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段沐宸沒有回應。

但是當雲笙打開客廳門,一隻腳剛邁進去的時候。

陡然間,一道人影閃過來。

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手摟住她的屯,然後便把她整個人給直接抬了起來。

雲笙「啊」了一聲,雙腳因為失去支撐力量,下意識就緊緊環住了段沐宸的腰。

「你……」她睜大了眼看著段沐宸。

後者則眉眼輕彎,微微仰頭對上她愕然愣怔的臉,期待地問:「老婆給我買什麼好東西了?」

雲笙完全不敢面對倆人的這個姿勢,臉頰瞬間泛了紅。

「你、你先放我下來!」

段沐宸挑眉:「怎麼?我抱得不穩嗎?」

說著,他還抱著她,大步走了起來。

雲笙怕摔,下意識又是緊緊樓住了段沐宸的脖子。

「好了好了,你快放我下來吧,我把買的東西給你看。」

她臊得簡直不敢面對段沐宸。

段沐宸知道她在不好意思,便不欲再繼續逗她。

他給她放了下來。

雲笙立馬打開購物袋,說:「我給你買了幾套衣服,你快去試試好不好看。」

段沐宸看了眼雲笙從購物袋拿出來的衣服。

無疑,老婆的眼光都是非常好的。

可是一想到他媽都穿了雲笙親手做的衣服,而他卻只能穿老婆去商場買的現成的,一時間,他心裡十分酸溜溜。

他唇角向下彎了彎,伸手抱住雲笙的腰:「好看是好看,但要是是老婆親手做的,那就更好了!」

雲笙微怔。

段沐宸繼續道:「我都看到新聞了,原來你是一個特別有名的服裝設計師,既然如此,那你也給我親手做一套衣服好不好?我想要。」

如此撒嬌索取的樣兒,雲笙完全扛不住。

當即她就道了:「好好好,等我不忙的時候,我就給你做幾套。」

「還幾套?」段沐宸明顯興奮了。

「怎麼,你嫌多?」

「當然沒有!老婆肯給我做好幾套,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說著,他愉悅地俯身,在她耳垂上親了親,「謝謝老婆!」

雲笙:「……」

耳朵瞬間一下全紅了。

連帶著順著耳根子染上了部分臉頰。 王德發連忙做好姿勢,畢恭畢敬的行禮,道,「好!秦先生,還請麻煩您,將貴手遞過來……屬下,屬下親自為您把脈!」

秦蒼穹眸光平靜,他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遞了過去。

王德發麵色凝重,小心翼翼地,伸出兩個手指,謹慎的搭在秦蒼穹的手腕上,替他把脈。

中醫學,以把脈為診斷手法。

根據脈象,以了解疾病內在變化的診斷方法。

切脈具有悠久的歷史,它反映了中醫學診斷疾病的特點和經驗。脈象,可以理解為脈搏的形象。

脈象中,可看透一個人的身體機理,可窺查一切。

王德發,身為一個中醫,於是……便採用把脈之法,試圖替秦先生,診斷病情。

可,當王德發……剛把上秦蒼穹的脈搏時,感受着對方的脈象跳動時……他的瞳孔,猛地一顫?!

這?!

王德發此時,面色……變得駭然!

他,感受到了什麼?!

脈象……如龍!

眼前這個年輕人,脈象磅礴綿延,宛若山川大海,洶湧不息!

好恐怖的脈象…?!!

王德發此時,整個人都被嚇得一顫!

他那搭在脈象上的雙指,已經被震的顫抖不已!!

他行醫多年……此生,都未曾見過……如此恐怖滔天的脈象啊……!!

脈象如龍……洶湧不息!

這,是真龍之脈?!!

他曾經,在一本古書行醫典籍上……有幸,見到過這等脈象…!

傳聞,真龍之脈……百年難得一見!

擁有恐怖氣息,氣血浩蕩綿延,一聲氣象,可衝天穹!

王德發被這個青年的恐怖脈象,給嚇得渾身一顫。

他驚恐的抬起頭來,目光駭然……望着眼前這個青年人。

他那兩根把脈的手指,都被那恐怖的脈象跳動……給反震的……雙指崩裂,溢血。

眼前……眼前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身份?!!

王德發此時,已經徹底嚇得駭然。

而,就在此時。

坐在對面的秦蒼穹,緩緩開口,問道,「如何?王院長,可否診出我的病情?」

王德發麵色複雜難堪,他顫抖著,強忍着驚恐,將自己的雙指收回。

此時,他的雙指上,傷口崩裂,鮮血溢出。

「大人您……脈象雄渾……當世罕見!小……小人…醫道卑微……看不透……」王德發聲音顫抖,驚恐回道。

「哦?」秦蒼穹眼眸微微一眯,就這麼盯着王德發院長。

「我還以為,王院長您醫道超群,華佗無雙呢。」秦蒼穹緩緩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真是可惜了,王院長您辦公室上的這面錦旗呢。」

他目光不經意間,掃了院長辦公室牆壁一眼,上面,正掛着一幅紅色錦旗,錦旗上的一幅對聯,無比諷刺:

【懸壺濟世,華佗無雙。】

好一組對聯。

好一組懸壺濟世,華佗無雙。

真是諷刺到極點。

「敢問……秦先生,您……源自……哪一方王侯貴族?」王德發聲音輕顫,小心翼翼問道。

眼前此人,脈象如龍浩瀚!

這,絕非凡俗啊!

此人,如此年輕,便已擁有如此恐怖之脈象。

此人,絕乃王侯梟雄巨族之輩。

王德發此時,已經被嚇得心臟顫抖,小心翼翼試探問道。

秦蒼穹眸光平靜,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深吸了一口煙。

「我?只是區區一介小人物而已,何來王侯貴族之說?」

「王院長,世人皆說你醫術無雙,沒想到……卻是讓秦某人失望。」

秦蒼穹緩緩搖了搖頭,眸中,帶着一絲失望的神色。

王德發整個人身軀一顫。

他連連道歉,「是小人無能!」

「秦先生……您,可否有……身體上的不適,您描述一下?小人……小人替您分析病情……」

王德發聲音顫抖說道。

把脈,他可是再也不敢了!

眼前這個青年,脈象太過恐怖,王德發方才已經被反震。

此時他再也不敢搭脈。

否則,恐怕那恐怖的脈象反震,自己都要被震出內傷。

王德發此時,只能憑對方的言語形容,來分析病情。

「是么。」秦蒼穹嘴角,緩緩吐出一口煙圈,他指間輕輕敲了敲桌面,倒也不介意,緩緩道出了自己的病情,「我最近幾日,白天,吃不下飯。晚上,睡不着覺,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堆積在心口,難以化去。」

聽到這個青年的描述形容,王德發麵色複雜,他緩緩說道,「秦先生……根據您的分析……您應該,是患了心疾之症……」

「您心中,有所牽掛還未了解吶。」

「心病,還需心藥醫。不知敢問秦先生……你最近,心中……可有什麼牽掛,或者念想,未曾處理?」王德發小心翼翼的試探問道。

秦蒼穹坐在椅子上,眸光,若有所思。

而後,他緩緩點了點頭,「確有牽掛。」

王德發心中那顆緊繃的心,微微鬆了一些,找到病因了。

「敢問,秦先生您有何牽掛……未曾了結?只要處理了這個牽掛心疾,那……您的心病,便能治癒了。」王德發小心翼翼說道。

秦蒼穹微微抬頭,盯着王德發。

他很久沒過來了,葉家又變陌生了,再就不是他之前見過的樣子。院子還是那般大,種了不少的花花草草。

Previous article

忒修斯之船討論的哲學內容倒是很簡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