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

寧榮榮一時語塞。

「那朵食人花一半都埋在黃沙底下,人家又不知道它會動嘛……」

寧榮榮故作可憐道。

對不起,她下次還敢!

秦幽眯着眼睛盯了她一會兒,揮爪寫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要是再有下次,你就是喊破喉嚨,小爺也不會來救你!】

他轉過身,小腦袋微微一偏,不耐道:

【趕緊跟上!】

寧榮榮狡黠的轉動着一雙明亮藍瞳,砸吧砸吧嘴,起身追了上去。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趕路的日子,消逝得很快。

這期間,凡是路過城池,秦幽便藏進寧榮榮的胸口,等出城后,再跳出來呼吸新鮮空氣,一切都顯得極為順利。

傍晚,殘陽如血,落日映照,霞輝連成一線天。

這一日,寧榮榮和秦幽早早便進入了索托城。

索托城內,傍晚的人潮已逐漸散去。

街上,一名約莫十二三歲的少年,正與一名年齡相當的少女結伴而行。

少年相貌平平,但眼神中卻透露出不符合同齡人的成熟氣息。

少女身穿粉紅色禮裙,頭戴一對毛絨絨的兔耳裝飾,雪白的雙腿修長有力,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青春活力的氣息。

這兩人,自然是來到索托城求學的唐三和小舞。

「咦,這麼晚了還有人在賣玫瑰?」

唐三微微抬頭,街邊的尚有攤販未曾離席,面前擺放着被精緻包裹的鮮艷玫瑰。

玫瑰,象著着愛意呢……

唐三心中喃喃道,隨即走上前,買下一朵玫瑰,舉在手中輕輕嗅了一口。

他轉過身,對着小舞微微一笑:

「來,小舞,送給你的。」

小舞微微一怔。

眸中倒影出唐三清秀的臉龐,望着他手中那朵鮮艷的玫瑰花,小舞的面頰不禁泛起一絲緋紅。

現在的三哥,真的好帥呢……

「謝謝你,三……」

「哥」字還沒說完。

小舞伸出手,正要接過這朵玫瑰,身後卻突然傳出陣陣嘈雜聲!

「沃艹!你他嗎擠我幹什麼?懂不懂交通規則啊!」

「草擬嗎!我又不是故意的!剛剛有什麼東西一下子從我腳底下竄過去,老子都差點被嚇死!」

「草!你們快看,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跑那麼快,連影子都看不到!」

聽見這不停的吵鬧聲,小舞正欲轉身,左肩上卻彷彿被什麼東西踩住,驟然一重!

緊接着,在她的視線里,眼前似乎冒出一道黑白相間、轉瞬即逝的小閃電!

正是秦幽!

秦幽四爪同時發力,全力發揮之下,速度快到尋常人連他的影子也看不見!

他踩在小舞的肩膀上,借力發力,如同一道帶着斑駁白點的漆黑閃電,在半空中一口叼住唐三手中的玫瑰!

旋即,兩隻后爪再次發力,一爪子蹬在唐三的鼻子上,藉著這股反作用力,嘴裏叼著一束玫瑰花,眨眼間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啊!!!」

唐三頓時發出一陣慘叫聲。

他連魂尊境界都尚未達到,僅憑脆弱的鼻樑,根本無法承受秦幽的奮力一蹬!

於是,在小舞的視線中,唐三的鼻子霎時間腫成牛魔王,兩個偌大的鼻孔血流不止,原本清秀帥氣的臉龐變得凄慘不已。

就在這時,一名衣着淺藍色短裙的可愛少女也是快速從兩人身旁跑過,唐三看的很清楚,那少女臨走前還吐出舌頭,對着他做了個鬼臉!

「三哥,你沒事吧?」

小舞趕緊扶着他問道。

「我……我沒事……」

唐三仰起頭,心中充滿了悲憤。

上來就被踢一腳,他這是招誰惹誰了啊?

索托城的一處死胡同中。

「哈哈哈,笑死本姑娘了!那個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撒狗糧的憨批,差點就被你踢成豬頭了!我看他以後還怎麼面對自己的女朋友!」

寧榮榮捧腹大笑,笑得前仰后倒,差點把眼淚都給笑出來。

秦幽本來是在老老實實趕路的,但這一路上太過無聊,而且寧榮榮這夯貨所過之處皆是雞飛狗跳,於是,秦幽選擇了加入。

這一路上,他倆最喜歡的,便是懲罰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到處撒狗糧的傢伙!

秦幽一口將嘴裏的玫瑰花吐出,頗為傲然的揚起下巴。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不過他有點疑惑。

剛剛跑的太快,沒注意那被踢之人的面貌。

但他總覺得那傢伙有點熟悉。

「唔,這都快天黑了,小幽幽,咱們趕緊去開房吧!」

寧榮榮抬眼看天,說道。。 這篇名著偏學科,有幾個專業名詞她也沒看懂,要讓她完整翻譯出來也不容易。

這丫頭一來就選了個難題,運氣還真是好!

雲曦看着屏幕上的一段英文,別人替她捏把冷汗,她卻不由得暗自高興。

這確實是個難題,自己也是運氣好,一下抽走了最難的一個翻譯,可偏偏這篇名著是她上一世的畢業論文的參考數據,她再熟悉不過了!

轉過頭,她朝台下的評委看了眼,不經意的看到齊斯羽那有些期待又有些幸災樂禍的眼神,淡淡一笑,沖評委點了點頭準備開始。

「構造的巨大分歧性,可以維持最大量生物生活……」

一段翻譯流暢的翻譯出來,沒有過多停頓,標準的英語口語和中文翻譯,聽得人彷彿像是在聽一場演講。

出題的女評委聽她複述這段英文,標準的口語惹來她頻頻讚賞的點頭,剛剛她還擔心這丫頭選了最難的一道題會不會太為難她了,沒想到對她來說簡直不在話下。

聽她翻譯得一次不漏,看來她是看過這本原著,而且記憶力還特別好!

答完題,女評委忍不住多問了幾個問題:「剛剛看你的資料,你是京高的三科狀元,現在在京大主修醫學?」

「是的!」雲曦點點頭。

「回答得很好,你這個年紀口語如此標準很難得!」

幾輪下來,雲曦默默記了一下齊斯羽給的分數,都在其他評委的水平線上下浮動,不過高也不會低得讓人懷疑,她給她的分數和梁欣怡不相上下,看着真是讓她哭笑不得。

這是看她不順眼又不好表現得太明顯嗎?

可真是有意思了!

最後的評分出來了,雲曦險險的以倒數第五的分數進了最後的宴會,而梁欣怡則剛好在最後一名,堪堪弄到了一個進入最後宴會的頭銜。

趙羽墨的表現超出雲曦的預料,尤其是最近受江二貨調教,甩了一眾名媛排了很前面,蘇西曼的成績也不錯,不過雲曦看她對第一名媛沒什麼太大的興趣,似乎只是來走走過場。

純粹就是給蘇家出人頭,不丟蘇家臉面而已。

唯一的意外,是一直很低調的韓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韓家最近被踢出了四大豪門怕丟人現眼被嘲笑,還是韓宏斌再三叮囑了不能惹事,她這次倒是聽話,從頭到尾好好表現,低調得讓雲曦差點忽略這個人的存在了!

蔣家和沈家主家沒有千金出席,分支倒是有幾個,雲曦都不認識,大略知道名字,蘇家就一個蘇西曼過來撐場,第一層的篩選懸念不大。

考核結束,雲曦回到自己房間樓層的時候,讓樓層的保鏢去打聽了一下江毓雯的消息,沒想到人竟然離開了,還真是省心省事了。

「雲曦,你有沒有覺得梁欣怡的表現太詭異了?她要是沒作弊,我跟她姓!」

雲曦笑了笑,取下頭髮上的發簪,漫不經心的坐了下來,「我都能弄到所有評委的資料,她要從齊斯羽那兒弄到試題提前背下來不難啊,你沒看到她給梁欣怡的分數很中規中矩嗎?」

「確實,我現在反而很好奇她是從誰手裏弄來的,韓耀天還是韓中騰?如果是韓中騰,指不定又得賣肉了!」

「嘖嘖,墨墨你被江二貨教壞了,人家也就那點利用價值,都被你看透了!」

「沒辦法,實話實說而已,最後的宴會評委都清楚她的底細,她想上位,難不成還一個個睡過去?就算送上門,人家也未必要啊!」

「你啊……」

。 「你有病!」

葉飛忽然對着宋白芷說着。

「臭小子,你說什麼!」

宋白芷當即就是怒了!桌子拍的噹噹作響。

「我說你有病,你就真的有病!」

葉飛冷冷的說着,剛才把自己詆毀成那樣,此時,也沒有必要對宋白芷留面子。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什麼是尊重老人?就因為我說了你兩句,你這心胸狹窄的小人,就開始罵我了是嗎?」

「知道得罪我宋白芷什麼下場嗎?要不是我一個人來,你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

宋白芷冷目說着,葉飛這等小輩竟然敢罵她,宋白芷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

「葉飛,你在說什麼啊?」

「我媽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媽的脾氣不好,刀子嘴豆腐心,你快道歉啊。」

「我……」

Previous article

「那是,今天她就跟我不講道理,都氣死我了。」韻白深表贊同的點點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