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凡曾經很多次去觸碰小冰,卻只碰到了一股暖流。

從那以後他就斷絕了對小冰的想法,因為她只是個靈體。

這玩意要是娶回家裡,中看不中用,跟守活寡沒兩樣。

小冰不知道陸凡在想什麼,袖手一抬,從兜里取出一個木偶。

「這是啥?」

陸凡盯著小冰手裡巴掌大的木偶人,似乎想到了什麼。

小冰道:「這是分身咒,第一滴血上去,就能凝聚出分身。」

聞言,陸凡大感驚奇。

這木偶人像極了茅山道術里的紙紮人,用法用途也差不多。

可就算是分身,那也得像才行呀,不然怎麼糊弄過去。

再說了,以自己為模板的分身陪別人睡覺,總還是有些隔應。

「嘿嘿,辦法給你了,就看你願不願意咯。」小冰呵呵笑道。

這時陸凡冷不丁的問了句:「那還有沒有多的,一個陪你睡,一個陪她睡,我回去陪我老婆睡~」

「你……哼!不要拉倒。」說著小冰就置氣般的要收回木偶人。

「別!不是要一滴血嗎,這就給你。」陸凡趕緊劃破手指。

一滴潤紅的鮮血從指尖飛出,不偏不倚的落在木偶人的眉心。

原本沒啥變化,經小冰念了一段古咒語之後,木偶人發光了。

血色的光,在陰暗處顯得格外慎人,一看就是歪門邪道。

赤魅在外面等著,內心激動,她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

「他該不會是想開溜吧?雖然看見他,但是他的氣息還在。」

赤魅一直在盯著那堵牆,生怕一不留神就讓他給跑了。

「祖爺爺,你好了嗎?魅兒等的花兒都謝了呢。」赤魅嚶嚶道。

這話聽得陸凡心發慌,原來放飛自我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分身之術還在繼續,木偶人的光芒逐漸變成了人形大小。

「快了!等精血衍生成血肉之軀,將會變成另一個你。」

小冰興奮的道,像這種神通她也是第一次用,沒啥把握。

但是從目前的進度來看,應該是十拿九穩了,不會有問題。

隨著光幕流轉,一根根金絲爬滿全身,木偶人開始化成飛灰。

緊接著金絲開始構建奇經八脈,然後是四肢百骸,血肉……

一個活生生的人兒就在兩人的見證下,終於塑形完畢。

「這就是我?」陸凡非常吃驚,眼前這個人,竟跟他一模一樣。

好貼心,連衣服也是同款。

唯一不太一樣的就是,這個分身沒有表情,看起來有點冷漠。

小冰道:「分身只具其形不具其神,所以看起來比較獃滯。」

陸凡點了點頭,其實這樣足夠應付了,太智能了也不好。

隨後陸凡在小冰的指引下,給分身灌輸了一道法能。

充能之後,分身突然變得熱乎起來,並且格外的堅挺。

「去吧,跟外面那小母龍睡一晚,切記不要太過主動。」

陸凡叮囑過後,還讓分身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做那事。

分身機械般的點了點頭,也不知道這傢伙聽沒聽進去。

赤魅發覺不對勁,喊了幾聲,沒人應,打算到牆後面看看。

陸凡正巧走了出來,停到赤魅面前:「我們走吧,去睡覺。」

聲音是陸凡的聲音,但是卻很冷淡,兩眼也空洞無神。

赤魅雖然有些疑慮,但是看著那俊美無比的面孔就釋懷了。

「祖爺爺,你想通了?」赤魅又驚又喜,一把摟著陸凡的腰。

天吶!這次他居然沒反抗,我不是在做夢吧?好幸福……

在陸凡意念的操縱下,分身這才機械般的摟了摳赤魅。

這個舉動可把赤魅給樂壞了。

「我們走吧,睡覺去。」

還是那句沒有感情的話,雖然好冷,赤魅卻覺得他好man哦~

其實真正的陸凡正在牆後面偷笑,沒想到這也能瞞過去。

果然愛情中的女人都變成了傻子,這個赤魅是傻到家了。

眼看赤魅抱著「陸凡」走後,陸凡和小冰才從牆後面出來。

「好了,到我回去睡覺咯。」陸凡伸了伸懶腰,就要離開。

小冰哼哼一笑:「主人,你想賴賬不成,今晚你是我的。」

「阿這……下次好不好,這大晚上的,也沒有地兒跟你睡啊。」

陸凡苦笑道,他消失了一天,冷月狐她們該急壞了吧。

然而小冰偏不,「這有何難,看我的。」她攤開手心。

嗚呼一聲,浮光掠影。

一扇金門出現在陸凡面前,只有一個門框,看似沒啥稀奇。

然而聰明絕頂的陸凡馬上就想到了,這應該是個任意門。

「跨過去,裡面是個半位面,沒人能打擾到我們。」小冰笑道。

看來小冰有備而來,陸凡長舒口氣,看了看赤王宮內。

對不住了二位娘子,請你們相信我,我我不是自願的。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身體卻很誠實,抬起左腳就邁了進去。

「轟!」

進去的一剎那,小冰還沒有進去,那扇門就消失了。

緊接著兩人就出現在了一個敞亮的世界里,場面異常宏大。

「這是?別墅?」

陸凡驚呆了,他現在在哪?

那是一座現代莊園……不知不覺天氣越來越冷了,一年也快到頭了。

今天他們一家子出來買年貨,商場里到處搭建著各色各樣的推銷平台,用的都是飽和度極高的大紅色,不僅看得人眼花繚亂,還瞬間烘托出了熱鬧喜慶的氛圍。

江枝被這熱鬧的氣氛感染,心裏也快活起來。

在商場里挑挑揀揀,一路上總能看見想她這樣合家出來玩的家庭。

但是逛了一會兒之後,江枝覺得自己一家人其樂融融,有個人卻孤孤單單的。

這個人不是別人,自然是楚璃的母親,自從楚璃成了通緝犯之……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六百六十章一起過年 「我哪有不開心……」

薛薴沒有想到自己拚命想要掩藏好的情緒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容瑄給直接看了出來,雖然現在還被人給抱在了懷裡,卻還是嘴硬著不想要承認。

而容瑄低頭看著懷中人眼角還沒有褪去的那點紅色印記,偏偏她還天生要強,根本就不想要讓他知道這件事情。

這可怎麼辦啊?

別人不心疼也就算了,他作為她的丈夫和愛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怎麼可能不心疼呢?

只是薛薴現在這個樣子,他也根本就不忍心再說狠話讓她反省一下她自己這種什麼事情都喜歡悶在心裡的壞習慣,就只好把抱著她的手臂又收緊了幾分。

「薛薴,你眼角還有哭過的痕迹,還有你現在的表情,笑得比哭的還要難看,更何況你平時開心的時候,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說那麼一堆廢話。我們不是都已經約定過的嘛,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或者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覺得不會瞞著對方。難道說,你又要違背你的承諾了么?」

容瑄很會利用自己聲音的優勢,還有之前看著薛薴戲精的表演,他也跟著學了那麼一點,所以此時此刻說話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卻又只好隱忍不發的難過,成功勾起了薛薴的愧疚感。

她下意識地就想要抬頭去看看容瑄,嘴上還說著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話,可她這話還沒說個幾句,她就發現容瑄臉上根本就沒有想象中的難過,甚至連眉毛都沒有皺一下,反而是掛著一絲詭計得逞的笑容。

薛薴瞬間就反應過來自己這是被刷了,氣急敗壞之下就想要推開容瑄,卻被容瑄死死地箍在懷裡,在她耳邊小聲說道:「薛薴,你怎麼自己做了壞事,還要生氣啊?明明之前不都已經說好了,有什麼事情都要和對方說的么?如果不是我今天回來的巧,我就根本不會知道你還在悲傷難過,那我不是就又錯過了一次能夠陪著你的機會了?」

薛薴其實也沒想通,為什麼容瑄說自己根本就沒談過戀愛,在說情話這一方面卻和天賦點滿了一樣,讓她根本就沒有還手招架的力氣。

算了,她還是老老實實認錯投降吧。

薛薴瞬間就放棄抵抗,連帶著整個人都溫順了不少,抱著容瑄就不肯撒手了。

「那這是你說的哦,我要是和你說了這件事情,你不許說我太玻璃心或者是怎麼樣的,也不能夠嫌棄我說的啰嗦了,不然我就以後再也不和你說了,知道了沒有!」

「放心,在我這裡,你不管做什麼都是對的。」

容瑄又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做了個安慰的姿勢之後拉著薛薴坐到了沙發上,一邊解開自己的領帶,一邊準備著聽薛薴說她的故事。

「就是我今天回龍瑞的時候,剛走到休息室門口,就聽見他們好多人聚在一起,說我可能真的是災星,不然怎麼會接二連三的有壞事發生在我的身上呢?」

薛薴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是非常坦然了,只是容瑄聽到之後,瞬間就有點火氣,下意識握緊了拳頭,連手背上突起的青筋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誒你先別生氣嘛,我就知道和你說了你會是這個反應。」

她嘟著嘴還得給容瑄順氣,容瑄則是一揮手表示自己沒什麼大問題,讓她繼續說下去。

「那我真的繼續說了哦?你真的沒什麼問題嘛?我現在其實都已經好多了,覺得好像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的。」

薛薴又連著問了好幾遍,次數多到她從容瑄眼裡看出了那麼一絲威脅的時候,才老老實實不再廢話下去,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之後就繼續說了下去。

「然後吳佳,就是我們前台一個很可愛的小女生,她聽不下去了就替我出頭,結果和那個說我壞話的人就起了爭執,那個說我壞話的人又說了幾句,而且你知道嗎,那個人居然還喜歡小佳,真的我現在想想就覺得噁心,我居然之前還幫他出過主意要去追小佳,現在想想還好小佳沒有答應他。」

「然後反正那人說話越來越難聽了嘛,孫阿姨也忍不下去了,就當眾罵了那個人幾句,聽的我是巨解氣。後面孫阿姨和小佳為了我就和他們鬧掰了。我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找了那些說閑話的人,也說了他們一通。」

這話說出來,誰還聽不懂啊,就差明著說人家是個陪襯了嘛。

Previous article

「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