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昊終於看見了目標的身影,猩紅月神!

只不過…除了頭上的副會長稱號外,其餘的是一點都看不清,因為他全身都穿戴着盔甲。

亞龍城鎮附近。

許多看熱鬧不嫌棄事情大的玩家正在路上。

很快。

戰錘公會彷彿已經商定好了戰術,快速分成四個團隊各自分散行動。

「嗯?」

這時,秦昊還在觀察的時候。

發現猩紅月神身旁突然出現了三十幾個黑袍的神秘人,如果猜沒錯的話,估計就是此前襲擊鳳凰公會還有秦昊的那群刺客。

從這看來,戰錘公會那邊的底牌也沒有全部暴漏,這三十幾個刺客實力可以說是相當不錯。

短暫的時間過去之後。

猩紅月神終於開始行動,只是並沒有跟着團隊,而是與那三十幾個刺客一同離開。

「….」

對於秦昊來講,這無疑是壓力巨大。

他是一名戰士職業,可不是刺客,貿然跟過去的話,很容易被高敏捷的刺客發現。

不管了!

大不了被發現了就撤退,反正秦昊可沒有向鳳兒保證過百分百成功。

尾隨在猩紅月神隊伍的後面。

沒過一會,更讓秦昊吃驚的事情發現了,他們來到了一處小山腳下。

這邊有十幾個戰錘公會的成員,守護著兩個巨大的牢籠,而牢籠之中被囚禁著一隻巨狼,一隻巨虎。

從外表來看,兩隻都有相同的特性,那就是渾身的毛髮散發着淡淡熒光。

「精英?不,是BOSS!」

秦昊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絕對不是普通的BOSS。

砰!

巨狼瘋狂撞擊著牢籠,而巨虎則是雙眸漠視着爬在地上。

截然不同的表現。

看來是沒有徹底馴服,只是讓人有些好奇的是,他們是怎麼抓到BOSS的,這未免有些太過於匪夷所思。

顯然,戰錘公會那邊居然存在着能和秦昊一樣馴服高級NPC的玩家,就是不知道具體情況是怎麼個樣。

比如…和秦昊一樣個骷髏?還說是馴獸師這個職業。

馴獸師。

這個職業在《九界傳說》中也算是罕見的職業之一,可以短時間內控制對應等級的怪物。

可由於太過於稀缺。

就算有也很快被某些公會拉攏,而後消失了蹤跡。

所以…

目前並沒有關於馴獸師的具體信息,倘若馴獸師真的能夠控制BOSS,那秦昊倒是要頭疼了。

…..

「還需要多久。」

猩紅月神眯着眼盯着面前的兩個巨大牢籠問道。

而身後黑袍刺客立刻上前一步。

「稟副會長,這恐怕短時間內還無法馴服,這兩個BOSS的等級太高,就算馴服也只是短短一瞬間。」

說完,那名刺客盯着站在牢籠旁的玩家。

「急啥,說實話能抓到已經算是夠幸運的了,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

那名玩家是笑非笑的盯着猩紅月神說道。

「李悅你最好上點心,不然這次失敗會長怪罪下來你可沒好果子吃。」

猩紅月神沉聲呵斥一句。

「哼!」

李悅聽見對方以會長的名義壓他,瞬間不爽說道:「我這次來亞龍城鎮是準備來看看那個能夠馴服BOSS的傢伙,可不是來和你鬥嘴的。」

「況且說到會長,聽說你最後和鳳凰公會的那個丫頭斗的可不怎麼樣。」

兩個人正鋒相對。

彷彿誰也沒有想要讓步的徵兆,畢竟…與猩紅月神一樣,李悅頭頂上一樣有副會長這個稱號。

可以說這是戰錘公會高層之間的爭鬥。

「少來這一套,就問你什麼時候能讓這兩個垃圾上場。」

猩紅月神同樣看李銳不順眼。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

他們絲毫沒有佔到優勢,失去了先機之後後面的戰況必須得依靠李銳的兩隻BOSS來解決。

畢竟…

鳳凰公會那邊有個更加棘手的秦昊存在,那就註定了無法忽視掉他的存在。

「半小時后。」

聞言,李銳知道目前公會戰的事情大,就不繼續鬥嘴了。

「不過說起來,這兩隻BOSS你打算怎麼賠給我,我可是花了大價錢才弄到手的。」

「到時候全部還給你就是了。」

猩紅月神不屑一顧回應道。

而與此同時。

在十幾米的某個角落,一把散發着鋒芒的長劍閃閃發亮。

秦昊眯着眼,摸到了最極限的距離。

如果在走前幾步,很有可能就會被發現,所以沒必要在冒險,更何況…他對自己的速度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打開背包,將能夠增加攻擊力和移動速度的藥劑全部嗑上,甚至連一些平日裏用不上的藥劑都一起吃下去。

這一次…只需成功,不可失敗!

「殺!」

秦昊立刻出動,猶如一隻狩獵的獵人一般,將目光死死盯在猩紅月神的身上。

移動速度提至最高,身形甚至產生了殘影。

手握著源水之劍,眼神變的犀利無比!

。 在他正好在附近的時候,接到他們的報警電話。

在他正好需要在精神世界引爆的物質力量時,他們正好擁有爆炸物。

這簡直像是命運安排好的劇本一般。

夜藍在腦海中如此想著。

而在他的面前,辛難感覺到了來自門外物質界的風,抬起頭來便看到了有著一頭黑髮,穿著一身灰色西裝,頹廢、疲憊和有些慵懶的夜藍。

而最讓辛難驚訝的,是他背後的背景畫。

那是一片濃郁深邃如大海一般的水流,可是水流卻在每一個浪尖上長著一隻乾癟飢餓的眼球。

它們緩慢而僵硬的轉動著,有著和海水一樣的藍色眼瞳。

那每一隻眼睛,都在低語,而無數的低語,匯聚成了密集的喧鬧,於無形之中,傳播污染。

藍色。

有顏色的背景畫。

他所追求的超凡之人!

辛難頓時鬆了一口氣,但他沒有喊出那三個字,而是直接道:「救人,那兩個警察,救他們!」

夜藍臉上出現了一絲意外。

他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辛難第一句說的話會是這個。

但看向了火鍋店中已經重新爬起並且像是那些食客一樣擠出露齒微笑的老李和小王后,夜藍遺憾的搖了搖頭。

辛難眼中露出一絲悲傷,救不回來了嗎……

「很可惜,但是結果如此。」

夜藍說著,越過了他,抬起了腳。

那長的過分的右腿一腳踢出,足足十幾個力大無窮的食客被他這一腳全踹回了火鍋店,一邊收腿,夜藍一邊從懷裡取出了一把顏色漆黑的手槍,他扣動扳機,向著地上放了兩槍后才道:

「離開,接下來這裡會變得很危險。」

辛難點了點頭,拉起此刻因為爆炸而頭暈目眩,翻著白眼的宴雨,與夜藍錯身而過之後,快速的走出了火鍋店的大門。

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太多這個年紀不該背負之重的宴雨早在爆炸時就耳鳴眩暈,此刻終於支持不住,口吐白沫的暈了過去。

走出火鍋店之後,那一直徘徊身邊的危機感解除了。

辛難於聽到警車的聲音已經在從遠處接近之後,他將宴雨放到了電梯里,按下了1樓之後,連忙返回到了火鍋店。

他的確猶豫,在那不知名青年勸告之後,他還回到這裡,想要直面他們的戰鬥,怎麼看都是一件蠢事。

可因為對超凡的領域實在太過好奇,因為這雙眼睛帶給他的這一生實在太壓抑,加上此刻那來自自身危機感的淡去。

他還是說服了自己。

雖然他並沒有晉級,但實力提升了一大截,以卡布基洛現在的身手,再配合影遁加悶拳的組合,穩壓摩卡一籌。

Previous article

可是她有什麼軟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