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都曾經在上層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所以農業和畜牧業發展的很快。」

「估計再過不就就能煉鐵煉金了。」

楊婉瑩如同葉楓的貼身秘書一樣,為葉楓彙報著這裡的各項數據。

葉楓聽罷,滿意地點點頭。

比起之前的死氣沉沉,這裡已經變化了很多。

下層的人看到葉楓回來,個個都面帶微笑的走過來,臉上帶著感激。

「謝謝你,你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要不是有你在,說不定我們都已經餓死在這裡啦。」

「太感激你了,現在就算我們不去上層也沒有關係。」

「現在這裡有乾淨的水源,可以安心耕作,安心生活。」

「加上我們的科學技術,在這裡再發展起來就沒問題。」

大家一人一句的說著,讓葉楓心中也有滿滿的成就感。

這樣成人之美的事情,看樣子以後還是得多做一點比較好。

葉楓輕咳一聲,散發著淡淡的帝皇氣場,沉聲道。

「看到大家能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很高興,但是你們不應該感謝我。」

「而是應該感謝這片大地!」

「若不是這片大地還存有一絲生機,我還不可能做到重開五行天地的程度。」

「是這片星球沒有放棄你們,想要讓你們繼續活下去!」

「你們應該保持感恩之心,感謝他散發了第二春。」

「好好加油吧!上層的事情,我會給你們解決的。」

葉楓霸氣的話語傳到每個人的耳朵里,他們心中都充滿感激。

追隨這樣的人,相信以後都能過上好日子吧!

「葉楓!你就是我們恩人!我們奉您為我們追隨的目標!」

「我們的偶像!我們的信仰!」

「你的名字會被我們一代代傳下去!直到我們生命的終結!」

「葉楓!葉楓!葉楓!」

「葉楓!葉楓!葉楓!」

「葉楓!葉楓!葉楓!」

……

說罷,這群人竟直接跪了下來,一臉真誠地叩拜著葉楓。

對葉楓,他們心中懷抱著再造之恩。

如果沒有葉楓在,他們根本不可能存在在這裡。

不僅如此,更不可能活過那段時間。

葉楓可沒想過在這裡種下自己的信仰。

只是單純想幫助他們罷了。

沒曾想,無心插柳柳成蔭,竟讓他們信奉上葉楓了。

【叮!信仰值+100】

【叮!信仰值+99】

【叮!信仰值+101】

……

沒想到,這高級文明裡,信仰的提升竟如此快速。

相信現在估計都已經存了上百萬的信仰值了吧?

得找個時間用掉它才行。

葉楓伸出手,示意他們停下。

「那現在就先這樣,大家先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我一定會讓你們回去上層的!」

「好!」

大家又重新開始緊鑼密鼓的進行開耕創作當中。

雖說生活比較艱辛,但總比之前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生活要好。

起碼生活有了奔頭,甚至還有可能一起去上層生活。

這怎麼能不讓他們激動呢?

這一切,都是因為葉楓。

所以他們更加期待,在這之後的生活究竟會變成什麼樣。

安頓好他們之後,葉楓則是拉著含光去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你拉我過來幹什麼?」

含光有點疑惑,剛剛她還在耕作,沒想到眼睛一花,竟跟著葉楓來到了這裡。

葉楓目光深邃地看著遠處,思索著今後的發展方向。

含光見他不說話,也不敢先說話。

畢竟從她的角度來看,本就是理虧的。

半晌過後,葉楓緩緩說道:「你知道我叫你來是為什麼嗎?」

「為了什麼?」含光還真不清楚,葉楓的目的。

「你也知道下層這些人的情況吧?」

「以前不了解,現在了解了。」含光斟酌了一下,說道。

「那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你做什麼事情吧?」葉楓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說道。 沈林在接待大廳內並沒有等多久,無論是秦老的親自出手還是他的到來對現階段的總部都算是一件要事。

沈林猜測不過數秒的時間,他的定位,行蹤,居住的酒店,車輛,司機都會安排妥當,總部在這方面不會太吝嗇。

沈林在沿途看到了不少警衛人員跟保安,每個都攜帶者特製的槍械,預估是黃金。

防人之心不可無,總部這一手明顯是招攬馭鬼者的同時也在防著一手,除了沈林這種人,很少有馭鬼者會在黃金特質的槍林彈雨下存活。

「沈先生,您好。」

空靈而熟悉的女聲,沈林放眼望去。

一身職業的ol裝搭配得體的包臀長裙,黑色的高跟鞋搭配黑色的絲襪,馬尾似的頭髮直達腰部。

整體知性而又美妙。

沈林一笑,總部看來在生活習慣跟個人愛好方面有過不少研究,估計對每一個馭鬼者都是這一套。

畢竟馭鬼者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誰也不知道這些定時炸彈什麼時候爆發,安撫情緒是總部對待馭鬼者的一大要點。

「特地派你打扮成這樣來接待我,總部費心不小,怎麼?想把我拴在這裏?」沈林微笑着詢問。

「並不是,沈先生不好誤會,總部派我來只是單純的出於合適的角度考慮,我是沈先生的專屬接線員,對您也比較熟悉,以後只要您出現在大夏市,我就會是您的助手,您關於總部或其他地方的一切事情都可以交給我去辦理。」吳秋言語拿捏得體,回答的也十分幹練。

她很清楚沈林的性格,每個接線員都對自己的馭鬼者性格有一定了解。

這位對總部有一定反感,這有很多因素,所以無論在衣食住行還是總部人員的溝通交流方面,都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這無論是隊長趙建國還是王教授都叮囑過。

「所以,總部是想把我拴在這裏?」沈林微笑着再次詢問。

那股微笑讓吳秋的心莫名的慌了,恐慌感在不知不覺的蔓延,這讓她以為足夠鎮定地自己輕輕的顫抖了幾下。

「並不是,沈先生,具體情況雖然我不清楚,但是王教授讓我代我轉達,因為很多情況還不明朗,朋友圈跟靈異論壇的交涉還在繼續,他希望在交涉結束前您最好不要離開,這也是為了您的安全考慮。」吳秋慌忙回應。

「為了我的安全考慮?這四周密密麻麻的安保人員,也是為了我的安全?不要告訴我,總部會這麼貼心,日常就派幾十個精銳攜帶特製手槍在這裏站崗。」沈林笑着看吳秋,從一開始,他的笑容就沒停止過。

「不,不是的,沈先生,這只是常規的安保,不會對您產生威脅,您放心。」吳秋急切地回應,她想要證明什麼,可那光滑的額頭卻有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在凝聚。

沈林沒有回應,他嘴角勾勒的弧度愈發明顯。

緊接着,他就像孩子惡作劇一樣,張牙舞爪,扮鬼一般朝着吳秋吼一聲。

「啊!」

四周齊刷刷的舉槍聲音傳來,再一看,四周那幾十桿槍已經齊刷刷的對準了沈林,每一個安保人員的臉上都帶着恐懼與決然。

沈林一笑,收回了惡作劇一般的動作,在吳秋有些顫抖的額頭之上將她的冷汗拭去,並貼心的為她整理衣着。

「很好,安全感很足,總部還是一如既往的貼心。」

說完他就笑着大踏步離開了休息室,吳秋在他走後的一瞬間瞳孔放大,粗喘了幾口氣,像是堅定了心意,邁著優雅的步子迅速地跟了上去。

「沈先生,趙隊長讓我帶您參觀一下總部,具體的機密部門我們無法進去,不過王教授特別允許您可以參觀他的實驗室,他那邊有幾個重要實驗說想聽聽你的意見。」吳秋邁著小碎步跟在沈林身後,緩緩言道。

「實驗?我又不懂研究,問我有什麼意義。」沈林一笑,沒太在意,他當然知道王小明打的什麼主意,不過那傢伙把自己想得有些萬能,他確實沒辦法在這方面給太多的建議。

漫無目的的遊盪在總部里,沈林當真單純的當成了休閑旅遊。

他難得有這種空閑跟閑情雅緻,成為馭鬼者到現在大多時間都在奔波忙碌,如今猛地放鬆下來反倒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朋友圈的危機暫時告一段落,方式名不死也會脫層皮,短時間內不會再找自己的麻煩。

鬼當鋪的交易也已經結束,沈林如今已經完美的駕馭了第二隻鬼,實力翻倍的提升。

更由於鬼母與鬼相的拼圖契合度極高,他的厲鬼平衡穩定性比尋常人要高很多,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如果不使用能力,活個十來年應該沒什麼太大問題。

沈林也不是沒有想過死機的事兒,不過這種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一家有一家的辦法,小楊的死機模式不適合他。

或者說復甦中的馭鬼者都走出了自己的路,每一個人的路都只適合自己。

包括沈林自己的以鬼畫相,通過骨筆為厲鬼畫相的辦法別人也一樣無法複製。

死機也是一樣,這種事不是想想就可以辦到。

還有那次知道她不開心了,調查了一番,給那些人一個狠狠的教訓。

Previous article

沒反應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