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普森點頭,也在試想,如果是他們在那塊被轟炸的地方會怎麼樣。

副隊長聽著遠方奇怪的聲響說:「谷地那邊是不是有什麼動靜?」

「聽錯了吧,也許是民眾在為咱們的英雄事迹吶喊。」一個偵查兵說道。

老兵突然舉起了手:「兄弟們,進攻!」

他話音剛落,集結好了的部隊整齊地向前推進,他們步伐整齊,子彈上膛,刺刀閃著寒光。

在天空中往下看,就是好幾道紅色長線,由綠色的紙張往黑色的紙張上面平移。

普森隱隱感覺到,那個被炸爛了的地方有什麼東西在動,他揉揉眼睛仔細去看,發現有一面千瘡百孔的旗子豎在了民巴的陣地上。

一個民巴用站不穩的身子爬起來,緊緊抱著旗子,他有一半的身子被燒灼潰爛。

正在前進的士兵被嚇到了,很多士兵停下來,整齊的隊形變得不再平直,而是各種胡亂的彎曲。

普森低聲說道:「脫帽!」

偵查分隊的所有人摘下帽子扣在胸口,他們不敢站起來,只能躺著為這個民巴致敬。

等到軍隊邁上了民巴陣地時,他們赫然發現,抱著旗子的民巴已經閉上了眼睛,他灼燒的身軀和插在地上的大旗連在了一起。

谷地城內,讓白走過來對沙比說:「那邊沒動靜了。」

沙比沉默著點點頭,環顧城門口的人間煉獄,心中不免悔恨,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就的。

然後,他的視線停留在了那個和雕塑一樣的小孩子身上,這個小孩已經被弄了一身血,完全木訥了,有可能已經嚇死了。

看著這個孩子,沙比想到了在王都後花園的經歷,心中的那個柔弱被一瞬間觸碰到了。

那個瞄準了貝基的民巴已經裝上了子彈,準備再打第二槍,好多民巴都在看熱鬧,因為已經沒別的事情可做了,該殺的都殺了,該搶的也都搶了。

有一個民巴和另一個民巴打賭,賭的就是這一槍是打在頭上還是身體上。

讓白眼神銳利,他看到這個小女孩的第一眼就是熟悉,再細看一眼,整個人頭皮發麻。

他來不及多想,跑過去一腳把那個準備開槍的民巴踹開。

儘管如此,這一槍還是打出去了。

灰色的子彈在灰色的世界中飛行,擊中了小女孩紅色的身軀。

貝基向後傾倒,手中捧著的花散落一地,而她那一身粉色的帶紅斑點的裙子,也如鮮花一般綻放開來。

「好了!」沙比吼道,「全體撤離!」

民巴們有些掃興,也只能聽從命令撤離這座城市,臨行前,他們每個人身上堆滿了東西,食物、酒水、衣服。

但凡能拿上的,一個不剩的全部拿上,可以說收穫頗豐。

沙比站在城門口,看著民巴們興高采烈地出城,他觀察每一個民巴的臉,這些人沒有任何的負罪感,甚至意猶未盡。

這種表情讓沙比覺得不可思議,深深的懷疑起了自己和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讓白跪在地上,被他踹倒的民巴早就離開了,他不敢走過去看地上盛開的那朵鮮花,但是確信,那朵花會釋放毒物,會讓接近的人喪失殆盡。

末尾,讓白跟上了隊伍,和興奮的民巴比起來,他就是一個異類。

沙比注意到了讓白的不同,可是沒有過多去想,因為讓白一直就是這個樣子。

等到民巴走遠了,城裡倖存的人才出來,他們望著眼前瘮人的場面,胃裡一陣翻騰,躺在地上的都曾經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這裡面有人曾揮舞著旗子高呼國王萬歲,也有人販賣酒水和鮮花,年齡大小不一,身份地位高低不同,都將與世隔絕。。 日子就是這樣似苦似樂,且濃且淡,不惟不叫人厭倦,卻頗有細水長流的好處。幾乎就叫人記不得前塵遺留下來的種種疑影。

戎老爺戎敬裁出洋遊歷近一年的時間,家中事務通不曉得,歸滬郵輪上猛地聽到四少爺納了三少爺的未婚妻為小,幾乎背過氣,橫是氣了個大睜眼。

戎敬裁一世**,妻妾成群,但在其他方面卻是位極其講究孝悌忠信的舊式人物,三少爺抗婚數年不允,怎料老爺出洋一年,貓去耗子反,非但悔了林家婚約,還將林家千金小姐撾過做了四少爺的小。

知子莫若父,不必細究,也知兩個惡子是沖著林家落了勢才敢如此猖狂,唯是如此,才更是背信棄義,大逆不道!

說起來,戎老爺此次馬不停蹄地趕回國內,就是為著替三少爺畢姻。三少爺乃風是戎老爺第一位續弦杜氏所生,九歲時,由戎林兩家祖父指腹,訂了尚在襁褓的林家小姐為婚,本是指待林小姐十五及笄之年畢姻,不曾想三爺抗婚不娶,只好拖后二年完姻,戎老爺此番便是為著籌備婚事才作速趕回來的,不料事情已經一塌糊塗。

抵滬當日戎老爺大發雷霆,著人速速傳三少爺四少爺來見。

三少爺去了南洋照理生意,四少爺倒是服帖,知道逃不過,也早等著這一天了,回來不加申辯,一味領罵。

老爺一派舊軍閥的做派,吹鬍子瞪眼,娘了個巴子不離口,恨不能將惡子拉出去杖責,直直斥到用膳鐘點仍腹脹如鼓,無奈生米煮成了熟飯,吹也無用,打也無用,只是一肚子惡氣豁不出,怒極拂袖之間,骨瓷文玩嚯朗朗掃在地上,「置你老子於不仁不義!滾!」

戎長風趁勢退出了,受傷不重,只手掌濺了一片瓷渣,綻開一道血裂子。不過有這一場罵,也就完了,懸了一年的心好歹是放了下來。

回母親房裡包紮時,已經風輕雲淡。

戎太太喬氏一直臉色發白,既懼著老爺,又疼著兒子,半天捏著一把汗,到現在才稍稍安帖了些,吩咐丫頭老媽子趕快給少爺包紮止血,針眼大的傷倒弄得合家僕傭人仰馬翻。

戎長風受不得這份誇大,簡單清理了傷口叫人退出了。

戎太太也惴然坐下,勸道,「近來好歹安生些個,仔細再惹出老爺氣,又是一頓捶楚!」

口上這麼說著,心裡卻只管怨老爺,少爺這般成人了,便是有些個錯處,也不該擲瓷瓶到他身上,萬一傷著門面,可怎麼是好!

喬氏乃是三少爺生母杜氏亡過後,戎老爺所娶的第二位續弦,只生養四少爺一子,老爺妾室多,自來對她沒有多少恩情,故喬氏一心都在四爺身上,兒子是其精神支柱,乃至於愛子之心甚於天下所有婦人,漫說罵是不曾有過,便是輕輕抱怨一聲也不忍,往往少爺說什麼,便是什麼好,人說夫主為天,丈夫就和凡人仰仗天的一般,是做婦人的終身倚靠。但在喬氏來看,卻是少爺為天,少爺才是婦人的天,比天還要大的遠著去。 烏壓壓的黑雲,遮天蔽日。

才下午三時,天色彷彿快要入夜一般。

天空,大雨稀里嘩啦地傾瀉,敲打著落地窗咚咚作響。

一股股連綿不絕的水流滾滾沖刷而下。

壓抑、黑暗的氛圍,讓人心頭沉甸甸。

集團大樓上。

一位身穿西服的身影正凝視著窗外大雨。

他眉頭緊蹙,漆黑的眼眸隱隱跳動著擔憂之色。

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歲,略顯堅毅的臉龐褪去了青澀和散漫,隱隱顯露沉穩韻味。

嗡嗡嗡~

感受到清晰的震動聲響起,蘇羽連忙拿出了手機,看起來似乎有什麼急事似的。

不過,當看到來電顯示時,他臉色立馬陰沉下來。

「喂,有事嗎?」

焦急的神情一松,蘇羽接通了電話,語氣顯得有些冷淡和不耐煩。

儘管這打電話給他的,是他的女朋友,林若萱。

但,蘇羽依舊沒有任何好臉色。

說起林若萱,蘇羽和她還是一起玩到大的,後來順理成章地成了男女朋友。

按理說,蘇羽的態度不該如此才對。

可青梅竹馬,終究敵不過物是人非。

人,也總是會變的。

曾經那個天真無邪、笑眼盈盈的女孩,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變了味。

她變得讓蘇羽感覺陌生,甚至可怕。

二人上一次聯繫,已經是半個月前的事了。

或許,二人都忙吧。

一個忙著賺錢,一個忙著花錢。

「蘇羽,聽說你給新川捐了四千萬,有沒有這事?」

電話那頭響起了一道好聽的女聲,氣沖沖的話語帶著硝煙味,顯得盛氣逼人。

「怎麼了?」

蘇羽臉色絲毫不變,冷冷回道。

聽到蘇羽這滿不在意的語氣,林若萱頓時氣炸了。

她怒氣沖沖的語氣從電話那頭傳來,不留情面地控訴道:

「你明明有錢為什麼不給我,你知道我上次在朋友面前多丟人嘛?!」

「男朋友居然寧願把錢捐了都不給我,你還是人嘛?」

「我不管,現在立馬轉一千萬給我,要不然我和你沒完!」

終究,還是因為錢呀~

暗嘆了一聲,蘇羽嘴角不禁露出苦澀的笑容。

他雖然早猜到林若萱的來意,但聽到她這冷冰冰的話語,他內心僅存的一丁點幻想也破滅了。

把錢捐了也不給你?

蘇羽很難相信,這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話。

新川,如今正遭受著史無前例的洪澇災害。

近千萬人受災,無數人流離失所。

一座城市,此刻快要成了汪洋大海。

物資的饑渴,人心的惶恐,沉甸甸快要壓垮了新川。

此危難之際,唐國眾志成城,上上下下都在緊急增援新川。

此刻。

無分南北,無分貴賤,無分貧富,無數人在為新川加油吶喊。

曾經歷過災害之苦的他,只是想為新川獻一點綿薄之力。

連為新川捐四千萬物資這點事,居然也得不到她的理解。

他們,可都是從09年那場泥石流下死裡逃生的人呀~

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感同身受嗎?

蘇羽失望地閉上了眼睛,這場喧囂的大雨,終究是涼透了人心。

也對,該做個了結了。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我說了一千萬,你要是不給我,我就去柳姨那裡告你!」

他只是輕嗅一口,就接連說出許多種丹藥名稱來,嘆道:「看來這長青神師,還著實是出了大力氣。」

Previous article

「倒吊人」先生,粗獷,內斂,應該是個比較直率但魯莽的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