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年輕的御醫,名叫黃祖德,剛進入太醫署不久,家裡一脈單傳,世代行醫,到他爹那一代,他娘身子骨不好多年不懷,原以為要絕後了,沒曾想四十得子。

為了感謝列祖列宗的保佑,他爹便為他取名祖德,意思是中年得子,祖上有德。

為了不讓祖上醫書失傳,他爹在他很小時候就開始教他了,別人啟蒙用的書是三字經,他啟蒙用的是家裡流傳的醫書,他爹誓要將祖上每一代人的衣缽傳到他手裡,從小將他培養成了一個老成的「醫痴」。

進太醫署之前,他平日里不是家裡蹲看醫書,就是出門行醫,出去採藥,腿腳還算可以。

可再可以,他發現還是沒眼前拉著他的小太監能跑,力氣又大,拽著他就跑,跑了好遠好遠,跑得他心慌氣短,氣都喘不下來了,終於到了一處院落前停下。

「小兄弟,我實在不行了,你先讓我歇一會兒。」他彎著腰扶著蒼瀾院大門氣喘吁吁地說道。

小吉子也累,可一想到小主昏迷著呢,就心急如焚,他用力托著黃祖德的手臂說道:「大人,都到了,就那麼幾步路了,您再忍忍,待看了小主后,想歇多久就歇多久,小的好茶好喝的招待您。」

黃祖德擺擺手,又喘了兩下,老成地說:「小兄弟,若是急症此時已遲,若是常病一時半會也沒事。心不靜氣不靜如何看病?行醫首當平心靜氣方能辨病灶。」

小吉子聽著一套一套的,也不知道他說的對不對,反正聽那意思就是不歇好了看不了病,只得耐著性子等他,在他身邊急得團團轉。

心裡暗暗嘀咕,這麼年輕的御醫嘴上沒毛的,比他也大不了多少吧,還叫他小兄弟,也不知道人靠不靠譜,只是別的御醫都不肯來,他那會兒又不願再耽誤工夫跟他們周旋。

何況那些老油子確實年紀一把,想來就算他背著也跑不了那麼快,還是先讓眼前這人看看再說。

過了一會兒,黃祖德終於歇好了,背著藥箱氣定神遊地向院內走去。

看得小吉子急紅了眼,可又不敢再催,萬一人又說什麼急症已經遲了,一般的病也沒必要那麼趕,要再歇息呢?

待黃祖德走到偏殿門前,就見一個身材高高、臉上稚嫩的小丫頭拎著根棍子守在門前,以為是要毆打御醫呢,嚇了他一跳。

後頭見人把棍子扔了,終於鬆了口氣。

小青看到小吉子帶著人回來,趕忙丟了棍子,將廳門打開,把人迎了進去。

終於,費了一番周折,讓御醫看上了病。

小吉子和小青兩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黃祖德的動作。

只見黃祖德右手摸著光滑的下巴,這動作他跟他爹學的,左手隔著帕子把著蓮花的脈。

把了半晌,又起身左右觀摩蓮花的臉色,最後翻翻蓮花的眼皮。

他心中有些疑惑,這暈厥之症倒是一目了然,但是別的嘛……

還是先看暈厥的吧,想到這裡,他起身走出內室,小吉子跟小青眼巴巴地跟著身後。

等到了廳里,黃祖德開始說道:「近來小主都吃了什麼東西?」

小青聽了,巴巴開始從近往遠數起來,糖醋小排,山菌燉雞湯,……

黃祖德越聽眉頭皺得越緊,小吉子見狀緊張極了,以為有什麼不對,連忙問道:「大人,有什麼不對嗎?」

黃祖德朝他擺了擺手:「沒什麼不對,別打岔。」只是這小主有點能吃啊,他聽餓了。

終於等小青數到糖葫蘆時候,黃祖德一拍手喊道:「停!這就對了,你們小主吃了不當的東西,又思慮過重,近日情緒波動過大才致暈厥,好在身體不錯,無大礙,待我開幾副安胎藥給你家小主喝喝便可。」

小吉子和小青一聽沒事,鬆了口氣,忙點點頭,口中連連道謝:「多謝大人。」

黃祖德取出紙筆在廳中桌椅坐下開始寫藥方,邊寫邊說道:「山楂雖健脾開胃,但易致胞宮興奮收縮,多食重則小產,今後不可再食用。」

小吉子和小青邊聽邊點頭,不錯,小主吃了山楂那兩日確實不舒服,得記下來才是。

黃祖德寫完,吹了吹紙張,見幹了,將兩張紙交予他們,接著說道:「也就你們小主身子好,換個人如此,恐怕早已小產。只是再好的身子也經不起折騰啊,今後要多加當心才是,這是藥方和膳食忌諱,收好了。」

小青接過紙張看了看,她不識字,也不知道上頭寫了什麼。

小吉子接過來也瞧了幾眼,放進懷裡收好,準備送黃御醫走,順道去御藥房抓藥,這地方和太醫署挨著不遠。

黃祖德見事情已了,也沒他啥事了,就把藥箱收拾了收拾,向門外走去。

小吉子連忙跟上去送,拱手道:「多謝大人,大人是否留下喝一杯茶再走?」

黃祖德他確實有點口渴,但還能忍,茶就不喝了,他隱約覺得這小主好像還有一些問題,他得趕緊回去查查書籍才是。

於是擺擺手道:「不謝,應當的。我剛入太醫署沒幾日,小主也算是我在宮裡診治的第一人,你們可要當心照料,有身子的人跟沒身子的人是不同的,不能亂來。」

小吉子聽糊塗了:「什麼?什麼身子?」

黃祖德腳步一頓,說道:「就是有孕!你們不知道嗎?」他剛來,也不明後宮情況,以為人家早知道了。

小吉子彷彿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給劈懵了!腦子裡不斷盤旋著幾個字:小主有孕了?有孕了?

哦對,開的葯是安胎藥!

難怪剛剛這御醫說什麼小產小產的,他說怎麼就聽不懂呢,當時沒反應過來,如今一串全聽明白了!

------題外話------

小吉子:小青,小主小日子多久沒來了?

小青:啊,呃,哦,這個你一個太監關心那麼多做什麼

小吉子:這不問問嘛,你說萬歲爺也來了這麼日子了,小主怎麼著應當也該有了

小青:這樣啊,那我算算

小青於是掰著手指算起來,算著算著就亂了

小吉子:怎麼樣?如何了

小青:好像很久了,我算不清楚了……

小吉子:哦哦,那看來還沒有,那再等等吧

——————————

小青和小吉子,這倆木頭鵝,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哦

弱弱地提示一下,黃祖德是萬歲爺的超級迷弟……

遊戲福利,客服美女

遊戲福利qq群:(點擊數字加群)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本市最出名的五星級大酒店,在六十六層的高度,幾乎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風景。

說實話,就以洛遠航的財力,他都沒來消費過幾次,為數不多的那麼兩次,還是因為客戶的邀約。

而今天,他是被蘇韻約到這裏的,心裏還是有點惴惴的。

他其實摸不太准現在蘇韻是個什麼心理,是願意給他一次機會呢,還是想考驗他,還是對他還有怨恨?不過不管是什麼,到底在一起這麼多年,他只要努努力,還是有挽回的機會的。

換了一身比較正式的套裝,不是昨天的純白,而換成了米白色,看上去平添了幾分紳士風度,他本來長得就儒雅帥氣的,再仔細一打扮,倒是也襯得上養眼。

他到的很早,而這裏的座位都是很注重客戶的私隱,加上不知道是來的太早,還是今天本身就沒什麼客人,他好像沒看到還有其他的人在。

不過這樣也好,他可以安靜的跟蘇韻吃頓飯,營造一個浪漫的氣氛。

昨天自己策劃了那麼久,結果讓幾個環保處的人給攪和了,真是掃興,害他連蘇韻的面都沒見到,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彌補回來。

他等了大概有一個鐘頭,焦灼的不時看看錶,生怕她是不來了,放自己鴿子。

就在他想要打電話催促一下的時候,就聽到高跟鞋的腳步聲。

猛抬起頭,洛遠航所有的話都噎在了喉嚨口,一時失聲,驚住了。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蘇韻,長發不再是挽起,而是自然的鬆散開,微卷的髮絲隨意的搭在肩膀上,V字領的針織連衣裙,貼身將她的線條勾勒完美,外面一件米色羊絨大衣,他一眼看得出,她身上的都是國際一線品牌今冬新款。

而哪怕是這麼簡潔隨意的搭配,也絲毫掩不住她的美貌,珍珠耳墜和項鏈是一套的,色澤瑩潤襯得她膚色更加白皙透亮,他跟蘇韻在一起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發現她這麼美過!

「你……」他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在看到蘇韻伸手去拉椅子的時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繞過,弓著腰很殷勤的幫她把椅子拉開,又揮手擋開服務員,接下她脫下來的外套,在椅子後面掛掛好,這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你今天真美!」他迫不及待的讚美道。

蘇韻笑了笑,「是啊,我以前都沒美過。」

洛遠航:「……」

被噎了一記,他訕訕然,「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以前也很美,只是我沒有留心發現,我沒有好好珍惜,以前,是我不對。」

挑了挑眉梢,蘇韻就像看小丑似的看着他,這就直接切入正題了?她還以為,他還會假惺惺的寒暄兩句。

「蘇韻,你……最近過的好嗎?」見她沒有搭自己的話,他小心的找了個話題,看似很關切的問道。

「好啊,挺好的,除了偶爾被一些蒼蠅老鼠打擾,一切都還挺好的。」揮了揮手,彷彿面前就有蒼蠅老鼠似的。

「……」洛遠航知道她指的是自己,不過也有心理準備今天肯定會被奚落,不過這都無所謂。

不管怎麼被奚落被嘲弄被挖苦,只要她肯回心轉意就好,自己忍受這點,沒什麼的。

「我知道我以前對不住你,我做了很多的錯事,也被蒙蔽傷害了你,所以我很後悔,我是真心想要跟你道歉的!」他認真誠懇的說道。

「真心?」蘇韻嗤笑一聲,「沒看出來。」

洛遠航急急的說,「那你想要我怎樣,你儘管說,只要你說,我都一定會去做!」

「是嗎?」她唇角揚起一抹輕笑,紅唇噙著讓人魅惑的笑意,足以顛倒眾生。

洛遠航一時看呆了,卻看見她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窗外,唇瓣上下動了動,「從這跳下去!」

「……」

「什麼?」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不是說自己是真心的嗎?那我給你這個機會,從這裏跳下去,我就原諒你。」她似笑非笑的說。

那雙眼眸明明是笑着的,可又讓人覺得發冷,眸底彷彿藏着深淵寒潭,看向他的視線都是淬著冰的。

「我……」往外看了一眼,這裏是六十六層,風景真的很美,可往下面看去,就會讓人覺得一陣眩暈,跳下去?只怕都成一攤肉泥了吧!

「蘇韻,別開玩笑了,我是真的誠心跟你道歉的。你這樣……」他面露難色,顯然是不肯跳了。

「不願意跳啊?直說好了嘛!說什麼真心不真心的呢!」蘇韻調侃他。

其實他不會跳,這是明擺着的,只不過他連假裝做一下的樣子都不敢,也真的是讓她很鄙夷的。

這樣的男人呵……

「我……」洛遠航的額頭已經冒汗了,他沒想到還沒怎麼正兒八經的深聊,就有點進行不下去的感覺,從來沒發覺她這麼的伶牙俐齒啊,被步步緊逼的透不過氣。

「你點菜了嗎?」抬眸看了他一眼,蘇韻隨口問道。

「沒,沒有!」換了話題,洛遠航立刻接上,重新堆上笑容說,「等你來點,你想吃什麼,隨便點。」

招手叫來了服務生,她拿過菜單,隨手翻著順便看了他一眼,「隨便點?你請客啊?」

「我請客!」咬了咬牙,洛遠航豪氣的說道。

這裏的價錢他心裏有數,雖然說貴,但還不至於完全不能承受的,只要能追回她,讓她回心轉意,有了褚家的助力以後,錢還不是個小問題,所以這點血,他還是捨得出的。

唇角揚起一抹諷刺的笑意,可真大方啊!以前她偶爾提議出去吃,他總說外面不幹凈,沒有家裏的味道,讓她在家裏做「溫馨的家常便飯」,現在這麼豪氣了?

手指在菜單上戳戳點點,選了幾個招牌菜,也沒問他要吃什麼,就把菜單還了回去。

「你認識我?」陸雅晴驚訝。

Previous article

看向了那有些神情崩掉了的唐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