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倒吊人」先生,粗獷,內斂,應該是個比較直率但魯莽的人……

「魔術師」小姐,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時不時還瞧克萊恩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整體比較普通,沒什麼特點……

「太陽」先生,個子很高,說話給人一種還在變聲期的感覺,雖然沉默,但似乎很友善……

「隱者」小姐,額,女士,她氣質成熟穩重,應該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非凡者……

「月亮」先生,比較年輕,有點矜持,莫名讓我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又想不起來,等下再觀察觀察……

「審判」小姐,個子很矮,特徵明顯,但不確定是否也做了二次偽裝……

「世界」,很陰沉,很陰沉,這應該是他的偽裝……嗯,也可能表現出了內心的一點真實……他之前還不是半神,說明這裡的聚會成員不乏中序列者,而且還有「皇后」這樣可怕的序列二天使……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最弱的那個……

最後……倫納德將目光轉向「皇后」。

「皇后」小姐看起來很嬌小,綠色長發,體態偏瘦,大概率就是那天的大地母神的大主教,序列二的天使,聖弗里……

她看起來似乎很緊張,很不適應自己的新身份,這是可以理解的……塔羅會的眾人似乎都很尊敬她,而且,不是對強者的尊敬,而是……對於長輩的那種敬重?

思緒飄轉間,倫納德又

那天在復活廣場見到她時,她似乎和克萊恩那傢伙很親密啊……是他的女伴嗎?可「皇后」小姐以前是男的啊……

嘶……倫納德倒吸一口冷氣,想起以前在廷根的日子,以及克萊恩與自己交談的場景,莫名感到脊背發涼。

倫納德審視其餘成員的同時,「審判」休.迪爾查也藉助「治安官」的能力,提煉出了不同成員的特徵,將它們記在了心裡,看到身材似乎也不高的「皇后」時,休不自覺地多看了兩眼:

貴族小姐……水手或者船員……比較稚嫩,有點孤僻,但不嚴重……實力強大,至少是一個中型團隊的首領……傲慢,出身不錯……散漫,不夠穩重……陰沉,可怕……溫和,內向,還有些可愛……

他們思緒紛呈間,其餘成員的自我介紹結束,「隱者」嘉德麗雅轉向青銅長桌最上首,行了一禮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這次沒有收到羅塞爾日記。」

「愚者」克萊恩輕輕頷首,平靜回應道:

「開始交易吧。」

「正義」環顧一圈道:

「我沒有什麼想要的。」

「隱者」嘉德麗雅、「太陽」戴里克、「月亮」埃姆林和「魔術師」佛爾思都屬於已做好準備,即將晉陞的那種,此時也沒有需求。還在消化過程中的「倒吊人」阿爾傑同樣如此。

見沒人說話,奎恩有些小心地開口道:

「那個……」

「如果有人需要幫忙煉製非凡道具,可以說出來……」

「魔術師」佛爾斯眼前一亮,馬上說道:

「『皇后』先生……抱歉,小姐,我有一件材料想委託您……」

「咳嗯!」這時,奎恩忽然輕咳一聲,將溫和的責備的目光投向了佛爾斯,看得她身體一顫,連帶著「審判」休也緊張起來。

奎恩輕輕說道:

「『魔術師』小姐……」

「啊,啊?」佛爾斯心中一顫,不知自己哪裡做錯了,但並不算多慌張。

奎恩嘟起嘴,不滿地說道:

「稱呼我時,不許用『您』!」

「這樣太有距離感了!」

「噢……」佛爾斯輕輕點頭,又有些好笑地改口道:

「『皇后』小姐,我想委託你將我的一份材料煉製成非凡物品。」

「嗯~沒問題。」

奎恩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見已經有人開頭,「星星」倫納德放鬆少許,斟酌了幾秒,主動說道:

「我需要一件神奇物品。」

「什麼類型的?」「正義」奧黛麗適時回應,以免冷場。

倫納德「呃」了一聲,下意識做出回應:

「不知道……」

這孩子,怕是要一個「通識者」的非凡道具補補腦子……奎恩心中已經有了非凡物品備選項。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自己,含義不明,「星星」倫納德頓時有點尷尬,連忙補充道:

「我的意思是,類型不限,只要更偏向攻擊領域,使用較為隱蔽,負面效果小一點,我都可以。」

等到「星星」先生解釋完,「倒吊人」阿爾傑沒去糾纏細節,開口問道:

「大概要什麼層次的?」

「『2』級封印物里較為強力的那種,呃,對應序列6或序列5層次。」倫納德先是習慣性以官方非凡者的口吻描述,旋即改用了更通俗的表達。

「咳嗯!『星星』先生!」

身為官方非凡者的奎恩看不下去了,不由得出聲提醒。剛一見面,「星星」就爆出了自己的信息,這感人的智商不由得讓她心中嘆了口氣。

「啊?」

倫納德下意識答到,「皇后」的語氣,總讓他有種面對家中長輩般的緊張感,無論是關懷還是責罵,都有種難以反抗的無力感。

然而,這時再出聲提醒,已經來不及了。

「正義」奧黛麗、「隱者」嘉德麗雅、「倒吊人」阿爾傑和「審判」休,都敏銳地在心裡閃過了一個念頭:

「星星」先生是官方非凡者,至少曾經是!

「唉。」奎恩嘆了口氣,用關愛智障兒童的語氣,輕柔地說道:

「我可以提供符合你要求的物品,價格大概在七千鎊左右。」

這個價格比起序列五非凡物品慣例最低的價格,還要低兩成,奎恩對於這些不太聰明的孩子們,總是會額外給予一些幫助。

這麼便宜?!倫納德心中一驚,先是下意識地不敢相信,又覺得「皇后」作為序列二的天使不至於騙他,便按捺欣喜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了。」

克萊恩心中暗嘆一聲,對奎恩過度溺愛塔羅會成員的行為感到了無奈。

接下來並沒有其他交易發生,聚會進入了自由交流的環節。

如果不是這樣太不禮貌,我一定要問問「世界」先生,他和「皇后」小姐什麼時候訂婚,什麼時候結婚,會不會請我們參加婚禮……「正義」奧黛麗心中激動不已,這種版本的「皇后」與「世界」相識相知的故事不斷閃過,讓她難以自制。

這時,「審判」休看了「世界」一眼,主動開口,釋放起善意:

「軍情九處最近在調查格爾曼.斯帕羅的來歷。」

聽到格爾曼.斯帕羅這個名字時,青銅長桌兩側的所有成員都將目光投向了坐在最下方的「世界」,沒人開口,沒人插話。

是不是該給奎恩買條裙子呢,看她穿那件主教袍穿了很久了……這時,克萊恩心中卻思考著別的事情。 比起沈顏對她和父親做的事情,輕輕鬆鬆地關到監獄里,簡直是便宜她了!完全難消顧思瀾的心頭之恨!

事實上,顧思瀾就是這麼想的,她必須趕快聯繫林辰東。

林辰東故意留着沈顏,完全是為她着想,一瞬間,對林辰東的好感度直線上升。一個素不相識的合作對象能為她做的,遠遠比口口聲聲說愛她要跟她結婚的男人可靠多了。

江宴的面色凝重陰鬱,低低地說:「綁匪已經全部落網了,對沈顏,我絕不姑息,欠她的早就抵銷了。」

顧思瀾才反應過來,他竟恬不知恥地把抓住綁匪的功勞全部攬在了自己身上,心中不由鄙夷噁心,反問道:「警方奮力緝兇,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和你有關係嗎?難道是因為找回了沒有揮霍完的現金,所以覺得慶幸嗎?」

「我不是……」江宴試圖解釋什麼,在目睹了顧思瀾固執的眼神和表情之後,於是作罷。

無論他說什麼,她都很難釋懷吧,畢竟根本沒有給他亡羊補牢的機會。

「至於沈顏,你是想幫她,或者良心發現不插手這件事,我都不在乎。」顧思瀾表情極淡,忽然讓人看不出她的真實想法來。

因為她越發的清楚,自己絕不放過沈顏,除了身敗名裂之外,還要生不如死!

江宴激動了一瞬,重重按住自己的胃部,另一手扶住沙發,臉色臘白的好像隨時會倒下去似的。

顧思瀾看見他的樣子,只當是藥效的後遺症,疲軟無力吧。

她心如磐石,絕不動搖。

沈顏固然可惡,江宴才是導致悲劇發生的罪魁禍首。

「江先生,怎麼了?」阿姨(女廚師)急急忙忙地過來詢問,「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不用,我沒事。」

江宴面容冷峻地擺擺手。

這就是過分自信、自大、自負的人。總覺得自己很強壯,什麼問題都沒有。

不過林辰東厲害,不知道從哪裏搞來的藥粉,連三甲醫院都未必檢查得出江宴生病的原因。所以他才會放心大膽地讓顧思瀾做,這也是讓許寄北化驗后的結果,等到最後查到的時候,為時已晚。

顧思瀾對他絲毫沒有同情,善良的心都被狗吃了,消磨光了。

江宴緩過一陣,便神色如常。不知道是刻意偽裝的,還是真的有所緩和。

阿姨喊他們倆吃晚飯。

期間,顧思瀾沒有找到機會,江宴的食量變得很小,只吃了幾口就飽了,捂著嘴巴匆匆往樓上跑。

說來,真是奇怪了。

她住進江宅那麼些日子,除了第一天的劍拔弩張,江家的成員幾乎沒有找過她的麻煩,連江母也安安靜靜的,同她井水不犯河水,這種平衡感有點像上輩子的時候,默認了她的存在,最後居然順順利利地領了證。

顧思瀾散了步回來,看見廚房裏熱氣騰騰,砂鍋蓋和鍋口發出脆脆而節奏勻稱的碰撞聲。

她問:「阿姨,在燉什麼東西?」

「給江先生燉的開胃湯,他這幾天胃口不好……」她剛剛盛好了一小碗,端在手裏,往外面走。

顧思瀾覺得機會就在此一舉了!

在阿姨上樓之前,喊住了對方:「阿姨,現在挺晚了,你下班吧,我拿上去給他。」

「這……」

「給我吧。」

大概是顧思瀾平時給她的感覺太冷淡了,對江宴的態度又差,所以廚師阿姨十分詫異女主人的反常。但人家畢竟是馬上結婚的未婚夫妻,哪怕有點矛盾,總歸是床頭打架床尾和。

「好的,顧小姐,你上樓的時候當心點。」

普森點頭,也在試想,如果是他們在那塊被轟炸的地方會怎麼樣。

Previous article

雖然他並沒有晉級,但實力提升了一大截,以卡布基洛現在的身手,再配合影遁加悶拳的組合,穩壓摩卡一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