟如此說他,不知怎的就有些不痛快。

丑又如何?

只要楚辭不嫌棄……

「楚辭,」夜紫晟邁步而入,笑容動人,「你已經為夜瑾守寡多年,也夠了,你認為本皇子如何?我將全部家當拿了過來,願為聘禮,娶你為妻。」

楚辭的臉色僵硬。

太妃的面容鐵青。

夜小墨則滿眼憤怒,暴怒道:「不許搶我娘親,走開!」

夜紫晟也不動怒,似笑非笑的望向夜小墨:「你不認為讓你娘守寡,太委屈她了?本皇子再怎麼,也不會比夜無痕差。」

夜小墨的怒火翻湧,小臉都漲的通紅。

那是他的父王。

能一樣嗎?

他的父王,就是全天下最好的!

哪怕父王總是欺負他!

「我不喜歡你,就是不想讓你給我當爹,你滾!滾開!!」他氣惱的伸手推夜紫晟,眼淚都在眼眶打轉。

嗚嗚,父王你怎麼還不回來。

娘親都要被搶走了。

夜紫晟不與一個孩子計較,在他看來,孩子確實很難接受別人當爹。

不過他有耐心讓這孩子接納他。

人群外,楚玉緊緊的捏著拳頭,呼吸困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魔神一邊咀嚼著,猩紅的眸子帶着淡漠,冷聲道:「我為何要接?」

「不愧是魔神,連膽怯都膽怯的這麼理直氣壯!」吳觀冕嗤笑。

「我在虛空混沌之中,存活無數年,那麼多世界在我眼前毀滅、重生,我都不曾膽怯,你覺得我是膽怯?」

「接不接,都無所謂了!量天鼎內空間就這麼大,你沒地方去!」王青岩不再出聲,全力溝通著劍匣內的驚鴻、西風、鎮岳、初雪四劍。

吳觀冕則是朝郭鎮魄撲了過去,同為立命,已經損失了底牌的郭鎮魄在吳觀冕面前也不再那麼不能敵。

如今,要麼王青岩順利出劍,活。

要麼,魔神贏,兩人皆死。

他與郭鎮魄之間的對決,早已不能決定兩人的生死了。

魔神擦了擦嘴,咧嘴笑道:「看樣子,你還差了不少!」

「彼此彼此,跨越屏障召喚出魔君的混亂之眼,你的傷勢會比我輕?」

「我不信你一個立命境的恢復力能有我強!」魔神閉上雙目開始用力咀嚼消化著胡林寧雨二人的體魄與魂靈。

剛才,被牧眾生崩碎了混亂之眼,這才是傷了魔神的根本。本來就是殘魂,如今殘存的混亂之力再度被重創,不得已之下,只得吞了從魔來恢復。

而王青岩也好不到哪去,二重山的劍心通明,硬拔三劍,體魄已受重創,而後又強行催動劍法之異象,氣海元氣混亂不堪,更是傷上加傷,如今能強行站着已是不易。

旁邊的吳觀冕與郭鎮魄正在血拚。

吳觀冕是刀修,一身刀法傳承自破軍城。雖然不修體魄,但是武修的體魄向來要比同階的術道、技道修者要強。

郭鎮魄的裂魂妖被黃茂奇所斬,離魂觀的鎮觀神通直接就不能用了,幸而他手中有着量天鼎,這個攻防一體的神器,倒也在吳觀冕手底下抗住了。

而在那遍佈玉石原石的前院裏,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裏,一塊石頭正逐漸開裂,一道溫潤的白色光芒透了出來。

後院裏,王青岩雙手按著劍匣,魔神懸於虛空。

竟然出現了短暫而詭異的平衡。

似是過了許久,又好像是一瞬間。

王青岩抬起頭,微笑的看着魔神。

而正在咀嚼的魔神也停下來,猩紅的眸子看着王青岩。

「大雷音劍!」

「山海沉舟!」

「造化之門!」

「真武無極!」

這對視的一瞬間,王青岩的雙手、頭頂、嘴裏,瞬間出現了四把劍。

同時使出了風雷府的風雷大劍、西禪寺的山海劍法、造化門的造化劍法以及武當的真武無極劍。

鎮岳、西風、驚鴻、四劍齊出,二重山拔四劍。四道劍法的天地異象直接籠罩了魔神。

他只有這一劍的力量!

這也是自他修行劍心通明以來,第一次跨二重山拔劍。

周遭的天地元氣在這四劍之下直接被抽空,就連那穩固的量天鼎空間都開始隱約不穩定了起來。

魔神雙爪掐動印訣,頭上兩隻角迅速的凝聚出了一個個混亂之力的扭曲之球,不斷直接朝着四道劍法衝去。

與王青岩不同的是,魔神就算是這一擊失敗,也不會損失什麼,他體內的混亂之力仍有剩餘。

因為他的目標,從來都不是王青岩。

當頭罩下的是初雪劍勾畫而出的真武太極圖,如同磨盤一般,要將魔神碾碎。

而隨着混亂之球的不斷衝擊,這幅真武太極圖潰散開來。

隨後便是鎮壓而下造化之門,宏大的道音從門內傳來。不斷抵消著魔神的混亂之球。這一擊,足足耗費了魔神殘存混亂之力的三成。

「不對!怎麼一重比一重厲害!造化聖師就算比太極聖君高几個劫位,他的劍法也不可能比太極聖君的太極劍強這麼多!是劍心通明?」魔神疑惑,但是印訣與混亂之球卻沒有停下。

「劍心通明這個東西,在上界可是未曾存在過,除了增幅元氣修為之外,還有什麼別的東西?」

王青岩拄著劍匣,渾身的傷口再度爆發,鮮血如泉涌。但是他的眸子仍舊透亮、清明。

他要看着這個東西死!

「山海沉舟!」隨着須彌山苦海與彼岸之舟異象的出現,感受到這股截然不同,已然超出立命境無數倍的恐怖威壓,魔神知道,他頂不住了!

必須要解放境界!

然而,彼岸之舟在他的思量之時,直接破開混亂之球,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轟擊,直接將魔神之軀轟向了郭鎮魄。

魔神一邊吐著黑氣,一邊看着緊隨而來的最後一劍。

「大雷音劍!」

他伸手一抓,將郭鎮魄朝着彼岸之舟扔了過去,而後雙手再度抓住量天鼎,往嘴巴塞了進去。

「不!!!」郭鎮魄慘叫着,不知道在此時此刻,生死一瞬之間,他所想的是什麼。

「給我融!」

魔神絲毫沒有在乎郭鎮魄的生死,他立即以二劫神器融入殘軀,硬抗大雷音劍。

他不敢解放境界,因為,這是萬妖國明王大聖說的:平天之下,生機一線。平天之上,必死無疑。

這或許是明王大聖與大玄達成的一個協議,但是他已無法去揣摩了。

他只想活下去!

「轟!」

無盡的雷電與狂風交織出了一道道雷音,形如霹靂。直接轟向了魔神的魔軀。

然而,這一道交織著天地雷音的劍,卻並沒有斬掉魔神。

畢竟在生死之間摸爬打滾無數年的魔神,他對生機的敏銳感極強。

他靠着量天鼎活了下來。

雖然被大雷音劍的穿透與傳導性重傷,但仍是活了下來。

而王青岩的眸子沒有任何失望,反而抬頭望向了天空。

長業郡的雪,終於停了。

一輪白日掛在虛空,貢獻著那點被寒冬遮掩得所剩無幾的熱量。

「我們一定不辜負教練!」

Previous article

許冬雪冷笑:「這還有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