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果不其然,就在坐下身邊凳子時,嚴森才湊到無名耳邊小聲說道:「袁哥,對面那個女孩我追很久了,今晚你可得幫我多說好話!你知道的,我這人不怎麼會說話!」說完有些靦腆笑著起身往屋裡跑去。

無名呆了呆,訕笑一下。

面前,兩名女子對立而坐,兩人把玩著手中手機,無名仔細打量一番。

靠街邊的少女身穿百褶裙,身材纖細,細紗遮掩的胸口,事業線若隱若現,臉上畫著淡妝,一雙大眼睛甚是迷人。身旁另一名女子,烏黑頭髮紮成馬尾,白凈臉蛋,身穿休閑襯衫,豐滿的胸部,像是要掙脫紐扣的束縛,牛仔短褲下一雙潔白如玉的細腿盡顯無疑,但凡是個男人看一眼,都會想入非非。

就在無名看著兩人時,不經意間有些入迷。就在這時兩人嘟囔幾句緩過神來。三目相對,鴉雀無聲。

片刻后,無名訕笑了笑,不自覺地摸了一下頭髮道:「兩位美女,你們好呀!」

實在是不知該怎麼解除尷尬,介紹起這家店的特色來,視乎他自己比老闆還清楚,說了片刻竟然拿著菜單去點菜了。

外面,倆人繼續低頭玩手機。

燒烤店不遠處,一輛有些昂貴的小車停下,車上下來五個青年。

帶頭的一身黑衣,脖子上掛著一串金晃晃金鏈,手挎一個皮包。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仔細打量四方,像是在尋找獵物的餓狼。

「老大,老大,那邊~~」這時,身旁一名頭染紫發青年恭維說道,手指指向二胖子燒烤店。

那黑衣男子聽到后,臉上那玩味的笑意越來越明顯:「哈哈哈,果然是美女,走,兄弟們,今晚上哥幾個一起玩。」說完便向著燒烤店走過去,身旁那幾名青年也是滿臉的玩味,甚至有的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襠下。

在那幾名青年的興奮中,帶頭的先走到燒烤店,直到那黑衣青年將手挎包扔在桌子上,發出聲響時。那兩名女子才反應過來,五名青年已將她們死死圍住。

其中一名女孩死死握住馬尾女孩的手,叫了一聲「姐!」。另一名女孩冷酷的表情下,沒有感情的說道:「你們要幹什麼?」

「要幹什麼?哎呀,兩位小妹妹,你說我們能幹什麼呀,不就是想請你們去玩嘛,這地方有什麼好玩的,哥哥帶你去酒吧玩好么?~~」黑衣男子邊說邊看著,眼光一直死死盯著女子胸部那若隱若現的事業線。

「就是啊,小妹妹,走嘛,我大哥會好好疼你的。哈哈~~」紫發青年壞笑著,一隻手已經從後面摸向百褶裙女孩,抓住裙角往上一翻,頓時一雙白花花的細腿出現在眼前。

春光乍現,身後幾人咽了咽口水,更加蠢蠢欲動,眼光中滿是色眯。

女孩頓時害怕的往前一步,死死抱住旁邊的女子哽咽:「姐,我怕,嗚~嗚~嗚~」

「別怕小妹妹,哥哥會好好疼你的。」就在這時,一雙手突然從後面抱住百褶裙少女的腰,雙手擠出胸口的春光。

馬尾女子憤怒,用腳踢中抱住女孩的青年襠部,只見那青年鬆開雙手倒在地上,雙手扶住襠下臭罵道:「臭女人,兄弟們,給我按住他,今晚上哥幾個先輪了她。」

很顯然,兩名弱小的女子面對五個青年時是束手無策的。

在那些圍觀的人眼中,兩名女子被很粗暴的捆綁住雙手雙腳,丟進小車中。固然有人嘆息,有人搖頭,但無一人敢上前阻止。

說時遲那時快,就幾分鐘的事。

「一群畜生,老子跟你們拼了!!」嚴森看到眼前的一幕,手中的燒烤掉落一地,抄起身旁一個啤酒瓶沖了出去。

幾分鐘前他在裡面跟無名閑談,老闆是朋友叫他們幫忙便進了廚房,聽到外面的哭喊聲才跑出來。

沒想到出來卻看見這一幕。

嚴森拿起啤酒瓶向那麼紫發青年砸去時,其餘幾人打開後備箱,從車箱中拿出幾把西瓜刀,帶頭的竟然還有手槍。見狀,周圍街道上的人都躲得遠遠的。

這時,帶頭的黑衣青年一臉輕鬆說道:「多管閑事,兄弟們給我砍死他。」很顯然,這是個慣犯。

雙手難抵四人,幾人一動手,十幾刀下去,嚴森便倒在了血泊中。

臉上帶著微笑,眼光中滿是那名馬尾女孩……

人還沒有死,正在那幾人再次準備動手砍下去時,幾根燒烤竹籤,一個完美的弧度分別插在那幾名青年手掌上….

西瓜刀落地,那幾名青年立馬哇哇大叫起來,這時無名緩緩走來。

車裡兩名女子哭著,那名馬尾女孩更是哭得撕心裂肺,她不知道嚴森死了沒有,但她知道眼前躺在血泊中的男人喜歡她…..!

見到眼前的一幕,無名憤怒到:「一群人渣,光天化日,強搶綁架女孩,看老子不打死你們!」

突然,一聲槍響,「啪~!」那帶頭的黑衣青年,扣動了扳機,黑乎乎的手槍,一顆子彈射向無名。

無名陰笑,身形一顫,輕鬆躲過子彈,殘影場中略過,一隻手死死扣住黑衣青年脖子壓在小車上。

黑衣青年也是一名練武的,但並不是修鍊者,只是普通武者。他知道今天遇見高手了…;。

青年咽了口唾沫說道:「你是什麼人…你要幹什麼…」聲音中充滿了恐懼,他害怕死亡,雖然這些年他也禍害了不少女子,殺了不少人,但人啊,面對死亡時永遠會恐懼!

「我要幹什麼?我要廢了你,老子專打地痞流氓,額不,你只能算是人渣…..!「說完無名一拳打在青年胸口。

一聲炸響,小車頂陷進一個小窩,青年筆直倒了下去。

見到男子倒下,無名走到嚴森面前,一絲劍氣順著手指融入嚴森體內,慢慢呼吸聲變得正常。身上刀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嚴森驚愕..!!!

兩名女孩也被無名解開繩子,兩名少女跑到嚴森面前扶起嚴森。

在周圍所有人驚愕目光中,無名靜靜站著。

遠處,幾輛極其昂貴的跑車開來…… 大衛科波拉是什麼人?他可是末世前加美軍方的高級科研人員,專門負責某項生化研究,是個天才生物學家。

弄個高級義肢,那不是正好專業對口么!

張昊想了想道:「大衛,我也知道這技術有些過時,可我找不到更先進的技術了,特別是那個神經接駁技術。沒有那東西,我就算把義肢外形弄得以假亂真,達科塔也沒法用。」

大衛愣了下,突然撓撓頭,口中喃喃道:「對哦,加美這方面的技術企業基本上都在南方,那邊你去不了。是我的錯!這種水平的技術應該是你從哪個歷史資料庫里翻出來的吧,想找到也挺不容易的。」

張昊莞爾,這技術宅還是挺直接的,發現錯誤立刻承認,他也不在乎這個,只是問道:「那大衛,你能改進這個神經接駁技術么?」

大衛滿臉奇怪地看著他:「為什麼要改?這種垃圾直接扔了就好,完全沒價值。」

張昊突然感覺自己花的那一億聯邦幣正在哭泣,特么的技術宅就能這麼耿直嗎?

大衛接著說到:「我這裡有一套技術,改動一下應該很適合達科塔,而且穿戴起來會舒適很多,甚至能擁有不錯的戰鬥力。」說著他開始調出另外一份技術資料。

張昊聽著前面還沒啥,聽到最後「不錯的戰鬥力」?這是啥類型的義肢?

再看向顯示屏上的技術資料,資料的標題在他眼前一閃而過——加美雷神之錘機械裝甲3.0版

TF?!

張昊看著大衛在那裡不停地翻頁,然後又給他指出某些需要改進的地方,他完全聽不懂,倒是雅典娜連說這技術不錯。

等等!機械裝甲和義肢有啥關係?張昊在心中問雅典娜,他當然不會去問大衛。

雅典娜:「……張昊閣下,鋼鐵俠的那套盔甲不也被他自稱是義肢么?」

張昊:「……加美義肢都開始往這個方向發展了么?還是我太年輕,是學識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

和雅典娜貧嘴完,張昊打斷了大衛的解說:「大衛,停。」

大衛不解地看來,他還沒說完呢。

張昊指了指那份資料:「我可不是科研人員,我是一個商人。所以,你只需要告訴我,製造這個需要什麼原材料,我負責給你弄來就好。」

大衛一愣,才想起這個便宜女婿好像是個手段通天的大商人,他想了想道:「我給你開一份清單,不過我這個臨時實驗室製造這個有點麻煩,我……或許要離開一趟。」話語間,他有點糾結。

張昊秒懂,不就是要回石頭山基地么!不就是捨不得梅麗莎這個美嬌娘么!

他大手一揮:「你開清單,需要什麼建設實驗室的物資我給你找。梅麗莎不是說你要來這定居么?弄個實驗室是必須的,就算我給你的酬勞了。」

大衛卻不高興了,白眼一翻:「達科塔那可是我……嗯,梅麗莎的小女兒,那她就是我們的小天使,不,是小公主。我給她做個玩具還要什麼酬勞!」

張昊:……,你咋不說小公舉呢!這便宜老丈人的派頭這麼快就立起來了啊?梅麗莎到底給你灌了多少迷湯?

張昊斟酌了下用詞,才道:「嗯,我為達科塔也是應該的,大家各司其職就好。不過,你的實驗室么,就算我送你的禮物,如何?」

大衛搖頭:「我自己有啊,搬來一批就好。」

張昊撓頭:「那啥,要我去和梅麗莎說下這實驗室的事?」

大衛:「……好吧,那我給你開清單。」

張昊笑而不語,看來說什麼都不如抬出梅麗莎來好使,大衛這也算老婆奴的典範人物了。

等著大衛開清單時,張昊想起最初來這裡的目的,順口說了句:「還有那個地下酒庫的原理,大衛你有空了也分析一下唄。」

大衛頭也不抬:「沒空。達科塔這套機械裝甲我要弄一段時間。」

張昊:「……那弄完了再研究地下酒庫?」

大衛:「無用且沒意義的項目,不做。」

張昊望天:大衛,你再這樣吊,會失去我這個女婿的。

想了想,張昊輕咳一聲:「嗯嗯,我記得梅麗莎中午好像說她挺喜歡喝那紅酒的,就是地下酒庫里弄來的那一批。」

大衛開清單的手一頓,突然扭過頭來,看著他,片刻后嚴肅地道:「嗯,有那個地下酒庫的資料沒?一起給我,我抽時間看看。最好把那地點告訴我,我親自過去檢測一次。」

張昊:……

幾分鐘后,張昊哼著小曲兒,滿臉笑意地出了研究室。

唉,有個梅麗莎這樣的丈母娘真是太好了。他心中樂呵呵地想著。

達科塔的義肢將升級成加美十年前絕密軍方技術——雷神之錘機械裝甲4.0版,嗯,不是3.0版,因為大衛表示給小公主達科塔的東西,當然不能是3.0版那種大路貨。

天可憐鑒,加美3.0版當初穿戴過的人都不超過十個,全都是加美頂級精銳的士兵,到了大衛這個提前進入父親角色的死宅口中,就變成大路貨了。

地下酒庫的事大衛也接下了,不過張昊暫時不打算讓這個死宅過去,以大衛的性格,過去弄不好要搞好些天。

以梅麗莎和大衛現在如膠似漆的樣子,張昊不好意思把大衛拉去出差。

回去把這事告訴了還在看書的達科塔,金髮蘿莉沒吭聲。

張昊好笑地把她抱過來,坐在自己腿上,捋著她金色的長發道:「有好東西為什麼不用?你喜歡我給你做的這套,那就把它放在屋裡供起來,當紀念品就好,還不會穿壞。」

達科塔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她又不是賽琳娜那個肌肉女,怎麼可能把這機械義肢穿壞?

張昊笑笑:「反正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用不著以這種方式來證明什麼。以後等那個治癒系覺醒者能讓你斷肢重生時,難道你也不去恢復么?我可是練武的,賽琳娜和梅麗莎也是。嗯,應該說,我身邊的人幾乎都是練武的,你總不會想做特例吧?」

達科塔卻有點心動,做他身邊獨一無二的存在,好像也挺好的。 第四十九章會念咒語的阿爸

「王哥!是不是我給你做的飯不好吃啊?還是啥乾的不好?你告訴我。反正我不找!我就喜歡你。給,吃這塊兒肥肉。」

每次說起這個問題卓瑪都是這個態度,不是撒嬌打岔就是沉默不語低頭垂淚,一遇到這種情況王浩南就不會說話了。

王浩南心又軟了,要不再就等等吧,從老家回來,不管和慕瑤結果如何,一定找個理由和卓瑪講清楚,要不然這個樣子,就太對不起婷婷了,想到這,心裏更加對婷婷充滿了愧疚感。

「王哥,你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那天你喝醉了嘴裏喊得婷婷是誰啊?」

「別瞎說了,哪有什麼別的女人,哎,扎西怎麼突然送了這麼多吃的來呀?」王浩南有些心虛趕緊轉移了話題。

「扎西說今年的經家裏都念完了,阿爸已經開始閉關,你看這些吃的都是前幾天給阿卡們準備哈的。」

「念經?閉關?啥意思啊?」王浩南只知道卓瑪的阿爸信奉的是紅教,是那種可以娶妻生子在家修行的僧人。

「我們藏族人家裏每年都要最少念一次大經。」

卓瑪看到王浩南滿臉的不解,不等他問接着說道:「就是請上幾個阿卡到家裏來,人數可多可少,這要看自家的條件了,一般五到七天,在家裏吃住,每天念經。

看向了那有些神情崩掉了的唐正。

Previous article

「我們一定不辜負教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