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多學員都崇敬無比的跪在地上,向混沌萬界山中的池瑤女皇的巨大神像跪拜磕頭,無比敬畏,無比虔誠。

只有在池瑤女皇統一崑崙界之後,人族才真正騰出手,收拾蠻獸各族,鎮壓四方,開闢墟界,人族的地位和整體實力,幾乎達到了巔峰。

在以前,崑崙界的人族也很強大,只不過幾乎都在內鬥,相互殘殺,很難齊心協力的去對付蠻獸族群,更別說開闢墟界疆土。

在那些天才學員的眼中,池瑤女皇比遠古的那些大帝更加神聖偉大,堪稱真正的蓋世聖皇。 陳聰之的心情很不錯,因為昨夜裡他親自指揮,剿殺了三十幾名黃叢山的積年老匪,首級已經連夜硝制好了,就等著拉回縣城向知縣大人邀功。

那姓秦的昨晚更是砍了九十多級首級,加上之前那兩百級,他手頭攏共有三百級。

儘管那廝坐地起價,又要多加二百兩銀子,但七百兩銀子買三百級積年老匪的首級,一點也不貴。

加上他前幾天在孟家莊外割的那兩百多級人頭,攏共共有六百人頭了,只需把這些首級遞上去,再上下打點一番,說不定知縣大人能就此高升,不說知府了,就是能升遷知州或同知,他陳聰之都能跟著發財了。

因此,陳聰之天未亮就派典吏領幾十個衙役去一趟靜游鎮,找杜家先借二百兩銀子,湊夠七百兩給那姓秦的。

杜家那二百兩銀子,日後當然是不用還的。

正午時分,等姓秦的把喪事辦完,孟家莊安靜下來后,陳聰之便辭別王繼宗,領著兩百人馬來到孟家莊外。

他仍是不敢進庄,只讓人把銀子送進去,沒多久就見他的人扛出來好幾個大麻袋,裡面裝的全是硝制好的人頭,共兩百九十七級。

陳聰之讓幾個小吏和衙役驗過牙口,確認都是些積年老匪之後,便朝孟家莊門樓拱了拱手,道過一聲謝,然後領著人馬開撥回靜樂。

沒走出幾步,門樓上突然傳來姓秦的聲音:「陳師爺,回去轉告知縣大人,只要給秦某一個百戶職,秦某就能替他守住靜樂縣南邊門戶。」

陳聰之停步回身,又拱了拱手:「秦大管事且放寬心,知縣大人心如明鏡,定少不了大管事的功勞,日後若有賊寇橫行,煩請秦大管事告知一二,你我一道攜手破賊。」

「好說,好說。」

秦川也笑著拱了拱手。

「就此別過。」

「一路順風。」

……

第二天早上,何長保粗略看一眼那些人頭,又聽陳聰之詳細回報后,在縣衙里來回踱步。

陳聰之猜出他心中猶豫,便欠身道:「大人,依晚生看來,韓冒落到如今下場,不過是他咎由自取罷了,山西各州縣紛紛陷落賊首之當下,巡撫大人正急需一批賊寇首級將功抵過,山西行都司自然不會為了區區一個千總而得罪巡撫大人。」

聽完陳聰之的話,何長保又沉吟片刻,便突然一拍大腿,叫了聲「好」,然後快步走到案台前。

陳聰之則急忙上千幫他磨墨。

一日之後,六百首級和一封稟文被快馬送到太原知府衙門,正好山西巡撫宋統殷在太原整備防務,那六百首級和稟文便原封不動地送到了他案上。

宋統殷親自查驗那六百首級,見其中有將近一半乃是些積年老匪的首級,便打開稟文,上書:「靜樂知縣何長保稟上,十月初二黃叢山魁首巴山虎率賊眾一千三掠婁煩鎮,巡檢唐濤並三十弓兵戰死,幸得婁煩秦姓義士率鄉民力戰拒敵。」

「保親率二百衙役鄉勇,並寧化守御千戶所千總韓冒率三百軍兵,星夜行軍,趕至婁煩,韓冒立功心切,孤軍冒進,敗,死傷甚眾,保率軍趕至,側擊突襲,陣斬賊寇四百級,追擊七十餘里,又斬一百餘級,賊退,婁煩平。」

「婁煩秦川,霍水洪洞人士,未及而立,義士也,率四百鄉民固守孟家莊,殺敵七十,保側擊之際,率鄉民奮勇衝殺,一馬當先,又殺敵九十。」

「保當面嘉許,其言明心跡,願報效朝廷,死而後已,又因婁煩孤懸靜樂之南,四面崇山峻岭,賊寇橫行,婁煩日夜難安,故其請設百戶所,置於婁煩,並請百戶職,自籌資餉,操練軍兵,以保婁煩清平,國泰民安。」

「保深感其忠勇有加,報國心切,故同請設百戶所,並請其百戶職,予其為國盡忠之道。」

看完何長保的稟文,宋統殷臉色陰沉,又拿出一封文書,展開細看。

這是一封呈送山西行都司,並轉到他案頭的加急塘報,上書:「寧化守御千戶所罪將韓冒急稟,十月初二魁首秦川兩千賊眾冦靜樂,冒初聞急報,驚怒交加,點三百將士守御靜樂縣城,並親率三百將士匯同靜樂知縣幕賓陳聰之兩百鄉勇,南下守御靜游。」

「是夜,賊夜襲靜游,陳聰之率鄉勇不戰而逃,冒孤軍拒賊於靜游,然賊眾勢大,冒有心報國卻獨木難支,戰至拂曉,冒趁賊眾疲憊之際,率軍突圍,僅餘一百將士,賊亦死傷頗重,即日便退。」

「冒不能殲敵於靜游,反葬送兩百赤血丹心之將士,冒有罪,稟上請罰。」

看完這封塘報,宋銃殷猛地一拍長案,怒哼一聲:「謊報軍情,膽大包天!」

一旁的文武官員皆嚇了一跳。

宋統殷把那兩份文書往前一推,然後環視四周,道:「諸位且看,本官該信誰的?」

周圍的幾名文武官員圍了上來,輪流細看一遍兩份公文,然後紛紛陷入沉吟。

其實,文官們早就有了定論,何長保是文官,韓冒則是一莽夫,不論事實真相如何,他們自然是想保文官,尤其何長保還送來六百首級的情況下。

至於山西行都司的指揮使和同知等人,則臉色猶豫,一時不知該如何決斷。

韓冒是他們的直轄屬下,照理說該替他說幾句好話,但如今的情形,卻對韓冒很不利。

就目前來看,何長保的稟文更能讓人信服,畢竟還帶著六百首級,而韓冒除了一份塘報之外,什麼都沒有,很難讓人信服。

區區一個韓冒,棄就棄了,更何況那是他孤軍冒進咎由自取。

只不過,還得先揣摩揣摩撫台大人的心思。

沉吟片刻后,最先表態的並非文官,而是都指揮使杜應堂。

明朝重文輕武,哪怕都指揮使乃正二品武將,而宋統殷只是個正四品的僉都御史,但其身為巡撫,總制一省軍政,連二品武將在他面前也得俯首聽命。

杜應堂率先越眾而出,恭敬地拱手道:「撫台大人,依下官看來,何長保斬首六百級確有其事,那些首級也毫無疑問,而韓冒塘報所言並無依據,寧化守御千戶所損兵折將與其孤軍冒進脫不開干係,以下官之見,當嘉獎何長保,治韓冒指揮不力且謊報軍情嫁禍他人之罪。」

「杜大人所言極是,下官附議。」

「下官附議。」

其他文武官員也紛紛出來表態。

宋統殷面無表情地看了看眾人神色,然後點點頭:「本官即刻手書一本,與六百首級快馬呈遞京師,呈報何長保剿匪之功,並……因婁煩巡檢唐濤力戰殉國,巡檢司空缺無人,特奏請任霍水義士秦川為婁煩巡檢,嘉許其忠勇報效之心。」

「撫台大人英明。」

宋統殷當即奮筆疾書,寫下奏本,帶墨跡干透便派人將人頭和奏本,還有何長保那封稟文一起送往京師。

他沒有貪功,更沒有搶何長保的功勞,那封稟文一字未改,原封不動地送了出去。

歷史上的宋統殷是明末少有的文武兼備之清廉能吏,尚任淮安知府時,不論是治水災還是剿滅白蓮教都功績顯著。

只不過,崇禎五年流寇大肆竄入山西攻城略地,各地州縣紛紛陷落,宋統殷難逃守備不力之責,又被周廷儒誣陷其有「殺賊者抵死」不戰之令,於崇禎五年十二月被罷免巡撫之職,兩年後便鬱鬱而終。

事實上,流寇進入山西之際,宋統殷便飛檄總兵曹文詔,令其率軍急進蒲州、沁水一帶迎頭痛剿,但曹文詔一路遇賊無數,拖慢了行軍速度,流寇則直撲壽陽,有進擊太原之勢。

宋統殷急令副將吳才率領精兵五千扼守壽陽,然吳才一戰擊潰,倉皇逃回太原,當場就被宋統殷斬了。

崇禎六年正月,曹文詔抵達霍州一帶時,宋統殷已官罷太原,空留一腔遺憾。新學期剛剛開始。

隨著社團活動的重新開展,上原朔自然而然地延續了上個學期與白石芽衣的接觸。

甚至不用交談,只要兩人站立道場中,在相鄰的射位上練習弓道,就是一件能夠令人心序寧靜的事情。

練習弓道不需要與人交互,只需要將注意力放在標靶、和弓與箭矢上。

於是,明明

《戀愛萬能公式》第六章不管怎樣,他都會是贏家 「黃七,你說我讓姜天加入神州軍方到底是對是錯,一旦加入軍方,他是不是就要上戰場,他是不是就要面臨各種危險。」葉曦對著黃七問道。

黃七微微一愣,瞬間明白了葉曦的意思,連忙說道:「主…夫人,其實你這是杞人憂天了,這樣說吧,戰爭,真正站在第一線的都是那些作戰部隊,而在神州,身為戰神,都是坐鎮指揮部,指揮作戰,你看歷史上有幾個指揮官戰死沙場的。」

「而且以我們老大的實力,就算是上了戰場,依我之見,也沒有人能夠殺的了他,只有他殺別人的。」

坐鎮指揮,對啊,他可是戰神啊,怎麼可能去作戰一線了。

神州數千萬大軍,就算是成為魔都鎮守,麾下三十萬精銳,還有周邊省市,也歸他調遣,這些軍隊加起來也有近百萬之多啊。

黃七這樣直白的一說,葉曦心中的擔憂多少也消散了幾份。

而且黃七不是說了嗎?自己老公可是戰尊,什麼叫戰尊,戰神至尊。

跟神州武相一個等級的實力。

黃七繼續說道:「說起來,我們老大,身為戰尊,神州軍方只會求著他,以為對老大的了解,這個中境戰神之位,恐怕還真能答應。」

黃七是知道姜天的想法的,一心陪伴老婆女兒,鎮守魔都,保護魔都,守衛魔都,這不是更能夠保證老婆女兒的安全嗎?

人王殿勢力強大,但是畢竟這裡是神州,對於神州的掌控也是人王殿最薄弱的地方,藉助軍方的力量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自己女婿會答應成為中境戰神,陳淑儀是大鬆一口氣,心中說不出的高興,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黃七,我聽說啊,就是聽說,我們神州的武相老了,一百多歲了,按照以往的慣例,早就到了退居二線,但是現在始終沒有退休,是不是準備培養一個接班人,我女婿可是跟他一樣的戰尊,你說,他將來有沒有可能成為武相。」陳淑儀心中一動,忍不住問道。

成為武相,天下兵馬大元帥,萬萬人之上,掌控整個神州的生死,國家真正的柱石。

這也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名垂千古。

就算是過了千百年來,可能沒有人記得戰神是誰,但是一定記得武相是誰?

說不定說起武相,還會提到自己這個丈母娘了。

葉准也沒想到自己老婆,居然是什麼話都敢說,這話是能說的嗎?這個敗家娘們,怎麼什麼話都說,連忙對著陳淑儀說道:「住嘴,這話是能說的嗎?武相,你要是傳出去,知不知道會對我們女婿造成多大的影響。」

陳淑儀正高興著了,被葉准一說,頓時臉色一變,也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葉曦也有點急了。

這要是因為自己母親說錯話,影響自己老公的未來可就不好了。

頓時朝著黃七看了過去。

黃七微微一笑說道:「沒事,我們老大,就算是當武相,也是理所當然的。」

。 吳樾看着王優和沈懿周兩個人,笑的那麼開心,內心十分不爽,他走到王優身邊,輕蔑地說「哦,難怪沒有看見吳磊,原來又換男朋友了!」

王優看着吳樾,面無表情的說「是啊,所以吳總現在呢?還是單身嗎?得趕緊找一個。」

沈懿周看着吳樾和王優他剛想解釋,就被王優挽着手說「這是我的最後一個男朋友,我們倆在畢業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多虧了吳總你,我們明年結婚的時候,請您一定要來。」

沈懿周看着王優,完全不明白她在說什麼。王優見沈懿周沒有反應,便用手在沈懿周腰上輕輕的掐了一下。

沈懿周被王優掐了一下,立馬反應過來,他伸出手,對吳樾說「您好,我是沈懿周,優優的男朋友。」

吳樾看着面前的兩人,他又被打擊了,儘管內心不爽,但是,還是很鎮定的說「您好,我是吳樾,是王優的前男友,哦,不應該是前前男友,是吧王優?」吳樾故意這樣說,他就是要讓王優感覺到難堪。

王優面對吳樾的嘲諷,完全不放在心上,但是沈懿周在一旁神助攻。「哦,王優,他就是你經常說的那個前前男友啊,我們家王優眼觀不錯。可以啊。」

王優看着沈懿周,得意的說「那不是,只是可惜到了最後,我居然瞎了眼,看上了你。」

沈懿周不服氣的反駁「什麼叫瞎了眼,我可是很多人求我,我都不帶看一下的好嘛,你就知足吧你。」

吳樾看着他們兩的打情罵俏,很自覺的就離開了,看來是他自己在自討沒趣。

王優看着吳樾走了,也就安靜下來了,不在和沈懿周打鬧。

沈懿周看着王優,雖然她不說,可是他知道,王優是一個好強的人,她剛剛在吳樾面前故作無畏的樣子,真的很讓人心疼。「你還好吧?」

王優點點頭,努力的笑了笑「還好,我們回去了吧!今天多虧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

王優說完,停了一下,看着沈懿周「剛剛謝謝你啊。」

在許凝離開后,猶豫一會,還是自椅子上站起身來。

Previous article

他裝瘋賣傻,韜光養晦多年,為的就是今天這一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