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按照他敏銳的感官,並不覺得這是一場巧合。

從盜墓開始就有人精心設計這一切,可能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幕後監視者。

這一切,會不會跟四大家族的人有什麼聯繫?

若是要得知這一切,只有先找到箱子才能夠知曉了。

蕭何開口,「劉管家,你跟在我爺爺身邊這麼多年,蕭家出事,你還為蕭家人建造了墳墓,我要把收回來的蕭家財產贈送給你。」

「這怎麼行呢!」

劉全擺手拒絕,「這個太多了,我受之有愧。」

蕭何笑了笑,「我現在已經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的,可您不一樣。」

「我說要把蕭家的財產全部都贈給您,那便是成為了您的資產,便是後代不會打理,也足夠你們衣食無憂。」

劉全老淚縱橫。

「多謝少爺!」

只不過是為了報答蕭家人的恩情,當年冒著風險建造了蕭家陵墓,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得到回饋什麼。

「你們先安心的留在這裡,如果是有事的話可以去天地藥鋪找小天。」

「是。」

劉全拉著劉曉倩給蕭何道謝。

「爺爺,他真的是青龍軍區的龍王嗎?!」劉曉倩出了大門便迫不及待的詢問。

「是的,少爺不會騙我。」

「那他說的我們要接手蕭家的產業也是真的嗎?」

「那是屬於蕭家的,即便是小少爺放手給我,我也只是暫代管理。」他不貪,那本來就是屬於蕭家的。

劉曉倩若有所思的看著身後的建築物,心裡想著蕭何。

等兩人離開,蕭何從煙盒拿出一支煙點燃。

劉管家的話,他都聽在了心裡,他只不過是表面上為蕭家報仇,可實際上的罪魁禍首他卻全然不知。

就連赤焰靈心的下落也不知道在何處。

「小天,你去問問夜修羅,我要他這幾天之內給我答覆那個寶箱到底在誰的手中!」

「是!」

著筆中文網大荒山野中。

低矮的小灌木伏在地上,用最卑微的姿態,強勢佔據了林間難得的空隙。

陽光透過枝葉,似上天的恩澤般,零零散散地灑落在低矮的灌木叢上,一顆顆嬌小的橘黃色漿果,被照得晶瑩剔透。

「嗒嗒嗒……」

由遠及近,那聲響越來越密,最後交雜成了一團,辨別不出節

《靈武家族崛起》第一百三十二章守城激戰 嘩啦啦……

在喬木的指示下,希爾薇清理完了那片被燒焦的土地。

至此。

所有戰鬥的痕迹被掩蓋,面具男的存在從此在神界被抹去。

呼……

忙完這一切,喬木不顧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了起來。

憑藉三階的級別弄死了一個四階,這事夠他吹一輩子了。

當然。

硬要說起來,還是原子彈的功勞。

這玩意是真的猛,如果能抓到機會,說不定連五階都能幹趴下。

不過。

這也就是想一想而已。

真碰上五階了,說不定對方只用一個輪迴者,幾秒內就能把他全部輪迴者給干趴下,原子彈根本就來不及用。

就像是四階比三階強了十倍一樣,五階比四階也是強了一倍!

換算下來,五階的實力就是三階的上百倍,五階的一個輪迴者,最少最少,也頂的上三階上百個輪迴者。

根本沒有可比性!

「抱歉,連累到你了。」

喬木抬頭看向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希爾薇。

他一開始的打算,是想著利用希爾薇的護衛來幫他解圍來著,沒想到最後,反而是他幫著希爾薇逃脫了被殺的命運。

不過。

說到底,這危險是他引過來的,自然需要先道個歉。

「該道歉的是我。」

希爾薇嘆口氣,「抱歉,我沒有帶護衛過來,沒能幫上你。」

「呃,這個……」

喬木訕笑,「看來你知道怎麼回事了啊。」

「特意約在這種地方,而且剛來就被襲擊了,你應該是想借用我護衛的力量,來幫你解圍吧。」

希爾薇苦笑,「這種事你應該早如實跟我說的。」

「我如實說的話……你應該就不會過來了。」

喬木嘆口氣,「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你,一個不怎麼熟的同學突然說要借用我的護衛幫他解圍,我肯定不會同意。」

「你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希爾薇認真道:「如果是你向我求救的話,我肯定會來幫你的!」

「為什麼?」喬木茫然。

「我喜歡你!」

「噗……」

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差點讓喬木心跳慢了半拍。

「你說什麼?」喬木睜大雙眼看著她,有些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

希爾薇沒有回答,微微低著頭不敢看喬木,兩頰通紅的像是高燒病人。

見狀,喬木也明白,自己是百分百沒有聽錯,他就是被告白了。

而告白他的還是一個身材、樣貌、天賦、家世都稱得上完美無缺的女神級人物!

這特么就跟做夢一樣,以至於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欣喜,而是懵逼。

怎麼就被告白了?

喬木從外人的角度客觀的評價了一下自己,要天賦沒天賦,要家境沒家境,也就長相拿得出手。

但希爾薇身邊應該不缺帥哥吧?

只要她想,什麼樣的帥哥找不到?

他反正想不通,自己有哪方面值得希爾薇對他告白的。

難道希爾薇知道他其實有金手指不成?

如果這樣的話,那這個告白倒也情有可原……但顯然不可能是這個原因。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喬木拍拍屁股站起來。

「就是……就是,我很喜歡你的性格。」

希爾薇低著頭小聲說道:「我就在想,如果我有跟你一樣的勇氣,也許就不會天天這麼煩惱了……」

「不是,你有什麼好煩惱的?」

喬木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作為暮光城數一數二的大家族長女,家境方面說是碾壓全城的青年也不為過吧?而且長相、身材都堪稱完美,天賦也是頂尖水平,你……」

一句話沒說完,喬木忽然閉了嘴。

他發現希爾薇的神色愈發低落。

「抱歉……」喬木果斷道歉。

他意識到是自己太過武斷了。

每個人的境遇都不一樣,每種境遇的人遇到的煩惱種類都各不相同。

也許從他的角度看,希爾薇確實沒什麼好煩惱的,但從希爾薇的角度來說,那就不一定了。

「沒事,大家都是這樣想的。」

希爾薇勉強笑了笑,「他們就覺得,各方面條件都無可挑剔的我,就該是幸福的,包括我父母也是這樣想。」

「……」喬木靜等著下文。

因為他確實也不知道,希爾薇到底有什麼好煩惱的。

「所以……沒有人理解過我。」

希爾薇神色落寂,「因為這樣的身份,父母從小就要求我應該要維持一個貴族該有的樣子,別的孩子嬉笑打鬧的年紀,我卻要被迫學習各種禮儀知識,但凡露出任何一點小孩該有的特性,就會被我父母責罵。」

「漸漸地,我被迫變得成熟,小小年紀行為舉止就已經如同大人一般,而只有維持這樣的儀態,父母才會對我露出笑容,並且誇獎我。」

「但是,對我來說,這些誇獎就像是枷鎖一樣束縛著我,我不想這樣的,我希望自己也能像正常小孩那樣頑皮,我也想在父母面前撒個嬌,哪怕是簡單的被他們擁抱一下也可以……」

希爾薇目光望向遠方,「可這是不行的,這些行為在貴族家庭里不被允許,我就應該比正常小孩更加成熟、優秀才可以。」

「從小到大,我都是被父母以他們希望的方式要求著,我的一切都被他們所左右,我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想法,哪怕是自己隨心所欲的選擇應該和什麼人交朋友也不可以。」

「我有想過要反抗,可是……我做不到,我不想看到父母失望的神情,我想讓他們為我驕傲,也許他們是對的,在他們這樣的教育下我確實成長的足夠優秀,我比任何同年齡的貴族都像是一個貴族。」

聽聞龍天宇的話,龍天翼稍稍一愣,隨即搖頭道,「我只是回來看一下大家過得怎麼樣而已……瑞貝卡在哪兒?」

Previous article

按照他敏銳的感官,並不覺得這是一場巧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