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用呀,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那可不行,這豈不是佔了你的便宜?不可以的。」看我一眼,她長得很好看,單純純潔,給我的印象,就好像是這大白天的、赤日炎炎之下,望見一輪皎潔的明月一般,奇妙至極。

走到食堂裏面坐下,她坐在我的對面,那把傘放在桌上,課題的材料也放在桌上,我說讓她先去打飯,我看着東西,她便答應,走到飯菜的窗口,我掏出手機看看新聞以及娛樂八卦,見她好一會兒沒有過來,我才抬頭看,正好,目光的交匯處,她在向我招手。

我的心一陣悸動,感覺不知道從何而來。我走過去,她高興的說,這家今天有特色菜。

「干鍋?」

「是的。你要不要來一份?」

這叫我怎麼拒絕呢,加之早上沒吃早飯,我們端著菜,坐在方才的位置上,有的沒的聊起來,她看看我,我看看她,我心裏悠然產生的奇妙的感覺,她不知道,我正走進一段迷途,甚至說,我自己都還徹底覺察出來,已進入一段迷途。那微妙的悸動,像是蝴蝶效應一般,在日後掀起軒然大波。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江南晨快速地報出一個地址:「花園路天景大觀,803!」

然後,他就利索地掛了電話。

他眼眸陰鷙,嘴角揚起一抹涼薄的笑意。

他再看了一眼窗外,濃稠的夜色,幽幽嘆口氣,渾身的陰冷消散,一時之間,他有片刻的軟弱無力。

他取出一支煙,慢慢地抽著。

裊裊的煙霧,輕籠着他俊美的臉龐,似乎要帶走他無邊的愁煩。

這時,門上傳來敲門聲,和容黛兒柔軟的聲音:「阿晨,我可以進來嗎?」

只一句,就讓江南晨的心口激蕩得無法控制。

這個女人啊!

他狠狠地吐出一個煙圈,沉聲說道:「進來!」

房門輕輕地被推開,容黛兒先探進來一個小腦袋。

她張皇而又小心翼翼的樣子,在江南晨的餘光里,顯得有些滑稽。

江南晨嘴角抽抽,不動聲色。

容黛兒這才推開房門,走進來,她的手裏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有一隻白瓷碗。

碗裏正冒着熱氣,飄散出香甜的氣息。

容黛兒把托盤放在辦公桌上,說道:「阿晨,我給你煮了宵夜,你最喜歡吃的黑芝麻餡的湯圓!」

背對她的江南晨,身體驀地一僵。

這個世界上,也許只有容黛兒知道,他最喜歡吃黑芝麻餡的湯圓吧?

他驀地眼眶有些發燙。

黑芝麻餡的湯圓,是當初媽媽和妹妹最喜歡吃的。

他們還在江家的時候,每次她們吃,她們都會強迫他吃。

每次他都皺着眉頭,覺得那甜膩膩還黏牙的東西,是世界上最難吃的食物,沒有之一!

可是,媽媽和妹妹離開之後,黑芝麻餡的湯圓,卻成了他的最愛。

他覺得,如果他當初多吃幾顆湯圓,她們就不會離開他!

這件事,也只有上學的時候,他告訴過容黛兒。

容黛兒當時仰著小臉,一臉認真地說:「我也最喜歡吃黑芝麻餡的湯圓了,以後我陪你吃!」

那時,他覺得很幸福,因為終於又有一個人,可以陪着他了,他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可是,也就是這個女人,在多年前,竟然不辭而別,讓他找遍全世界,都找不到她的影子!

從那時起,黑芝麻餡的湯圓,就成了他的禁忌!

這麼多年來,安城人們都知道,他江南晨陽光勵志,是廣大青少年的學習楷模,卻沒有人知道,他陽光溫潤的笑容背後,有多少苦澀,不知道他的心靈有多孤獨。

突然,腰上纏上來一雙柔白的手臂,手臂的溫熱,讓江南晨的肌肉一陣緊繃。

容黛兒緊緊抱着江南晨,把臉貼在他的後背上,柔聲道:「阿晨,別生氣了好嗎?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不要不理我!」

她的淚水,控制不住地流淌下來,浸濕了他的黑襯衫。

後背的濕熱,讓江南晨的身體緊繃到極致。

他心頭火熱,卻又無力,又心疼。

她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就一股腦地認錯。

她終究是太在乎他,她其實一直是在用她微弱的力量,保護着他。

她是太珍惜他,太害怕失去!

這些,江南晨都懂,可是他又氣,她怎樣才能明白他?

他寧願失去所有,也不願她活得這樣卑微!

那些過往,都不是她的錯。

他就要她,徹底走出黑暗,做回自己,光芒四射,光彩照人!

她不愧對任何人! 夏茵頓住了,不知道陸宇星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不知道如何回答。

「逗你的。」陸宇星突然摸摸她的頭,「要不要吃雪糕,我去買。」

夏茵點點頭。鬆了口氣。還好自己沒有亂說話。

去買雪糕的陸宇星莫名有些失落,不知道為什麼。

按理說,他不會這麼輕易這麼喜歡一個女生。

可是就是覺得夏茵很特別,乖巧的讓人心疼。

總是被他的無良哥哥欺負。

他要是有這麼一個妹妹,肯定很寵她。

不過也有可能總是欺負她,誰讓夏茵哭起來的樣子很可愛呢,像小兔子。

「給,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口味的,就多買了幾個。」

陸宇星手上拿了好幾盒雪糕,有蔓越莓口味的、哈密瓜口味的,還有巧克力的。

夏茵拿了一盒蔓越莓口味的,紅色的雪糕裏面還有打碎的莓,看起來很好吃。

她嘗了一口,很純正的口味,酸酸甜甜,味道很厚重。

「好吃。」

她開心的吃着雪糕,眉眼彎彎。

「說不定其他味道的更好吃,這個嘗嘗?」

陸宇星挖了一勺哈密瓜味的,遞到夏茵的嘴邊,夏茵不好意思的吃了一口。

也很不錯,比蔓越莓的更甜一點。

不過也很好吃,沒有人女生不喜歡吃甜食吧?吃甜食讓人覺得心情愉悅。

可是一股暖流好像從小腹傳來。

她有一種很不詳的預感。

不會吧??

她頓住了,陸宇星察覺出她的異樣,「怎麼了?」

「我……」

「我好像來那個了。」

陸宇星的神情有一絲尷尬,「大姨媽?」

她點頭。

陸宇星看向她的裙子,已經有紅點了。

呃……

他迅速脫下身上的薄外套,給夏茵下半身給圍上。

然後把夏茵手上的雪糕拿掉,「還吃呢,大姨媽來了不能吃冰的了。」

「啊,」

夏茵有些惋惜,真的很好吃啊。這雪糕真的比平時吃的好吃多了,口味真的很好。

她戀戀不捨的看了眼。

「你在這等著,我給你去買衛生巾。」

過了好一會,陸宇星手上提着一個袋子回來了。臉上有一絲可疑的紅暈「不知道你用的慣哪一種的,是多少厘米的。所以多買了幾個。」

夏茵的臉就更紅了,陸宇星居然在跟她說什麼用多少厘米的衛生巾,真的想讓她羞死么。

「恩,隨便一個就好了。」

她臉紅著飛快的走了,回來的時候臉還是紅撲撲的。

怎麼就這麼巧啊。這個時候來。

「走吧,我們去拿貓,你回家休息。」

「可是你不唱了么?」

「下次再來唱。」

「上車!」

「恩。」夏茵坐到粉色的三輪車上,坐在一堆花裏面。聞着花香。剛才的哪些尷尬都有些忘了。

這裏有風鈴花、白色玫瑰、滿天星,都很美。

夏茵低頭聞了聞,是沁人的清香。

夏茵看着陸宇星的背影,想不知道什麼樣的女生能夠和陸宇星在一起啊。

雖然每個人都難免落俗,但陸宇星真的是浪漫到了骨子裏。

「小姐姐,花多少錢一束?」

「那是,今天她就跟我不講道理,都氣死我了。」韻白深表贊同的點點頭。

Previous article

接下來林虞沒有繼續說下去。從林虞一直波瀾不驚的面容中,夏青染能夠明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