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裝瘋賣傻,韜光養晦多年,為的就是今天這一刻!

在陳天龍告訴喜鵲可以收網的時候,他暗中培養多年的精銳,便如同一支奇兵,輕鬆覆滅了隱藏在喜家外面的那些伏擊殺手。

這支隱藏多年的奇兵,是整個雪家都絕想不到的!

…… 操場上。

一排三人,戴沐白,奧斯卡,陌凡,之前的兩名學長由於沒有達到畢業的要求已經勸退。

三人的對面,弗蘭德一臉的笑容,而他的身旁站著一個穿紅衣服身寬體胖的少年。

「他叫馬紅俊,從今天起加入學院,已經被我收成嫡傳弟子。紅俊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

弗蘭德指了指一旁的少年,示意他說話。

這身寬體胖的少年正是未來的史萊克第四怪,邪火鳳凰馬紅俊。

馬紅俊嘿嘿一笑,神色怎麼看怎麼都覺得有一點猥瑣。

「我是馬紅俊,武魂是邪火鳳凰!十八級戰魂師。一個月前剛滿九歲!」

當說到鳳凰兩個字的時候,馬紅俊的身影明顯挺了一下。

聽到鳳凰二字,戴沐白和奧斯卡都下意識的多望了他一眼,鳳凰那可是頂級獸武魂的存在啊。

原本聽到弗蘭德收馬紅俊為嫡傳弟子時,兩人都有驚訝,現在聽到鳳凰二字,又覺得理所應當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基於他們不清楚馬紅俊真正來歷的前提之上,現在就只有陌凡才清楚馬紅俊的來歷和武魂的缺陷。

相比較於兩人對於馬紅俊的驚訝,陌凡嘴角也揚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

因為陌凡早就已經將馬紅俊當做了自己第三魂環,魂之賜贈的第一人選了。

變異的鳳凰之炎!

這可是堪比極致之火的存在。

雖說馬紅俊是弗蘭德的嫡傳弟子,也有著他的保護,但是陌凡卻有足夠的信心去說服弗蘭德讓馬紅俊成為自己的第三魂環賜贈者。

這一切的源頭,自然是因為馬紅俊的邪火了。

邪火對於馬紅俊的限制絕對是恐怖的存在。

要知道馬紅俊只是大魂師時,邪火一壓不住他每天就要三、四次,而且這壓不住的情況時常出現。

隨著實力的提升,邪火帶來的影響絕對是質的提升,不僅影響馬紅俊的修鍊,更是影響他的生活。

馬紅俊的性質就和毒斗羅獨孤博的性質差不多,甚至從某種程度上比毒斗羅的情況還要嚴重,起碼毒斗羅實力柔弱之時,他體內的毒素對他的影響幾近於無。

如果沒有唐三的存在,馬紅俊雖說是鳳凰武魂,可是的未來的成就可能還不如獨孤博。

所以說成也變異,敗也變異。

而陌凡這麼有底氣的緣故自然是因為魂之賜贈所帶來的特殊作用。

賜贈之力能夠幫助賜贈者填補或者說完善靈魂上的缺陷。

原本心理上或生理上的缺陷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疏導,治癒。

雖然陌凡不清楚這樣的治癒到底有多強。但肯定能夠起到一個不小的作用,而且對於現在的馬紅俊來說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陌凡也沒有著急,他需要時間。

需要時間去讓弗蘭德確認自己的賜贈沒有問題。

需要時間去了解陌生的馬紅俊。

更重要的是需要時間去提升自己的實力。

過去的三個月中陌凡的魂力早已經突破二十五,距離二十六級頂多也就最多一個多月的功夫。

距離三十級還有五級,陌凡也已經九歲了,而且比馬紅俊還要大上五個月,而陌凡給自己定的目標是爭取在一年之內突破三十級。最多也不能超過一年一個月!

為什麼最多也就多一個月呢?

因為除去瀕臨突破的二十六級用去一個月。陌凡規定自己要在十二個月內突破四級,每一級最多不能超過三個月。

從二十一到二十四級,陌凡實際上用了超過七個月的時間,隨著實力的提升,提升的速度只會越來越慢。

所以這一年一個月突破五級,這樣的目標對於陌凡來說依舊有著不小的壓力。

可是對於陌凡來說壓力便是動力。

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弗蘭德又簡單的說了一些繁瑣雜事之後,幾人也隨之散去,該修鍊的修鍊。

至於馬紅俊則在弗蘭德的安排之下,和戴沐白共住一個宿舍。

如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讓戴沐白有一個夥伴。

畢竟奧斯卡常年和陌凡一起鍛煉修鍊,由於陌凡的緣故,戴沐白和奧斯卡兩人幾乎少有交集。

再者弗蘭德自然也有自己的考量,他帶馬紅俊來的時候對於他的邪火本就有了一些了解。

戴沐白經常出入尋花問柳之地,把兩人安排一起,也算是同流合污。

果然兩人很快就熟悉了起來。

就這樣時間來到了一年零半個月之後。

東方的暖陽高升,往日里陌凡和奧斯卡兩人在操場上鍛煉已經接近尾聲,可是今日卻奇怪的只有一人,而且此人並不是陌凡,反而是奧斯卡!

常年的鍛煉,奧斯卡自己都已經形成了習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一段結尾的放鬆鍛煉后,奧斯卡轉身朝著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奧斯卡目光朝著陌凡的床上看去。

床上,陌凡身前斬魄刀散發著淡淡的月白光芒,緊縮的眉頭看起來似乎正處於一個什麼緊要的關頭。

突然一股洶湧的魂力波動猛然從陌凡的身上散發出來,掀起一陣不小的飛塵,陌凡緊閉的雙眸隨之睜開,身前的斬魄刀已經化作幽芒回到了陌凡的體內。

「終於突破了!」

陌凡雙眸之中閃過一抹興奮之色。

聽到陌凡的話,奧斯卡先是一愣,接踵而至的震驚和興奮,「你是說你突破三十級了?!」

陌凡點頭。

奧斯卡拍了拍胸脯,努力的控制好自己那急促的呼吸,「如果說我們是怪物,那你就是怪物之中的怪物,不,還要怪物!

十歲啊!十歲的魂尊,怕整個大陸你也是首例吧!陌凡你創造了歷史啊!」

奧斯卡神色激動快要溢出來。

「準確的說是十歲零七個月。四捨五入一下就十一歲了。」陌凡笑呵呵說道。

「有你這麼算得么?那你十一歲再四捨五入一下不就正好十歲了么?」

奧斯卡白了一眼陌凡。

陌凡嘿嘿一笑接著說道:「好了,不給你貧嘴了。我還要去告訴院長一聲。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明天就去獲取魂環。現在我也三十級了,也不知道胖子的事情院長他考慮的怎麼樣了……」 得到趙若龍的保證,陳寧沒有在西境多作逗留,翌日就率眾離開西境。

陳寧離開之後,趙若龍就開始發火了。

他動怒的對象不是陳寧,畢竟陳寧跟他算是兄弟,而且陳寧現在還是軍部大都督,軍中最高長官,他也不敢對陳寧動怒。

但是走漏消息,給陳寧打小報告的傢伙,他就不能容忍了。

他吩咐手下半天時間給他查出來,是誰給陳寧打的小報告。

西境軍是趙若龍的地盤,這裡的一切動靜,都瞞不過他。

很快,關策就來彙報,告訴他打報告的人是董天寶。

趙若龍沉著臉:「我就知道是他,你立即叫他滾來見我。」

關策:「遵命。」

正在訓練的董天寶,得知總指揮點名要見他,他心中就咯噔一下,知道肯定是暴露了。

沒法發,他只得硬著頭皮去見趙若龍。

篤篤!

董天寶來到趙若龍的辦公室門口,門雖然敞開著,但他還是禮貌的敲了敲門,然後才抬手敬禮:「報告!」

趙若龍正在埋頭批改公文,似乎沒有聽到董天寶的報告,頭也不抬。

董天寶站在原地,很是尷尬。

兩分鐘之後,趙若龍抬起頭,看了董天寶一眼:「進來。」

董天寶連忙進來,在趙若龍的辦公桌前站穩,剛剛想要說話。

但是,一樣東西已經啪的一聲,摔在他臉上。

他下意識的伸手接住,卻發現是開除信。

這封文件上面明確寫著開除董天寶西境軍的身份,並且開董天寶的軍籍,勒令董天寶離隊。

上面還有趙若龍的親筆簽名。

撲通!

董天寶直接跪下了,顫聲的道:「將軍,這是為什麼?」

趙若龍冷冷的道:「為什麼,這應該我來問你。」

「陳寧昨晚為什麼會出現在西境軍,你身在西境軍,甚至身處我的警衛隊,但是你心裡有西境軍,有我的存在嗎?」

「你心裡大概只有陳寧吧?」

「如果不是看在你以前在軍中有點貢獻的份上,老子直接一槍斃了你了,還輪得到你現在跟我說話?」

董天寶跪在地上,不敢反駁,畢竟泄露了趙若龍的秘密,趙若龍動怒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他作為一名軍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被開除軍籍,被趕出隊伍這一下場。

他哀求道:「將軍,我也是為大局著想而已,真沒有任何私心。」

「求你不要開除我的軍籍,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趙若龍道:「好,機會是你求我給你的。」

說完,他吩咐道:「你現在去召集警衛隊全體戰友,另外召集西境十虎,還有風雲十八戰將,讓他們全部匯合,做戰前準備。」

什麼?

董天寶瞪大眼睛,失聲的道:「將軍,您還要對狼國開戰?」

很多學員都崇敬無比的跪在地上,向混沌萬界山中的池瑤女皇的巨大神像跪拜磕頭,無比敬畏,無比虔誠。

Previous article

瑾湘?她叫瑾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